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有學者公開表示「兩枚飛彈就可炸掉三峽大壩」引發外界抨擊。 新華社

「打三峽大壩沒人性」 但老美也曾建議我們炸下去

2018-01-16 聯合報 記者黃國樑

幾顆飛彈可炸毀三峽大壩?學者:2枚

據報導,臺灣北社13日舉行演講,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出席時以「安全的總合:臺灣應善用戰略機遇-從M503談起」為題演講,在回答民眾提問:幾顆飛彈可以炸毀三峽大壩時,表示「應該2枚就夠了」。

蘇紫雲指稱,面對中國軍機繞台和M503航線的舉動,臺灣應朝「國防經濟」的方向發展,必須有正確的投資,「例如優先部署1000枚中程飛彈,兩枚就可炸掉三峽大壩。」

這論點引起撻伐,作家黃智賢就說,這牽涉反人類罪,連想都不可以想。前國防立委林郁方也指出,目前除了「恐怖組織」,應該沒有任何國家會愚蠢地把敵人的大水壩或核電廠當作戰爭目標,因為這將危及無數平民的生命,必然會被全世界譴責和制裁。

但打三峽早已成為許多台灣政客或平民對於兩岸戰爭的典型假想形態,連大陸的「知乎」網站都有人嚴肅地問了這麼一個題目「台灣導彈如何?為什麼總是叫嚷要打上海、打三峽?」

最早是1999年劉泰英說要打香港上海

photo
1999年,劉泰英語出驚人表示,中共若動武,台灣飛彈將打香港、上海。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1995與1996年,中共兩度以飛彈試射名義,對台灣進行軍事恫嚇,飛彈甚至打到基隆與高雄外海,雖然我方也掌握了對方的動向,但一直沒有發出攻擊大陸的說法。

到了1999年,前總統李登輝的重臣、前中華開發董事長劉泰英卻在泰國曼谷語出驚人地表示,中共若動武,台灣飛彈將打香港、上海。這個說法就是在李登輝這年7月9日提出「兩國論」後十餘天提出,十分敏感而讓各方矚目。

他說,中共如果準備武力犯台,台灣便會馬上發射一顆飛彈至香港「海面」,再射另一發至上海「附近海面」,將令大陸外資撤出、經濟動盪,激起人民不滿,馬上會造成巨大動亂,也可引致中共垮台。媒體問劉泰英,發言是否代表李登輝總統意向,劉泰英則說,是否猜中層峰的想法,他不知道。

游錫堃攻上海 「東方明珠」是目標?

photo
2004年9月,當時的行政院長游錫堃(右)在立法院備詢時提出「你打我台北,我就攻你上海」的恐怖平衡理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04年9月,已是陳水扁執政,當時的行政院長游錫堃在立法院備詢時提出「你打我台北,我就攻你上海」的恐怖平衡理論,他說,「你打我100顆,我就打你50顆,你打我台北、高雄,我就打你上海。」

媒體聽了這個說法,追蹤報導說,近年中科院已在悄悄研發中程彈道飛彈,可以攻擊包含上海等1千公里遠的目標,當時任國防委員會召委的李文忠說︰「兩、三年後,我們應該就有能力擁有射程超過1千公里的飛彈,要打上海我想不是問題。」

據當時的想定,若對岸鎖定台北101大樓作為首要攻擊目標,台灣被迫反擊,將從南台灣的飛彈基地,或是船艦,發射第一枚中程彈道飛彈,瞄準上海著名地標「東方明珠塔」,接下來電廠、機場,都有可能成為攻擊目標。

photo
2004年游錫堃提出「攻打上海」理論,媒體追蹤報導說,台灣若被迫反擊,上海「東方明珠塔」將是目標。 新華社

首倡攻擊三峽大壩的 可能是美國防部

2004年5月底美國國防部送交國會的「中國解放軍軍力報告」首度提出台灣採取攻擊行動的選項,報告中指出,台灣為了嚇阻中共侵犯,可考慮瞄準中國大陸大城市或諸如「三峽大壩」等重大目標。報告說,主張取得攻擊中國大陸武器能力者,認為以攻擊都會區或三峽大壩等方法,可威懾北京。報告也說,台灣空軍已具有先進的空中攻擊能力。

但隨即出版的美國「國防新聞周刊」的社論即譴責五角大廈在這份年度「中國解放軍軍力報告」中建議台灣先制攻擊大陸,是挑釁及不負責任的作法。不過,雖然這份報告5月就已出爐,但就如前述,游錫堃到這年的9月在立法院備詢時,還未談到攻擊「三峽大壩」,仍只是提打「上海」這個城市。

石原慎太郎 加入攻擊三峽大壩大合唱

photo
2005年9月,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左)來訪,與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右)相見歡。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在美國的解放軍軍力報告倡議攻擊三峽大壩後,2005年大陸爆發反日示威,日本的右派政治家也開始對中國做出言論攻勢,包括要求日政府在釣魚台駐軍,以抑制中共軍力向太平洋擴張。這些右派最著名的就是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以及在野的民主黨憲法調查會會長枝野幸男,他們都主張要在釣魚台派駐自衛隊。

石原慎太郎加入了攻擊三峽大壩的大合唱。他這一年在「週刊新潮」雜誌,對日本政府提出「緊急提言」,希望用「以暴制暴」的手段,來對抗中國大陸的反日示威,不論是「三峽大壩」或甚至是「北京」,也都是被破壞的對象。

2007年國防部長「不會用飛彈惹大陸」

photo
2007年,國防部長李傑在立法院答詢時說,上次前行政院長游錫堃說飛彈可以打到三峽大壩,「把我們害死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07年4月26日當時國防部長李傑在立法院答詢時透露,漢光演習兵推中的「戰術性岸置火力制壓飛彈」(TSMFS)(即傳聞中的雄二E飛彈),有效射程是在一千公里以內,至於是否能打到上海或大陸哪裡他完全不知道,希望外界不要再問,因為上次前行政院長游錫堃說飛彈可以打到三峽大壩,「把我們害死了」。

不過,李傑搞錯了,游錫堃當時沒說要打三峽大壩,而是打上海。事後媒體對此再詢問李傑時,李傑不願再多說,並希望外界不要把他的說法又扯上政治。但李傑回答何敏豪等立委時又說,現在反攻大陸根本不在台軍的作戰計畫裡面,台灣不會沒事用飛彈去惹大陸,因為他們用飛彈回擊台灣也承受不起。

李傑說,我方飛彈設定的目標沒有三峽大壩,連一般港口都沒有。

真可攻擊三峽大壩的雲峰飛彈 早喊停?

photo
接近雲峰飛彈的天弓二型飛彈。 (軍聞社)

而據指出,我國從李登輝時代就開始進行的中程地對地「雲峰飛彈」計畫,射程達到二千公里,但蔡英文政府上台後認為,就算研發成功,也只具備「有限嚇阻」而非「有效嚇阻」能力,在國防資源有限下,已評估放棄喊停確定不量產。不過,另一說法是,雲峰早在2014年就已喊停。

「雲峰飛彈」已研發超過10年、耗資近80億元,據稱這個飛彈計畫包括兩方案,射程最遠可達2000公里,範圍涵蓋北京、上海,甚至「三峽大壩」,該計畫以「天弓」防空飛彈為基礎,在李登輝時代軍方將此計畫視為最高機密,並開始研發。

2008年「雲峰」計畫中的飛彈曾有試射,原本計畫少量生產,初步規畫建造10套發射系統,每套配備15至20枚飛彈,總目標共500枚,但計畫已在2014年被擱置。

在軍事對峙時代 兩岸曾經面臨核能戰爭

photo
1960年,艾森豪總統來華訪問,我國蔣中正總統在松山機場歡迎。 圖/報系資料照

依據美國解密的文件,1958年八二三砲戰爆發,在危機爆發前,美國軍方研判,除非動用核子武器對大陸進行轟炸,否則不足以遏阻中共封鎖或阻絕金馬外島的企圖。

當時美國總統艾森豪曾經在其所主持的三次白宮會議中,接受軍方的作戰建議方案,下令一旦中共進犯台灣本島,或對金門實施登陸作戰,美國可動用核武攻擊中國大陸沿海軍事設施。但美國當時的態度十分謹慎,連台灣當局也不知道這張「底牌」。這三次白宮會議分別是在1958年8月25日、8月29日及9月6日。

但事實上,早在這一年2月間美國一個「屠牛士飛彈」部隊便已抵達台灣。該部隊配有屠牛士及「核子彈頭飛彈十枚」。

8月14日,美國國家安全會議為討論台海危機,舉行第一次會議。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空軍上將丁寧(General Nathan Twining)在答覆副國務卿赫特(Chrestian Herter)之問題時明白地說:美國可能使用核子武器對付中共的空軍基地,以防止中共空中阻絕作戰得逞。

他說道,美國在開始時可使用低威力的一萬至一萬五千噸的核子武器對「廈門地區」的數個機場進行攻擊。如果中共還不停止封鎖行動,那麼,美國除了深入中國大陸到上海地區內實施核武攻擊外,別無他途。不過,這些最終都未成真。

photo  

【重磅快評】老共其實希望台灣炸了三峽大壩?

2018-01-17 聯合報 主筆室

任教戰略課程的大學老師建議台灣應部署足量中程飛彈,「兩枚就可炸掉三峽大壩…」,如此的言論夠震撼,也惹來批評,包括炸大壩引來數千萬人命喪生的不人道,這是連想都不該想的「反人類罪」。也有軍事專家說此君「痴人說夢」。

真是如此嗎?兩枚中程飛彈真能炸掉三峽大壩嗎?軍事專家就此有不少討論,結論大都一致,即便再多的中程飛彈能突破老共反飛彈系統的攔截網,恐怕大壩還是安然無恙,屆時三峽的遊輪會特別開「觀彈團」回應,一如96年台海飛彈危機台灣也有業者擬開出海「觀彈團」商機。

真正關鍵的,是老共可能希望台灣的飛彈真能打垮三峽大壩,因為,三峽大壩建成、蓄水後引發的生態災難日益明顯。當初中共總理李鵬下令開工,不預期70年的水庫壽命面臨的大限挑戰無法克服;雖然現況挑戰日益嚴峻,比規劃、施工時預見時多得多。

既有的資料顯示,三峽大壩2005年蓄水,迄今12年,長江水體流量宜昌監測站的紀錄,從設計大壩時的4510億噸,減少到如今不及4000億噸,入海淡水減幅超過八分之一;等比例換算,形同地球74億人口多了9億人無淡水可用。這是巨變,極為可觀的巨變。

老共可能真的希望台灣的中程飛彈打掉三峽大壩,因為大壩蓄水後長江中下游的「回應」已不是災防單位能應付,也不是中央發改委、林業局、沿線省市應付得過來。水壩建成後中下游河床放流水量,連帶河床深度改變,堤防應變強度,人類可以搬遷,棲息魚類不知道原來的產床、育嬰室在哪裡。連續幾年監測長江魚類數量遞減,更不要說江豚、白鰭豚不見繁殖蹤跡。

長江口崇明島因為水流、河床砂石輸送不足,陸地已經明顯的後退;這不僅影響在地居民的生計,更讓固定來此移棲的候鳥找不到熟悉的棲地,移棲的家。連著10年的監測,水利、生態界不斷提出呼籲,早就是中南海領導階層頭痛的事。

台灣戰略學者提出「中程飛彈」論述,其實中南海很歡迎,與其讓三峽大壩影響長江中下游安危日益顯現,不如讓這位戰略學者的倡議成真,到時怪罪「台灣炸了三峽大壩」,當年建三峽大壩反而不論功過了。

photo  
政治評論人黃智賢表示,用飛彈炸掉三峽大壩這樣的事,連想都不該想,一絲念頭都不可以有。這是反人類罪。圖/擷自臉書黃智賢世界

蘇紫雲說炸三峽大壩是非法的 黃智賢代他澄清

2018-01-16 聯合報 記者黃國樑

政治評論人、作家黃智賢說,昨晚她在其主持的「夜問打權」節目播出有關三峽大壩的演講完整視頻,還原了全貌,也電話連線淡大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我們嚴厲譴責,也同時給出完整事實。她替蘇紫雲澄清,炸三峽大壩只要兩枚飛彈說法,蘇紫雲是被動回應的,且馬上說那是非法的!

她在臉書貼文說,北社是一個極獨的政治團體。演講時蘇紫雲沒有提到要炸三峽大壩。現場聽眾問他,炸三峽大壩要幾枚 ?他喝了口水,說,兩枚就夠了。但立刻說,那是非法的,因為是民生設施。作戰時只能針對軍事設施。

然後蘇紫雲繼續講人道精神。即使納粹,作戰時,也不敢攻擊聯軍空投物資給針對荷蘭飢民。如奧黛麗赫本,就是因此而得以活下來。

她說,蘇紫雲澄清,他現場就已經表明,不可以炸三峽大壩,因為他根本認為那是不人道,且讓台灣完全失去正當性的。所以他才說是非法的,才繼續說明人道精神。後續綠媒的斷章取義和扭曲報導。

不過,黃智賢說,我們仍然指出並批判他語氣和態度太輕佻,沒有意識到可能引發的效應。 所以在說話的語氣上,仍然讓人覺得曖昧不清。因為這是一個連想都不可以想,連討論都不該討論的事。必須在第一時間制止並譴責。我們認為他必須公開澄清並說明。

photo

台灣專家又要炸三峽大壩?
知道這五大驚人真相后說不出話了,身為專家教授卻口不擇言遭兩岸網友一致反對

https://youtu.be/b3ZEwpXtnCg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為飛彈炸三峽大壩話題 中共環球網向蘇紫雲道歉

    2018-01-17 17:02聯合報 記者洪哲政

    為了媒體報導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在一場會議中被動回應飛彈炸三峽大壩的議題,中共環球網曾批評蘇紫雲是台獨,其軍事言論十分不靠譜。但環球網今為文向蘇紫雲道歉。

    環球網發文指出,這是一篇表達歉意的文。是代表我們自己,向一位名叫蘇紫雲的台灣專家「道歉」。

    環球網指出,兩天前,環環(ID:huanqiu-com)做了一篇報道,說台灣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13日在公開演講中建議台當局,花300億新台幣買1000枚中程導彈,「就能封鎖中國30多個機場」。現場有人好奇問,炸掉三峽大壩需幾枚導彈?蘇回答:兩枚就夠了。

    環環一激動,沒忍住損了蘇專家兩句。一是說人家可以來北京開出租車了。二是說,我們應該尊重每個人在白天做夢的權利。

    環球網説,兩岸多家媒體跟著環環報道了台灣專家揚言「兩枚導彈炸三峽大壩」,環環的評語也被台灣媒體抄走了。但經名嘴黃智賢和聯合新聞網報導澄清,「我們不能光說別人,自己也要嚴謹客觀」,所以向蘇專家「致歉」,同時,對島內「獨派」和綠媒在白天做夢的權利,我們繼續表示尊重。
  • 訪客
  • 蘇紫雲證實和兄姊關係 爆卦黃偉哲小時候想念陸官

    2018-01-17 12:42聯合報 記者洪哲政

    日前在台灣北社演講中,被動回應「2枚就可炸掉三峽大壩」的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蘇紫雲,今天被起底是民進黨立委黃偉哲,與媒體人黃智賢的從母姓親弟弟。蘇紫雲上午大方證實這段親屬關係,他還爆料,他一度差點成為職業軍人,就連黃偉哲當年也一度想念陸軍官校。

    《民視》新聞報導,黃偉哲受訪表示,弟弟之所以姓蘇從母姓,是「因為我媽媽是獨生女,當初父母間的一個約定」,雖然手足政治理念不同,「我覺得其實,不管是黃智賢也好、蘇紫雲也好,我覺得我們都相處很融洽。」

    蘇紫雲上午向本報記者說,他們姊弟3人關係就很一般人,偶爾聚餐、過年吃年夜飯,也會一起逛夜市。偶爾鬥鬥嘴。專業領域就各自做,互不干擾,所以在1998年他去民進黨工作開始,這段關係近20年來都沒曝光。

    他認為,被起底這段關係挺無趣的。他曾擔任PTT政黑板主,處理兄姊的議題時,也都一般般,沒沒什麼特別感覺。

    蘇紫雲還說,他曾一度考上1989年班國管院企管系正期班,家人本同意,他當年報到前,還跟先入伍的積穗高中同學借軍服穿上留影,但後來阿公去行天宮求籤,說他會陣亡,所以就阻止了,後來被抓回去。

    他笑著說,他們姊弟小時住鳳山,黃偉哲念前鎮高中,本來也要去念陸官,但後來黃轉建中後,就一路變綠了。

    蘇紫雲說,後來他當兵服役在架設排,輔導長第一天就跟他說:你哥是520農運人士,「當兵愛注意嘿」。但其實後來也沒怎樣,軍中長官都很ok。 後來師部通訊官還叫他傳真,是選舉KMT官兵放假名單,可知長官多信任他。這樣一路見證軍隊真正國家化,感覺很特別。
  • 訪客
  • 炸三峽大壩換來翡翠水庫挨打?潰壩恐水淹台北7米深

    2018年01月16日 ETtoday

    近日「2枚導彈炸掉三峽大壩」的言論引起熱議,不過也遭質疑「就不怕對岸炸翡翠水庫嗎」?翡翠水庫與台北市區僅距離30公里,若是遭到解放軍飽和攻擊,一旦潰堤恐會造成台灣首都變成「台北湖」,據傳水深可達7公尺。不過,如同三峽大壩一樣,翡翠水庫在設計之初也計算過抗炸性,不是幾枚攜帶高爆炸藥的彈道導彈或炸彈就可以摧毀。

    民國60年代起,大台北都會區因工商業日益發展,民生用水需求大增,枯水期常有缺水現象,於是民國66年時任台北市長林洋港經評估後,選定水量豐富且地質良好的翡翠谷築壩蓄水。

    不過當時輿論認為,水庫萬一於戰爭時遭受攻擊或地震時大壩受損潰堤,將導致大台北地區遭受危害,甚至林洋港也因此被汙名化為「共匪同路人」,打算陰謀「水洗台北」。

    但是,林洋港仍是獨排眾議,堅持興建,並獲得時任行政院院長的蔣經國先生支持。外傳當年為了避免「水淹大台北」,軍方曾模擬共軍軍機沿淡水河口飛進,對水庫進行攻擊,結果只能炸出1.6公尺深的彈坑,但大壩混凝土最薄處就厚達7公尺,所以在68年6月決定興建,工程歷時8年,終於在民國76年竣工。

    翡翠大壩是一座雙向彎曲變厚度混凝土拱壩,壩高122.5公尺,壩頂總長度510公尺,水庫總容量4億600萬立方公尺,在規模上是全台第二大,僅次於嘉義的曾文水庫。
    由於台灣位處於環太平洋地震帶上,因此翡翠大壩首要安全設計是針對抗震。翡翠大壩經過地震資料的統計與分析、台灣地區發生地震機制的研究、壩址及鄰近地區各主要斷層活動性探查與評估,以及微震活動研判後,訂出與核能電廠同等級,採最大可能地震(MCE)之地表尖峰加速度PGA=0.4g設計,預計能夠抵抗1萬年出現一次的7級震度的「劇震」。

    在對岸解放軍方面,以1995年7月和1996年3月的「第三次台海危機」為例,當時對岸先後至少發射了10枚東風-15短程彈道飛彈,雖沒有直接影響台灣的大選,但也造成一定效用的威嚇力量。

    東風-15(DF-15)短程彈道飛彈射程約600至900公里,射程涵蓋全台,且能攜帶高爆彈頭或9萬噸當量核彈頭。美國國防部宣稱,解放軍約有315到355枚東風-15飛彈正在軍中服役。若是進行飽和攻擊,確實有可能突破我國嚴密的防空網,擊中翡翠大壩。

    倘若翡翠大壩潰堤,直接威脅下游大台北數百萬居民,考驗的就是政府的救災與疏難能力了。台北市市長柯文哲於2015年就曾要求,消防局應該演練一次最複雜的消防演練,除了颱風、地震、核災演習外,也應模擬巡弋飛彈轟炸台北101大樓、翡翠水庫的等地點後的防災救災行動。

    柯文哲當時表示,反恐屬於國安層面,應該由國安局來管,不過大台北地區曾針對大量傷患的場景演練過,且台北市大醫院比較多,因此醫療體系動員救災比較沒有問題。
  • 訪客
  • 賴岳謙專欄:新聞可以這麼看》飛彈射三峽大壩? 4個不可能!

    2018年01月22日 08:36 中時電子報 賴岳謙

    元月13日,台灣北社舉辦一場演講活動,邀請綠營的軍事專家蘇紫雲以「安全的總合:台灣應善用戰略機遇-從M503談起」為題進行專題講演。講演中,他主張應捨棄購買巡防艦,改大量採購中程導彈的戰略來對抗中國大陸,他說:「一艘功能陽春的巡防艦要價高達300億,滿油滿彈滿人的戰備成本更達500億元,但中程飛彈一枚3000萬,光是300億就差不多可以買1000枚中程飛彈了,而這些數量的飛彈可以封鎖中國30多個機場,讓對方的登陸部隊無法行動。」

    席間,有北社成員問到有關使用中程導彈炸毀長江三峽大壩的問題,針對這個問題,他被動地回答只需要兩枚就夠了,但是他也補充說「水壩屬於民生設施,在戰爭法中並非正當軍事目標,攻擊行為是非法的。」這個新聞一經刊出,在兩岸間鬧得沸沸揚揚的,我們究竟該怎麼解讀這個事件呢?

    個人以為可以分成四個層面來看這件事。

    首先是提問者的心理和思想狀態層面。過去也有人提出相關的主張,特別是美國的一些所謂戰略學家。他們主張炸毀長江三峽大壩可以造成長江三峽下游數十萬人甚至數百萬人的死亡,如此一來,大陸就可能因為畏懼這個嚴重的後果,不敢對台使用武力,或是在災害之後,大陸為了救災和善後,就無力對台使用武力。這種以廣大的平民百姓作為打擊對象的主張犯了反人類罪,屬於最嚴重等級的國際戰犯。在過去只有納粹德國和日本軍國主義者會幹出這種滔天大罪,所以,有這等想法的人或提出這項主張的人,他們跟德國納粹主義者和日本軍國主義者是相同等級的大壞蛋,應受到國際社會的公幹。

    其次是如何獲得中程導彈的層面。當前世界上能夠生產製造中程導彈的國家為數不多,具有限資料統計約有俄國、美國、大陸、法國、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和朝鮮。俄美因有「中導條約」的限制,發展得比較不成熟。法國總統馬克宏剛到中國訪問,印度的還在測試和發展中,如果賣給台灣難保不會發生亞洲版的「古巴事件」,巴基斯坦和大陸是鐵桿兄弟,試問台灣能向伊朗或朝鮮購買1000枚穩定又性能良好的中程導彈嗎?外購既然無法獲得,如果要自己研發製造,還需要經過多少次的試射,在這段時間裡要面對多少技術克服、經費預算的排擠作用、國際壓力和制裁呢?

    第三是中程導彈精確度的問題。台灣沒有自主掌控的高精確度導航系統,對於射程長達幾千公里遠的導彈,如何能夠發展出高精確度又具備高命中率的中程導彈呢?又如何能夠在飛航期間突破重重防衛系統而不被擊落呢?

    最後,即使讓你的導彈飛到了長江三峽大壩,這種裝填TNT炸藥的中程導彈能產生多少效果呢?經過試驗,一噸重的TNT炸藥由空中往地面的黃土炸射,可以炸出37立方公尺的大洞。中程導彈的彈頭只能填裝400到600公斤重的TNT炸藥,如果炸在鋼筋混泥土的工事上,可能連7公尺的大洞都炸不出來。長江三峽大壩長約2,335公尺,高約185公尺,壩基寬約125公尺,封頂寬約40公尺。長江三峽大壩的壩體為重力壩,使用了 14.86×10的6次方立方米鋼筋混凝土,這樣強度的大壩如何能夠被炸毀呢?

    我們想事情如果想得太簡單了,有的時候會顯得外行,如果是因為政治掛帥,透過意識形態來看問題,討好與會的台獨人士,為他們推動台獨來壯壯膽,則會失去專業性。如果顯示出外行又失去專業性,這樣就離專家的名號越來越遠了。
  • 訪客
  • 妄想攻擊三峽大壩?它真的無法被輕易摧毀,除了核打擊你拿它沒轍

    2018-01-20網易

    近些年,總是有人叫囂打擊中國三峽大壩。

      作為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峽大壩抗打擊能力究竟有多強?打擊三峽大壩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今天我們來簡單的討論一下。

    大型水壩是極為重要的設施,它是水力發電樞紐,工業園區的核心,同時因為巨大的容積量,洪水時可以調節水位,但是一旦壩體損壞,對下游就會造成極大的破壞。

      在二戰時期,最有名的轟炸之一就是英國皇家空軍轟炸德國的魯爾水壩,代號“懲戒行動”。

    英軍一共出動了19架蘭開斯特重型轟炸機,攜帶特製的重型滾筒炸彈,這種炸彈在低空投擲的時候可以在水面上彈跳,撞到大壩後沉入水底,到達預定深度啟爆,這樣可以徹底摧毀大壩。

      轟炸行動最後獲得成功,三座德國水壩被炸開,上億立方米的水淹沒了下游的工廠農田,給德國造成了巨大損失,最重要的是極大提升了盟軍的士氣。

    自此之後,攻擊敵國水壩成為一種可行的戰爭手段。

      近日,有人拋出了攻擊三峽大壩的言論,稱只要兩枚巡航導彈就可以擊潰三峽大壩。

      這番言論網上網下都引發了熱議。

      首先,讓我們看看三峽大壩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三峽大壩全長2308米,高185米,壩頂寬15米,底部寬124米。開挖土石1.34億立方米,澆築混凝土2794萬立方米,鋼筋及其金屬結構總重72.95萬噸。

      它是現今全世界第一大壩。

      換句話說,它就是一座用鋼筋混泥土澆築而成的山脈,而且是建立在花崗岩的基礎上,其堅固程度可想而知。

      在2011年,中國工程院院士,三峽工程階段性評估專家組組長沈國舫在接受網友問答時,指出三峽大壩不但從壩體到基礎都非常堅固,並且還採用了很多加固措施,一般常規戰爭是沒有辦法摧毀的。

    言下之意,三峽大壩只有在核戰爭時才有被摧毀的可能。

      至於現階段巡航導彈的威力如何呢?

      主流巡航導彈尺寸都不大,通常重量在1.5噸以下,而戰鬥部重量一般不到500公斤,像戰斧導彈、風暴陰影導彈,用於對付堅固目標所使用的侵徹彈頭,戰鬥部都是1000磅級,也就是454公斤。

      這種量級的彈頭要是打大型碉堡、機庫或者大樓什麼的自然不在話下,但是對付水壩這樣的目標,說得誇張一點,和用一根針刺鯨魚差不多。

      薩達姆當權時,曾經為自己打造了一座堅固的地下堡壘,頂部用1.8米厚的鋼筋混凝土加固,根據建造專家的說法,要16枚戰斧導彈才能將它摧毀。

      這座堡壘和三峽大壩一比,就如同火柴盒和坦克的區別一樣。

    所以區區兩枚巡航導彈想對三峽水壩造成威脅,無疑是癡人說夢。

      而且三峽大壩屬於重力壩,穩定性非常高,妄圖攻擊一點而造成壩體整體崩潰是不可能的。

      當今世界,除了核武器外,能夠對三峽大壩造成一定威脅的武器,只有美國的巨型鑽地彈。

      它重13.6噸,從高空投擲後會產生巨大的動能,可以穿透近60米深的普通鋼筋混凝土,穿透8米厚的超強加固混凝土,裝高能炸藥2.7噸,威力極其驚人。

     巨型鑽地彈由B2轟炸機攜帶,因為尺寸和重量都太大,一架B2只能攜帶一枚。

      但是一枚巨型鑽地彈仍不足以摧毀三峽大壩,按照它的原理可以看做是深孔爆破,單枚可以爆破混凝土石方四五千立方米,也就是在壩體上炸出一個25米長、20米寬、10米高的洞。

      所以要炸塌三峽大壩,B2得飛過來一個機群。

    不過三峽在中國內陸,被重重防空網環繞,即便是B2這樣的隱形轟炸機要突防,也是極為危險的事情,畢竟中國裝備的反隱雷達和各型防空導彈不是吃素的。

      飛進來就要做到被擊落的準備。

      另外水壩這種設施,即便是開戰後,也沒有哪個國家敢輕易發起攻擊,畢竟襲擊水壩屬於反人類的行為。
  • 訪客
  • 張誠/升級雲峰飛彈攻北京?射程延伸不等於能命中目標

    2018年02月01日ETtoday新聞雲

    媒體報導,國防部「麒麟專案」編列124億7,400萬餘元,分5個年度由中科院研製「微衛星火箭發射載具」,可將50至200公斤重的微衛星推送到距離地面500公里高的軌道,為未來發射國造微衛星作準備。報導也提到,中科院在此火箭推進器的研發基礎下,同時研製以衝壓引擎為續航推力的「雲峰中程飛彈」,最大射程可達2千公里,射程可涵蓋到中國北京。雖然中科院發出新聞稿表示報導內容是記者臆測,然若報導內容屬實,那就代表我國已突破中程彈道飛彈的技術門檻。

    根據公開資訊,飛行距離小於1,000公里的彈道飛彈歸類為「近程彈道飛彈」,飛行距離介於1,000公里與3,000公里為「中程導彈飛彈」,飛行距離介於3,000公里與5,500公里為「遠程導彈飛彈」,飛行距離若大於5,500公里,即為「洲際彈道飛彈」,也就是說不同等級的彈道飛彈,代表著不同級別的科技及製造工藝。

    事實上,彈道飛彈的飛行軌跡基本上為拋物線,若飛行距離要超過2,000公里,那高度至少要達到500公里,才有足夠將位能轉換成動能,持續依拋物線飛行至期望距離。換句話說,中科院研發布署500公里高空微衛星的「火箭發射載具」,有助於累積「中程彈道飛彈」的技術能量,所以此舉必引來國際關注。

    媒體也報導,在此火箭推進器的研發基礎下,中科院同時研製以衝壓引擎為續航推力的「雲峰飛彈」,因此有學者推論,中科院已擁有製作高空巡弋飛彈的技術。其實,衝壓引擎飛彈的飛行高度有其限制,因為衝壓引擎必須在至少兩倍音速的飛行環境下,才能將空氣中的氧氣,濃縮到必要程度而穩定運作,若高空的空氣太過稀薄,壓縮後的空氣無法濃縮成高濃度氧氣,就需要助燃劑在燃料中補充氧幫助燃燒,但這似乎不是衝壓引擎原來的設計概念。

    另外,若將巡弋飛彈定義為「依照預置航路飛行之飛彈」,巡弋飛彈當然可低空飛行也可以高空飛行。巡弋飛彈低空飛行的原因,是利用地形的遮蔽避開防空武力的攔截,增加巡弋飛彈的存活率。那麼,巡弋飛彈高空飛行的目的,也是要以高度來避開防空武力的攔截。那麼該飛多高才算安全呢?類似薩德的反彈道飛彈防空武力,可以攔截40~150公里的高空目標,即可做為推測的參考。總之,理論上高空巡弋飛彈飛的愈高越愈安全,但愈高空氣愈稀薄,取捨就在其中。

    一般人在討論遠程投射武器時,比較容易專注在「射程」,例如這次的媒體報導標題即強調「射程達2,000公里直搗北京」。事實上「飛行距離」的延伸,不等於就能「命中目標」。飛彈的導引控制是門大學問,因此,在研發階段,如何精準追蹤自己發射的彈道飛彈,並在彈道飛彈的飛行過程中進行修正,皆需先建立自主的太空通訊及監測能力。也因此這次高度500公里的「微衛星火箭發射載具」研發專案若屬實,應是建立太空通訊及監測能力的基本功。

    國防自主必須扎扎實實,研發出的裝備就算能量產,卻不等於裝備可擔任戰備。因為使用裝備的人,永遠占極為重要的地位,但擔任戰備必須要有運用裝備的戰技、發揮裝備性能的戰術,還要有維持裝備妥善率的後勤支援能量等。

    民國77年,天弓一型研發成功,陸軍飛彈指揮部成立「天弓實驗隊」,與中科院的工程師一起完成武器系統的戰技、戰術、維修、後勤等所有技術手冊,在此同時,中科院的工程師平行發展量產所需的爆炸圖,奠定天弓一型防空系統的戰力,30年前的往事,歷歷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