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

757月,帶著幾位士官,輪調到金門127師尚義機場營坑口連任連長。

初到這個連,我以為是到了由黑社會把持的堂口。這個營在我接任時已在此很久,從不移防與下基地,原因是他叫「機場營」。尤其是我這個連,兼負了兩大任務。第一,是「機前哨」,只要有飛機落地前,我連就會收到空軍通知,立即要派出一個班,從飛機艙門口到入境室間,左右對站,形成一個人牆通道,讓下機旅客在其間通行,等人走光了,就留下一衛兵在飛機下擔任警戒,直到飛機離境。第二,是「貨運班」派一個班,幫忙上下機艙裡的貨。每次這個單位要下基地或調動,空軍就會請金防部空軍副司令官說項,當然就不動了,也就造成了我所遭遇的亂象。

這個連的連部其實就與空軍併連在一起,沒有任何的區隔,當你經過環島北路「藍天戲院」旁,除非看軍服,你是分不出那個部份是陸軍那個部份是空軍,直接點說,這個單位已成了空軍的附傭。我連部有個私開的福利社,規模之大匪夷所思,有兩三間教室長,就設在機場旁防風林裡。裡面居然設有美髮部,步兵連開美髮部幹麻?原來又是服務空軍弟兄,還賣票,憑票可來「洗頭」。連上實施學長制,一梯梯階級分明,最後一梯洗全連餐盤。晚點名後,第幾梯次以後報到的兵留下「加強體能」,其餘解散(奇怪了,練體能應是全連事,這也分梯次?真的老兵體能一定比新兵好?)老兵學長已不得了,何況是士官幹部,個個不做事!這個連最怪的是不用集合用餐,所有弟兄時間到了,自己到廚房打菜,愛在那吃就在那吃。我自然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是領導大忌,但要我忍我實在難受,立即下令,今後三餐依國軍規範,先集合點名,再進中山室用餐,餐後除軍官桌由傳令負責外,其餘士官兵各洗自己餐盤。誰知第一個反對的居然是專科四期的副連長(我與他的期別高低很尷尬,我軍校二年級時他入學,在校稱我們學長,但專科生僅唸兩年半,我們四年三個月,所以不出三年,他們會先畢業成了少尉軍官,我們自然得向他們敬禮,但我畢業時是中尉任官,他們也升了中尉,誰大誰小很難分,所以有時我們也以同學相稱),他直接衝到連長室問我「請問連長,你吃飯一定要人跟你敬禮,你才吃的下飯?」

副連長帶頭給新任連長下馬威,這是惡勢力的反撲呀,正在左右思量該怎辦時,真正的災難來了。就在我報到第三天,防區實施「對海防護射擊」演練,第一線部隊所有武器要實施防護射擊,我連上之兩個第一線步兵排及六0砲組等三個單位要參加。當天早上,我選擇到六0砲組督導。當我隨著六0砲組由連部出發時,我看傻了,只見他們一人扛著座盤,一人扛著砲管,一人手拎著砲彈就往機場中央雜樹林中黃土地上走,連根標竿與瞄準具都沒帶,不巧的是遠遠駛來兩輛吉普車,原來是38期的旅長蕭將平與45期的營長林墩文一起到場督導。我也沒說話,旅營連三級主官就睜著六隻眼,看著我的六0砲組操演,只見這個沒下過基地的六0砲組先將砲管與座盤結合,也不挖座板工事,就隨便往地上一放,也沒插標竿,也沒用瞄準具,接著就放下彈體,高喊一聲「發射了」,咚!砲彈「果然」很聽話的往海裡飛去,全組高喊「命中!」。也是,「對海」防護射擊嘛!

旅長把我叫過去大罵「高連長,國家把一個步兵連交給你,你就把他訓練成這樣?」也對,我是連長自然要負成敗之責,但我也才來兩天呀!

回到連上,我氣極。管它什麼不可「新官三把火」的警示,不把你們剝層皮,我不是你連長。我一聲令下「拆」,那長長的一排,可為連上賺進不少黑錢的福利社終於走進歷史,僅在連部依政戰部規定,開了間有牌的福利社(納入列管,盈餘也有規定的四個用途)。有天旅長聞訊而來,問我「高連長,你怎麼把福利社拆了,那個福利社很賺錢呢!」我那時年輕,也不知那借來的膽,就回他兩字「娼寮」。他看看我也沒說什麼,但我知道,他是真覺得蠻可惜的!

有天我正在連長室,有人敲門,沒等我應就開門進來,我一看是空軍一位士官。友軍來了,我自然請他坐,他說不用,站著說「高連長,你很不夠意思,把你連上管這麼死,如果你再這樣,我們決定以後就不再來你連上消費!」。我聽了,還真火!我堂堂一個步兵連長怎麼管我連上,還要聽你們空軍一個士官訓?我一按鈴,安全士官跑來,我問「誰讓他進來的,等下下哨,你跟當班衛兵找我報到!」。那空軍士官一看我居然不為「利」所動,也就走了。找來後勤士,二話不說,取出戰備刺絲,當天就在連部跟空軍交界處給拉起了圍籬,正式跟空軍「斷絕來往」。但事情沒這麼簡單,我連部沒有廁所,士官兵要上廁所得越過環島北路,到對面空軍營區去上。我立刻自己劃了張設計圖,教阿兵哥怎麼製空心磚模,自製起空心磚,我一定要給自己連上蓋間廁所,澈底的跟你空軍劃清界線。

第三週吧,有天旅部開主官座談會,三個營長、十六個連長與會,旅長直接點名我站起來問「高連長,你連上下週三課表是什麼?」。我沒能答出來(那年代要求「主官親訂課表」,但我們通常都還是由參三作戰士去擬訂)。旅長這回是真的破口大罵了,他說「高連長,那天我去看你連上防護射擊,回來就想把你拔掉,但跟你一起輪調來的兩個營長力保你,說你很優秀,我今天故意考考你,但你看,說訓練你不會,該你自己做的事你又不做,我真不知我要你這連長幹什麼?」

我知道,那天我眼眶確實紅了,人生第一次吧!一個全國第一名的連長,怎麼輪調到金門不到一個月,竟落得上級不愛,要把我拔掉,下級由副連長帶頭作亂,旁有友軍側擊的慘狀?那些日子裡,我成天帶著部隊做工(下回談),一天睡不到三小時,很累!但比起心裡的苦實在不算什麼?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電話記錄,旅長蕭先生要去谷關受「旅營連長特戰軍官班」一個月訓,我好高興,反攻的時機終於來了!

當旅長班機一起飛,我喊了聲「動手」,連部那些破破爛爛的臨時建築全給我拆了,坑口連往日東躲兩個,西塞一個兵的山寨日子結束了,我一定要帶領全連第兄向「正規軍」體制邁進。全拆了,人住那?我連部與空軍交接處有棟最大的正式建物,那是間好大的老式浴室(正中有個大水池,四週最少有30個蓮蓬頭那種)。我翻遍資料,確定不是我陸軍營產,問了空軍,他們一年一調更無人知曉,那就借用囉。利用早準備好的工具與器材,在一陣敲打與電鋸聲後,一張張雙人鋁床也組合好,連氣窗上遮光的黑布與燈上的紅布都掛上,一間漂亮的連部組寢室就這麼產生。另一組電工也按我設計圖焊了張搖倚,就放在連部後頭,供士官兵沒事時,可坐那看飛機起降,另一組水泥工則是砌了個長長的花台,我把休假時由台灣買的四棵棕櫚樹給種上,另一組人則拉網把廢棄碉保給圍起來,成了個動物園(裡面養了羊和兔子)

一個月很快過去,旅長受完訓回來了。一如預期的,他下機後直接就近來看我這「眼中釘」。一進門,不得了,這個連換了個樣,他先到我門口看看新的噴水池,再看看旁邊鳥籠裡的鸚鵡,問了句「兵呢,你把兵都給我藏到那住了?」我帶他去看粉刷過後嶄新的士官兵寢室。他真嚇了一跳!問我,這房子產權誰的?我答說「廢棄多年,不是我連上的,但空軍也說不是他們的」。絕吧,其實在外島產權不清的事多著呢,但如不用,也就荒廢了!接著他經過我新蓋但還未完工的浴廁,問我「你在蓋什麼?」。我跟他報告,連上多年沒有廁所,傍晚過後,士官兵越過馬路去空軍那上廁所不方便,幾次還給憲兵登記,說陣地關閉後在外遊盪呢!所以我給他們蓋間廁所!接著他還不放心,隨我繼續繞到連部後頭,當他看到我把小山坡後頭給開闢成了個公園,既有搖椅、又有棕櫚沙灘、又有動物園、還有福利社與撞球場,它就一屁股坐上搖椅,我當然順手替他搖起。幾分鐘後,我們回到連部正門連集合場,在經過浴廁時,他告訴隨行的陸官49期旅部連絡官「高連長替士官兵蓋這廁所很不容易,回去後交待旅行政,補助高連長三千元」。我聽了,終於放下心,因為有太多人告訴過我,旅裡任何工程一定要先跟旅長提報,不然就辦人!我沒提報,大家的心一直懸著,沒想到旅長不但沒罵人,還給了三千元補助款。

隨著機場工程的完工,連隊生活逐漸步入正軌,一批批的新兵報到,老兵退伍,我主張的「人人平等」精神與要求的部隊紀律逐漸的贏得了士官兵們的認同與支持。最後,每次旅部對各連評比,我連上一定第一名。旅長又生氣了,但這回他不是真氣,他對所有幕僚下了一個奇怪指示「你們每次評比,都給一營二連第一,是不是你們每次去機場搭機返台,候機時都吃了高連長養的雞和魚?高連長我已很放心,以後一營二連不納入評比,你們給我盯著其它十五個連即可!」

民國76年七月,旅部連虧空八十萬,旅長一聲令下調我去擔任旅部連連長,民國79年,他在陸總任職臨交差時,又把我調去人事署第二組,我陸參大畢業時,他任257師少將師長,又指名把我調去當營長。我後半軍旅生涯,幾乎都受他照顧,很多人眼紅,但我不說,誰又知道我曾經是他欲拔之而後快的眼中釘呀!

心得感言

一、造山
軍中有些失意幹部,問其原因,常說「沒辦法,我跟過的長官都垮了!」。但很少有人去深究,長官幹垮了,是否自己沒盡力?有道是「水漲船高」,如果當下屬的能為長官爭取好績效,長官平步青雲,您不也就雞犬升天?因此,造山是當下屬的責任。祖上無餘蔭者,尤應切記!

二、靠山
在職場大都想找靠山,但靠山有好有壞,「靠」山太近,色彩太鮮明,一但靠山失勢,輕者土石流,重者山崩,泰山壓頂讓你永難翻身。因此,平日凡事靠自己,千萬別顯。

三、移風易俗
風者,風氣也!這絕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您要移風,先得防它反撲!誰會反撲,當是既得利益者。一營二連的軍官,凡事交由士官去管,自己逕去與空軍交際;士官凡事交由老兵去管;逕去打混摸魚。新兵來到連上,就是「熬」,熬到當老兵時好整新兵。世風日下,全連到也運行自如,但背地裡,藏有多少辛酸血淚?這種部隊平日還好,一上戰場就是背後放黑槍,官長全死在背後槍眼。
移風看似必行,但旅部監察官47期蘇鴻鈞學長立刻接到匿名信,告我十大罪狀。
在不該「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戒律與「移風易俗」的魄力間,該如何拿捏、取捨,端視個案而定,本文僅供參考,切勿一招半式闖江湖,慎之!

四、建設
當一位主官,最重要的是要能為單位建設,絕不能僅坐享前人餘蔭,陸軍的機場營坑口連駐在該地數十年,居然沒有廁所!有棟數間教室長的豪華福利社,賺進大把的黑錢,但就沒人想為士官兵蓋間廁所。罪過!

五、修為
長官罵人多數很大聲,甚者常會不時問候諸長輩,但可區分真氣與假氣。身為下屬,要有本事分辨真假。長官若真氣,那你得趕快改!若是「假氣」,您就別嘔,改就是。蕭旅長在我報到第三天,為六O砲組事罵我,那是假氣,因為他當然知道我才來第三天。第三周,為我沒親訂課表罵我,事後想想,那還是假氣,那是罵給大家看,因為16個連長沒一個人自己訂課表。什麼才叫真氣?你我都當過長官,只有真動怒而罵人時,那才叫真氣。真氣傷身。為公事,不值。少用為妙!在成長邁向高階軍官時,要能時時注意自己的修為,「談笑用兵」若能把兵教好、帶好,不妨一試!

六、連長
那年抵金,我年僅26歲。這個年紀,在社會的友人可能正在念研究所,可能正在跟女友享受著浪漫的年輕時光,我卻帶領著一百多位弟兄,戍守在金門前線。全連有半數以上的新進弟兄,眼看著我為了替他們爭取福利、爭取平等的待遇,卻橫遭長官怒斥、下屬作亂與友軍夾殺。雖然他們什麼都不會說,也不敢說,但我知道,他們絕不希望我倒下,也不希望我就此妥協。因為,我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我是他們的連長!

每位連長,軍校畢業都僅不過兩三年,且不過就是個中、上尉軍官,在整個軍事體系中,您還真是個芝麻綠豆大點的官,但請學弟們不要妄自菲薄,幹好它!那將會是你一輩子軍旅生涯中最美的回憶。祝福各位現職的連長們!

承蒙 高天瑞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軍旅憶往」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Posted by chaoyisun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