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急救包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因為不是從事重演或軍品收藏活動(請注意,在下對這兩類活動均無個人意見),所以這篇文章不會從二戰或越南時期的個人急救包介紹起,而是限定在大概近十二年來的框架範圍中,這點要先和各位聲明

個人急救包  
在IFAK統一化之前,部隊個別成員主要依賴所謂的FIELD DRESSING野戰敷料來做緊急處理 

在2005年美國陸軍將所謂改良急救包(Improved First Aid Kit, IFAK)進行了標準化,並輔以必需的訓練,以增進部隊在面對戰鬥傷亡時提昇潛在生還率的效能:基本上這項裝備是在進行自救互救(Self Aid/Buddy Aid,如今改稱為Self Aid/Buddy Care)階段,處理兩項最為緊急的傷患危機,也就是肢體末梢大量失血,以及呼吸道的阻塞;這套裝備在2005年年底與2006年年初,經由快速野戰撥發(Rapid Fielding Initiative, RFI)機制,開始將多達961,000個IFAK,配發至已經佈署或即將佈署之部隊單位

而裝在Molle一百發機槍彈袋裡,重約一磅的這代IFAK,其內容物大概如下:

個人急救包  
陸軍2005年第一代IFAK概圖

8465-01-531-3647 MOLLE II代,一百發之班用自動武器彈袋 X 1

6515-01-521-7976 戰鬥應用止血帶(Combat Application Tourniquet, CAT) X 1

6510-01-492-2275 彈性繃帶 X 1



6510-01-460-0849 彈性繃帶 X 1

6510-01-503-2117 無菌之紗布捲 X 1

6510-00-926-8883 兩吋寬之黏性之手術用膠帶 X 1

6515-01-180-0467 鼻咽呼吸管(28fr, 12s) X 1

6515-01-519-9161 病患檢驗用手套 X 4

6545-01-586-7691 IFAK重新補給組(不包括在IFAK中)

6545-01-531-3147 可折疊,具彈力繩之內裡 X 1

6510-01-562-3325 具止血成分之COMBAT GAUZE X 1

*因為COMBAT GAUZE效期達三年,所以它是分開輸出的

 個人急救包  
美國空軍的IFAK,其定價比陸軍整整高了將近50%

至於上圖的空軍IFAK,其原意則是指個人急救包(Individual First Aid Kit, IFAK),它將輕傷的處理(左),會放熱的止血粉(QUICKCLOT)和重傷的處理分成三個模組,然後裝入袋中:每次檢查時只要抽出模組做檢視,假設有耗用或過期,就抽出那個模組,然後換入新的模組,最後扣上綠色繫繩,代表該急救包已經過檢視堪用

個人急救包  
在2012年初展示的新一代IFAK

2005年用機槍彈袋充當急救包的做法,後來有了一些問題,除了放在身體側面的它,時常會和其他裝備相互妨礙以外,內容的物品也漸漸不符所需,所以美國陸軍的工程師開始重新設計整個急救包,將其攜帶位置從腰側移到後背(背包下方,雙手皆可取用的位置),並增加更多器材,新的IFAK 2雖然研發還不超過一季,但已經獲得上級同意,並從2014年年初,開始快速撥發至阿富汗等地

個人急救包  
代號為IFAK 2的美國陸軍新式急救包

比起前一代的IFAK, IFAK 2多了第二條止血帶(與攜行袋),一張戰術戰鬥傷患紀錄卡,一支簽字筆,一個鋁製的眼罩,一片有閥門的胸封,以及一個安全帶/繩索切割器:在其設計當中,兩條止血帶各自有其攜行袋,可以加掛在急救包上,掛在其他位置,甚至從攜行袋中取出,直接放在褲子或袖子口袋當中(很多士官兵在戰區已經這樣做)

個人急救包  
急救包本體(中)與兩個止血帶攜行袋(左與右)

而硬質眼罩的加入主要是陸軍眼科醫師的奮鬥成果,希望當士官兵頭部受傷時,包紮用的繃帶不會讓受傷的眼球受到額外的壓力:雖然相當早之前的TCCC指南便要求在眼睛受傷之際,快速地進行檢測,給予抗生素,並以有保護效果的物品(不是軟式繃帶)覆蓋傷眼;但問題在於,這項裝備原先只有在戰鬥急救員COMBAT LIFESAVER或醫護士的器材當中,個別的人員在受傷時,並無法即時取得,所以在IFAK 2中增加了這項器材,以進一步保護眼球與眼窩,以免造成無法復原的傷害

個人急救包  
 
許多在前一代IFAK中的器材,仍然保留在IFAK 2當中

至於我們偉大的國防部,軍醫局和其他相關單位,我已經完全不想講了:如果你們老是把部隊推去救災,請問他們接受了救災訓練,準備了救災器材(以及這些自救器材)嗎?當你既不讓多數手下接受必要訓練,也不給他們所需裝備,以至於他們只能做那些清理環境,搬運倒樹,收拾垃圾,拯救鋼琴類的初階工作時,請問他們會如何看待自己?民眾又會如何看待他們?

個人急救包  
美國空軍特戰單位的跳傘救難人員pararescue jumper

現在你的部隊都志願役化了,我不懂為什麼不肯或不願好好地研究,並詢問他們的需要,然後把他們打造成類似上圖這樣的單位?即使你沒錢,那先大發慈悲,開放部分個人自購裝備會很難嗎?會要了你們的命,還是斷了某些人的財路?如果你的單位都能裝備,訓練成這個態勢,拿出專業性,而不是那個一百零一套的迷彩服,頭盔,腰帶,手套加打掃用具,你覺得會有多少老百姓還叫他們”阿兵哥”,還把他們當清潔工用?

幹,都當我沒講好了

網友留言彙整:
  
 
個人淺見及軍旅生涯的感觸:
其實內容物除了CAT止血帶、quickclot止血粉這兩項我們衛材系統沒有沒辦法申補,其餘都有,衛訓也有推廣要修正,但始終是推不動。其原因其實就是預算不足(或被排擠),在加上沒有長官重視。君不見要不是洪仲丘案,國軍連救護車行車紀錄器可能到現在都還沒有(雖然車用無線電還是遙遙無期)。說句不好聽的話,現在多數高層對於作戰根本無感,多數的軍事投綱沒有考慮到作戰需求。我一直在建議要修自救互救訓練,把止血列入訓練重點取代現在的CPR+AED,就是希望從訓練先讓長官重視,進而重視裝備,才有辦法爭取預算,然而還真是孤臣無力可回天…不能在多說了,不然要被查水錶回去又是一頓修理。

高層對於作戰根本無感+1

反正真的要作戰時他們根本不會出現,那些數字也只是數字而已,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感謝Casey大的文章,讓我感到學習是無終點的。

訊息質量很高的文章,尤其是最後一段另剛退伍的我感同身受。

最後一段最有感,我也曾經向上建議包含戰車乘員和裝甲騎兵也要有基本的自救互救訓練,然後長官只告訴我:"你是裝甲兵科,又不是步兵科或軍醫科!不要總是搞非關本務的事情!",不然就是"你留學過嘛?沒有的話就不要說老美怎樣!",可是......那些留外歸國的人講的,也還是沒人聽啊!經過無數次之後......我就想像文中最後那句"都當我沒講好了",繼續自己做,然後不想繼續說了......(少數願意聽的,我還是會去和那樣的人討論,只是真的是少數)

Casey Chao 做你該做的,我會支援你

最後一句滿滿的無奈

Casey Chao 我沒有無奈,每天學點新東西,然後再咒罵官僚,沒有無奈啊

無戰事=無視,殊不知再沒有踏出那一步之前,永遠不知道未來如何改進,唉~裝睡的人叫不醒。

我車上就放一副IFAK II ,但想跟團XD

90年到93年在海軍艦艇我就曾想過要搞類似IFAK..無奈有很多阻力..算了..我都退10幾年了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Casey Chao:從戰鬥人員掩護甲車之錯覺照片,
談備役軍官「許誠宜中校」砸13萬送國軍急救包

Casey Chao:淺談基礎止血

Casey Chao:關於RATS止血帶的幾件事

從美軍發放全新第七代止血帶,談國軍刺刀繩當止血帶之迷思

Casey Chao:急救裝備

Casey Chao:五個關於止血帶的迷思與警用急救包

Casey Chao:十個出血控制的迷思與骨盆中槍後的效應和該怎樣急救

Casey Chao:止血帶的使用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