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口笑
照片引用自:金門戰地史蹟學會

黃清信

開口笑...

嘔吐物就隨波逐流。實在忍不住要上廁所,是用爬的,站不穩!
三十個小時後抵達金門。
現在要我付費再搭一回,我願意。
再搭一回是想重拾回憶...。⋯⋯
倒貼我,也不想再搭第二回,痛苦的記憶!

料羅1

當年金門號稱駐守著十萬大軍,國軍戰備加上當地居民基本生活所需,每月至少需要數千噸以上的物資才能維持所需。對於金門來說料羅碼頭與新頭海灘就像是金門的心臟,大部分物資運補都將由此上岸。

岸勤這工作,六十年代是有個專屬單位「岸勤營」的任務,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岸勤營也不見了,岸勤也成為我們第一線海防部隊除了守防、構工、夜行軍:::之外的另外一項任務。

岸勤俗稱為「卸船貨」,每次岸勤不曾缺席的我們稱它為「做捆工」,而且是廉價捆工,當時二兵薪餉每月一千五百元,薪資折合每日五十元。大家認為這是欠國家兩年或三年的義務(義務役),先前的老兵們已經完成義務退役離營,現在輪到了我們來盡義務。心想每個役男付出兩年或三年的時間來保家衛國,退役之後的一輩子也將會有人來保衛我的家人,總覺得這是很值得,很合理的事情,所以每個人都很認命,該做的工作就去做,而且很努力的做!

當時一週一航次的船隊運補作業沒有什麼所謂的機械化,物資一律由人員上肩,抬上等待在岸邊的運輸營兩噸半大卡車,運輸營再將物資分別送達到指定倉庫或坑道內,運輸營是由白馬、駱駝、大象這三種荷重耐勞的動物圖形為標示。

船隊到金門,五字號開頭的太武輪「人員運輸艦」會在料羅碼頭靠岸。
二字號開頭的開口仔「戰車登陸艦」在新頭沙灘搶灘,其他的護航艦則在外海警戒。

岸勤人員全副武裝帶實彈,來到新頭海灘或料羅碼頭待命,我們又來作捆工。架槍、卸裝備,派出槍前哨,大家原地休息,抽菸等手氣,等待著大船入港。

運輸艦靠岸後,我們冷眼旁觀看著不知道是那一梯次來金人員背著黃埔袋陸續下船,登上卡車,被載往分發地點,等待未知的命運。嘴裡哼唱著當紅的流行歌曲:「八月十五這一天,船要離開高雄港,只有船煙白茫茫,全沒愛人來相送:::」。

圖二駱駝連:正氣中華報 日期: 民國72(西元1983)年02月06日 版面: 第 02 版

料羅2

 亮節1  

亮節工作卡

下部隊沒幾天就收到,還要求隨身攜帶。

嚴禁私人擁有收音機,連上有一台公發按鈕式,只可收聽固定頻率的收音機,也從來沒聽它出過聲音!怕與匪距離太近,對岸電波太強,一不小心聽到不該聽的聲音!

不能超越海灘管制區,違者以叛逃罪論處。而部隊是製作警告標示:擅入海灘管制區...「格殺」,當年還宣導發現水匪要儘量活捉...。一樣都是出現在海灘管制區内,自己人「格殺」、敵人要「活捉」。這就是亮節工作!

亮節5

 亮節3  亮節4   

感冒


翻出剛到金門所寫的筆記...

2/8日:中午到金門,晚上部隊報到,第一夜站衛兵冷又怕。
2/9日:寫信回家,新兵銜接訓練,被操。
2/10日:休息日,但做了一天工。
2/14日:軍事公報,某營二連因公死亡七人,多人傷。同船渡來金的朋友們可都安好!
2/20日:文書帶著我們三位新兵到山外拍大頭照,還看了一場電影。原來這就是金門最熱鬧的地方...。
2/21日:到師部聽訓,見到同梯好友,互留通訊信箱...。吳鴻昭在六營,黃瑞基在一營,楊祐禎在砲兵...。
深夜進入陣地,著裝不確實被處罰...。
2/22日:蔡育達、王中華...到幹訓班。
2/24日:部隊來金一年整...。

之後早出晚歸構工,漸漸的筆記...又成為週記。

下部隊,沒幾天就收到亮節工作卡與來金人員需知卡。還有這一張防區印製宣導:如何預防感冒。
受風寒又加上只有井水可沖涼,來金幾天就也加入感冒一族,一直拖著。
下部隊第一天,凌晨站了一班12-2的衛兵,隔天一早滿臉長了如硬幣大小的凍瘡,也一樣拖著。
來金之後種種的不適應,就只能撐著、累積著...。

75無後座力砲

剛到七哨,每天早晚都要擦拭75無後座力砲。因為擺在露天陣地內,吹海風、凍露水,很快就會有銹斑出現。只能下重油,塗一層厚厚的。管它什麼...看起來有油,摸起來沒有油!

當時部隊沒有發擦槍或擦砲的油,我們都是用班費到阿鑾店裡買那種耳熟能詳大廠牌,SUZUKI機車用紅色機油。阿鑾家除了炒菜用的油,就只有這一種,一個月還要交關好幾瓶才夠用。

75無後座力砲防衛武器訓練,砲長、瞄準手、裝填手、彈藥兵兩名,一共門砲就五名搞定。剛開始訓練跳砲操我是彈藥兵,很簡單的動作,就只是擦拭砲彈、檢查砲彈是否清潔...。

71年三月,七哨調來了一位受75砲訓歸建的下士戴O順,受過專業訓練的果然不同,砲操跳起來簡捷有氣勢,不像之前的砲操是看著講義瞎子摸象。還找來內膛彈打觀測槍,子彈是使用30機槍彈。砲班人員需不斷的換手歷練不同的職務,最困難的需背頌前置量,要使用瞄準鏡的瞄準手,就交由我們幾位最菜的兵加強訓練。

任務賦予、任務報數、就砲、緊急就砲、砲後集合、換手...。操練幾週後,戴O順調到二哨擔任75砲砲長。木火幹訓班歸建回到七哨,接手又教起了十字線瞄準法,在砲口綁上十字線...怎麼玩!有哪位還記得?

酒

金門的味道

71年炎炎夏日的例假日,終於有機會穿上褪色的短袖外出服,內心雀躍找了一同放假的阿清與黑人,這兩位梯次相近的戰友來趟金城一日遊,先到山外龍鳳攝影租部單眼相機,然後搭公車直奔金城。

因為三人都還不曾來過金城,什麼名勝古蹟的全都只是耳聞,所以路就得長在嘴上,沿路找人問...。當天金城比山外冷清了許多,可能那天只是金東例假日,金西與金中都沒人放假吧!在金城車站、精神堡壘、莒光樓、莒光湖、文台古塔、古崗樓...等名勝古蹟都留下影像。在這幾處知名的名勝古蹟也沒看見幾位遊人!

一路閒逛走到舊金城,在路旁小店買飲料解渴,順便向小店問路:請問金門酒廠怎麼走...。空氣中已經傳來一陣奇怪的味道,什麼味道?不是酒香,而是微酸的發酵味。有時候路不一定是長在嘴上,也可以長在鼻子上,就跟著味道走,金門酒廠就在不遠處。

金門酒廠旁的溝渠,當時還有居民利用酒廠排出來清澈的廢水在洗衣服,廢水都還能聞到淡淡的酒味。現今的金酒,不但出38度,之前就連28度也在推,當年排入溝渠的水,現在都可以賣錢了...。

立正不動姿勢

下基地前除了練習踢正步,還有就是立正不動姿勢。晚點名後班長最常說的一句:「沒有參加過營測驗的留下」,也是我當時最不願意聽見的一句話。成運動隊形...散開,每兵間隔加大,班長開始覆誦著立正不動姿勢要領,說一動、我們做一動。

聞口令:兩腳跟靠攏併齊,腳尖向外分開45度,以兩腳掌內緣計算,兩腿挺直,兩膝靠攏,臀部夾緊,挺胸收小腹,收下額,中指貼緊褲縫...。立正不動兩手中指要貼緊褲縫,屁股夾緊,姿勢正確,不必十分鐘身體開始發熱冒汗。冬天做這樣的姿勢剛好,但是在金門炎熱的夏季,就能讓我印象深刻。

其他士官會走到身後,趁你注意力稍一鬆懈時,用力撥開我的手「沒有用力貼緊褲縫」;手戳一下屁股「沒有用力夾緊」。也有更嚴格的士官,就站在我面前說:別人都已經流汗,你怎還沒有!?汗腺不發達的也吃虧。只要是姿勢不正確或是摸魚被捉到,就被叫到一旁處罰交互蹲跳或是伏地挺身。

這一站至少數十分鐘,汗流浹背時,最期盼著有位士官從我身前或身後快速走過,那會帶動氣流,一股感覺很涼爽的氣流。現在想想,也許當時是快熱昏了,才會有那種感覺。為什麼要訓練立正不動姿勢,一切還是為營測驗而準備,營測驗需全副武裝揹著背包站立不動一小時的戰備檢查。

之後梯次相近或是更菜的戰友,受完士官訓陸續歸建掛上下士階。一樣的立正不動姿勢,他們不會刻意撥開我的手。手沒有貼緊,只會走到我面前用他的手掌將我的手背壓平,然後走開!屁股沒有用力夾緊時,也只會在耳旁對我說小聲說:「夾緊」。只要不是被老士官給捉包,出列受罰做體能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了。
菜鳥已經逐漸熬成中鳥...。

夏季的金門 

熱浪下汗流浹背的工作,衣服就從早一直濕到中午休息時間。待風吹乾了軍服,表面已經蒙上一層白色細鹽結晶。細鹽在綠色工作服上特別醒目,就會看見大夥利用等便當到來的時間用食指彈起衣服上的粒粒鹽花。

七月下旬三不五時會下著午後雷陣雨,那陣雨淋在身上真是涼快。沒人會想要躲雨或是川上小飛俠的雨衣,熱了一整天正好可以趁機沖涼消暑,有時候陣雨下得太短暫,大太陽又隨後照來,但總是無魚蝦也好。

下雨時哨所內衛兵得趕緊到坑道內,找了幾件雨衣上來,不是給衛兵穿,是給武器穿的槍衣、砲衣,一件蓋住五零機槍,兩件遮住七五砲。雨衣根本擋不住雨水的滲透,不一會武器也將濕透,它們也真是歹命服役數十年,還是得受吹風雨淋!公發厚實的帆布製槍衣、砲衣,軍械士早收藏在庫房,就怕被我們給搞壞了。一直到移防前,防衛武器即將交接給友軍,才有機會看見那阿公級的防衛武器,原來還有那麼新的衣服可以穿。
  

最怕防衛武器生鏽,長官只要看見武器有鏽痕我們又將被嚴厲處罰,偏偏它們又特別容易生鏽。之前只要到了夜晚我們會將75砲擦油後抬入彈藥庫坑道內,以免半夜的海風、清晨的露水到了清晨又化成一層銹。晚上長官來查哨,見到火砲沒在陣地上難免又是卯足勁開罵,又得趕緊抬上來。

公差數十名,一早就帶著便當與加鹽的水壺,一把鐮刀、一頂小帽、脖子上掛條擦洗毛巾,幾人一組展開助割行動。我們幾位是到后壠養豬場附近一片高梁田,農民說明不要將整株高梁砍倒,只要把頂部的高梁穗割下來裝入飼料袋子。而高梁穗就長得與我們肩膀一般高,割起來不必低頭彎腰,是一項很輕鬆工作。

任務分配後,阿兵哥就分別掩沒於一片高梁田內。而農民則在一旁專心忙起其他的農事,就很放心的全交給我們,也不管做的是對是錯。
天氣很熱,但有徐徐微風吹來,中午就在一棵大樹下吃飯盒休息,一旁還有隻悠閒的大黃牛為伴,一幅農村景象,看了舒服極了。到金門那麼久第一次做到這種沒有壓力的工作,整個心情也快樂起來。

割完後將高梁穗裝入飼料袋上肩,就一袋袋抬到環島東路上。高梁穗攤平任由來往車輛碾過,筆直的公路放眼一看都是「路穗」。想著故鄉稻子也應該收割了!想著老家三合院前那片金黃。

農民豐收的季節,也是我豐收一天。悠閒的工作,就能讓我知足。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aoyisun
  • 彙整臉書留言:

    孫長官早,請註明照片引用自:金門戰地史蹟學會,謝謝。

    孫肇宜 謝謝,已經加入。
    您的系列回憶文章非常重要,因為就連我都驚訝基層班組是這樣過的日子。
    當年曾身為二線連長職務的我,雖然不是貴連連長,但都沒能注意到這些細節,慚愧之至........
    在有生之年,我能做的補救之道,就是引用轉貼給現職與爾後的軍士官們看。

    這也是我的回憶,時序相當。令人懷念

    現在已禁止自費購買擦槍砲用油 是統一去二級場拿就可以了 <登記一下即可>

    71年駐守北竿,因為是二線連,所以清運是有船來就必需參加的,阿兵哥做什麼,我這連長不會不做,所以經驗不會太少,再加一周一次的夜巡,最怕夜巡隔天有示範或是開會,那真的很累,最起碼是爬五個山頭吧,

    軍械示範 防酒駕短劇宣導 軍紀檢討會 最無聊

    在金門還好,馬祖都要用走路的,我住半山腰,示範講習多在海邊的哨所,走一趟就是一兩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