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哪裡才是軍人勝利的戰場?】 

最近新聞:「14天裡,我失去這輩子最重要的兩個男人,從萬千寵愛的小公主,跌落地獄……。」空軍失蹤飛行員何子雨的軍眷妻如此泣訴,僅僅14天,她的結婚周年的空軍飛行員丈夫失事,自己的父親也因病辭世。 

趙傳有首歌「英勇勳章」,高亢激昂,其中歌詞:
我又站在這地方,勝利的戰場,
年輕的歲月在呼喚,
所有迷茫的過往,英雄的土壤,
壯志和熱血,又再一次激盪在我的胸膛。
 


「人生求足何時足?天道無常似有常」,每個人際遇不同,災難禍福難料,但必須活在當下,各自珍惜,珍惜與每一位親人、好友們的情誼,珍惜每一次得來不易的相聚。

前些天社區裡有位老媽媽打對講機下來,說家裡馬桶壞了,請我找水電工來幫忙維修,於是聊了起來,她說:「我兒子是海軍官校畢業的,在直升機隊服務……。」我立刻回說我也是海軍官校,軍旅生涯三十多年了,退休後在這棟大樓擔任保全,渡渡餘生。我說軍眷很辛苦,家裡電燈壞了、馬桶不通……,所有大大小小事都得一身扛,特別現役在部隊裡,職業軍人離鄉背井,工作勞頓,也很辛苦呢!

老媽媽回答我說:「我兒他已經不辛苦了,他在忠烈祠裡……。」

原來老媽媽的兒子,才28歲,海軍直升機隊偵潛官,在十年前花東外海一次S-70C反潛直升機飛行任務中失事,隨機沉落4000多公尺的海底,迄今遺體殘骸仍未尋獲,失事後半年宣告死亡。

那次事故,我在台北,在海軍總部戰情中心擔任上校主任,2008.10月某日接獲通報後立刻奔回洞裡處理,並擬戰報呈各級長官及國防部,這事故令我印象深刻,機上共五人,一死二獲救(輕重傷)二失蹤(副駕駛及偵潛官),活著的士官長曾在一次海總部晨會裡向長官提報當時發生的整個失事經過,老媽媽用台語形容說:「彼個正駕駛,少校啊,聽講現在還活著,但歸身軀爛糊糊啊,不能動了,只有腦袋是清醒著……,唉,嘛是痛苦。」。

十年了,老媽媽心裡的痛仍難平撫,他兒子的海軍直升機隊隊友、同袍及長官們,仍與老媽媽保持經常慰問聯繫,展現同袍情誼,這是職業軍人最深摯的感情。

老媽媽說,我這一生不相信命,明明算命的將你命盤拿出來,一切都好,但人世無常,我32歲丈夫去世,迄今未嫁,兒子那時才剛滿週歲,活到28歲墜機失事,一個好端端乖巧孝順的兒子交給國家,人走了,為國犧牲是個榮耀,半年後告別式,孩子無棺無國旗可覆,但軍方竟連國旗也不給,「你把國旗送來,攤開來讓大家看看不行嗎?一面國旗才多少錢?但那是我兒的榮耀啊!」當時說馬英九會來、說部長會來、參謀總長會來,最後只來了個海軍上將,身後哀榮仍不及那位當場死亡的偵潛士……。

軍人,死了撫卹優惠尚不及一名小警察,無論現役或退伍,無論肩上是條槓、梅花或星星,或是胸前滿滿的勳章,依舊得不到國人與政客的基本尊重,軍人視榮耀一如生命,但榮耀在哪裡?

真正用生命保衛台灣的軍人,那是對我們有恩的人,讓我們社會安和樂利,得以繁榮發展,我們為什麼要歧視他?相對地,退伍了,年紀大了,工作難找,只能做做社會最底層的保全工作,保衛你住家門戶與安全,照樣受人歧視與不尊重,哈哈……,這就是台灣,不懂感恩與同理心的台灣人吶!

年輕的歲月在呼喚,
所有迷茫的過往,英雄的土壤……。

但哪裡才是英勇的軍人,勝利的戰場?

(圖片來源:摘自網路)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唉~
  • 6年前,小兒拒讀官校,我罵他人高馬大卻怕苦畏難。

    6年過去了,他義務役退伍,步入社會開創他自己人生。

    如今看民進黨,對國軍所作所為,還好小兒當年沒去當常備役,否則,唉~盡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