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5

黃清信

圖:西村、下湖代辦所郵戳

每個月輔仔會固定發四封免費軍郵,就是每週三晚上利用莒光夜寫封平安家書。當然有人會寫不夠,那就得掏腰包自己買郵票信封。

連上的克難郵筒就在伙房前有個小木盒子,我每回投信前都會隨手拿起所有信件,看看今天有誰來寄過信了,寄給誰?大部分是寫平安家書,當然也有寫情書的,像清松(綽號:輕鬆)與阿琴,這是全連都看好的一對。輕鬆在金門一年多,居然能靠書信牢牢牽住緣份,退伍後終於娶到阿琴。

輕鬆退伍隔年迎娶阿琴那天,北中南各路好漢都聚集板橋四川路。除了來道賀喝喜酒,還有一項重要理由,大家都想看一看這位阿琴的廬山真面目。在金門時大家都常找理由虧「輕鬆」,要阿琴寄相片來,結果相片沒人看見,只有趁此機會大夥相邀來看新娘本尊。

宴席間還發生同連上確因為梯次差距太遠而互不相識,1397x不認識129x的老兵,為雙方介紹時就會脫口說出:他就是你師父的師父,他是某某人的徒子徒孫,這種奇怪的語法。

有天為了一封平安家書被輔仔召見,我無意間在信件提到一個部隊番號,輔仔問:為什麼會寫?之前一封老姊來信問起:弟你是不是xxx師的,我一位同學在那裡當軍官...。我只在信中隨口一提:老姊我不是那xxx師,如此而已。輔仔還是一再告誡,那xxx師即將大移防,現在正是敏感時期,寫信小心一點。

從此之後我寫信就會很小心,不敢提到部隊裡的任何事。難怪老兵一開始就有交待要小心,不要得罪了搞情報與搞政戰的,不然會吃不完兜著走。(向社團政戰長官說聲抱歉,對事不對人)

在那只能依靠文字傳訊訊息的年代,數萬大軍就撒遍在金門島各村莊角落,金門郵政代辦所密度之高,讓現在人很難想像,當時到底總共有幾個代辦所我並不清楚,就連那溪邊、下湖、西村...這種小村落都會有郵政代辦所。

軍郵大多使用航空交寄,當然飛機也有停飛的時候,等政戰士發信,成了許多同袍每隔幾天晚點名之後的期待。有同袍為預防兵變,犧牲睡眠時間,點蠟燭、拿手電筒,固定每天一信,精神固然可佩。

然而對於那一年見不到一次面,只靠著幾行文字的薄紙能撐多久?或許還會給郵差造成的機會,就如電影「戀戀風塵」中的主角,女朋友最後嫁給了每天送信給她的郵差。吳念真心裡一定是...鬱卒阿!

老兵4

瓊麻與三角叉都是反空降利器。

五月份高聳的瓊麻正大量繁殖落地生根,又是各連隊需大量移植瓊麻的日子。

第一線附近瓊麻很多,但第二線連都會派工差到處收集,他們也撿不了多少,班哨附近早被我們採走了。

瓊麻還有那裡最多,海灘管制區「雷區」內,那是我們的地盤沒有人敢與我們爭。擅入者格殺...

站白天衛兵留守時或是沒有工差的日子,回班哨加強阻絕設施。手拿著小圓鍬就下到雷區內挖瓊麻。因為放海漂瓶需時常走進雷區,雷區內已經被我們走出一條小徑。

落地不久的瓊麻用手就可以連根捏起來,大一點的就要用圓鍬挖,也會順手挖幾條一條根。
進到雷區,雙腳就儘量踏在前人走過的小徑上。再者就踏在礁石上,跳躍式前進。還是需要注意腳步,不要踩到三支探針外露的人員殺傷雷。

其實反空降另有更好的應付方法,機槍掃射尤其是四管五零。還沒落地前的傘兵是毫無反抗能力,所以用機槍掃射被稱為「不仁道」。

在戰場對敵人講仁道真的很虛偽,如何保住自己性命才是最實際。當年空軍防砲的老士官長,來七哨測50機槍對空射擊時,就說了:敵傘兵身上有記號的先打。

站了幾個月的對空監視哨,敵傘兵沒見過,確來了幾顆由圍頭飄過來的大氣球,就當敵傘兵打。實物先吃乾抹淨,傳單上是叛逃的黃植誠被養成一頭肥豬,坐在太師椅上,擔任航空學校副校長。
傳單不能偷藏,會出大事,全交給POA做業績。

移植來的瓊麻,就種在無後座力砲陣地後的空地。

老兵3

老兵1  

偽裝網 

炎熱七月站衛兵,除了崗哨裡可以遮陽外,還有一個更通風的地方就是...崗哨旁50機槍陣地偽裝網底下,雖然不能百分之百躲過炎陽高照,但至少也有四~五成遮陽率。

防衛武器上方的偽裝網是第一線陣地不可缺,我們就利用漁民丟棄的破漁網綁上草綠色軍服或國軍內衣組合而成,有時候就乾脆鋪件雨衣在偽裝網上頭,成了全遮式(下雨天也很好用)。

幾次營部長官檢查偽裝網後說:布條間隔太鬆散了要再多綁一些布條上去。是阿!我又何嘗不想,只是綠色布條沒有班兵願意再捐獻。每人六套軍服再怎麼破舊總是有帳卡的撕不得,只好自己再拿出一件最破的綠色內衣,撕成條狀綁上。

服役期間只有新訓中心發過兩套全新外出服之外,另外四套工作服都是中古軍服。下部隊,有老兵即將退伍時,只要他的裝備比我好,都會想盡辦法交接。衣服、S腰帶、鋼盔、刺刀、雨衣、軍毯、彈袋、水壺...。當然太菜時什麼也交接不到,沒交情、沒人理你。

老兵會將交接後最爛的裝備繳回連上,下一梯次最菜的兵報到時,就會分配到這些最爛裝備,就這樣一梯接過一梯。當然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老兵也會交接不必繳回的個人東西,內務箱、皮鞋、布鞋、兵籍名牌、皮製綁腿、小帽...。交接兵籍名牌要做什麼?當然不是拿來挖碎石。兵籍名牌是兩顆螺絲帽鎖上的,只需幾秒鐘就能換好。休假一出營區或是遇到可以摸魚的工差,就有人開始換兵籍名牌。

當時憲兵與步兵搞得真是水火不容,有事沒事就來找碴。最初只能儘量躲,後來看準了遇到憲兵被記違記時,憲兵最多也就是抄下兵籍名牌往上報。當憲兵出現時大家紛紛躲避進入商家,萬一不幸被捉到,假單沒有,違記讓你記。當違記通報到達連上,此人早已退伍,何來違記!?

73年兵籍名牌已經改成車縫的兵籍名條,或許這就是原因之一。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