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  

【重磅快評】媚俗成習使得國軍成了刷不爆的無限卡

2017-06-19 聯合報 主筆室

昨天(18日)國防部發布新聞稿,駁斥某周刊宣稱,國軍從今年起將軍事訓練役男(83年次以後,僅需服役四個月)分發放到常備部隊進行訓練,造成基層極大負擔,因此決定取消。新聞稿強調,「報導內容為媒體臆測,與現況不符,籲請社會大眾勿聽信不實報導」。 

自從馬政府決定國軍轉型志願役,義務役只剩下4個月,就造成雙料問題:一方面是募兵成績欠佳,常備部隊招不到足夠兵員;二方面是人數龐大的軍事訓練役,耗費部隊資源卻又無助於戰力。不少役男心態根本不認為自己在當兵,屢次出現不服管教甚至暴行犯上的情況。

負責第一線戰備的的常備部隊,原本還可置身事外,如今國防部卻飲鴆止渴,因為新訓單位消化不完軍訓役男,就將4個月役期的後半段(11周),改到常備部隊。接收軍訓役男的戰備部隊,也非成立專屬訓練營、連,指派專責幹部,而僅編組非正式的「訓練區隊」,從所屬各單位借調幹部來帶領。

昨天(18日)國防部發布新聞稿,駁斥某周刊宣稱,國軍從今年起將軍事訓練役男(83年次以後,僅需服役四個月)分發放到常備部隊進行訓練,造成基層極大負擔,因此決定取消。新聞稿強調,「報導內容為媒體臆測,與現況不符,籲請社會大眾勿聽信不實報導」。 

自從馬政府決定國軍轉型志願役,義務役只剩下4個月,就造成雙料問題:一方面是募兵成績欠佳,常備部隊招不到足夠兵員;二方面是人數龐大的軍事訓練役,耗費部隊資源卻又無助於戰力。不少役男心態根本不認為自己在當兵,屢次出現不服管教甚至暴行犯上的情況。

負責第一線戰備的的常備部隊,原本還可置身事外,如今國防部卻飲鴆止渴,因為新訓單位消化不完軍訓役男,就將4個月役期的後半段(11周),改到常備部隊。接收軍訓役男的戰備部隊,也非成立專屬訓練營、連,指派專責幹部,而僅編組非正式的「訓練區隊」,從所屬各單位借調幹部來帶領。

為何國防部對戰力空洞視若無睹,對於非關本務卻趨之若鶩,急著越俎代庖?當然是在媚俗成習的政壇風氣下,軍隊開銷龐大,平時又難有表現,自然容易被「開刀」。面對內閣頻頻傳出改組,部長屢屢被點名下台;面對將領員額不斷精簡,晉升卡位愈來愈不易;當然導致大家急著藉由救災來表現,來博取巴結的機會。保衛自己的功名,恐怕才是更急迫更實際的要務。

也因此,對於政客或全體納稅人,如果大家也樂得貪小便宜,滿足於「反正軍方自己都不叫苦」,持續把國軍當成一刷再刷的無限卡,那麼有朝一日真正面臨安全挑戰,卻發現國軍已被淘空到不堪一擊。屆時大局土崩瓦解,只怕就是欲求自哀亦復無暇,再悔不當初也來不及了。

兵役亂象  

改革兵役亂象!替代役將限申請警消

2017-06-14 聯合報

文/周紹康

根據軍方內部消息,政府正在研究將一般替代役只限定於警消體系申請,若未來實施,則包括教育替代役、產業替代役等將走入歷史。軍方也開始檢討是否不再讓軍事訓練役進入部隊,而是全部集中在軍事訓練營隊裡待到退伍。 

政府高層及軍方對於兵役亂象傳出有重大改革,目前正在研究一般「替代役」只限「警、消」可以申請,以補實警消人力的不足,至於被外界批評的「鍋貼役」、「小七役」等「產業替代役」,可能將無疾而終。  

雜牌軍充斥國軍部隊  

另外,軍方也開始檢討軍事訓練役役男,是否不再讓他們進入部隊體驗與訓練,而是全部集中在軍事訓練營隊裡待到退伍。 

而曾經敲鑼打鼓運作的「後備戰士」(後備軍人志願短期入營服役),儘管軍方還在賣力找人,但初期報名人數過少、新血加入有限,最近又開放讓兩位女性重新入伍撐人數,軍方內部已經出現要求立即檢討,不再進行實驗的聲浪。 

據軍方高層指出,目前國軍部隊可說是充斥著雜牌軍,雜到軍方自己都得靠對方穿的服裝來辨識身分,諸如國軍軍官就有正期軍官、指職軍官、ROTC(大學儲備軍官訓練團)軍官、專業軍官,現在還有一些義務役軍官;士官則是有常備士官、義務役士官;兵的話有志願役、義務役、軍事訓練役,甚至有些單位還有替代役男。 

這林林總總的雜牌軍組合,擁有戰力的就屬於志願役及義務役官士兵,其他軍事訓練役或替代役根本不能指派他們從事軍事相關的戰鬥與戰鬥支援勤務,而偏偏在部隊中,最欠缺的就是這兩種勤務。 

「訓練兵仔」無實質補位功能  

據調查,從今年二月分起,軍方將軍事訓練役撥入部隊服務,原本打的如意算盤,是要讓這批人可以充當軍事勤務的補位任務,但結果補位不成反而成為部隊正常運作的負擔。消息指出,軍方有些戰鬥部隊官兵稱這群軍事訓練役男為「訓練兵仔」。而這句「訓練兵仔」用台語念就很難聽,雖然他們是集中管理,集中在某個區隊,但彼此在營區內因為衣服的不同(軍事訓練役士兵穿大迷彩、正式兵役的官兵穿數位迷彩),不是沒有遇到的機會。

延伸閱讀:
Casey Chao:到現在還不虛心檢討軍事教育和訓練體系,
那不等於是間接做出利敵的叛國行為嗎?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國軍高層推「愛的訓練」 反害慘部隊?

    2017-06-19 08:00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

    國軍轉型志願化,為了增加招募誘因,在生活設施上改進不少,除了硬體的營舍改建、不再睡大統舖之外,軟體方面也講求人性化。不過部分基層幹部就抱怨,上級過度要求人性化的結果,往往使得部隊平常的訓練受影響。福利多了,紀律卻少了。

    ● 站哨怎麼排 變成大學問

    有陸軍基層軍官投訴表示,高層一些「人性化管理」的措施,到了部隊往往使幹部無所適從。例如士兵晚間站哨,規定「站多久補多久」,通常一次哨是兩小時,所以就必須讓這些士兵晚兩小時起床。部隊平常冬天是六點鐘起床,這些人便可以睡到八點鐘,「你沒讓兵睡到八點,你就被反映,然後準備被處分」。問題是部隊的規定是,早上八點開始操課,這些晚起床的兵,總還是要讓他們吃早飯,結果一定是遲到,如果被高層長官發現士兵沒有按時就位,連長又要倒楣。

    ● 「站多久補多久」 因單位而異

    海軍官員表示,軍艦上的值更通常是4小時,所以對於夜間值更人員,根本就不可能「值多久補多久」,通常如果是負責2400時到0400時的大夜更,會讓這些人可以到早晨0650時再起床,比起其他人只晚一小時不到。至於陸戰隊,也沒有採取「站多久補多久」的措施。

    陸軍官員指出,司令部只規定站夜哨的士兵,不必參加早點名(起床後半小時,夏天是0600時,冬天是0630時),並沒有要求部隊必須讓士兵「站多久補多久」。

    ● 領槍規定與實務 難取捨

    如果當日的訓練科目必須領取槍枝,問題更大:依據國軍的械彈管制規定,必須要自己領槍,否則就是足以記過的重大違失。但是軍械庫不可能配合少數人一直開著,為讓這些晚起床的阿兵哥能準時就位操課,往往要別人先替他領,但如果被查獲「非本人領槍」,又會被處分。

    這位軍官指出,對基層幹部來說,部隊裡許多規定相互抵觸,滿足這項就要違反另一項,這才是讓人最不願留下的原因。相較之下,立委討論到尉級軍官嚴重短缺,提出延長留營年限等方法,對基層幹部根本沒有吸引力。

    ● 休假與留守 永遠難平衡

    另一方面,由於上級要求落實休假、避免積假,每月不得超過5天,但是假日的留守人力,依規定至少九分之一,加上衛哨勤務、戰備輪值、基地訓練、臨機任務等需求,部分單位有時甚至接近一半人留守,這些假都必須讓士兵補休完,結果就是除了不能隨便請假的莒光日(周四)之外,周一、二、五都有大批士兵補假。這些日子也必須站衛哨、支援公差勤務,最後就是經常湊不到足夠的兵力來進行訓練。

    在過去士兵以義務役為主體的年代,因為許多士兵都希望將假期累積到最後,退伍前再去放長假,因此問題不大;如今志願役比例愈來愈高,每年都有慰勞假,基層人員對於放假的權益也很看重,所以的確有趨於嚴重的情況。目前司令部只能要求,大家盡量利用周一、周五補假,盡量讓二、三、四有夠多的人力。

    ● 假日留守問題 「周末戰士」也難救

    官員指出,國防部從今年起試辦俗稱「周末戰士」的「後備軍人志願短期入營服役」,的確也有人提議,應該要將這些人力用於部隊的假日衛哨、留守等業務,讓一般常備官兵能夠盡量在周末休假,一般日子才能有最大的人力。

    不過官員也坦言,對於「周末戰士」這項制度的意義,其實社會與軍中的爭議都還很大。而且依據國防部計畫,今年的志願短期入營服役,今年也只招募123人,距離足以減輕一般部隊假日留守壓力,恐怕還有很大距離。
  • 神仙、老虎、狗
  • 風氣敗壞.高階將領媚服於政客.討好於媒體.對尖酸網軍毫無反擊對策..軍人肩膀不再..親愛精誠往日黃花....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