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  


罗辑思维 130 最难的创业
發佈日期:2015年7月16日
https://youtu.be/q8Gq9EmhOXY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世界上有兩種規則,一種是上帝的規則,叫給困難,然後給出路;還有一種是魔鬼的規則,叫找麻煩,然後讓你把這個麻煩合理化什麼叫魔鬼的規則,打個比方:比如說今天的年輕人買不起房,這就是一個麻煩,那然後呢?他怎麼把麻煩合理化呢?他就在想,都怪老爹不爭氣,要是留一千萬遺產,不就買得起房了嗎?都怪政府打壓房價不給力,都怪溫州炒房團把房價炒這麼高,這就是把麻煩合理化,他的世界立即安寧了。你看,是因為有壞人,所以我沒有房。而上帝的規則呢?他就得去琢磨,這是一個困難,然後我怎麼解決這個困難。這叫給出路,我沒有房,我怎麼才能有房呢?得更有錢,我怎麼才能掙到錢呢?馬上動手去掙錢,這就是上帝的規則。說白了,就是創業者的規則。

今天講的故事,可能是人類歷史上可能是最困難的一件事情。但是一夥人把它做到了,這件事情就是猶太復國主義。準確地講,就是今天那個叫以色列國家的來歷。

說到猶太人,很多中國的網民都很熟悉,大家都吹捧猶太人,從全球人口的比例來看,猶太人佔0.2%。如果從財富集中的比例來看,猶太人太牛逼了,不光是有錢,那麼多大資本家、大企業家,你看現在什麼互聯網的紮克伯格,搞金融的什麼索羅斯,這些人都不講了。光從對人類的科技、文化、思想的貢獻上來講,猶太人也是群星璀璨。有這麼一個說法,說20世紀影響人類最大的三個思想家,你看,馬克思當仁不讓吧,然後是佛洛依德,他改變了人思考自身的一個維度。再有一個是愛因斯坦,改變了我們思考宇宙的維度。這三個人無一例外,都是猶太人。如果你說藝術家,那什麼斯皮爾伯格等等,也都是猶太人,在這就不替猶太人吹噓了。也有文章講到為什麼猶太人為什麼這麼牛呀,因為他們重視教育,這個都不可信,為啥?因為中國人韓國人這都重視教育。為啥沒有像猶太人那樣牛呢?

因為人家是一個經商民族,他就容易在一個非常迅捷高頻的交流當中形成民族的性格,要知道交流對於一群人的文化的發展,那是至關重要的事情。這裡打個一個岔,先不說猶太人,大家想想,人類的發源是在什麼?是在東非大裂谷,就是今天東非那一帶,對吧,那既然人類遷徙,他往別的地方走,肯定有往北走的,有往南走的,對吧,那個時候又沒有地圖,可是請問為什麼往北走的那一支到了埃及,到了歐亞大陸,到了歐洲和亞洲這一塊,這一支人類的文明就發展起來了,而往南走,進入南非那一帶的文明,就沒有發展起來了呢?現在人類學上的解釋是這樣的,因為從東非大裂谷開始,人類向世界的各個方向遷移之後,往南走的人很快被一個叫撒哈拉大沙漠的東西切斷了和其他人類的聯繫,沒有聯繫,沒有豐富的高頻的交流,你的文化就發展不起來,而往北的呢?因為在歐亞大陸橋,整個是一個橫向分佈的地理態勢裡面,雖然他分化了不同的種族,不同的文化,但是他通過貿易、通過戰爭、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進行豐富的交流,所以歐亞大陸上人類文化就發展起來了。

一個長期經商,善於經商的,他民族文化發達,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所以今天猶太人獲得這樣的成就,這是一件可以理解的事情,真正匪夷所思的是,猶太人被趕離家園近兩千年之後,居然能在20世紀的中葉,也就是全世界的地緣政治格局已經基本固定,已經板結的時候,他居然還能回到故土,擠出一片生存空間,建立一個全新的國家,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匪夷所思嗎?

從以下幾個角度來分析這個難度:
首先時間太久了嘛將近兩千年,猶太人最後一次被趕離家園,是公元135年的事情,在西方就是古羅馬時代,當時古羅馬有一個皇帝,所謂五賢君之一:哈德良,跟猶太人打了這麼一仗,然後贏了,就把歐泰人給攆跑了,哈德良做事比較絕,給猶太人規定了兩條,第一,這片地方你們永遠不許回來,而且不允許接近,只要接近,馬上死刑伺候;第二,這片地方你們猶太人覺得是自己的家園,我給你改個名,叫:巴勒斯坦。這就是今天巴勒斯坦這個名,這個詞怎麼來的,原來猶太人有一個死敵叫非利士人,巴勒斯坦,非利士,在拉丁文當中就是同一個音,說白了,你們家老王家跟老張家不是世仇嗎?把你老王家趕走,把你的宅子上掛一個叫張宅,我看你還有臉回來嗎?就像網上看有的人就是在幻想,把日本打下來,把東京改成叫北京,把名古屋改成叫南京,這是一個意思。哈德良就是絕了猶太人的念頭,你永遠不要再回到這個地方。大家想想,公元135年,在中國那是東漢的中期,東漢當時不正好把北邊的匈奴人給擊敗了嗎?所以匈奴人就也是等於大流散,一面向西遷,據說今天就是到了匈牙利這個地方,匈牙利人據說就是匈奴人的後裔。所以猶太復國,打一個不恰當的比方,就是在20世紀的中期,二次大戰之後,如果匈牙利人跟中國政府提出來,說我要在今天內蒙的地方來恢復我的匈奴國,你不覺得提出這個要求實在是太可笑了嗎?對,猶太復國主義難就難在這兒,時間太久了。

第二點,就是猶太人有什麼資格,跟全世界列強談這筆買賣啊?要知道,你歷來是受欺負,受迫害的,曾經說過為什麼納粹德國要迫害猶太人,而如果你熟悉歐洲歷史,你會發現歐洲哪個國家,甚至是哪個君主手裡沒有猶太人的血債,你們都欺負過他,好不好?在這個方面誰都別假裝好人,別光罵希特勒一個人。那問題來了,為什麼猶太人這麼倒霉呢?這是一個很長的邏輯鏈條,試著給大家推導一下。首先,這片地方不好嘛,雖然猶太人覺得很自豪,說這片地方是上帝賜給我們民族的應許之地,是流著奶和蜜的地方,奶是動物的精華,蜜是植物的精華,我這片地方富庶得很。你倒霉就倒霉在這富庶上,你想想那是什麼地方,地處於歐亞非三個大陸的交界點上,這就意味著任何一個大陸上崛起任何一個帝國,只要他們想擴張,第一個就搶的是你猶太人,搶別人之前先搶一下你們家,所以你看,什麼巴比倫帝國,馬其頓帝國,甚至是埃及的托勒密王朝,一旦崛起之後,馬上就要跑來找猶太人的麻煩,好狗不擋道,讓開,這片地方全是我的。

可問題在於,公元135年之後,古羅馬人已經把猶太人給攆走了,他怎麼還這麼倒霉呢?宗教原因,我們大家都知道,基督教已經在古羅馬帝國時代興盛發達,可是基督教和猶太教是什麼關係?它是親戚關係,基督教其實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如果說得不好聽一點,我們不是代表我們的觀點,站在猶太人看來,基督教就是我們的一個邪教分支。他們兩個宗教最核心的觀點不同,就是關於耶穌這個人的地位,在基督教看來,耶穌是什麼?是彌賽亞,是救世主,是上帝耶和華派到人間,來拯救我們的人,而且基督教有一個觀點,叫三位一體,就是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所謂的耶穌代表的就是耶和華,甚至他們就是一回事。可是猶太人不這麼想,尤其是耶穌後來又死在了猶太人的手裡,所以這兩個宗教雖然同根同源,但是一開始就結下了血海深仇,到了歐洲中世紀的時候,基督徒一看,怎麼地,你們開始流散各地,當喪家之犬了,對不起,大家想法不一樣,不要在一塊兒過啊,我們排斥你的方式就是不允許猶太人擁有土地,那是什麼時候?農耕時代,不讓擁有土地,就是斷絕生計,雖然表面上還是給猶太人留下了一個生路,就是可以當佃農,可以租種人家基督徒的土地,可是事實上這條路也走不通,為啥?還是因為宗教原因嘛。因為猶太人的安息日是在每週六,而基督徒的禮拜天是在每週日,也就意味著周六你不干活,而周日呢?你的主人不願意讓你幹活,一周才七天,你幹五天活,而農業又是一個很重農時的這麼一個產業,這條生計你肯定沒法幹,所以猶太人作為了一個民族,整體的被逼到了另外一條道上,就是去從商。

一旦從商,就有三個結果必然出現第一個結果就是,任何壞事都要賴到你頭上,你想,農耕時代,歐洲中世紀幾乎每一個農民,一生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家鄉,五十里以外的地方什麼樣從來都不知道,那任何這個地方出現的壞事,是不是就要怪那些走街串巷,跑來跑去的猶太商人呢?舉個例子講,歐洲中世紀的黑死病,我們這兒人好好的,沒人死,你們猶太人跑來跑去,突然這兒死人,那是什麼病毒啊,還是魔鬼啊,就是你們帶來的嘛,所以歐洲黑死病時期,最嚴重的就是在德國,大量的迫害猶太人,整村整村的,整個居留地的殺猶太人,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就是歐洲的那些領主們,那些諸侯們,他們經常是要打仗的,而且要過奢侈的日子,從農民身上能搜刮多少財產,猶太人我們本來就排斥他,好,你在我這兒經商可以,交稅,而且稅率一定是比我治下的子民要貴的,通常要貴上十幾倍的稅率,所以猶太人實際上經商,雖然表面看起來很賺錢,但是為了交重稅,他維持自己的盈利平衡水平,所以猶太商人就變得特別貪婪,這就在歐洲人心目中形成這樣一個刻板印象,猶太人都是貪婪的商人,大家可以去看看莎士比亞名著《威尼斯商人》裡面,夏洛克的那個形象,這就是典型的猶太商人的形象,得罪人嘛。

第三個結果呢?就是歐洲的那些領主,不僅把你當一頭奶牛,拼命的擠奶,有的時候還把你當做一頭豬,養肥了就得殺。比如說1290年的時候,當時英國的那個國王叫愛德華一世,他就是欠了猶太人很多錢,一看反正也還不上了,這麼地吧,我們英國人不歡迎猶太人了,你們都滾,你們都滾,攆走,而且走的時候什麼財產都不准帶,所有英國人欠你的錢,包括我國王欠你們的錢都不還了,把猶太人就全給攆走了,實際上是什麼,就是賴賬,你以為這事光英國人幹,法國人在那段時間里幹了四回,每一次都是法國國王欠了猶太人錢,你們滾,你們滾,錢不還了,過一陣說,又沒錢了,怎麼辦,又發特許令,說猶太人可以回來啊,我們歡迎你經商,這兒有開發區,來經商,外商投資辦企業,然後過不了幾十年,又滾,滾,這錢都是我的,這種事法國人在那二三百年裡面乾了四回,歐洲各地的君主都這麼幹。

所以因為猶太人經商,他在歐洲其他民族眼裡就是三種動物,第一老鼠,傳播病毒,第二奶牛,就是不斷替我們產奶,第三就是豬,養肥了就殺,這就是經商的必然結果。所以你想想看,猶太人的歷史地位是如此之底,誰高興了都能上去踹他兩腳,這麼一個千年受氣包的民族,他憑什麼在20世紀居然能夠說服世界上的列強,支持他在巴勒斯坦建國,你不覺得這件事情好難嗎?

真正難的還有第三點,就是巴勒斯坦,尤其是耶路撒冷,這個城市的獨特地位,那不是個普通城市,那是三大宗教的共同聖地,雖然你猶太人認為錫安山上有我們的耶和華聖殿,是我們的聖地,那是你一小撮猶太人的想法,人家兩大宗教已經打了上千年,為這塊地方,基督徒認為,耶穌死在這兒,這是我們的聖墓所在地。穆斯林認為,我們的三大聖地,麥加、麥地那和耶路撒冷,所以這兩大宗教已經為這片地方打了上千年。從11世紀的十字軍東征就開始打,那兩隻老虎在那兒打架,已經咬得血肉橫飛,一隻小狗突然跑來說,這片第兒是我的,你們能不能讓我,這條小狗不被吃掉就算命好,最後居然這塊餡餅就掉到了它的嘴裡。他居然就在這兒建成了國,你不覺得這又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嗎?

猶太人為什麼要建國原因--歷史記憶,對於一個民族成長的那個重要意義人類歷史上有多少有類似命運的民族,你見過誰回來建過國,就像我們中國人在過去兩三百年間,其實有很多次這種被動的大規模的人口遷移,比如說清代初年有湖廣填四川,清代末年有山東人闖關東,你啥時候聽說一堆四川人或者東北人,哭著喊著成群結隊要回老家去呢?

對吧。那猶太人為什麼能想得到,無非兩個原因,第一,被欺負慘了嘛,如果有一個自己的祖國,那整個民族的命運就會被改善,但是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這個民族的歷史記憶和其他民族不一樣,有一根刺扎在這個民族的歷史記憶的深處,這根刺不斷地在提醒他們,你們一定能做到,因為你們做到過,而且你們不止一次地做到過。

如果你讀過聖經的舊約部分,這其實就是猶太人的經典,你會知道猶太人有一個先祖,大概生活在公元前13世紀,當然是不是真實存在也無從考證,這個人叫摩西,摩西就是當年帶領猶太人的先祖,那個時候交希伯來人,花了40多年的時間,擺脫了埃及人的奴役,回到老家去,當時叫迦南之地,就是今天的巴勒斯坦,那個過程當中的艱難險阻,40多年你想也想得到,如果這事是真的話,比如說現在我們知道的傳說,就是摩西走到紅海邊的時候,一看前面沒有路了,這個時候上帝把紅海一分兩半,讓這個民族過去,這其實就是當年受到的各種磨難的一個神話的呈現而已,那摩西這個先祖後來帶他們回來之後,這個民族迅速地興旺發達,在幾百年之後,迅速地誕生了一個帝國,據說這個人叫:大衛王,你熟悉嗎?就是撲克牌裡面的黑桃K就是大衛王,是所有的K當中最大的,曾經一度猶太人建立的那個帝國幅員也很遼闊,包括今天的甭說巴勒斯坦,還包括敘利亞,甚至包括土耳其的一部分,還有伊拉克,伊朗,那曾經也是一個雄霸歐亞大陸的帝國,但後來,猶太人倒霉催的又有過兩次大離散,一次是被巴比倫攻占了家園,整個人被帶走,後來又回來建國,第二次是被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帝國,被它打散,大流散,然後又回來建國,那到了公元135年,哈德良皇帝把他們打散,這已經是第三次大流散。

請問,猶太人是不是要相信自己,又能像歷史中的先輩那樣,做到回到家園,再次建國,你千萬不要小看這種,歷史記憶深處的東西的那個重要性。就像我們中國人,之所以我們今天覺得我們中華民族,一定可以恢復漢唐盛世,可以做到民族的偉大復興,是因為我們做到過嘛,如果我們的歷史是馬來亞那些小島上,像菲律賓那樣的人的歷史,我們今天中國人有這麼大的膽氣嗎?所以千萬不要小看歷史記憶,對於一個民族成長的那個重要意義。

在歷史上,因為這樣的歷史記憶,而導致悲劇甚至是鬧劇的當然也有很多,比如說,拿破崙三世,就是因為他家上面有一個親戚叫拿破崙一世,所以他就覺得他也能夠做到,拿破崙他老人家當年做到的業績。再比如說墨索里尼,為什麼那麼多意大利人跟著他起哄,搞什麼法西斯主義,就是因為他提出一個口號,我們意大利人可以恢復當年古羅馬帝國的光榮。所以,猶太復國主義也是一樣,有了民族這樣的一個共同記憶,他的領導人站出來登高一呼,就容易星火燎原。

那最早的猶太復國主義的先驅叫摩西•赫斯。這個人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我們中國人都知道共產主義的先驅:馬克思和恩格斯,而這兩個人相遇,看到的材料,據說就是這個摩西•赫斯介紹的,在當時的共產主義運動當中,摩西•赫斯的地位資格非常老,他歲數都比馬克思大三歲,當然後來他跟馬克思和恩格斯分道揚鑣了,是因為他不承認暴力革命的合法性,這是另外一句話了,當然摩西•赫斯這一生做的主要的事情,主要是寫文章、寫書,把猶太復國主義的觀念整體地提出來而已,真正把它付諸實施的是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叫赫茨爾。

赫茨爾的身份就比較複雜了,他即是一個劇作家,又是一個記者,自己還是報紙的主編,然後還是個律師,可以說是寫得出文章,鬥得過流氓,而且執行力非常強,他是真正開始做猶太復國這件事的人,那怎麼做呢?

如果你回到了一百多年前,你能想到的,那就是先找我們民族當中,最有錢的那些人,他就找到了一些銀行家,比如說當時德國有一個金融家叫希爾施,猶太人,富可敵國,而且對猶太同胞特別好,任何人落了難,到他這兒一定會獲得幫助,是一個慈善家,既然你又有錢,又是一個熱心腸,大家遇到這種事,肯定要來跟你商量,所以赫茨爾就寫了一份兩百頁的備忘錄,跑到他家去跟他聊,等坐下來念到第六頁的時候,希爾施就不聽了,實在是胡說八道,攆出去吧。那既然希爾施不管,那隻好找歐洲其他有錢的猶太人,於是就找到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當時羅斯柴爾德家族還得了,在歐洲號稱是第六帝國,真的是富可敵國,前面五個就是英法德奧俄,第六個就算他們家有錢了,而且羅斯柴爾德家族對於整個猶太民族,也是有責任感,有擔當的,所以就找他,可是把計劃提出來之後,羅斯柴爾德也覺得這事不行,太難了,為啥,兩個原因,第一,你們不是要回到巴勒斯坦建國嗎?巴勒斯坦現在在誰手裡,是在奧斯曼土耳其蘇丹的手裡,那叫一個主權國家,雖然現在老挨打,可是那是挨國家的打,我們猶太人除了有錢啥都沒有,我們又沒有軍隊,你總不能跑到蘇丹那兒去搶吧,對吧,那蘇丹肯定,他們是穆斯林,怎麼會割讓一片土地,讓我們猶太人去建國呢?這個事從國際政治上完全沒有先例,而且你還要想,一旦說猶太人跑到巴勒斯坦建國,我們就算土耳其蘇丹答應了,那你至少要移幾十萬人過去吧,他們剛開始算的是十五萬人,這是建一個國家的最低人口標準,可是你想想看,這十五萬人都是什麼人?肯定是混不下去的窮人,他們到了這片國土上之後,吃喝拉撒都得別人資助,所以需要一筆建國的預算,那大概是多少呢?這個赫茨爾跟前面的希爾施男爵提出來的是十億馬克,所以人家不搭理他嘛。就算我是資本家,也拿不出這麼多錢啊!他跟羅斯柴爾德家族提的時候,已經學乖了,把這個數降了一下,提的大概是六千萬美金,可是在那個時代也是一個天文數字,羅斯柴爾德家族也拿不出來,這麼大一筆錢,所以因為這兩個原因,這個計劃根本就談不下去。

所以赫茨爾就放棄了這些富豪,跑去跟英國政府談,因為英國政府當時雄霸全球,世界第一強國,跟今天的美國似的,只要你英國人支持,我們是有希望的,英國人也不算不跟他談,尤其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出面,把他介紹給英國政府的那些高官,英國政府就說,你們這想法挺有趣,要不這麼地吧,咱們別談巴勒斯坦,談點別的地方,剛開始提出來的是塞浦路斯,就是距離巴勒斯坦非常近的那個小島,英國人一听就搖頭,不行不行,這個島上現在住著兩個民族,一個是希臘,一個是穆斯林,這兩個民族矛盾還搞不定呢!你讓我們把原住民給攆開,讓猶太人在這兒復國,我們英國人幹不出來這個事,確實,塞浦路斯到今天政局不穩,還是因為這兩個民族的矛盾。於是,就又圍著巴勒斯坦去找更近的地方,因為猶太人就想回到巴勒斯坦,如果不能達成這個目標,近一點的地方也好啊,於是就找到了埃及的西奈半島,你現在看地圖,就是連接非洲大陸和亞洲大陸的那個半島,現在也屬於埃及,英國人說這個地方行,尤其是當地的英國總督非常贊成這個方案,為啥?不毛之地嘛,沒有人嘛,你們願意去就去,猶太人又有錢,又有思想,又有智慧,你們去搞建設,英國殖民者當然巴不得,但是有一個問題,正因為沒有水,沒有起碼的自然條件,所以這個地方是不毛之地,所以就得請工程師來算,如果這個地方要建一個國家,引水得多大的工程量,後來算完了傻了,不是工程花不起錢,是尼羅河要引五倍的水到這個地方才夠用,那這個方案看來就沒戲了,赫茨爾這個時候其實已經變得非常之絕望。他對這個叫西奈半島,又稱為叫阿里什方案,其實寄予非常高的期待,有一個證據,他在日記裡寫的,他父親那個時候剛剛去世,他就不想讓他的父親下葬在自己的家族墓地,說我們猶太人馬上要建國了,我應該把父親葬到那兒去,結果那天知道這個方案不行了,他很沮喪,在日記裡就寫,今天我到法院去買了一塊當地的墓地,就把父親葬了吧,所以可見非常灰心,而英國人現在開始又提方案,這個方案其實很多種,比如說有遷到南美的,甚至日本人後來還提出在中國的東北,把哈爾濱附近割讓給猶太人建一個猶太國,這種方案都提出來,英國人還提出了一個叫烏干達方案,就是今天東非那個地方的那個非常窮的國家,當時也幾乎就是不毛之地,說你們願不願意去,願意去我們英國人可以支持你,赫茨爾想,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因為當時歐洲各,尤其是俄國人迫害猶太人已經倒了劍拔弩張的時候,所以他們急於找一塊地方建國。

緊接著,在猶太人的第六次世界大會,也稱之為叫錫安主義大會,就是為了復國專門開這個會,第六屆,赫茨爾就把這個烏干達方案給提出來了,結果遭到了與會所有人的反對,說要乾就回家,就回巴勒斯坦,除了那兒,我們哪兒都不去,赫茨爾說,要不我們派個考察團,到烏干達去看一眼,我們都沒去過,萬一那個地方還不錯呢?居然連這麼一個派考察團的提議都給否決了,一看這種情況,英國人就不幫忙了,哥只能幫你到這兒了,我能掌握的地盤,能割給你們猶太人的,我都提了好幾個方案了,你們非要回巴勒斯坦,巴勒斯坦又不在我手裡,要商量,你去跟奧斯曼土耳其商量去,可是奧斯曼土耳其的蘇丹是穆斯林,他怎麼可能把自己的一片宗教聖地,割給一個外國人住呢?所以一定得有一個歐洲列強替猶太人出頭,連哄帶騙帶嚇,才有可能把這樁買賣給談通,那既然英國人不肯幫忙,那找誰呢?找德國人,為啥?因為德國人這時候剛換皇帝,威廉一世死了,威廉二世接班,威廉二世這個人挺有意思的,他本來是一個殘疾人,而且有一點點小玻璃心,情緒也不是很穩定,但是他擁有的這個國家可不得了,當時國勢是蒸蒸日上,你想,這麼一個情感非常敏感,而且這個時候他跟那個宰相俾斯麥關係還不好,這麼一個人駕駛著這樣一艘大船,他就容易有虛榮心,而且虛榮心一旦出來之後,往往後果他是不計較的,所以赫茨爾這幫人就找上了威廉二世,跟他談,說如果你支持了我們猶太人建國,我們講德語好不好,因為他自己就是奧匈帝國講德語的人。威廉二世說可以啊,這事我幫你們出頭,你想想看,他就有點像中國A股上的某些上市公司,這個時候滿身是力氣,就要找一個題材炒作一下自己,我也是大國,我也要陽光下的地盤,我也要國際上的影響力,對吧,如果能幫猶太人復國,這事辦成了也挺牛的。於是,他1888年上台,1889年就安排了一次到奧斯曼土耳其的行程出訪,試圖要遊說人家蘇丹,能不能把巴勒斯坦割給猶太人,結果1889年,威廉二世去了土耳其,踏上土耳其的國土之後,馬上想法就變了,為什麼?因為他看到這個國家也挺好啊,我如果能夠成為跟穆斯林世界,睦鄰友好的這麼一個君主,其實我也足夠名留青史了。你想,基督教和這個穆斯林已經打了好幾千年,我這也算是一個題材,既然我有新的題材可以炒作,我為什麼要搭理猶太人呢?所以你看那一路,比如說他到了大馬士革就宣布,我作為一個歐洲的君主,我要成為伊斯蘭教的保護人,然後又捐資修了一個薩拉丁的陵墓,要知道薩拉丁是阿拉伯人的民族英雄,而且是什麼時候的民族英雄,就是抗擊當年歐洲的十字軍東征的民族英雄。所以等於威廉二世一屁股就坐到了阿拉伯人和穆斯林這一邊,然後回到了伊斯坦布爾又捐資,在當時的一個大清真寺的門口修了一個洗面池,因為穆斯林要去到清真寺裡做禮拜的時候,要洗乾淨自己,這個洗面池上雕刻著一句話,說我們兩個君主之間的友誼,就像這個洗面池的泉水一樣的清澈。那蘇丹作為回報,就把西奈山下,據說是聖母瑪利亞居住的當年的那一百畝土地送給了威廉二世,所以這兩個人打得火熱,過起了蜜月。赫茨爾一看這可要了命了,本來我請你去過說媒的,結果你們倆鑽了被窩,所以赫茨爾這一代的所謂的猶太復國主義的路走到這兒,基本就走不通了,因為所有能求的人全部求遍了,有錢的,有勢的,都不給他幫忙。

當然了,赫茨爾是死於1904年,多虧他死得早,如果她他再遲死幾十年,他會突然發現自己這一生的事業實在是太失敗了,為什麼?因為你求的這個威廉二世,他打骨子裡是一個反猶太人的人,雖然表面上你看不出來,後來威廉二世退位了,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打失敗了,他退位之後居然還寫文章提議,用毒氣消滅猶太人,所以當年赫茨爾壓根就是拜錯了廟門,只不過他自己並不知道,所以說道這兒為止,整個猶太復國主義,在第一個階段的思路完全就走錯了,求人是沒有用的,光有錢也是沒有用的。

那緊接著,猶太復國主義的這副擔子,就交到了第二代人的手裡,這裡面重點講一個人,這個人就是魏茨曼,後來以色列的第一任總統,你現在去以色列旅行,當地貨幣五塊錢上印的那個人像就是他。長得跟列寧似的,列寧是俄國人,這魏茨曼也是俄國人,只不過他長大之後去了英國,那為什麼魏茨曼可以有資格擔任,猶太復國主義第二代的領導人呢?就是因為他是一個化學家,而且他搞出了一個研究成果,可以跟英國政府做一筆交易,英國政府是打1914年開始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戰場上自然需要大量的炸藥,而這個時候人類炸藥的生產工藝正在發生升級,從有煙炸藥變成無菸炸藥,可要生產大量的無菸炸藥,就需要一種化學製劑,叫丙酮,可是丙酮當時的生產工藝不過關,那魏茨曼正好他作為一個化學家,就發明了用細菌發酵來大量生產丙酮的工藝,所以幫了英國政府一個大忙,英國政府當時很多高官,比如說後來的首相,什麼老和喬治,再比如說什麼貝爾福這些人都說,說我之所以成為一個支持猶太復國主義的人,就是因為丙酮,英國人是一個實用主義的民族。所以,後來互聯網上很多文章,都把猶太復國主義最大的功勞,歸功於魏茨曼的丙酮和英國政府做了一筆交易,確實,1917年的時候,英國外相就叫貝爾福,發表了一個叫貝爾福宣言,其實英國政府在這方面做得還是比較巧妙,它不是真的以政府文告的方式發的,是以一封私人信件的方式表達了一個態度,貝爾福外相給當時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寫了一封信,這信裡面講了兩層意思,第一,英王陛下的政府,我們支持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自己的國家,但是後面還埋了一個伏筆,雖然我們支持,但是不能以損害當地人的利益為條件。但是不管怎麼講,貝爾福宣言,這是猶太復國主義歷史上最最重要的一份文件,終於有一個列強,而且是當時最強大的一個國家:英國,支持猶太人建國了。當然,如果把這件事情的所有功勞放在丙酮上,其實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為什麼?因為英國政府它怎麼可能是因為你做出了貢獻,我就跟你做這個交易呢?英國人真正的算盤是什麼,那是土耳其的地方,又不是我的地方,我是慷他人之慨,那為什麼原來他不願意慷土耳其之慨呢?因為沒打仗嘛,沒打仗我跟土耳其是正常的邦交國,現在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土耳其已經加入了德國的陣營,當時叫同盟國,而英國是協約國,反正這片地方也不是我的。好,我支持你到它的地方建立自己的國家。那這慷他人之慨的事情,我又沒有什麼成本了,就像蔣介石當年在台灣反攻大陸的時候,簽一大堆委任狀,你是湖南省省長,你是湖北省省長,又不是我的地方,我隨便賞唄,對吧。而且英國政府還有一個算計,因為他們心裡知道,猶太人在美國的勢力不得了,你看今天美國號稱有一張名單,前二百名社會精英,有一百名是猶太人,當時美國的情況也是類似,很多社會名流都是猶太人。所以英國政府是為了討好美國人,說你來參戰哪,正好1917年,就是美國參戰那一年,所以英國政府發布了這麼一個貝爾福宣言,而且是以私人信件的方式發布的。跟現在互聯網公司搞公關那也類似,動不動老總給員工寫封信,然後讓公關部給披露出去,是這麼玩的,半遮半掩地承認了猶太人建國的合理性。

果然,第二年英國人就把土耳其人,從巴勒斯坦給攆跑了,後來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當時的國聯就委託英國,來管理巴勒斯坦這片地方,這片地方終於落到英國人的口袋裡了,那根據原來的貝爾福宣言,很多猶太人就看見希望了,陸陸續續就往巴勒斯坦開始移民,現在看到的數字,1922年的時候,整個巴勒斯坦地區,阿拉伯人佔七十萬,猶太人只有三萬人,可是到了1939年,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那一年,這個人口比例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阿拉伯人大概還是七十萬,可是猶太人已經編導了五十萬,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變化,你想想看,猶太人雖然在原來的國家混不下去來到這兒,那行囊裡多少有點錢,更何況國際猶太人又給他們大量的援助,所以猶太人到這個地方受到的教育程度也必將高,大量買房買地,我們中國人特別能夠理解一條,就是溫州炒房團,他們來了之後大量買房子,溫州炒房團買房子不住,猶太人可是真住啊,所以就像今天中國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那些原住民對於新來的人那種羨慕嫉妒,最後的恨,他就必然要爆發,所以英國人這個時候已經把腸子都給悔青了。

首先,阿拉伯人跟英國人過不去,誰讓你們把猶太人給放進來的,對吧。猶太人這個時候又嫌英國人放的人又不足夠多,猶太人又跟英國人幹,所以這個時候的英國人,已經變得是豬八戒照鏡子,是里外不是人。當然英國這個民族它有一個特別好玩的地方,也是它特別可愛的地方,就是隨時翻臉不認人,這是一個特別實用主義的民族。比如說丘吉爾,英國首相,二戰的最大的功臣,二戰還沒結束,英國人就把他選下去了,不讓他當首相,後來又記者就採訪丘吉爾,說你覺不覺得這是英國人民對你的忘恩負義呢?丘吉爾說,對呀,這就是忘恩負義。不過,丘吉爾追加一句,說一個偉大的民族對他的英雄人物,從來都是忘恩負義的。那英國人民對丘吉爾這樣的人都這樣,何況你一個我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猶太人呢?所以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英國人就不提什麼建國這茬了,天天在巴勒斯坦就調和阿拉伯人和猶太人這個矛盾,忙得是焦頭爛額,整個過程就略去吧。

那為什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猶太人終於在巴勒斯坦建了國呢?

猶太人如何說服美國?

因為當時國際局勢,已經不是英國人一家說了算了,還崛起了另外兩個超級大國,一個是美國,一個是蘇聯,那怎麼搞定的美國和蘇聯呢?這個過程極其曲折。簡單說下脈絡,很多人說搞定美國最簡單了,美國猶太人混得好,上流社會那麼多自己人,幾乎已經把持了美國,其實你把這事想太簡單了,因為美國猶太人他跟那些要移民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哪是一回事呢,那個時段,美國的和平和富庶那是在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猶太人為什麼要背井離鄉跑到巴勒斯坦去呢?所以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美國搞了很多活動,比如說在1935年就搞了一次大調查,說誰同情我們的事業,支持我們,大家都登個記,好多人跑來登記,25萬人登記,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就留了個心眼,說你們也別來虛的,給我們一點像徵性的支持,來點實的,一個人捐一個美元好不好,結果籌集了兩萬美金,也就是說十分之一的人都不到,你愛一個女孩子,好歹給人買根冰棍嘛。否則那種口說無憑的愛有什麼用呢?所以可見這個時候的猶太復國主義在美國,其實沒有什麼市場。

那整個這個局面在美國是怎麼逆轉的呢?是1939年的一件事情,就是聖路易斯號事件,當時很多受德國納粹迫害的猶太人坐了一艘船,叫聖路易斯號,就跑到紐約港強行要登岸,也不是強行了,反正我們也沒有什麼簽證,我們就來投奔美國人了,結果美國的海關官員生就不放行,說你們回去,返航,沒有正常的法律文件我們不接受,所以這艘船上的猶太人就非常絕望,因為回到德國就是個死,很多人還有跳船的,但是不得不返航,結果就在返航的過程當中,這艘船被德國潛艇給擊沉,所有的猶太人都死了,這件事情給美國人的刺激就很大了,包括他們從新聞上,報紙上看到大量的,德國納粹怎麼迫害猶太人的這個事件,所以美國猶太人的這種同仇敵愾的情緒就被點燃了,那到二次大戰之後,美國猶太復國主義的組織,那人員就變得非常壯大,有20多萬人了,這可就是那種真金白銀給錢的那人了。當然,美國的那些政要他們不是這麼算帳的,包括羅斯福總統,在猶太復國這件事情上,從來就沒有一句痛快話,他身邊很多幕僚,猶太人都在遊說他,羅斯福總統最典型的一個態度是什麼呢?他講,是,有100萬猶太人想要移民巴勒斯坦建國,這個我理解,可是你別忘了,還有7000萬阿拉伯人不想他們移過去呢?這個決定你讓我怎麼做,當然後來大家都知道,羅斯福總統在二次大戰結束之前就死了,然後繼任的杜魯門總統,所以知道杜魯門上台之後,美國的態度才算是正式奠定。

猶太人如何說服蘇聯?

這是美國這個側面,那還有蘇聯呢?俄國人對猶太人的態度就更有意思了,要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俄國領土上的猶太人有500萬,是德國猶太人的十倍,德國猶太人只有50萬,所以真正猶太人的問題,其實在俄國才是真正的大社會問題,那俄國原來的沙皇對猶太人啥態度呢?就是不相信,而且也迫害。當然他不像後來納粹,整體的屠殺,要滅絕人家,他就是什麼,欺負,比如說猶太人堅決不能住在國境線40英里以內的地方,我不信任你嘛,萬一你當間諜呢?里通外國呢?比如說猶太人人口占的比重非常少,但是應徵入伍的猶太人就比較多,而且在軍隊里特別受歧視,俄國沙皇也經常搞一點迫害猶太人的政策,但主要的態度就是驅逐。可是,十月革命期間,大家突然發現這事有點不對,為什麼?因為蘇共的第一屆政治局,一共24個人,其中16個人都是猶太人,所以當時西歐的那些人就轟動了,說我們一直說猶太人有一個反對我們,要顛覆世界的陰謀,看來這個陰謀就是搞一個蘇維埃,原來他們是要藉著俄國這個基地死灰復燃,確實,當時蘇共中央給大家看到的那個名單,就是這個樣子。當然後來,因為斯大林和其他很多人鬧翻了,很多猶太人,比如說托洛茨基,什麼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這些人,都是猶太人,後來在蘇共的大肅反過程當中,所以蘇聯又走上了一條反對猶太人的道路,斯大林這輩子對猶太人從來就沒有好氣。

為什麼二戰之後,蘇聯突然來了一個態度的大轉彎,開始和美國站在一起,支持猶太人建國呢?其實原因很簡單,1947年的時候,當時蘇聯駐聯合國的大使叫葛羅米柯,就發表了一個熱情洋溢的演說,就是你看猶太人太不容易了,受納粹迫害,現在我們支持他建國,那背後的道理是啥呢?兩個原因第一,蘇聯當時覺得整個中東就是自己的後院,這個後院現在英國人在那兒,蘇聯人就不爽,看整個中東,誰跟英國人能搗亂呢?一看阿拉伯人跟英國搗亂實力不夠,一看就以色列人好,他們能跟英國人搗亂,那既然敵人的敵人,那就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們支持,這是一個國際政治上的原因。另外,還有一個意識形態上的原因,為啥?因為當時中東的那些阿拉伯國家,基本都是君主制,君主制的那些國外對於共產主義這套意識形態,那當然是天生反感,可是要知道,很多移民到以色列的猶太人,他都是受到共產主義思想熏陶的,所以蘇聯人其實當時突然覺得,沒準兒我們支持猶太建國,有可能讓共產主義的思潮輸入以色列,沒準兒這個地方將來會變成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所以在意識形態上我們又可能接近,這就導致1947年我們前面講的,葛羅米柯正式支持猶太建國。

那既然美國人,蘇聯人,這兩個大佬的態度以及搞定了,那對英國人來說,就是現在還掌控巴勒斯坦局勢的英國人來講,他何苦為難呢?因為他這個時候已經焦頭爛額了。 《耶路撒冷三千年》裡面有介紹1947-1948年英國人那種愁眉不展的樣子,什麼大衛王飯店爆炸事件,什麼法蘭上校事件,還有一個叫出埃及號事件等等,總之,不是阿拉伯人跟他較勁,就是猶太人的極端組織跟他較勁,英國人這個民族,前面講過了,實用主義,既然搞不定,不搞了嘛,“印巴分治”也是這樣,不願意花高昂的成本,維持生命大英帝國的面子,面子不值錢,實際的東西才值錢,所以英國人說,算了,這兒我誰都得罪不起,尤其是美國蘇聯再一出面,我撤了吧。所以,才導致1947年的11月份,聯合國正式通過了所謂的181號決議,說巴勒斯坦變成兩個國家,一個猶太國,一個阿拉伯人建立的國家。到了1948年的5月,猶太國終於建立,這就是今天的以色列。

那請問,如果我們把這個故事當做一個創業故事,猶太人創業成功了嗎?

回到公元1948年的五月份,以色列終於建國了,那請問猶太人這麼浪瀾壯闊的創業歷程,是不是就成功了呢?當然沒有了,所有的創業者本質上都是連環創業者,一個一個的新困難會繼續擺在你面前。果然,就在它宣佈建國的第二天,真的是一天沒有耽誤,周邊所有交界的阿拉伯國家的軍隊就開進來了,這就是歷史上的第一次中東戰爭。從那一天開始,以色列人陸陸續續打了五場中東戰爭,雖然它都贏了,但是又有什麼卵用呢?直到今天為止,以色列仍然是全世界所有國家當中地緣政治環境最惡劣的一個國家,周邊全部是仇人,雖然遠方有一個美國人挺它,但是又有什麼用呢?現在巴勒斯坦問題也沒有解決,普通的以色列公民閉門家中坐,經常火箭彈還要從天上來,當然這是另外一個話題。

說這個故事到底在說什麼呢?其實,大家也知道,猶太人的命運中國人沒有那麼關心,為什麼還要講它,因為在猶太人復國的歷史上,看到了創業者非常難得的幾個經驗,至少有四個點。

這是猶太民族和其他民族不太一樣的地方。第一,他們有一個故事,就是我們曾經復過國。無論是最早的公元前13世紀的先祖摩西,還是後來的兩次民族大流散,都曾經成功地回來過,所以為什麼現在做不到呢?

現在很多創業者總喜歡向市場強調,我幹的事是獨創的,是前無古人的,勸你不要這樣講,為啥?古希臘哲學家不是講嗎?人不可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你既然是創業,你跟古人和其他人肯定乾得不一樣,你的獨創性是不用說的,相反,你應該倒過來去跟團隊,包括跟周邊所有的資源去講,我幹的事情是有人干成過的。在歷史上是有這樣的傳統的,只不過我換了一個新的載體重新乾而已。為什麼一定要這樣,我們從猶太人的經驗當中知道,一個已經在歷史上乾成過的事情,對這一代人有著無可估量的激發的作用,創業可不是一個人上街耍大刀,他是整合周邊所有的資源,包括自己團隊內的資源,去構建一個全新的商業系統,所以不是你自己當孤膽英雄,而是所有的人在你的事業中,能看到自己發展的希望,就像很多中國公司跑到美國去上市,去說服華爾街的那些投行,他都要講,我其實就是你們美國公司,哪個哪個在中國的翻版,新浪說我就是中國的雅虎,百度說我就是中國的谷歌,優酷說我就是中國的YouTube,這麼說話不是沒出息,這恰恰是給美國的投資人以信心,讓他們投錢投物投人,來幫助我們中國公司發展,這一點兒都不丟人。

你想,過去的木匠告訴小木匠,你看,這兒,魯班祖師爺他老人家那個光輝的業績,你得跟他學,對吧。妓院裡還幫組你精神資源,因為傳統的精神資源,可以說服更多的人來幫助你,這是我們在猶太人身上學到的第一點。

第二點呢,猶太人之所以能成功復國,跟他在歷史上受盡了迫害和屠殺是有關係的,不過,在這兒你可別理解反了,以為是全世界人民同情他們,所以支持他們復國,哪有那回事,雖然有這個原因,但是你想,歷史上有這種遭遇的苦難民族有多少,為什麼沒有這份好運氣呢?因為人家猶太人把被同情這個邏輯給反過來了,雖然我們歷史上歷盡了迫害和屠殺,但是我們仍然那麼優秀,我們為人類的共同文化貢獻了那麼多璀璨的明星,所以你今天到那個耶路撒冷那個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去看,猶太人給你看到的不是苦難,而是一張一張猶太人的幸福的笑臉,那麼多兒童的笑聲同時展現給你看,我們的民族歷盡苦難,但是沒有被擊垮,那今天的創業者從這一點上能夠看到什麼東西?經常說,我們應該服務於我們的用戶,應該為社會創造價值,但是一個成功的創業者通常還有一個因素,就是贏得了尊重,那什麼方式會贏得尊重呢?就一定是歷盡了一些苦難,這個苦難可能是市場強加給你的,創業者都不容易嘛,也可能就是你自找的。你看,很多創業者都在講,我們有工匠精神,啥叫工匠精神?就是在毫無必要的地方做那種臭講究,比如說蘋果手機,打開那個本身用戶根本就打不開的後蓋板,它裡面的電路設計得跟藝術品一樣,這毫無必要嘛,對吧。就是要靠這種堅持,讓很多人覺得好難,xx不容易,這個不容易就是尊重,市場不僅僅是一個互利系統,在市場當中最最珍惜的東西叫贏得尊重,而這方面你必須給自己製造那麼一點小小的苦難。

第三點,猶太復國主義分成前後兩段,前一段他們總是想通過說服,請求,甚至是交換,來獲得自己的一個國家,你看魏茨曼,他餵大英帝國貢獻了丙酮,這麼個好東西都給你,你還不幫我,哪有那麼多良心,因為你猶太人本來上面都沒有,就有一點臭錢,憑上面會給你交換出一個國家呢?那後來這個階段為什麼能做成呢?就是因為猶太復國主義,主動地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棋子,你美國人,英國人,蘇聯人,在你們的大國搏殺的棋盤當中,你看看你怎麼用我呀,你看蘇聯人覺得,跟英國人搗亂,所以我給你擱那兒,跟那些周邊的阿拉伯人君主國搗亂,意識形態的差異,所以我給你擱那兒,美國人現在也是利用以色列,在中東的獨特的地緣位置,你成為他人的棋子,你才能夠安身立命。今天的創業者是一樣,很多人說我有獨立人格,不被人利用,其實創業就是一個不斷被人利用的過程,很多人覺得創業是走路,是爬山,是我借助自己的力量往前或者往上走,周邊的環境是固定的,其實不對,創業是划船,周邊的一切水流都在變,一個號的船工船長,他就是利用周邊的力量來獲得自己的航向和往前的進步,所以你聽馬雲講過一句特別重要的話,他說創業根本就不是去找什麼商機,而是看看有什麼社會問題,我可以去解決,你看,這個思維的底層,是不是就是一個唄利用的思維。

第四點呢?說的不好聽一點,就是運氣了。猶太復國主義如果不是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那麼多偶然因素下,他是不可能成功的,這是創業者的命運當中最底層的無奈。甭管你多牛,你的戰略多麼的對頭,戰術多麼的精準,但是你仍然可能失敗。

本文出處:
http://www.luojiji.com/thread-549-1-1.html

延伸閱讀:

以色列的幹部

「軍旅」竟然有益「以色列」培育人才

公視 獨立特派員:美國、以色列「新兵新訓」
 

從以色列1956與2016年「戰場濫殺」之軍法判例,
談國軍的武裝衝突法(LOAC)和交戰規則(ROE)教育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神仙、老虎、狗
  • 個人最佩服猶太人的是,雖招上帝喜新厭舊被拋棄,仍堅持信仰,不改信天主或基督教。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Giffen Li
  • 除了這個以外,鴻觀也有講以色列歷史,從摩西說到以阿幾次戰事,節目單位還親自到以色列做節目;把以色列上機安檢現況也有講,雖然集數稍微偏多但值得參考,猶太信仰讓他們維持某種族群的嚴密與一定程度的邏輯訓練,千年以來沒有弱化。
  • 謝謝您的訊息分享。

    鸿观 52期 以色列全民皆兵
    https://youtu.be/twA5W_hOz5M

    神仙、老虎、狗 於 2017/06/15 06: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