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6年7月20日,美海軍軍令部部長理查孫(John Richardson)上將參訪共軍海軍潛艦學院、北海艦隊總部及位於青島的海軍巡防艦和潛艦,以提升彼此理解,並且鼓勵美海軍與中共海軍進行專業的交流。(Source: USN/Nathan Laird)

中共此次軍事改革如能依計畫進行並獲致成功的話,勢必能建立起一支 訓練精實、紀律嚴明及裝備先進的聯合部隊。我中華民國國軍必須保持 高度關注,觀察後續發展。

中共軍事改革意涵
What Do China’s Military Reforms Mean for Taiwan?
取材/2016年第四季聯合部隊季刊(Joint Force Quarterly , 4th Quarter/2016)

●作者/Joel Wuthnow ● 譯者/黃淑芬 ● 審者/劉宗翰

作者簡介
Joel Wuthnow係美國國防大學國家戰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中共軍事事務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Chinese Military Affairs)研究員。
Reprint from Joint Force Quarterly with permission.

中共此次軍事改革如能依計畫進行並獲致成功的話,勢必能建立起一支訓練精實、紀律嚴明及裝備先進的聯合部隊。我中華民國國軍必須保持高度關注,觀察後續發展。

2011年底至2016 年初,中共宣布了將針對共軍進行一系列雷厲風行的組織架構改革。1 主要的改變包括有下列幾點:

以15個直接隸屬在中央軍事委員會(Central Military Com- mission, CMC)的部門,取代4 個半自治的總部(負責作戰、政戰、後勤,以及裝備)。

在軍種層級,成立 新的戰略支援部隊(Strategic Support Force),為電磁、太空及網路領域提供支援;為地面部隊成立各自的司令部(這些部隊先前是由總部共同指導);同時將二砲部隊―負責中共傳統和核子飛彈的一個獨立部門,升級為擁有完整兵力的獨立軍種,並且重新命名為中共火箭軍(PLA Rocket Force) 。

負責管理區域層級部隊的七個軍區,則由五個戰區(theater command)取代,各戰區之間密切配合,以對抗中共周邊陸上與海上的特定威脅。

此番改革不僅大幅地改變共軍的組織架構,也重新定義主要單位間的職權關係。中共空軍及海軍司令部先前在平時負責指揮作戰,現在則被重新指派賦予管理角色,主要負責部隊的訓練與裝備。作戰權責則移交予雙層體系,由中央軍委會負責決策,然後交由戰區執行。

photo  
2015年11月7日,濟南號飛彈驅逐艦(上)、益陽號護衛艦與美孫號(USS Mason)飛彈驅逐艦(中)、蒙特里號(USSMonterey)飛彈巡洋艦及斯托特號(USS Stout)飛彈驅逐艦(下)於大西洋舉行的通行演習(passing exercise)中,鳴笛編隊。(Source: USN/Edward Guttierrez III)


就某種程度上來說,新體系讓人聯想到美國的軍事架構,也就是在1986年高尼法案(Goldwater-Nichols Department of Defense Reorganization Act of 1986)通過後所發展出來的架構。該法案同樣指派各軍種「組織、訓練與裝備」的功能, 然後將作戰權責交到作戰區的司令部手中,諸如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然而,兩者軍隊的最重要差異點,在於共軍仍然是黨軍性質,致力於維護中國共產黨的利益,而不像美軍是屬於國家軍隊,不論那個政黨執政,都致力於維護國家利益。因此,有別於美軍的淵源,共軍將持續擁有列寧式的特質,諸如中央軍委會就是由政委們所組成,以及黨委員會的勢力可伸入軍團層級。

為何中共主席習近平與共軍支持者會追求這樣的改革?這存在政治與作戰兩個動機。就政治上而言,值此武裝部隊日益腐化與紀律鬆散之際,此次改革的設計,強化了中央軍委會監督武裝部隊的能力。因此,該改革將與其他平行配套措施並進,藉由在共軍內部進行的反腐化運動,根除違法亂紀等不法行為,此番作為已經免職了數十位高階軍官(包括兩位前中央軍委會副主席徐才厚及郭伯雄),同時致力於強化習近平以共黨總書記身分對軍隊的掌控。

photo  
共軍改革起源於打擊貪腐與強化政治,並在作戰上提升現代戰場中所強調之聯合性。(Source: REUTERS /達志)


此次改革以許多方式強化對共軍的政治控制。例如,其中一項改革解散了太過自治且充斥著貪腐的總部機構,然後將接替其任務的組織直接隸屬在中央軍委會底下,以便受到更仔細的審查。另一項改革則強化了審計與紀律檢查的功能,如此一來,中央軍委會就可派出稽查員到共軍所有單位,澈底根除違法者。此外,中央軍委會下還新成立了政治及法務委員會,以穩固規定與法律在共軍中的角色。

就作戰上而言,該改革旨在提高共軍於高科技戰場中執行聯合作戰的能力。過去廿年來,中共軍事戰略家已經確認了聯合作戰乃是現代戰爭的關鍵所在。中共有這種體認的部分原因,是鑑於美國在波灣戰爭,還有在1990年代其他戰爭中上所獲致的成功。因此,共軍發展出聯合準則,並且執行了愈來愈多的跨軍種演習。

此次改革以多種方式促進了共軍的「聯合性」。第一、藉由創造聯合指管體系,將作戰權責放在中央層級(隸屬於中央軍委會底下的新聯合參謀部門)及區域層級(戰區)的司令手中。第二、建立起一個獨立的地面部隊總部,讓中央軍委會及戰區成為完全聯合的組織。第三、在中央軍委會層級創立了一個訓練管理部門,專職聯合訓練。第四、賦予戰區司令在各自責任區內擁有管理底下各單位的權責。這些含括了空軍、海軍,以及傳統飛彈部隊,但核子部隊可能並沒有包括在內。

上述諸般作為對中華民國的安全存有哪些意涵?可歸納出以下幾點影響。首先,在短期內,隨著新職權輪廓的釐清,新領導者就定位,以及基層人員企圖理解在新組織表內的定位還有將扮演何種角色,共軍勢將面臨一定程度的組織瓦解。另一個組織壓力的來源,就是必須同步進行的裁軍,共軍預計在2017年底,由230萬大軍縮減為200萬。因此,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共軍會將焦點放在內部,降低了其打一場主要戰爭的能力。

photo  
共軍改革的重點之一就是裁軍,並規劃於年底縮減13% 兵力。(Source: REUTERS/達志)


第二、長遠來看,共軍將建立起更強大的戰力,可以在多個領域進行聯合作戰。尤其是戰區,將會聚焦在各自責任區內的威脅進行聯合訓練。而與中華民國有關的是以南京為基地的東部戰區,該戰區將負責規劃與中華民國相關的應急作戰事件。戰區司令將可以整合陸軍、海軍、空軍及傳統飛彈部隊,進行聯合訓練與作戰。東部戰區司令或許也能獲得戰略支援部隊更多的支援, 該支部隊有其關鍵性,尤其是在進行諸如太空與網路等非傳統領域作戰之際。如此一來,將會有一支訓練更為精良的聯合部隊,對中華民國安全構成更大的威脅。

第三、共軍致力於培養新一代且訓練有素的領導者,以負責發展準則,以及進行與中華民國應急作戰相關的訓練和作戰。共軍已然展開專業軍事教育改革,以輔助組織重整,包括在共軍的國防大學籌組了一個專攻聯合指揮的新學程。2 新任的各個司令,也會在中央軍委會及戰區層級的重要位置輪替。部分戰區司令可能由海軍及空軍的高階軍官擔任,這對尋求建立一支更聯合部隊的共軍而言,將可帶來寶貴的新觀點。再者,共軍可能會維持其傳統,將最優秀、最有前途軍官送到負責中華民國的戰區。

第四、共軍會持續將最先進的裝備發配到東部戰區,這與先前將戰力最強大裝備送到南京軍區的作法如出一轍。改革將會帶來更多先進裝備的發展,例如長程精準打擊系統,可能的作法包括鼓勵軍民合作進行國防研發,以及展開採購與獲得的改革作為。據媒體報導指出,戰略支援部隊將於發展先進戰力上扮演要角。這將會產生一支不僅是訓練精實,而且裝備精良的共軍部隊,還能在中華民國應急事件中執行作戰。

然而,共軍在發展成為一支更可靠聯合部隊的過程中,仍會遭遇重重阻礙。首先,至少在接下來的幾年內,共軍仍將會是一支由地面部隊主導的組織,大部分的重要軍職仍將由陸軍軍官掌控。這將有礙於共軍內部形成真正聯合作戰的心態。第二、軍種間的敵對態勢會成為問題所在, 因為各軍種都企圖展示並維持其特有的優勢, 尤其是在預算日益緊縮情況下將會更為明顯。第三、共軍缺乏戰鬥經驗(自1979年以來就沒有打過任何一場主要戰爭),這表示共軍缺乏在真實戰鬥情況下,獲致測試組織、準則及裝備的優勢。

總括來說,共軍組織改革顯然是要讓中共能部署一支更強大的聯合部隊,能有效地因應各種可能的應急作戰事件,包括與中華民國相關的應急作戰。如果計畫進展順利的話,中華民國將面對一支組織更佳、訓練更精實、裝備更精良,以及在資訊化情況下對打贏戰爭更有自信的敵人。然而,美軍在高尼法案通過後的30年經驗顯示,發展一支戰力強大的聯合部隊需經多年摸索與犯錯。共軍能否突破阻礙獲致成功,以及會有多大成果,仍有待後續觀察。

註釋

1.Phillip C. Saunders and Joel Wuthnow, China’s Goldwater-Nichols? Assessing PLA Organizational Reforms, Strategic Forum 294 (Washington, DC: NDU Press, April 2016), available at .

2.Zhang Shibo and Liu Yazhou, “Strive to Build a Su- preme Military Academy That Attains the World’s Advanced Standards and Boasts Unique Chinese Characteristics—On Deeply Studying and Imple- menting the Important Speech by Chairman Xi Dur-
ing His Inspection of the National Defense Univer- sity,” Jiefangjun Bao, April 18, 2016, 6.

本文出處:
https://www.mnd.gov.tw/PublishMPBook.aspx?a=1&title=軍事刊物&SelectStyle=軍事期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