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書  

國軍在各軍種創設「士官督導長」制,要求軍官與士官職務應有分工,但國防部長馮世寬近期到各軍種巡視,卻看到有上尉為賓客執壺,少校為賓客倒咖啡,還有少校軍官幫忙拍照。他質疑這些應由士官兵擔任的工作,卻由軍官來作,手書命令要求軍方檢討。翻攝畫面

見軍官為賓客倒咖啡 馮世寬手書軍令糾正

2017-07-14 聯合報

國軍在各軍種創設「士官督導長」制,要求軍官與士官職務應有分工,但國防部長馮世寬近期到各軍種巡視,卻看到有上尉軍官為賓客執壺,少校軍官為賓客倒咖啡,還有少校軍官幫忙拍照。他質疑這些應由士官兵擔任的工作,卻由軍官來作,手書命令要求軍方檢討。

網路上流傳一紙馮世寬手書的便籤,內容寫道:「本人近日赴通資電指揮部成軍典禮,仍有上尉執壺、少校倒咖啡。赴某軍基地仍有校官照相。士官到哪裡去了?士官長何用?士官督導長創新了,職掌為何?請訂定清楚再議。」文末有「大鵬」落款,載明時間為106年6月30日。

國防部證實,這是馮世寬的手書軍令,內容強調軍中事務各有分工,要求各軍種檢討,要將士官職份明確劃分。國防部也說,國防部總士官長人選目前仍在作業中,人選出爐後會向外界說明。

士官  

------------------------------------------
「軍官」與「士官」應做何事之要點
------------------------------------------

「軍官」與「士官」應做何事之律定,在美國陸軍的規定如下:

「軍官」擔任指揮,建立政策,擬訂陸軍方面之一般計畫與工作計劃。
「士官」依據頒佈之命令,指令與政策,執行陸軍的日常工作。

「軍官」集中精神於能使單位完成其使命的集體訓練。
「士官」集中精神於發展完成使命之能力所需的各個與組、伍訓練

「軍官」主要專心於單位作戰,訓練、與有關業務。
「士官」主要專心於訓練各個士兵與組、伍。

「軍官」集中精神於單位效率與單位戰備。
「士官」集中精神於每一所屬士官與士兵,以及注意本單位之基層組、伍確保其訓練良好,受到高度鼓舞 ,時時完成整備,並能正常運作。

「軍官」特別注意績效標準,訓練、與士兵的專業發展。
「士官」專心於士官兵的績效標準,訓練,與專業發展。

「軍官」創造條件──使有時間及資源可用──俾便士官能從事其工作。
「士官」完成其工作。

(摘自:軍事領導──野戰教範陸軍總部翻譯叢書三六/OO三 /民國74年10月出版)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神仙、老虎、狗
  • 精進士官制度矯往過正~
    變得士官長矯情~軍官悲情~
    本末倒置!

    基層缺人就是這樣
    大鵬大概沒看過
    我們連長跟輔導長
    曾經站營區衛哨

    部隊還有些事可以分給士官做
    例如戰情我認為士官長應該跟著輪值
    還有衛哨與軍械清點表簿冊
    給士官長批准就好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神仙、老虎、狗
  • 這沒什麼啊!大坪頂還有少校站大門衛哨的啊⋯⋯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訪客
  • 手諭軍令流傳上網 大鵬部長怒要求徹查

    2017-07-16 聯合報

    國防部長馮世寬近期視導部隊,看到有軍官在作執壺倒茶、咖啡和拍照的工作,順手寫下要求改善的指導,但這紙手書軍令卻流傳到民間,馮世寬不滿,要求國防部徹查。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今(16)日證實國防部有這個動作,強調已有數個單位已受命正自行展開清查。

    日前網路上流傳一紙馮世寬手書的便籤,內容寫道:「本人近日赴通資電指揮部成軍典禮,仍有上尉執壺、少校倒咖啡。赴某軍基地仍有校官照相。士官到哪裡去了?士官長何用?士官督導長創新了,職掌為何?請訂定清楚再議。」文末有「大鵬」落款,載明時間為106年6月30日。經詢國防部當時證實確實是馮世寬的手諭。

    這紙便籤流傳出來後,固然有不少人讚許馮世寬的觀念正確,認為軍官士官職務確實需要分流,但也有人藉此窺見馮世寬對部隊親下手諭,卻仍以平時自號的「大鵬」來落款,質疑首長若平日公文也這樣落款,易生爭議。公文引發不同觀點的看法,引發關切。

    一紙軍中文書流出,固然凸顯了首長在綜理軍政事務的細膩程度,但卻也顯示軍中公文紀律不佳,國軍最高首長手諭竟能輕易流到民間,軍內傳稱馮世寬為此表達不滿,要求清查手諭是如何流出。
  • 神仙、老虎、狗
  • 總士官長制 難斷軍中病根

    2017-07-11 聯合報

    吳一忠/退役一等士官長(嘉縣水上)

    國防部將實施國軍總士官長制度,目的是為了提升士官的地位,看在我這個退役一等士官長眼裡,只是舊瓶裝新酒,毫無新意可言。

    多年前發生洪仲丘案,造成社會動盪,軍心士氣低落,國防部檢討士官制度,包括建立輪調制度和士官權責,似乎達不到預期效果,現在重新提起,可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鋸箭法,根本斷不了病根。

    一九九四年部隊推動「精進士官制度」,從制定到實施仿效美軍的作法,援引國外編制和訓練模式,希望提升士官的地位和權利,衍生了士評會和士官督導長制度。
    在上級一聲命令下,部隊設立各層級士官督導長,職責作息比照軍官,定期開會寫報告,輪值擔任值星官,搞得士官人仰馬翻。某些士官被假象迷失,誤認為大權在握,開始胡作非為,加上軍官因循放縱,「范佐憲們」於焉產生。

    當時筆者正在服役,我認為「精進士官制度」絕對做不到,主要是台灣士官以帶兵、訓練為主,普遍學歷知識不足;美軍士官長學歷高,甚至是碩博士,硬拿美軍制度套用,反而增添部隊困擾。果然「橘逾淮為枳」,再好的制度到台灣都變了調,三年後無疾而終。

    部隊有其編制,兵、士、官階級分明,依照不同屬性,各司其職各有權責。軍官輪調歷練才能晉升,但士官是部隊骨幹,官兵間的橋樑,重要的穩固基石,不宜比照軍官輕易調動,否則將發生傳承危機。

    國防部打算提升士官的層級,方向是對的,但在素質尚未全面提升之前,應回歸原有的地位,負責戰訓技術部分,領導統馭交還給軍官,官士權責劃分清楚,自可避免士官擴權弊端。

    事隔廿多年,證明「精進士官制度」失敗,難道國防部還不記取教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