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役亂象  

改革兵役亂象!替代役將限申請警消

2017-06-14 聯合報

文/周紹康

根據軍方內部消息,政府正在研究將一般替代役只限定於警消體系申請,若未來實施,則包括教育替代役、產業替代役等將走入歷史。軍方也開始檢討是否不再讓軍事訓練役進入部隊,而是全部集中在軍事訓練營隊裡待到退伍。

政府高層及軍方對於兵役亂象傳出有重大改革,目前正在研究一般「替代役」只限「警、消」可以申請,以補實警消人力的不足,至於被外界批評的「鍋貼役」、「小七役」等「產業替代役」,可能將無疾而終。 

雜牌軍充斥國軍部隊 

另外,軍方也開始檢討軍事訓練役役男,是否不再讓他們進入部隊體驗與訓練,而是全部集中在軍事訓練營隊裡待到退伍。

而曾經敲鑼打鼓運作的「後備戰士」(後備軍人志願短期入營服役),儘管軍方還在賣力找人,但初期報名人數過少、新血加入有限,最近又開放讓兩位女性重新入伍撐人數,軍方內部已經出現要求立即檢討,不再進行實驗的聲浪。

據軍方高層指出,目前國軍部隊可說是充斥著雜牌軍,雜到軍方自己都得靠對方穿的服裝來辨識身分,諸如國軍軍官就有正期軍官、指職軍官、ROTC(大學儲備軍官訓練團)軍官、專業軍官,現在還有一些義務役軍官;士官則是有常備士官、義務役士官;兵的話有志願役、義務役、軍事訓練役,甚至有些單位還有替代役男。

這林林總總的雜牌軍組合,擁有戰力的就屬於志願役及義務役官士兵,其他軍事訓練役或替代役根本不能指派他們從事軍事相關的戰鬥與戰鬥支援勤務,而偏偏在部隊中,最欠缺的就是這兩種勤務。

「訓練兵仔」無實質補位功能 

據調查,從今年二月分起,軍方將軍事訓練役撥入部隊服務,原本打的如意算盤,是要讓這批人可以充當軍事勤務的補位任務,但結果補位不成反而成為部隊正常運作的負擔。消息指出,軍方有些戰鬥部隊官兵稱這群軍事訓練役男為「訓練兵仔」。而這句「訓練兵仔」用台語念就很難聽,雖然他們是集中管理,集中在某個區隊,但彼此在營區內因為衣服的不同(軍事訓練役士兵穿大迷彩、正式兵役的官兵穿數位迷彩),不是沒有遇到的機會。

兵役亂象  
目前國軍部隊可說是充斥著雜牌軍,就屬志願役及義務役官士兵擁有戰力。 攝影/郭晉瑋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早就說過訓練役這樣搞會失敗,不知道做這種主張的人,是該記過還是撤職?

部隊裡早該簡化文書或那些所謂的軍事勤務,甚至募兵以後編制都應該重新檢討(從原本21萬,次年一下變17萬,你能不調編制才有鬼),而不是因為每年新訓人數與接訓能量有七千人的差距,所以就把新訓搞到一般部隊去繼續,這樣一般部隊不出問題才是有鬼的

而且不管是否要讓訓練役待在訓練營隊,那四個月都應該讓他們發生效果,怎麼會造成所謂"不能指派他們從事軍事相關的戰鬥與戰鬥支援勤務"?

那國防部訓練次長室還有陸總部的戰訓處,是不是該全體撤職查辦呢?

美國海軍陸戰隊新訓也才三個月(步兵訓練營和陸戰隊戰鬥訓練則另外需要兩個月和一個月),人家花了四個月的時間(等於美國的陸戰隊新訓加戰鬥訓練)給你,最後你讓他還是軍不軍,民不民,你們這些廢物不是該死嗎?

看看下面那一條龍,射界有平均分配嗎?到現在還不虛心檢討軍事教育和訓練體系,那不等於是間接做出利敵的叛國行為嗎?

網友留言彙整:

你看那支機槍正等著大殺特殺...

正要說那挺槍⋯

看來大家都喜歡大殺特殺的概念XDD

廢除軍事訓練役是才是重點
重是長官總虛心接受 打死不改


Casey Chao 這恐怕會有違憲之虞,因為憲法規定要服兵役,所以假使不徵召義務役,那軍事訓練役就必須存在,再不然就是要修憲
軍事訓練役不是問題,重點在於你四個月要教甚麼,誰來教,怎樣教,如果你還是把以前當兩年或一年兵的新訓方式,用在四個月的軍事訓練役上,你當然會失敗,因為時間長短不同,怎能用同一套作法?

那我們何不承認錯誤
恢復徵募並行,因為募兵制在台灣根本行不通,而四個月的役期對任何公司根本就是災難和傷害更何況是部隊(31x2+30x2=122日-38假日-5~28不等的折抵役期),光想他們的能學到什麼經歷用什麼態度面對這四個月,什麼更不用說三信心的建立。。。。

逢迎拍馬的結果,就是所有人一起收拾殘局

Casey Chao 基本上大家都不想結怨,但這樣的結果就是像邱班長這樣的人會一直在軍隊裡出現,然後讓軍人的形象進一步瓦解

真的很想知道當初是誰想出替代役

Casey Chao 應該把這種人撤職查辦,他以為國家的軍隊訓練是模擬城市,可以給他不用腦隨便玩,玩砸了再洗牌

如果把「軍事訓練役」改成「軍事支援役」會不會比較好呢?
現在的實兵單位總是把所有雜七雜八的工作全部混再一起做,一個連隊每天都要安排人員站哨、戰備、出公差、營外支援、各參作業、進廠保養等勤務。現在還要支援幹部,協助訓練難以構成戰力的軍事訓練役,平時的駐地訓練根本無法遂行。
各人想法是:往後每個聯兵旅級單位編制一或二個支援營或支援大隊,由少量志願役擔任主要幹部,義務役經過基本訓練後一律編進裡面(含預官、預士),負責作戰、訓練以外的所有公差勤務(包含營內衛勤,大門衛哨及待命班除外);實戰營級單位由全志願役組成,專心訓練、作戰、後勤(保養、保修為主)任務,其他所有雜七雜八的勤務全部給支援營吃下來,把戰訓本務和一般勤務徹底分開。
簽志願役的就嚴格訓練,服義務役的公差出完就去待命休息,按時休假,準時退伍,想體驗軍事生活的再簽下去。
當然,觀念不改、業務不簡化的話,再怎麼做都是沒搞頭的。

Casey Chao
您想到一個很棒的點子,不過還是得要改進訓練方式,別的不說,就算要支援營的人去站哨,他們還是得先學會用槍,並了解何時可以使用武器或不可使用武器,當然如果大學甚至高中軍訓課就能打好基礎,那等到學生入伍準備進支援營之前,他就不會只像一張白紙

外包給保全

就X兵學校的勤務連的概念

拜託趕快改,快被四個月媽寶搞死了,整天帶他們轉診就飽了

四個月還有人要轉診喔.............

重點是四個月的特別誇張,曾經一個營每天轉診人數約一個排

原來有這樣內幕....

讓他們自己花錢坐車去,看到車錢病就好了

長官不允許,都叫士官載 然後用連上的錢補他們

長官不允許

因為怕跑掉XD

以前在左營帶轉診我也是帶到快瘋掉

我以前帶轉診都是平均掉計程車費 然後到醫院以後放牛吃草約定集合時間我就跑去晃了...........

我們每天都加派中戰給他們轉診用呢

基層幹部的悲歌

超級噁心的失敗制度
沒功能沒建設沒素質
還要消耗本體能量
服務他們
祀奉他們
擋路 浪費時間空間 食物 水電
嘴臉 吵雜
一直借他們槍
一直弄壞 一直弄壞 一直弄壞
長官就這樣把矛盾建立在基層


借他們槍,結果零件丟了要找誰

領用造冊追人名或找帶隊幹部

其實要趕緊恢復至少2年役期的徵兵制度!雖然這不是完全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
過去政黨討好世人縮短役期是錯誤的!

我們跟南韓都是有潛在的危機,南韓敢這樣幹嗎?

台灣的政客及老百姓比較勇不怕死!哈哈!

他們就整天妄想老美會幫台灣打

看看以色列!這是我非常欽佩他們的地方!

把掃地的6個月去掉還ok
要不是因為訓練潦草錯誤
4個月就可以上戰場了


下部隊後,我都用洗碗、出公差來協助新兵完成未完成的"軍事訓練",偉我國打造一群新兵戰士XD'

我之前就一直認為我們的國防高層有您文章內容最後一段的最後一句話的現象!!絕對有鬼~

像您這樣或o長官這樣的人留不下,很顯然軍事當局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甚麼

他們一向認為自己做的是正確、正統的大事啊~

他們所謂的大事只是讓現役部隊疲於奔命,
訓練役的根本學不到什麼戰鬥技能,只是來過夏令營的生活,一結訓,塑膠水壺丟一堆,訓練役特有的排汗衫也丟一堆,真的搞不懂花這些錢要幹嘛,把錢給現役部隊用不好嗎?說要換水壺也還沒看到,皮鞋也快壞了,第二雙還不見蹤影,現役部隊也是很可憐的....


另外個人對於文章內有關國軍內雜牌軍充斥「諸如國軍軍官就有正期軍官、指職軍官、ROTC(大學儲備軍官訓練團)軍官、專業軍官」這段話非常不以為然!美軍的軍官來源一樣是有官校、專業軍官及ROTC等管道,重點不在於這些幹部怎麼來的,而是國防高層如何將這些來自不同管道的幹部,利用一套完整、合理及有效率的訓練方式與制度,來培養訓練他們成為真正可帶兵作戰、執行任務的領導幹部!!

每次看到這種話我都想問..我們怎麼還沒超英趕美XDXDDD?

閉門造車的觀念,才造就目前的情況。
因為招募不到人,轉而改向修法“微罪入營”。
一個擁有合法武器的軍人,素質是如此參差不齊。

不能檢討,檢討起來會動搖國本

國情不同咩

把學長(長官)交代下來的事情做完就是盡責? 我們應該忠於國家、還是忠於長官

哈哈 沒辦法啦 政府其實也不重視 大家一直只會搞政治 看看誰可以挖錢

很多長官可能不知道一句話,不教而戰謂之殺,就是把沒有好好訓練的人民或士兵送上戰場,跟你自己親手殺了他們沒有兩樣。每次看到年輕的官兵結束入伍訓來受訓,我都會跟他們說,很佩服大家加入迷彩靶的行列,再導入戰場的殘酷,和醫務兵的重要,這些學員才知道原來自己要學的還很多,學習意願就會比較高。可是每每捫心自問,要教的很多,可是能夠真正教給他們的卻怎麼都不夠。看來我也快要變成殺人魔頭了......沒教好就讓他們上戰場,只是白白犧牲而已啊。

有些人仗著自己只有四個月的役期,根本只想擺爛,什麼都不想學,吸毒、有案的一堆,國小、國中肄業的多不勝數,幹部每天噴4-5個人專門帶他們去轉診、開庭、保護管束,花自己的油錢,整天煩這些俗事,不要懷疑,這些屁事每天都在發生。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