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照片引用自www.laird.tw/2017/11/chiayi-66t-257r-3b1c.html

郭文鍾 
陸軍官校51期(1982年班) 

2018.01.11


這是多年前的一篇「習武的心得」

陸軍備役中校51@郭文鍾2018元旦

此次重新檢閱,尚無背離!
我雖只是一個小小的備役中校而已,卻不忘初心!
更感恩!
在被霸凌落魄時,能覓得時間,仔細專研所學,而作此心得,回饋所學!
報告黃埔師長!我雖狂,卻無妄!更無愧於黃埔,對我的所育!

部隊勝於戰技!將軍勝於戰術!國家勝於國力!

20餘年前,「要命的湯」拒絕林毅夫的返台奔喪,讓台灣喪失了一次,對兩岸綜合國力的評估機會;從此,兩岸的軍武失衡,重心逐漸傾向大陸,讓台灣悲的只能靠「紅隼笑話」來當國防白皮書的內容。

所以「孫子」在兵法第一篇的始計中,諄諄告誡我們「兵者國之大事!」切勿輕讓「丘巴武夫」來蠻幹!把「孫子」變成「龜孫子」了!肩上四顆是「星星」還是「猩猩」?是「將」還是「醬」?

人人心中一桿秤,看看秤陀在何方?

撰於民國101年7月1日,賀喜我第一個同學晉升中將之心得!

「戰爭」,就是一種「掠奪」與「反掠奪」的行為。
「軍事」,考慮的是「主從關係」與「配置問題」。
「軍事與戰爭」沒那麼複雜難懂,非僅「將軍」才可以為之,其實不然。

還記得「先鋒路」、「714」、「612野戰教室」嗎?
每一個到過鳳山入伍過的人,都不會忘記,那終生難忘的地方。

據說,它是德籍教官所規劃建造的「步兵班排攻防」課目標準教練場。

「先鋒路」「714」的班排攻防教練課目,雖屬於「微型」的戰鬥層級;然而卻與陸、戰院所教授的野略、戰略等,運用的原理原則皆相同,只在於深度與廣度的差異而已,探索的問題,都在於「目標主從的選擇」與「戰力配置的方式」。

其實「主從」與「配置」的問題,在人的一生中是無所不在的;
「早餐吃的好,午餐吃的飽,晚餐吃的少。」就是一種健康與享樂的「選擇」與「配置」;
「理財」也是講究配置的,「現金、保險,投資,3區分,是一種簡單安全的理財配置」。

怎樣,人生處處都有「配置」,時時都要「選擇主從」;只是「習慣的怠惰」,使我們忽略了「選擇與配置」,它時刻存在我們的身邊。

「823砲戰」後,台海風清雲淡;在國際形勢與台灣資源有限的客觀事實條件下,蔣公調整了台灣「政軍經心」大戰略的主從關係,進而調整了相關資源重新的配置,當時他正確的抉擇,才有日後的「台灣奇蹟」。對台灣來說,他真是偉大。

還記得,在官校上野外課時,教官罵我們是群「造糞機」嗎?是的!軍隊是沒有產值而只會消耗的一群,唯一的產值就是「米田共」;但是沒有他的保護卻又不行!怎辦?這又是一種「主從關係」與「配置問題」;是3:7?還是7:3?誰7?誰3?還是只有3、7比,而沒有其他更佳的配比嗎?若有,是什麼?若無,是真的沒有嗎?

當年,那靠鳳梨罐頭外銷創匯的時代,蔣公壓制軍費,將有限的資源投入9年國民義務教育的「人力資源」開發,才會有日後經國先生「四小龍的台灣奇蹟」,那是「台灣錢淹腳目」的好年代。

還記得民國64年,我們進預校「種豬養菜」,為搶尿桶施肥而大打出手時的薪水嗎?那時我們的連長,月薪大約5千元;他娶了國中老師,月薪大約近萬元;而當時前鎮加工區的女工,月薪1萬餘元。那時,台灣抓住大陸在文革搞內鬥而無暇犯台的機會,大力發展經濟,厚實了台灣的底子,到我們畢業時,十大建設已完成,國家有錢了;很快的從我們入伍時用的M1步槍,到仿M14的57式步槍,再到仿M16的65式步槍,換槍的時隔,越來越短,因為我們有錢了!

我們都說:二戰後,日本得利於美軍的佔領,而能在先不管國防支出的情況下,全力厚實經濟;今以厚實經濟基礎為背景的日本「自衛隊」,其實力非能小覷;假設在不考慮「核牙齒」的情況下,「解放軍」還不一定是「自衛隊」的對手!不然「釣魚台」問題,北京有甚麼好吵的呢?幹了,就是了嘛!

前蘇聯的瓦解,是被美國影帝:雷根總統的一場「星際大戰」秀,給騙垮的,豬頭的蘇聯式領導層,充斥著「自卑感產生自大狂」的思維;主從選擇,排除一切,「全力發展軍備競賽」,最後結果是,民生凋敝,民心向背,蘇聯瓦解;當年的船堅砲利,現已成為一堆廢鐵。

別忘了:「任何先進武器的剋星,就是『時間』」。

我崇拜「巴頓」,喜歡這個騎兵出身,熟讀戰史卻又不墨守成規的「裝甲將軍」,看看他在「眼鏡蛇」的法萊芝口袋,看看他「巴斯拉」的90度大轉彎,有多麼經典啊!

20年前,在「大直」鑽研「巴頓」時,發現一個困惑,請教了許多的「米」老師們;都沒有答案,還惹人厭 ( 奶嘴不好好吸,還敢去想奶瓶的事 )。

還記得我們兒時的一部經典電影:「六壯士」嗎?
試問,它的故事背景在哪裡?
最近「歐豬」很紅,「希臘、義大利」這兩個地中海著名的半島國家。

二戰,盟軍地中海反攻,選擇了義大利為主目標,沿半島地形向前推,最後與俄軍在柏林會師,形成二戰後的東西方冷戰局勢,讓歐盟晚了30年才誕生。

以美國為首的盟軍主目標,為何捨希臘而選義大利?

打開地圖看看,當年若選擇希臘再指向德國,還會有「東歐」的出現嗎?
歷史將又會如何的改寫?有趣吧!

北伐「黃埔」以小博大,戰略目標主從決定的正確與否,是勝利形成的基礎;又將艱深的戰略,化以簡明的口號「連絡張作霖、不理孫傳芳,消滅吳佩孚」,來凝聚北伐軍的統一戰略目標之「主從」,才能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一統中華。

當年,為學好「野略」,與龍慶祥倆,邊喝著「拿破崙」,邊讀著「拿破崙」,醉茫茫中常在想,這老小子,既沒讀過陸院,也沒進過戰院,卻要依他的戰史,搞個「野略」來整死那麼多陸、戰院的學官。

更糟糕的是,還發現「戰爭的目的」竟然只是「掠奪與反掠奪」!
更可笑的是「軍階和勳章」,都是他源於戰爭所掠奪的資源,不足以支撐戰爭遂行的開支,與激勵將士們賣命的所需,而發明的一種變通的方法。
在之前,戰爭的犒賞,是以金銀財富為主,之後就只有陞官和頒獎章。懂了嗎?

在金門山洞時,大家只知道我房間的牆上,畫滿了奇怪資料;返台前,終於讓我搞懂了:戰略就是在講「共邊、障邊與爭取邊」三邊之間的關係與運用的方法,期以誘迫敵於「障邊」而殲滅之。退伍後,更發現「野略」運用在我所擔任的「企管顧問」工作上,也是蠻好用的。

記得防禦課,714陣地前的「塶材」嗎!就是那一排排豎立的枯樹幹。每次頭上插著草,滿山遍野跑,喘的要死的時候,就在「幹醮」,那排枯樹幹的「塶材」有屁用?可是後來又想想,向來以「精準」著稱的德籍教官,會設置它,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問題是:
1「塶材」是幹麻啥用的?
2有何物品可以代替那些枯樹幹?
3它應設置在我防禦陣地前沿多遠?
4與其他兵科運用,有何相關聯性?等值得細思量的問題,比比皆是。
當時的「惑」皆無解。不知現在的幹部,惑解了沒?

師者,要「務本」不能「誤人子弟」,要多看準則,少看長官臉色,多想本職,少想陞官發財。軍事科目,是要用鮮血來驗收的,不及格的,是會死人的,而且會死的很難看。不得不「慎之,再慎之!」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以漢字具體呈現,它除了是語言的表達方式和留籲方式外,還蘊含了華夏文明偉大的哲學思想。

「道」字,上面是個「首」下面是「走之」。
「道」就是要多走多看,多用腦袋想。不走不看是空想,走走看看而不想,永遠都明白不了道理的。

「先鋒路」這個登山道,日日夜夜,來來回回,白了多少少年頭,是我輩軍事生涯啟蒙的「道」。然而,又有幾人是用「腦袋」走它的呢!?
由「先鋒路」想到「三軍大學」的校徽「太極」圖;奇的怪!
堂堂的三軍將校指參教育的最高學府,代表她精神的圖驣,竟然是一個算命的「太極」圖。好笑吧!

「太極」圖與「易經」是「=」號的兩邊,以圖文相映。
「易」形似「飛鳥」有「遠取諸物」之意,許慎說「易」即「蜥蜴」的象形,牠的保護色隨環境而不時變化。象徵宇宙森羅萬象,時刻千變萬化的「變易」。然而,大宇宙的變化,是有一定規律可循的,具有「不易」的法則。而一粒沙一世界,世間萬物的變化,皆如同小宇宙,具有其法則,可循可預知的「簡易」。

「軍事」之事,上至國家戰略,下至班排戰鬥,不是因敵而制敵的嗎?
不都是主從的選擇嗎?
不也都是配置的問題嗎?
不都是因「太極」轉動而成「易經」的「變易」「不易」「簡易」之理嗎?
同理於「兵」之事理。「治眾如治寡,分數是也。」

「黃埔」源於蔣公奉國父之命,前往蘇聯考察軍事後,在黃埔島上為遂行三民主義的中國革命,所建立的軍官學校。所以「黃埔」的DNA裡,有著「東坡肉」的味道,這才會被迫遷來「鳳山」。

「黃埔」若想重新找回國父所期望的「黃埔」,就必須從國父思想中,來找「重生」,國父對「黃埔」師生的期望,充分的表現在國歌與校歌兩篇歌詞中,總結於他終生的信念:「天下為公」。而「誠實務實」更是「天下為公」的靈魂。

「知恥近乎勇!」~「軍人讀訓」源於廣州黃埔。

退伍近10年,任內一路都是「參三」,本外島的大小演習、各山洞的兵棋推演,參加過不計其數。看過無數的點子王、梅花鹿和各式的戰神;左一個箭頭過去,右一個軸線過來,好似「熱鬧」!卻經不起「門道」的檢驗。目標區所集注的兵力,若以最小的戰術單位:「營」的展開空間大小,為一個兵棋,兵棋台目標區上擺的兵棋,將會堆的比101還高。

兵力、火力的密度,計算太困難了,我笨!故而忽略,不計。
可是通信網呢?每一個最小的戰術單位:「營」級,及以上各層級的單位及部門,都要開設各式對上、對下的通信網,在那麼小的空間,有這麼多的網路要通聯,自己就會把自己「干擾」死了,根本無需敵軍的電子戰作為。電子戰準則,是每一個要進三軍大學,不管是陸海空院,還是將官跳板的戰院,都是必考的一科。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考進去的?

「斯斯有兩種」,「將也有兩種」,一種「戰將」一種「沾醬」。
將啊!將!不要欺騙自己的良知,更不要去「忽喲」那備役少校的三軍統帥。他是一個好人!

「惑」太多,會引「禍」上身。
怕死又愛現!
忍不住,只好偷偷的再豁一小惑:
機槍準則上說:機槍要發揮「側射、斜射」火力,「側射」我懂。
問題是:何謂「斜射」?又有何效果?

又,步槍射擊練習,三線為何是75、175、300?
千萬不要告訴我,是彈道的問題?
只要從歸零靶紙上,就可得知,從M1、M14、M16直到現用的,每型槍的彈道,都不一樣。而靶場卻依然如故。

請回答,兵監大人!

郭文鍾 民國101年7月1日


上文承蒙 郭文鍾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郭文鍾:為喚醒對「黃埔」的愛,愛她,就不能縱容「她」!  

郭文鍾:寫給誠實正直且曾經用功過的「黃埔人!」

郭文鍾:任何『先進武器的剋星』就是『時間』!

郭文鍾:給現任「陸軍官校」校長的一封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