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教育部原以2021年「教官退出校園」為目標,不過因去年修法將軍官最大服役年限延長2年,教官退出校園時間恐怕得等到2023年。圖為示意圖。(攝影:陳品佑)

【內幕】軍官服役年限延2年 教育部「2021年教官退出校園」破功

2018年02月02日 上報

李昭安

教官退出校園時間恐怕要延後了!立法院2013年修正《高級中等教育法》時做出附帶決議,希望軍訓教官8年內退出校園、回歸國防體系,因此教育部一直以2021年「教官退出校園」為目標。不過,去年修正《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軍官最大服役年限延長2年之後,此事已悄悄出現變數。

教官退出校園議題已爭論多年,基於學術自由、校園民主化等考量,軍人進駐校園被視為威權時期監控校園的作法,因此1987年解嚴後,民間就有許多要求改革的聲浪。

全台教官仍有3千人

蔡政府上台後,2017年起,高中、大學教官開始「遇缺不補」,待其離退後人數慢慢遞減,但至今全台教官仍有3005人。教育部原規劃的輔導轉職方案包括:轉任全民國防教師、轉任校安人員、調行政單位(校外生活輔導會)、回任國軍單位、轉任退輔會等。不過,目前看來較可行的僅轉任教師、校安人員兩方向。

教官
目前全台教官有3005人,教官若要陸續退出校園,轉職方向包括轉任全民國防教師、校安人員等。(資料照片)

值得關注的是,教育部1月26日預告「各級學校全民國防教育課程內容及實施辦法」修正草案,其中明定合格全民國防教育合格教師人數不足時,在2023年8月1日前,得由培訓合格的教官擔任或協助教學工作。且自今年8月1日起,取得全民國防教育科教師培訓合格,並有該科教師證書者,就可在高中教軍訓課。

這形同訂定「落日條款」,把教官可教軍訓課的期限,限縮在「2023年8月1日」之前。外界好奇,為何比原本2021年的目標還晚2年?

為何延到2023年 有2個關鍵因素

教育部官員接受《上報》訪問時透露,訂出此時間點,主要有兩個考慮因素。第一,去年10月底立法院修正《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校級及尉級軍官最大服務年限都延長2年,例如中校從24年延長到26年,上校從28年延長到30年。因退伍時間可能跟著拉長,「教育部必須配合國防部政策稍作調整」。

第二,教育部預計從今年起,在師培體系大學培育全民國防教育科合格教師,若以今年暑假後大二生開始修相關課程試算,2020年暑假後開始有畢業生,加上實習一年,至少要2021年後才能開始任教。「以目前師培能量來看,我們的確擔心來不及。」

官員指出,雖然目前同步研擬輔導「有意願」的在職教官接受師資培訓、取得合格教師證,轉型為「全民國防教師」,但時間上還是怕趕不及,會有「空窗期」。幾經考量,決定以2023年為「填補相關師資」的預期目標。

不能強迫教官離校

據《上報》掌握資訊,教育部原本曾推估,至立法院訂出的「2021年」退場期限,約還有1000位教官未達最大服役年限。但去年修法延長軍官最大服役年限2年後,推估至2021年尚未達年限的教官人數暴增為2000人以上。

為顧及教官工作權,不能「強迫離校」,因此除非教官們自願轉職或早點退伍,否則要在2021年落實教官全面退出校園,變得非常棘手。

photo  

教育部官員指出,政策規劃上還是以2021年為目標,不過考量「退伍是個人的生涯規劃」,還是必須及早因應,重新檢討培育全民國防教育師資的時間。

此外,為填補教官離退後的校園安全維護人力,教育部去年開始推行高中「學務創新人力」計畫,一旦有教官離退,其空缺就可用來聘請「學務創新人力」,負責維護校園安全、輔導學生,以及推廣反毒、反霸凌等業務。

依據教育部所訂規範,必須經教育部、國教署培訓合格,具有相關學務工作專業訓練或具備學務相關工作2年以上,才可擔任此職務。具備相關經驗但尚未取得培訓合格證明者,可「先用後訓」,半年內再補相關合格證明即可。

教官缺額變學務創新人力

國教署統計,去年全台已有64所國立高中申請此計畫,把90位教官缺額轉換為108位學務創新人力。私立高中則以經費補助方式推行,一位教官缺額最高可申請80萬元補助,去年約進用110多人,補助金額達4600多萬元。

據了解,有不少退伍教官「回鍋」校園擔任學務創新人力,不過其職務內容、待遇已與過去教官時期大不相同。以國立高中為例,其薪資大多參考科技部先前所訂「專任助理工作酬金標準」給薪,大學畢業起薪3萬1520元,碩士畢業3萬6050元;私立高中薪資則是約2萬8千元到4萬元以上不等,依其職務內容做調整。

photo

教育部推動多項方案想漸進式落實「教官退出校園」目標,不過距離2021年僅剩3年時間,以目前仍有3005位教官估算,要順利達標困難度非常高。


即使教育部近期拋出修正時程到2023年的規劃,但知情人士提醒,《高級中等教育法》第31條是高中設置教官的「法源」,若不修正,未來恐怕還會有爭議。

對此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曾在2016年提出《高級中等教育法》第31條修正草案,明定2021年8月1日起廢止此條款,至於教官轉職及補充校安、輔導人力的相關辦法,則由教育部會同國防部定之。不過至今立法院尚未排審過此案,教育部對修法與否的態度也頗為低調,不願明確表態。

★ ★ ★ ★

photo  
面對教官退場,校安人力缺乏的問題,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教育部正研擬「校安中心儲備人員培訓實施計畫」,規畫每年辦5梯次、每梯200人,循序漸進滿足高中職進用校安人員的需求。(資料照片)


教官逐步退出校園 2016年200校缺校安人力

2016年10月27日 上報

立法院要求教官於2021年前退出校園,教育部採取漸進措施,預估2017年約有200個教官離開學校,必須補進校安人力。

據《中央社》報導,立法院於2013年做出附帶決議,要求教官於2021年退出校園。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27日邀請教育部作「教官退出校園,安全誰來顧」專題報告,提出各項配套措施。

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對於校安人員的需求,教育部正研擬「校安中心儲備人員培訓實施計畫」,規劃每年辦5梯次、每梯200人,循序漸進滿足高中職進用校安人員的需求。

教育部學生事務及特殊教育司長鄭乃文表示,2016年年底就會開始舉辦第一梯培訓。初估2017年度校安人員空缺約200人左右,培訓量必須大於需求量,因此會安排5梯次、共1000人的培訓量。

鄭乃文表示,培訓對象以有學務經驗、或是退休教官為主,現職、已離職人員都可參加。培訓內容包括學生輔導、霸凌處理、溝通技巧、學務政策等。

許多立委擔心校安人員無法取代教官工作,尤其是沒有軍服的威嚇力,以及軍人的精神。鄭乃文說,教官是逐步離退,會趁還有教官在校園的這段時間,「把態度傳承下來」,他相信校安人員站上崗位後,也會和教官一樣為校園安全付出心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教育部「聯絡處」妾身未明 推教官轉職要先撇「黑機關」罵名

    上報 / 李昭安 2018年02月04日 13:00:00

    教育部為漸進式推動教官退出校園,有意擴大教育部在各縣市的「聯絡處」編制,鼓勵原在校園的教官轉到聯絡處任職,從校外協助學校推動學生生活輔導、藥物濫用防制等工作。不過,現行教育部聯絡處預算未受立法院監督,運作也未法制化,過去長期遭批「黑機關」。

    據《上報》掌握最新資訊,為讓聯絡處的運作機制明確化、擺脫「黑機關」罵名,教育部近期已委託中正大學研擬《校園安全法》草案,希望賦予聯絡處明確定位、任務,鼓勵更多校內教官轉到各縣市聯絡處任職,推動教官退出校園就更有正當性。

    長期未法制化 立委、審計部都曾質疑

    目前各縣市都有教育部聯絡處、「校外生活輔導會(簡稱校外會)」,由在職教官協助各校推動校外生活輔導、春暉專案等業務。但不同縣市運作機制大不同,有的縣市以「聯絡處」運作為主,有的又以校外會為主要對外窗口,形成「一個單位、兩個招牌」的現象。

    2016年,民進黨立委吳思瑤曾在質詢教育部長潘文忠時質疑,教育部各縣市聯絡處的補助預算,都是掛在該縣市某所高中職之下,可說是「神祕的401專戶」;例如新北市政府掛在板橋高中,台中市政府掛在台中高農之下。教育部以補助款編列預算,但立法院卻沒有透明、公開的資訊,可監督預算支用及分配。

    吳思瑤更引述審計部意見指出,各縣市聯絡處自1962年3月1日起即為任務編組,但迄今卻未完成法制化,讓大家對聯絡處、校外會的運作有諸多猜忌,質疑「它是不是一個黑機關」?當時潘文忠承諾,會深入檢討校外會與各縣市聯絡處的關係,以及各縣市聯絡處法制化的議題。

    擬擴大聯絡處編制 讓更多教官加入

    時隔一年多,教育部官員接受《上報》訪問時說,教育部正著手研擬《校園安全法》草案,評估未來是否有可能擴大聯絡處編制,「讓更多教官參與其中」,協助校園辦理學生生活輔導、防制藥物濫用、輔導高關懷學生等事務。

    官員指出,一旦各縣市、常設化後,組織及運作就會更上軌道,「教官可以順利離開校園,實際上還是在校外協助教育事務」。

    吳思瑤接受《上報》訪問時表示,她支持強化聯絡處、校外會功能,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應強化縱向聯繫,確認聯絡處、校外會的法律位階及分工,否則拿國家補助,但有責任沒有履行時,要怎麼課責?

    此外,吳思瑤先前也曾質疑,教育部推動教官退出校園,但教育部本身卻仍重用軍職人員,教育部本部仍借調35位教官、國教署借調33位教官,共有68位教官在教育部服務。她要求「刮別人鬍子前應該先刮自己的」,教育部應比照2021年教官退出校園的時限,讓教官回歸國防專業。

    對此教育部官員說,教育部目前正在向行政院人事總處爭取正式員額,希望未來不必向學校借調教官,就有正式人力能處理軍訓相關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