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  

罗辑思维 33 官僚为什么当骗子

發佈日期:2014年9月11日
https://youtu.be/Rpe0hKlVgHs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前不久有一個小朋友在微博上私信我,說今年我大四,我家裡給我找了一門工作,我覺得還不錯,是進銀行,大組織,我覺得挺好。但是呢,美中不足,得行賄,得三十萬到五十萬,我才能進得去。


哎喲,我說那你多少年能靠工資把這筆錢給掙回來啊。他說我們小朋友們算了算,大概要三到五年。哎呀,我說你這三到五年的青春就為了在一個大組織裡換得一個崗位,你覺得划算嗎?他說划算啊,你算算賬,我進了銀行之後,我就可以談戀愛,我可以結婚,我可以琢磨買房子,因為終身有靠了嘛,我進入大組織了我就安全了嘛,對吧。

哎呀,我說你這個帳算得也對,但是呢有沒有想過啊,大組織的時代那是傳統社會,能夠給你提供安全感,但是現在的互聯網時代則未必啊。你有沒有想到,過個十年八年大組織崩毀啊。他說這怎麼可能,銀行那麼大的樓,那麼粗的柱子,那麼多錢,它怎麼能崩毀呢?我說你不要簡單地看大組織哦。

所以今天的這一集羅輯思維,我們來說一說大組織的壞話。

在說他們壞話之前,我們先得說說大組織的好話。在傳統社會,大當然好了,還用說嗎

小企業跟大企業在市場當中競爭,就相當於一個瘦子和一個胖子坐在賭博台上,這瘦子沒辦法,兜里錢少,你除非一直能贏,你只要輸一局,商業競爭就是殘酷的,每一局就是Show Hand,都是把老本全部押上,你只要出一個錯,對不起,立即出局,你就家敗人亡。可是大胖子就不一樣了,他在賭檯面前一坐,身後是金山銀海和可以隨時調動的各種資源。他隨時可以白眼一翻說,輸了就輸了,再玩一局吧。只要他贏一局,他就全回去了。

就像微軟這樣的公司,在很多年前有些分析師就說,微軟這個公司不行了,你看沒有互聯網基因,除了那個Windows和Xbox,所有的產品都是失敗的產品,這樣的公司是會完蛋的,說著說著這又好多年過去了,微軟完蛋了嗎,它還是一個龐然大物的存在,它動不動就白眼一翻,跟你再玩一局,所以你怎麼玩得過它。

在傳統社會都是這樣,大家都要想盡辦法進入大組織。小時候看水滸,你會發現水泊梁山真是好,山上大秤分金,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煩了之後還可以下山搶壓寨夫人,對吧。那是多好的神仙日子啊。可是為什麼我們宋頭領,還心心默默地想著要去招安呢?為什麼像霹靂火秦明,河北的老員外盧俊義,他們都死活不肯上山呢。

對吧,因為要進入大組織嘛,還是宋朝的趙氏天子的那個大組織更安全啊。如果能來個東京汴樑的戶口,那不就終身有靠了嗎?

對不對,這就是傳統社會的一個定律。因為不管是公司還是國家,他們在進行博弈和戰鬥的過程當中有一條鐵律,就是誰的動員和組織資源的能力越強,誰在博弈中就更有機會勝出。

公司是這樣,國家也是這樣,那麼這方面誰做得最牛,誰能把全國上下的資源動員起來,中國人最牛。這方面要說厲害,那真要算得上我們老祖宗。

我們在春秋戰國時候能夠達到那種組織化的水平,我們讓西方人追了多少年,追了兩千年。到19世紀的時候,西方差不多才能追上中國人當年那個水平。我們就說在春秋戰國,商鞅變法那個時候的秦國,他們已經能夠做到對全國的老百姓,國家都瞭如指掌。然後,通過一個短時間內打造出來的官僚組織,注意,不是過去的分封制,是官僚組織。從國王能夠一竿子插到民間,插到老百姓家裡每一口豬,每一擔糧食,國家心裡都有數。國王就像嘴裡叼著根吸管一樣,在民間嘬嘬嘬,所有的資源他都能嘬上來。

可是西方人就不行了,他是封建制度領主,領主下面分封了很多人,很多人種著他們家的田和地,但是他沒有官僚的管理制度和相應的整套的技術體系,所以我看有些資料,西方中世紀的很多領主那真是可憐。

他沒有徵稅能力,但是這些糧食又是他的,怎麼辦呢?所以他們就吃,你看西方中世紀的那些侯爵、伯爵,那些畫,往往都吃成一個大胖子,比我還胖。為啥呢,這就替代了征稅。他們每年要花半年的時間在自己的領地上巡遊,帶上自己的老婆,帶上自己的丫環、馬車夫,浩浩蕩盪一群人,吃遍自己的領地,每天晚上都是添酒回燈重開宴,生怕吃不夠本。為啥?沒有徵稅能力。

可是中國的這種編戶齊民技術,它就可以讓每一顆糧食都能做到顆粒歸公。你要到打仗的時候,那中國這方面的優越性就更強。所以你看,後來我們看史料當中,在春秋張戰國時期,死傷兩萬人以上的戰斗大概發生過二十次,其中十五次都是在秦孝公商鞅變法之後的五十年裡發生的。

你看那個長平之戰,趙國人一下子就被秦國人幹掉四十五萬人死傷,死亡不是傷還不含傷員,最後幾乎把趙國幾乎全國的男丁都殺掉了。可是這方面你看秦國,那付出的代價也是可怕的,它也要動員相應的人才能打這麼大的大仗。據說在長平之戰膠著的時候,那個秦國的國王叫秦昭襄王,他自己跑到前線,而且把國內所有十五歲以上的男丁全部徵發到前線堵截趙國的援兵。他就有這個徵發能力。

可是西方呢,歐洲中世紀的時候最大的大戰應該算是十字軍的東征。第一次大概也就動員了三萬多人,第二次多一點七萬多人,也最多就是這個規模。像英法百年戰爭的時候,最大規模的戰役英國就幾千人,法國有幾萬人。因為他本土作戰,動員能力稍微強一點。所以為什麼我們來自東方的蒙古大軍一旦橫掃到西方,西方那些領主覺得,我的老天,黃禍呀。雖然是黃種人的黃,但是我想他心裡想的可能是蝗蟲的那個蝗。沒見過這麼大規模的部隊。

為什麼?動員能力差,因為他靠的是領主和自己的附庸之間的那種非常細若游絲的那種權利義務關係來動員戰爭。就是國王想要打仗,得給自己手下封的那些侯爵伯爵寫封信,打個招呼,說你帶上你的馬車,帶上你的妹妹,帶上你的戰馬,我們打仗去,那他買帳就買,如果不買,或者是出工不出力的話,國王也沒有辦法。

所以歐洲中世紀時候的戰爭規模相對來說就比較小,我們中國人不僅在先秦時代就打造出了這套優秀的文官制度,而且我們還用了兩千多年的時間,不斷地去修正和優化這套系統。那麼什麼時候達到頂峰?清朝。

清朝這個時代特別有意思,他那十幾個皇帝你挨個扒拉數,你會發現沒有一個可以稱得上昏君,雖然有的有些小毛病,而且清朝更牛的一點是,它把此前歷朝歷代都會出現的那些王朝權力出現的那些缺陷,基本上都給彌補了。比方說清朝沒有宦官的專政,沒有外戚的專權,沒有地方的割據,喜歡看電視劇的人都知道,皇子奪嫡,但是他也沒有出現像唐朝那種為了爭奪皇位,大家殺得血流成河,那種事情也沒有發生。所以在皇位繼承這個最容易出亂子的環節上,都沒有出過大亂子,所以說清朝應該算是中國官僚制度最後發育到成熟的那個頂峰這樣的一個朝代。

那位可能會說了,你怎麼誇獎大組織,這麼誇獎我們老祖宗的智慧。那為什麼在1840年的時候,英國人出動一支艦隊,用一個小指頭就把這樣的一個萬里長城推倒了呢?轟然倒塌了呢?這是為什麼呢?

對啊,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講的話題。為什麼大組織在面對特定的威脅的時候,它根本來不及反應,然後脆弱得像一個嬰兒呢?

所以這一期我們就要用鴉片戰爭為例子,我們來講一講大組織的劣勢,當然這方面我不是專家了。那怎麼辦呢?我們羅輯思維要啟動新辦法,那就是社會化製作,我們請教專業人員。所以我們後來就找到了一個驚才絕豔的少年,這個就是人大學清史的研究生李源同學。

我們請李源同學跟大家見個面,就是這位帥哥,衝這邊,衝這個鏡頭。好,要不下面你來說。 (李源旁白)還是不要影響收視率了,讓羅老師說更好。那你趕緊閃開,那好,李源同學不說,我就替他說。鴉片戰爭發生在一百多年前的這樣一個案例,是告訴我們大組織是怎樣崩潰的。

下面我們就該說說大組織的壞話了,大組織一個最明顯的毛病是它反應速度慢。

有一個傳說中的動物叫星期五,什麼意思呢?就是星期一早上,有人踹了它一腳,一直到星期五的晚上,這個動物跳起來說,嘿,誰他媽踹我?對,這就叫星期五病

傳統的大組織因為它的神經系統反應太慢,所以一定會患上這種病,比方說鴉片戰爭的時候,最開始主要的糾紛是發生在廣東,可是一封奏報從廣東城上達天聽,運到北京需要多少天?一個月,三十天左右。即使是啟動當時的緊急,所謂五百里加急,也得15天,一封奏報到北京,皇帝老兒批示過後,再到達前線,又是一個月吧。那你說這個仗還怎麼打?

可是官僚組織當它成熟到頂峰的時候,就是所有的權力全部在中樞,皇帝老子不做決定,前線是沒法做決策的。所以一個月之後再對戰場做出反應,你不是星期五,你又是什麼呢

舉個例子講,1840年的7月5號,英軍已經放棄了廣東,直接北上,打下了浙江的定海,可是12天后,注意,12天后,道光皇帝收到的奏報還是6月中旬,林則徐在廣東給他打的報告,林則徐在報告上說,皇上你放心,我們這兒準備得萬無一失,所有的英軍就在那兒呆若木雞,根本就不敢動。你放心吧,已經搞定了。

一直到八月初,8月9日,道光皇帝才模模糊糊知道,好像浙江出事了,好像定海被打下來了,好像英國鬼子沒有林則徐說的那麼乖,好像真的要跟我開仗了,這已經是又快一個月了。所以你說,這場戰爭怎麼打。這就是快速反應的這樣一個變局,和傳統組織當它發生對壘,一定會發生的事,就像另外一個羅胖子羅永浩,把冰箱往西門子公司門口一放,然後開砸,對吧。

這個行為只要羅胖子自己心裡一想,馬上就可以付諸實施。可是西門子公司呢,你不能說它裡面沒有能人,沒有聰明人。有的呀,可是再好的應對方法,他得先寫個PPT吧,得約個會議室吧,得趁領導有時間的時候約來開會聽匯報吧,領導也不能決策,得往歐洲的總部,雖然現在不像鴉片戰爭的時候那麼慢,一封電郵過去,再批示回來,黃花菜都涼了。

所以這個時代恰恰不是大組織可以應對突發性危機的時代。當時英國的艦船也是那個時候的羅永浩,它反應速度太快了,他在洋面上來去自由。

但是今天我們說大組織的缺陷,遠遠不止這個簡單的這麼一點。如果說大組織只有這一點缺陷,隨著後來比如說我們也有了電報,19世紀80年代中國開始開始修建鐵路,那應該就解決這個問題了,不是。

大組織的真正缺陷是傳統的官僚制度的一個內生性的缺陷,說白了就是胎裡帶來的。我們小時候玩軍旗的時候都覺得,甭管是士兵還是軍長,他只是力量上有區別,但是本質上都是維護這一方的,我們都是跟對方死磕嘛,我們只是力量有大小而已。

但是傳統的官僚制度,你把它攤開一看,你會發現它有一個內在矛盾,這個內在矛盾是解決不了的。什麼矛盾呢?就是皇帝和官僚系統之間的那種永遠也化解不了的恩仇。

皇帝高坐在金鑾殿的頂端,他對他自己親手構建起來的這個官僚組織永遠是不信任的。打一個比方說,比方說你家裡是大戶人家,一個黃臉婆當太太,這時候家裡得養一幫丫環,個個都很漂亮,你說這大太太放心嗎?你說這丫環聰明吧,她沒準兒就偷你們家東西,所以得看著。更聰明呢,沒準兒跟你先生就有一腿,那你的損失就更大。

皇上也一樣,面對職業經理人,能幹的吧,他怕你貪污;你要是又能幹,又清廉,名望又高,當官當然是個好材料,皇上又想,你想幹什麼?是不是要奪我們家老公,是不是要奪我的江山社稷。所以這種相互之間的矛盾,相互之間的不信任是永恆的。

所以中國古代有一個現象,就是皇帝為什麼老是寵信太監。太監因為他不是正常人,他心態扭曲,為人陰險殘毒等等。皇上心裡都知道,可是為什麼他還要信用呢?因為太監是他的家奴,太監所有權力的獲得都只能依附於皇帝,太監本身不可以篡位,所以皇帝他寧願相信那個心理上和生理上有缺陷的太監,他都沒有辦法相信這些外廷的官僚,所以這個矛盾是永遠沒法彌合的。

我們再說到鴉片戰爭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一開始派過去的是林則徐,後來林則徐倒台,然後又派過去一個人叫琦善。琦善可不是後來我們講的賣國賊,他也是當時清朝朝廷裡面非常有名的一個能員,那也是做過多年的封疆大吏。琦善去了之後,後來因為他私下把香港許給英國人,所以後來又撤職。

可是撤職之後,你知道道光皇帝想的第一件事是什麼?你是不是受賄了,就是你是不是偷我們家東西了,然後趕緊派人去查,甚至把琦善的家給抄了,你看,他真正的不信任不是說這事辦得好不好,而是你是不是偷我們家東西了。這個內生矛盾是官僚系統胎裡帶來的這樣一個矛盾。

那皇帝不信任臣子,臣子之間呢?他也不信任皇帝,說白了我是鐵路警察,我就管這一段。雖然說我們見到皇上都說臣肝腦塗地,我們為皇家盡忠,習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等等,講得好著呢。但實際上,他給你們家當官,他就當一段,他管的只是一小片,當的只是一小段的官,幫的只是一小段。那他的天然的本能是什麼,推卸責任。

所以你看鴉片戰爭的時候,後來在1841年的時候,皇帝又新派一幫人去跟英國人打仗。派往廣東這一路的叫奕山,奕山他老人家就一路磨磨蹭蹭地走,磨磨蹭蹭的走,一段路走了將近兩個月。還有一路叫奕經,那是去浙江的,那一路就更過分,一共走了131天才到浙江,為什麼?都在等啊。誰愿意一門腦子就扎到那個戰場上,讓英軍痛揍一番,都是走走停停、吃喝玩樂、歌舞昇平。對吧,都叫靜以待變,看前方出現什麼事,如果前方有利於我,那就日夜兼程往前線趕。如果前方出點問題,那就留給當地人。我幹嘛先跳到熱水里洗澡,所有的官員都這麼想的。

這種毛病其實一直到今天都這樣,各位想想,我們那個非常可愛的給中國人帶來無數娛樂話題的中國男足,對吧,你看,6月份打了那麼醜的一個敗仗之後,他們又在做規劃,做得規劃都特有意思,都叫10年規劃。 10年規劃都敢寫,你就說吧,你說中國足球隊怎麼樣吧。他都敢寫,我們打世界杯冠軍,十年之後我就不干了嘛。對不對,我管他後任官員怎麼樣。所以所有的官僚體係都會有這個毛病,往其他的地方禍水他引,或者是留給後人。

我們中國共產黨崛起的時候,我們不就是長征,長征的時候為什麼我們殘兵敗將,其實當時已經打得不行了,還能夠那麼長的距離,能夠跑到陝北,跟當地的那些軍閥的心態也是一樣的。說是追殺紅軍,那就是轟,只要轟出我這片防地,我管你蔣委員長怎麼想呢。

對呀,這就是官僚體上下之間的一個矛盾。可是你說怨誰呢,誰都怨不著,你站在官員這方面去想,他也有委屈,為什麼他會顯得要麼貪污腐敗,要麼蠻憨無能,要推諉卸責。因為你皇帝老子不跟我講交情的呀。

我們就說林則徐,林則徐這個人當然你要細說起來,他在鴉片戰爭當中也有很多責任。比方說他老跟道光皇帝講我這兒沒問題,放心吧,我這兒搞定了,碼的平平的,然後動不動就跟道光皇帝講,英國人只會打水戰,沒法上岸,一上岸膝蓋不能打彎,這話都是林則徐說的,雖然他已經在當時的官僚中稱之為叫睜眼看世界之第一人。但是他也這麼糊弄上面?為什麼,求個安穩嘛。

可是當英國人後來打到北邊之後,當時那個琦善,就是後來接林則徐的那個人,就跟皇帝講,琦善會給皇帝找台階下,說英國人之所以打北邊,不是跟你皇帝有仇,他們是來伸冤來了,在廣東,你看林則徐不像話,受了林則徐的氣,那怎麼辦呢。他只好跑到北京來,他上訪來了,所以咱們現在不是打仗,咱們是截訪,皇帝一高興,所以就把林則徐犧牲掉了

你雖然沒有什麼錯,也沒打過什麼敗仗,但是你看你搞得老百姓上訪,不就要撤你的職嗎?所以林則徐就撤了職。所以後來李源同學給我找的材料當中,有一個細節就特別有意思,林則徐先是被發配到新疆伊犁去效命,後來當然又官復原職了,當了什麼陝甘總督、陝西巡撫、雲貴總督。可是清代的官制當中有一個規矩,就是所有的封疆大吏一旦調任和遷轉的時候,你得進京請訓,就是跟皇帝見個面,請示一下訓話,而道光皇帝一直就不讓他進京,所以這段史料的發掘者也在說,可能這個道光皇帝心裡有愧,因為人家沒犯錯誤,你就把他搞掉。

對啊,官僚系統的這種殘酷性就在這裡啊。雖然你是職業經理人,你沒犯什麼錯,可是一旦出現外部性危機的時候,那上面的人是不跟你講二話的,直接就把你當替罪羊扔出去了,這是官僚系統非常殘酷的一個地方。

這種事情在鴉片戰爭當中當然也發生了很多很多。那官員們怎麼辦呢,官員們很簡單,騙啊。我不跟你說實話好不好?你看,當時在廣州戰區,沒好下場的就是兩個人,一個是林則徐,第二個是琦善。這兩個人都沒有好下場,因為什麼呢?這兩個人相對比較實在,還不敢跟皇上瞪眼說白話。

可是第三任主帥,就是那個著名的奕山,這個人也是有大大的來歷,看過電視劇,知道四爺和十四爺的人都知道,雍正王朝時候的十四爺大將軍王允禵的後人,四世孫,那也是世代簪纓,家裡是武術傳家大將軍。

好,奕山到了廣州之後,一看英國這個軍隊,那哪兒打得過呢,那打不過怎麼辦呢?騙啊。比方說你1841年5月份,廣州城基本上就被英國人打下來了,越秀山上都架上炮了,就是沒入城,當時英軍要入城的話,廣州城就被佔領了。奕山很好辦,怎麼辦,求和啊,跟英國人當時叫義律,跟他求爺爺告奶奶,最後說怎麼辦,賠錢,要多少錢吧。六百萬兩白銀。給,你給那期限我還提前給,趕緊湊銀子你滾蛋。

可是滾蛋之後,對不起,你怎麼跟皇上交待?奕山有辦法,你看奕山當時那個奏報,就特別有意思。奕山要穿越到今天,那是中國最牛的電視劇的編劇,他寫的那一套,你知道他怎麼寫的?說英國人其實特別委屈,他們主要是做生意做賠了,所以就撒潑打滾,然後他們跑到廣州來要錢,我們就派了一個人去跟他對峙,說英國人你們想怎麼樣,想見我們的總督,那是沒門,你還不下馬歸降。然後他還寫得特別有細節,說英國人把假帳丟在地上,免冠叩首,然後說你看我們做生意做賠了,沒辦法,你是不是賠我們點錢,把欠我們的錢給我們點。奕山說,一看太可憐了,怎麼辦呢,既然經商欠的錢,那我們就先墊了吧。那你們以後還敢不敢鬧事,英國人說再也不敢了。從此就恭順你們的天朝,然後說那好吧,那就買個安吧。然後天朝就賞了六百萬兩銀子,英國人就退去了。

奕山跟道光皇帝講的是這個版本,當然後來你說道光皇帝知道嗎?也知道,他沒辦法啊,你說這個事實差距,就是他對態度的描述有差距,真正事實上也沒多大差距,所以他拿奕山也沒有什麼辦法。所以到最後,奕山反而靠一個彌天大謊又是加官,又是進爵,據說還給他賞了一個白玉的帽簪子,反而受賞。

可是你會問,說這麼大一個謊言,廣州城當時發生的事所有人都知道,全城軍民都看在眼裡,這能騙得過道光皇帝嗎?

沒錯,可是這又牽涉到官僚系統的另外一個特徵,就是要好大家一起好,要壞大家一起壞。

奕山就靠撒這個謊,你知道什麼結果嗎?道光皇帝大筆一揮,批了五百多個人升官,那你說上上下下那些官員能不共同維護這個謊言嗎?而那些想要揭破這個謊言的人會是什麼下場呢?沒有好下場的呀。

據說曾經做過一個實驗,在一個籠子里關著幾隻猴,然後擱一香蕉在那兒,但凡一個猴敢拿這個香蕉,我們就拿水嗞它,最後這個籠子裡的猴都不敢碰這個香蕉。後來新放進去一個猴,這個猴不知道啊,進去就拿那個香蕉,旁邊的猴子就一通揍,把這個猴打服了,打服之後,這個實驗人員就不斷地換這個籠子裡的猴,後來把所有的猴都換光了,就是新進來的猴和原來的猴,都不知道拿香蕉有人嗞水這件事,都不知道。但是所有的猴敢碰香蕉,原來的猴都會揍它。

你看這個實驗其實就在生動地描摹了官僚系統、官場的這種殘酷性,誰也不敢、誰也沒有那個膽量去突破大家的一些共識。

既然騙皇帝,大家又有官升,又有賞錢可發,誰會觸那個霉頭呢。可是你心裡會有一個疑問,你說既然大家這麼幹,雖然都騙得了皇帝,得了一時的安穩,但是他們不知道長久的後果嗎?畢竟戰爭打敗了,所有的人覆巢之下,沒有完卵。你知道官員們是怎麼思考這件事的嗎?一會兒再說。

在上面我們說了這麼一個扣,說這幫官員膽子這麼大,膽大包天,這麼敢欺哄皇上,他們就不怕東窗事發,不怕秋後算賬?人家不怕,為什麼,心裡有底。什麼底?

官僚系統當它成熟到一定份上的時候,天子固然是高居頂端,可是這個成熟的系統你繞過它,你也沒有資源可用,皇帝明知道可能受到了欺瞞,但是事過境遷,有的時候也是打落牙往肚子裡吞,他也沒辦法。

所以你看明朝萬曆的時候,皇帝罷工,朝臣也罷工,那皇帝拿他們有什麼辦法呢?皇帝只能在深宮中賭氣,沒辦法,鴉片戰爭時候也一樣。

你看鴉片戰爭有一個特別奇怪的現象。這麼大規模的戰爭,敗得那麼慘,天朝顏面盡失,可是真正因為戰敗而被明正典刑處斬的只有一個人。高級將領,只有一個人,浙江提督餘步雲。剩下的台上台下前前後後跑的那麼多頭面人物,什麼林則徐、琦善、奕山、耆英、奕經,所有這些人沒有一個是被處斬的,這麼大規模的喪失失地。那其中最有趣的就是那個琦善。琦善當時是被抓到京里去,判了一個斬監侯。八月份判的,說秋後處斬,秋後就給放了,然後逐步地就開始起復,官復原職,一步一步,後來還當了挺大的官。琦善後來是怎麼死的,是在太平天國的時候,死在江北大營。還得了個善終。

其中最有趣的就是大概是1840年之後四五年的時間,道光皇帝有一次跟底下人說,這個四川總督讓誰去當呢?我覺得琦善最合適,為啥呢?第一,他聰明絕頂;第二,久任封疆;第三,他何等事不曾辦過,更重要的是我如此用他,他還不肯盡心盡力地為我效命嗎。

他大概講了這個意思,你看道光皇帝的算盤也打得劈啪直響。第一,培養出來一個久任封疆、有相當的官僚政治經驗的官員不多的。所以為什麼很多倒霉的官員後來都能官復原職,就是因為他們是國家的寶貴資產。第二,他本來犯了錯,然後我又赦免了他,我還給他當官,他還不感恩圖報嗎?皇帝要的就是忠心。所以這些官員跟皇帝老兒玩心眼的時候,他們知道,最壞能壞到哪兒去,除非特別倒霉,像我們剛才講的餘步雲那樣的人,剩下的人沒有事的,包括林則徐,對吧,遣送伊犁,剛才我們講了,後來不也是官復原職嗎?最後是在家裡得以善終。所以這是他們有底的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這些官僚不傻的,他們忽悠皇帝,除了那個是萬不得已,明著去騙,他們更多的用了一個方法。其實叫趙本山大法,什麼意思呢?起來走兩步,先把你忽悠瘸了,然後在那兒擱一個輪椅,你自個兒就找這輪椅去了。

在鴉片戰爭當中,你會發現這些地方官員跟皇帝玩的都是這一招。最典型的就是,我們前面講過,那個叫奕經的人。為什麼走了131天才從北京走到浙江,他在等,等什麼呢,等浙江出事。為什麼等浙江出事?因為他們所有人都知道,浙江一出事,皇帝老子就不干打仗了,他帶兵到前線浴血奮戰的任務就沒了,所以他就等啊,拖啊,他得等浙江自己出事,讓皇帝自己去找問題的解決方案。

那為啥浙江這麼重要?當時中國的北方是缺糧的,京師要南部的糧食每年運到京師大概400萬石,浙江佔三分之一,所以英國人一旦開始在浙江登陸,皇帝心裡就慌了。這是他的底線,以為浙江一亂,三分之一的漕糧就沒了,那就完了,因為蘇松二府佔的比例更高,一半。如果400萬石漕糧有300萬石不見了,那朝廷就不要乾了。

這裡面還有一個有趣的事是,自己天天上朝穿一些打補丁的衣服,道光朝有一個著名的奸臣叫曹振鏞。有一天道光皇帝說,曹愛卿啊,你怎麼也穿一個打補丁的衣服啊。你那個補丁打多少錢?曹振鏞想半天,報低了也不是,報高了也不是,咬咬後槽牙說,三錢銀子。皇帝說,不像話,我內務府給我打一個補丁五兩,回頭又跟內務府算賬。據說道光皇帝有一次給皇后辦壽宴,大宴群臣,上的是什麼呢,打滷麵,一人只有一碗,群臣都吃不飽。這麼摳門一個皇帝,你想,他怎麼受得了,浙江要出事,本來就是精打細算過日子的一個人。

在鴉片戰爭當中,還有一個人不得不提,因為他是鴉片戰爭唯一打完了之後,在地方封疆,是在責任前線,後來升官的一個人,這個人叫劉韻珂。

說到劉韻珂這個人其實挺奇怪的,因為清朝一代,說不是進士當到封疆大吏的人本來就很少,而這個劉韻珂自己什麼出身,叫拔貢生。拔貢生是什麼意思,就是一路上學上去的,連個舉人都不是,他幾乎沒有考過什麼功名,像這樣的人在清朝實際上是很難上升的。

你看李鴻章,李鴻章講自己的一生,說我少年科甲,中年戎馬,晚年洋務,這三件事都是見得人的。這個劉韻珂就是有個機靈勁兒,所以從拔貢生這個路子,居然當到了封疆大吏,後來一直當到了閩浙總督。這麼一個人,他就在最關鍵的時刻,什麼時候呢,就是皇帝老子覺得,這仗沒法打了,打不贏,可是誰敢說“皇帝咱們投降吧”?誰都把握不好這個火候。

這個劉韻珂聰明,他就把握好這個火候了,但是他也用了點技巧,給皇帝上了一個密摺,什麼叫密摺,就是不被公之於天下,就是你願意聽我的,我給你找一個台階,你就下;你不願意找這個台階,你這個密摺可以留中不發,不讓外界知道。

這個密摺就是後來在鴉片戰爭文獻當中非常有名的叫《十可慮》,就是有十件事情非常值得憂慮,上了這麼一個折子,當然這裡面說了很多,什麼國力不如人,英軍太狠等等。最關鍵的兩條,他說:第一,英軍到浙江之後,我發現老百姓跟咱們不是一條心,這就動了皇上的底線,為什麼?滿清統治集團最怕的就是漢人跟外頭的人勾結起來,一旦引發民亂,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滿清皇朝因為人口相對於漢族太少了,一旦有個火星點著,把一個幾百年的火藥桶點炸了,那他受不了。第二呢,他就是說勞師耗餉,這一點也是說到道光皇帝的心眼裡去了,本來就摳門,當時鴉片戰爭打到1842年的時候,後來歷史學家算,三千萬兩銀子已經花沒了,其實英國人倒沒花多少錢。英國人後來盤算盤算也就花了軍費大概九百萬兩,我們已經花了三千萬兩下去了,道光皇帝心疼這錢,所以劉韻珂在最合適的時候,給皇帝找了一個台階,讓皇帝自己下來,官員都這麼跟皇帝玩。

最有趣的一個人是耆英,就是後來負責那個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談判的那個人,這個傢伙知道自己去就是當賣國賊的,談判嗎。想打仗又打不過人家,皇上希望你再打點小勝仗,然後跟英國人簽個協約就算了,打仗打不過人家,那怎麼搞定呢?

耆英特別聰明,他乾了一件事,他在當時的寶山縣,大概現在上海這一帶城外,他貼了一告示,偽造的,偽造誰,偽造英國人貼的告示,大意就是說,英國人說,你看我們這些人,我們到中國來做生意,到現在又賠本,被地方上的奸徒所害,這些奸徒又不肯把我們的委屈上達朝廷,告知大皇帝,所以我們的主子就怒了,讓我們盡起本國人馬,殺盡中國奸賊,所以爾等百姓你們自管耕作無妨,我們不騷擾你們。我們明天就自己帶隊,我們自己去跟皇上自有話說。

你看這個告示厲害,厲害在哪兒?第一,你看人家英國人自己說的,人家是來求和的,人家是來上訪來的,是受了地方封疆大吏迫害的。你看,給道光皇帝台階下。第二,隱隱然透露給道光皇帝一個信息,說我自去北京自有話說。道光皇帝說,你還是別來了,你來不定又有什麼後患,耆英是先把這個偽造的告示貼出來,然後再拿小本一抄,給道光皇帝打報告。道光皇帝一看,那真叫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心裡一會兒舒服一下,一會兒針扎一般的刺痛,然後自然就會讓耆英在簽訂《南京條約》的時候,可以盡其所能地去簽賣國條約,所以你看官員都有這個本事,去讓皇帝自己先忽悠瘸了,然後找到輪椅,自己坐下來。

我們這集羅輯思維說到這兒,其實說來說去就是想告訴大家一個簡單的道理:大組織在傳統時代,它有組織起來的力量,它在大家都靠組織來博弈的時候,它有戰無不勝的力量,可是當它面對一個突如其來的超越這個組織可以應對的危機的時候,大組織自己的缺陷就會暴露出來,最重要的缺陷就是在這個組織內部,大量的資源全部是用於內耗的。我們切換到一個個人的視角去看,鴉片戰爭是一個國家的視角。我們切換到個人的視角來看,你在投靠大組織之後,你所能夠受到的命運是什麼?

第一,你隨時可能被當做替罪羊給扔出來,而且你的委屈,你何處去訴它,你何處去告它,沒地方說理。

第二,你的所有的成長,你的人生機會都是不確定的,不是你有幾分努力,你一定能夠收穫幾分成就。

第三,這個大組織當中的內在的結構,一定會把你培養成一個奸邪小人。不是說你在道德上有多敗壞,而是你學不會這一套欺上瞞下,忽悠四方的這樣一種本事,你在這個組織內是沒法生存的。


好了,圖窮匕見,我們這一集羅輯思維想告訴大家一個什麼結論,我們回到一開始的那個場景,如果你是一個年輕人,你面前擺著兩種選擇,一種是進入大組織,一種是找一家小公司。

那麼老羅,羅胖今天斬釘截鐵地告訴你,找一家你看起來有前途的小公司,為什麼?因為你一旦進入到大組織之後,雖然你獲得了假想的安全感,但是對不起,大組織的安全感在互聯網時代經常會遇到一種突如其來、它根本應對不了的大危機。

不信你去想一想,一家叫諾基亞的公司。你不可謂它的產品不好,不可謂它不以人為本,科技以人為本嘛,而且這麼多年它也會改變,但是即使是這樣,幾乎沒有破綻的大公司在互聯網時代這兩年居然被列入了兩年內被大家普遍看到要崩潰的公司之列。

所以大公司一定是安全的嗎?未必。而你進入大公司要付出的代價呢,可能是人格的扭曲,可能是你只能處理大公司分給你的非常局部的事件,你所積累的經驗和人生價值是非常有限的。

而你到一個小公司,你會發現你進去面對的是一個相對簡單的組織,你極有可能用很短的時間就能站到某一個位置上,你面對一個大公司要很高職位才能面對的整個市場的問題。比如說我的一個同學進到一家小型的創業公司,然後兩年之後就主管整個市場狀況,他們去開會的時候是跟那些大公司的市場部總監,坐在一個桌上進行談判的或者開會的,所以你面對的機會將是在大組織內可能要幾十年,十幾年的時間才能擁有的那個機會。更何況現在的資本市場的成長,又很可能讓你在小公司裡面,比如說,你找到一家前景很好的小公司,沒準兒你會獲得一筆大大的期權。

早年間中國的那些傳奇的公司,什麼百度啊,搜狐啊要知道人家前台的工作人員,就是收快遞的那個人,一旦上市之後,那也是幾百萬上千萬的期權的現金兌現哦。在一個機會叢生的時代,為什麼我們不到小公司去獲得更多的機會呢?

小編話(本次知識策劃李源):在現實生活中,大家可能會遇到過跟我類似的困惑:我們可能讀過很多書,但是並不知道我們讀書之後這些知識有什麼具體的用途,甚至也不知道如何讓它變得更加有趣。那麼本期節目就是想告訴大家,哪怕是距離我們一百多年的歷史,我們也可以通過大家死磕,讓它變成一種非常有趣的知識或者有助於我們找工作的知識。所以,你在讀書的過程中,如果有還不知道怎麼用途的知識,歡迎你分享到羅輯思維,我想在羅胖的幫助下,一定會讓它變成非常有趣的知識。

本文出處:http://www.luojiji.com/thread-444-1-1.html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