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張雅琴挑戰新聞》6戰法"武統台灣"?王洪光嗆:3天亡台
https://youtu.be/kD0NHOAILnM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環時:快速武統台灣 解放軍可祭六戰法


2018年03月27日

中時電子報 楊幼蘭

photo
解放軍南京炮兵學院廊坊校區2016年6月發射紅箭73反坦克飛彈,在西北戈壁訓練基地進行實彈戰術演練的畫面。(中新社)

https://youtu.be/XQC7zmSlHRw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由於美國總統川普簽署台灣旅行法,允許每台各級官員互訪,引發大陸強烈反彈,警告這可能成為北京下決心「解決台灣問題」的導火線。

解放軍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27在《環球時報》發文稱,北京若要武統台灣,可以利用六戰一體的戰法,以最小的代價速戰速決。

第一是火力戰,火力準備階段,三波以火炮飛彈為主的火力突擊,加上三波航空兵火力的補充打擊。依據電腦模擬,摧毀台方1/3重要目標,並壓制其他重要目標和一般目標,在48小時內達到癱瘓的目標。接著由察打一體無人機臨空監視,並消滅零星復活火力。

王洪光指出,在進攻過程中,如果台軍反突擊、逆襲,堅守防禦要點、支撐點,則毋需強攻,只要召喚上級火力加以摧毀。

而所謂「上級火力」,包括遠端火箭炮、戰術航空兵,陸軍航空兵與艦炮艦導火力,而特別堅固的地下設施,則由鑽地彈反復打擊。因此,在以合成營為主構成的突擊群中,有炮兵前方觀察所、空軍引導和指示目標小組、陸航指揮組,以及艦炮火力指示等有關人員。

在大陸海岸相應位置,部署X個遠火旅,其中瞄準台灣北部X個旅,南部X個旅,東部X個旅,並以X個旅作為火力預備隊,負責72小時不間斷火力支援;護送解放軍登陸兵向縱深攻擊前進,直到攻佔預定目標。

第二是目標戰,俗稱「點穴」。現代登島作戰,並不需層層打擊,層層推進,形成明顯戰線,逐次佔領敵方防禦地域。而是戰前根據目標性質,可分為摧毀目標、壓制目標、奪占目標,監控目標與暫時保留目標等。美軍確定北韓120萬部隊有700多個打擊目標,那台軍約有20萬軍隊,應該有200-300個目標。把這些目標編成目錄,包括目標性質、精確座標、打擊要求、打擊方式方法,以及所需兵力兵器彈藥器材等,戰前任務部隊對各自目標詳加研究,反覆演練和重難點攻關,以研究出對每個具體目標的最佳打法。

https://youtu.be/Js_3HUUXEg4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王洪光指出,台灣的軍事目標有兩個極易挨打的特點。
一是集中,如衡山和圓山指揮所、高速圓山交流道,還有松山機場間的距離不超過3公里。而海軍左營軍港(海軍司令部)與屏東軍用機場不超過30公里,佳山飛機洞庫機場與花蓮機場不超過3公里。他認為,只要一個地域突擊作戰計畫,這些目標都能涵蓋進來,簡化了航線,真是太便宜了解放軍航空兵。
二是暴露, 台灣所有的機場離海邊都很近,近則零距離如桃園、花蓮機場,遠則40-50公里如清泉崗、台東機場,其餘都在10公里上下。又如佳山和台東飛機洞庫毫無遮掩,從東向洞庫看去,庫口盡收眼底。熟練的飛行員閉著眼睛,都能發現和攻擊目標。更不要說位於大直地區的衡山指揮部系統,在谷歌地圖上都分辨得清清楚楚。

第三是立體戰,二戰諾曼第式傳統登陸已過時,現代登陸戰是多種樣式並用,根據敵情、地形,什麼適用就用什麼樣式。而地平線登陸、超視距登陸、敵後垂直登陸,還有利用港口、機場登陸都是重要方式。一個空降師的戰役空降,至少上千平方公里,空降地域內應有3-6個敵方機場,傘降和機降相結合。在登陸兵上岸同時,上百架次的空降兵在敵後著陸,守軍顧得過來嗎?

第四是打包括電磁、網路的資訊戰。保護己方資訊,打擊破壞敵方資訊,而先取得制資訊權,是取得制空權、制海權的前提和保證。電磁脈衝武器(炸彈)、碳纖維炸彈是必備武器。王洪光指出,台軍衡山、陸資、大成、強網等指揮系統和網際網路、各局域功能網,以及輸電線網是主要打擊目標,而戰前戰中斷網路、斷電是必須的。

第五是特種作戰,王洪光說,解放軍每個戰區都有特戰旅,集中到台灣作戰,正是練手的好機會。特種作戰任務,首先是斬首行動,當鑽地彈和混凝土爆破彈沒有完成斬首任務時,由特戰分隊完成。其次是先遣行動,在火力準備之時或之前,趁亂先行潛入重要目標附近,如各級指揮機構、重要技術陣地、機場、港口,電視臺與電臺,適時加以控制,接著引導主力部隊進入。再次是向地對地飛彈、遠端火箭砲,各軍種航空兵與艦砲等支援火力指示目標和校正偏差,評估毀傷效果。

王洪光指出,為打擊位於台北大直的台軍最高指揮部衡山等指揮機構,解放軍特戰部隊在火力準備時,通過滲透,傘降與機降佔領松山機場。控制機場後,主力向衡山指揮部出擊,並向解放軍臨空航空兵指示臨機打擊目標。一部兵力順勢控制高速圓山交流道,切斷台北北部的東西交通,引導解放軍登陸兵主力分赴台北各個攻擊目標。

第六是打包括法律與輿論在內的心理戰,他指出, 火力硬殺傷和心理軟殺傷相結合,在硬殺傷的打擊和威懾下,加強心理攻勢。

透過手機,臉書和其他網路平臺,強行置換島內電視臺、廣播電臺播放內容,戰場傳單、喊話等,向台軍官兵指名道姓地發出勸降書。

★ ★ ★ ★

photo 
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退役中將王洪光常發表對台「武統」意見,北京專家指這僅是其個人意見,其實有關意見並不符合中共台工作方向及內容。

王洪光霸氣放話:美國在台灣部署薩德之時,就是我們解放台灣之日。
https://youtu.be/viNStNsi9ME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共軍鷹派退將王洪光武統遭批

2017年02月10日

中時電子報 徐尚禮 

photo
2017年中共對台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俞正聲出席會議並作重要講話。會中沒有把「武統」列入對台工作時間表。(圖/新華網)

共軍退將王洪光常對兩岸情勢發表高論,諸如「大陸以小時計來奪取台灣」、「2020年前後要爆發台海戰爭,很可能一舉奪取台灣。」北京一軍事研究協會批評王洪光「武統」言論不負責任,僅為個人意見。

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退役的王洪光中將對民進黨政府不放心,對國民黨也沒好話。他說:國民黨已經爛泥扶不上牆。對老國民黨則稱:張靈甫除去抗日,也就不是什麽名將,只能說是解放軍的手下敗將。

王洪光因其身分,其發言常被揣測是否僅為個人意見或是北京有關方面授意?

香港鳯凰網9日專文指,兩岸統一,向心力和吸引力才是走向統一的溫和良方。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研究部主任滕建群表示,動輒言武和以武相逼,是不負責任之舉。2017年中共中央對台工作會議,也沒有將「武統」列入工作時間表。

滕建群及相關兩岸關係專家是在出席鳯凰網8日《震海聽風錄》節目時,作以上表示。9日鳯凰網再發表專文。大陸網站同步轉載「解放軍退役將領武統言論不負責任?」文章。

滕建群在座談節目說,大陸確實在做武統準備,但有一波退下來的將軍講話不是很負責任。

滕建群表示,他不是代表官方的,不是官方立場,這個應該肯定的。因為我們老祖宗就告訴我們善戰者不言戰,你整天喊打打打的話,我覺得這不是一個真正的戰略家,一個軍人所應該秉承的,因為我們現在對台的話,我們還是親兄弟,我們打起來的話,這個仇的話永遠不會解除的。所以我個人感覺對於這樣一些言論的話,我們沒有必要太過於看重他們。

該節目另一來賓丁學良表示同意滕建群看法。他說:台灣是經常把退休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話,當做是官方政策的一次試驗試水。

★ ★ ★ ★

photo
雖然中共從第一天開始就喊「黨指揮槍」,但事實上六十餘年來從來沒有真正完全實現過。(湯森路透)

台北京觀察站:失意軍頭王洪光,是習近平的豬隊友

2016年12月22日 上報

范疇

已下台的前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中將,12月17日在一場大型公開活動中說,中國武力攻台的時間在2020前後,並且「100小時內」拿下台灣,世界華人媒體競相報導。他中氣十足的喊出這番話,心理上反應出對今年二月間習近平定案的「軍改方案」的不滿,並且實質上威脅到了習近平在明年十九大進行「臨門一腳政改」的權威性。從習核心班子的眼光來看,這番公開發言的對外政治影響極其惡劣。

聽到王洪光言論的台灣讀者,想來都氣憤異常,以為那是中國「鷹派」送出的信號,其實,台灣社會並不瞭解中國政治的奧妙,此處容我進一步分析。

「軍區」為什麼改「戰區」?

2016年2月,習近平拍板定案,在打掉解放軍中幾隻大貪虎後,推出構思已久的「軍區改戰區」世紀計畫,廢除原有的以城市名稱命名的七大軍區,改以用地理方位(東南西北中)命名的五大戰區。「軍區」及「戰區」兩名稱一字之差,但本質上卻是由蘇聯軍制改向美國軍制的巨大變革。這是一場天翻地覆的權力結構轉移,造成許許多多將領在能力上和心理上的不適應。管理學的常識告訴我們,這場牽涉到200餘萬人、60年老傳統的組織變革,至少需要5-10年的時間才有可能穩定下來。

我們必須在這個大背景下來看已被退職的前「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的激進發言,細細品味其說話方式和內容所透露出的政治內涵。同樣的,對於以前、日後的解放軍退休人士、在職邊緣軍官、打著官方旗號的邊緣媒體所發表的類似對台言論,都應該放到這大背景下來評價。在進一步分析前,讓我先歸納一個評價的原則:會叫的狗不會咬人,亂叫的狗一定被主人罵;一句話,當它是狗就可以了。

原來指揮不動的山頭主義

一言以蔽之,「軍區」改「戰區」,就是作戰指揮系統的改變。原來的「軍區」,本質上接近「山頭」,而新制下的「戰區」,在指揮系統下就代表「去山頭化」。原來的「山頭軍區」有什麼問題呢?最為膾炙人口的事件就是,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身為軍委主席、黨總書記、國家主席的胡錦濤,竟指揮不動成都軍區前進汶川救援,導致總理溫家寶講出「你們是人民養的,你們看著辦吧」。等到一週後成都軍區派人進入災區,連重型設備都未帶,士兵只有鐵鍬。

再遠一點的例子。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中,鄧小平調不動北京軍區,只能由其他軍區調兵入北京。在老的軍區制度下,中國有人戲言,對日戰爭不可能,因為如果對日用兵,一定得用上瀋陽軍區,那就可能部隊路經北京時就順手「把北京給端了」。

因此,習近平若要做政改,甚至經改,必須先做好軍改,這道理再簡單不過;軍事若不統一,連中國大陸內部都稱不上已經統一。在新的「戰區」制度下,戰區的最高將領只負責執行來自中央軍委的作戰命令,而無作戰行止的決策權。從西方的組織概念來看,這叫做「軍隊中央化」;從中國共產黨的術語來講,這叫做「黨指揮槍」。雖然中共從第一天開始就喊「黨指揮槍」,但事實上六十餘年來從來沒有真正完全實現過,否則毛澤東也不用一天到晚怕被暗殺、不斷分散、撤換軍權、甚至發動文革以自保。習近平要改變這歷史詛咒。

不管是洩密還是嘴砲,王洪光難脫其咎

那麼,重點來了。在習近平的軍改新制下,是否作戰、何時作戰,是個百分之一百的政治決定,任何將領,除非在軍委會議中發言,都不得隨著一己的看法對外發表軍事政策。你能想像美國太平洋戰區的一個上校、中將甚至司令,即使退了役,在一個公開場合或電視上斷言美軍何時進攻南海某島嗎?若是真的,他將被以洩密罪軍法審判,若是假的,他至少會被撤職或取消一切軍職福利。

由於習近平的軍制改革尚在襁褓之中,因此像已退職將領王洪光(以及其他類似身份人士)這樣的公開發言,或許習核心還來不及制止。此人於習近平掌權的2012年去職時正值62歲壯年,究竟是因為能力或心理不適應而被去職還是其他原因,我們不得而知,但是,他原職副司令的「南京軍區」,掌管江蘇、安徽、浙江、福建、江西五個省軍區及上海警備區,對台軍事在其範圍之內,倘若他所講的「2020前後攻台」屬實,那麼他就犯了國家洩密罪,連帶的提供他消息的昔日同袍也犯下了國家洩密罪。倘若他所言只是嘴砲,那麼他就是在挑戰習近平新軍制下的「作戰指揮決策出自中央軍委」的天條。

photo
在習近平的軍改新制下,是否作戰、何時作戰,是個百分之一百的政治決定。(湯森路透)

請看習近平二月份在拍板軍事改制時所說的一段宣示:

《戰區要毫不動搖聽黨指揮,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堅持政治建軍原則,強化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自覺同黨中央和中央軍委保持高度一致,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折不扣執行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命令指示》。

王洪光的超乎中國國防部、軍委的激進發言,談得上「有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嗎?還是只是他個人的「自娛自樂」?作為曾任機密要職的軍人,能夠自娛自樂的發表言論嗎?刊登他言論的媒體,脫得了洩漏國家機密或自娛自樂指點中央軍委的干係嗎?

「習核心」真的已經樹立?

習近平正在進行一場劃世紀的行動,不管世人同不同意他的方向,也不論其方向是否會成功,像王洪光將軍這樣的脫序演出,反映的還是那種「軍區山寨頭頭」的舊有傲慢,使人不得不懷疑,「習核心」是否已經真的樹立?軍改是否會順利?在職將領和去職將領之中是否存在無視於大局的反噬潛意識?如果連解放軍的嘴都管不住,還談得上管住槍?

尤其在美國准總統川普即將上任之際,習近平或許不怕神一樣的對手,但一定得懲罰豬一樣的隊友。這是好話,豬一定聽不進去,但希望習能聽得進去。

延伸閱讀:
解放軍中將:台軍的花架子非常好看,我們不要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