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T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會寫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某些人亂七八糟地胡扯所謂美軍”戰場急救”,所以只好把那篇原先為美國軍醫人員寫的文章先做翻譯,然後再和各位說明,為什麼會這樣做的背後原因,下面的連結是原先那位美國軍醫的留言

https://np.reddit.com/r/medicine/comments/6eko7q/surgeons_of_reddit_what_precisely_could_be_meant/dibbgoy/


好吧,假設你在那個”搞羊”的阿富汗中央,指揮著一支前線手術隊,包括四位外科醫師(好吧,其中三位是真的外科醫師,而另一位則是”未開化”的骨科醫師)在內,手下總共有二十人另外有兩個手術台,四張急診床位,四張加護病床,最長能收容維持一位患者達24小時。而你置身在一座位於阿富汗的帳篷當中,通常會遭到火箭攻擊。

你在無線電上接到消息,一枚改造爆裂物重創了一支步巡小隊,有6名重傷患正要被送來,他們7分鐘內就會到。

你的目標不是”我要怎樣協助傷患重新投入戰鬥”,而是”我要怎樣協助傷患穩定下來,好活過接下來從前線手術隊搭乘直升機飛往巴格蘭基地的30分鐘航程?”(巴格蘭基地才有一座真正的醫院),這個目標改變了一切的作為。

接著,6位傷者被送進來:其中一人已經失去兩腿,但已經繫上了止血帶;另一位正在接受心肺復甦,還有一位已經死了,一位腸子外露;剩下兩位分別是腋下的胸部創傷和下腹創傷(兩者都有子彈的射入孔,但沒有明顯的穿出孔)。

現在是時候扮演決定他人生死的上帝。

死者甚至根本不必交給前線手術隊,而是直接被送到軍墓單位正在接受CPR的人得到優先被診治的權利,因此他跳過觀察的階段,直接被送到急診的帳篷(Advanced Trauma Life Support,高級創傷救命術),接受外科醫師檢查,儘快地找出其心肺衰竭的原因,並判斷這個原因能不能被處理:如果可以,就將傷患送進手術”室”;假設不行(如頭部受傷,或是嚴重的胸部受傷),那他會被檢傷分類並列為”瀕死”,並給予強效的止痛劑(譯註:charlie是街頭對海洛因的俗稱),使其舒適地到死亡為止!我個人經歷這類狀況兩次,兩次都是傷者心臟受到槍傷,最後都在ATLS階段過世。

每個人(應該是泛指沒有受訓者)都會很自然地跑像那位失去雙腿的傷患;但事實上他已經繫上止血帶,而且不再出血,加上還接受靜脈注射,以及相當分量的止痛劑,所以他必須等待這類狀況對新進的醫生或年輕的醫護士來說最為難熬。

真正令人擔心的是腸子外露,腋下/胸部創傷和下腹創傷的那三位傷患-那位雙腿被炸飛者不會在接下來的30分鐘內死亡;但上述這三位傷患就可能會如此,因為他們可能會有氣胸,心包膜填塞或深處的腸繫膜出血等症狀。

因此他們是第二批接受處理的人:照X光,插胸管,直接送進手術室接受探索性的剖腹手術,檢查他的腸子:如果有創口,就先將該段截除,但不重新連接-腸吻合術不能在這種帳篷裡進行。如果有器材,就暫時用無菌的專用膠袋/真空輔助關腹(譯註:將袋子縫在傷口周圍,並配合放入的導流層/泡綿,接上負壓,以降低腹部壓力);否則就改採一些胸管加上大的3公升點滴袋。維持傷者的呼吸,然後呼叫巴格蘭基地,讓他們派出直升機來接送這些患者。

接下來處理的是炸斷雙腿的人,先把止血帶移除,斷肢的部位清創,然後找出流血的位置;但前線手術隊不會去做縫合動作,而只是暫時連接傷處,使用大量的敷料,然後準備經過30分鐘的航程前往巴格蘭基地。

血管受傷?那就做一個分流,我們不會在前線手術隊的環境下做血管修復手術(這項安排讓我們一位外科醫生相當不滿,因為他原先在國內是心血管手術的專家,覺得自己可以在這裡進行修復手術):真正的問題在於修復血管手術需要時間(前線手術隊就是沒有時間,加上你僅有的兩張手術台可能要供六位傷患使用!),而且在飛往第三級醫療設施,越過高山時又會出現變化!最後一切努力等於白費,但分流卻足以讓他撐到一間真正的醫院,並在稍後接受完整的修復手術。

從一位骨科醫師的觀點,我們不傾向在前線手術隊的環境下進行截肢,我個人偏好採取外部固定傷肢,然後把決定權留給巴格蘭或德國的醫護人員(傷者通常能在受傷的24小時內被送抵德國);有時候我們必須做截肢,但那已經是很早也很少出現的案例:我們現在做外部固定,清理傷處,做好包紮,讓那些在更清潔環境下的醫護人員去接手,而不會用螺絲或鋼釘等任何工具去固定。

底線在於,每位傷患都會被感染,因此即使先進行確定性的治療,事後也會在處理感染/清創時前功盡棄,所以你的整個目標就在於讓他們活得夠久,能撐到巴格蘭為止。

如果你在抵達我的帳篷時還有脈搏,或正在接受CPR,那你有97.2%的機會能活著撐到巴格蘭!

下面則是一些分析前線手術隊FST任務與目的的分析:

FST  
有些FST具備較好的手術設施,像圖中這張根本不是在帳篷裡

如果要詳細的資料,請看美國陸軍的ATP4-02.5傷患救護手冊,裡面第二章第二節就講了,前線手術隊可能被配屬於旅級戰鬥隊的醫療連,或是附屬在戰鬥支援醫院下The forward surgical team is assigned to the combat support hospital when not operationally employed forward. The forward surgical team may be further attached to brigade combat team medical companies or the medical company (area support). 

FST  
如果佈署到前線的FST,就可能要靠帳篷甚至更簡陋的設施來做緊急處理

而他們的任務在於提供可以快速佈署/即刻進行手術的能力,讓傷者能承受後續的運送:也就是為那些傷勢嚴重,原先無法進行長距離運送者,進行損害管制/穩定傷勢的手術The mission of the forward surgical team is to provide a rapidly deployable immediate surgical capability, enabling patients to withstand further evacuation. The team provides damage control surgery for those critically injured patients who cannot be transported over great distances without surgical intervention and stabilization.

FST  
記得這張研究越戰人員陣亡原因的圓餅圖嗎?

簡單講,前線手術隊的目標,主要在於那綠色的10%傷患,也就是可經由手術處理其軀幹創傷者(那三個紅圈是已經在受傷現地或運送途中就該做好的處理)

FST  
美軍的多及醫療體系,FST位於第二級

所以當那篇爛文章說”戰場急救”,傷兵只是坨肉時,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穿著完整防護裝備,並配發個人急救包IFAK的美軍,在受傷地點的現場處理,就已經設法杜絕掉3項可預防死因(肢體末梢大量出血,張力型氣胸和呼吸道阻塞),到了前線手術隊,又再度處理那些可藉由手術修復的軀幹傷勢,然後儘快將傷患再送往戰鬥支援醫院CSH或其他類似單位(各軍種不同):比起我們軍方那種防彈衣不全,IFAK也沒有,戰鬥醫療七零八落,還只願意訓練在後方冷氣間做手術的醫生

我們哪裡有顏面與空閒,去議論美軍的前線手術隊有多殘忍功利?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