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中共核子潛艦在南海的部署,呼應其對於南海主權的主張,然而中共的野心並不僅於此,若將來能克服國際環境、海洋地理條件與潛艦相關技術限制,其核子潛艦嚇阻戰略,最終必將其力量拓展至亞太地區甚至整個世界。

中共的核子潛艦兵力與南海地緣戰略
China’s Nuclear Submarine Force
取材/2017年7月21日美國詹姆斯頓基金會網站專文(China Brief , July 21/2017)

●作者/Renny Babiarz ●譯者/趙炳強 ●審者/孫祥恩

作者簡介
Renny Babiarz擁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博士學位,其博士論文為《中共的核子武器計畫》。他曾 於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National Geospatial-Intelligence Agency)擔任地理空間分析師,現為全資源分析公司(AllSource Analysis)研究分析師。

中共自2014年開始在南海部署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以來,在過去的三年中,中共海基核嚇阻能力已有顯著地提升。最近,由「全資源分析公司」(AllSource Analysis)所進行的地理空間分析,披露了位於海南島龍坡海軍基地的四艘晉級(094型)核子動力彈道飛彈潛艦(nuclear powered ballistic missile submarine, SSBN,以下簡稱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此發現支持了美國國防部的報告:中共至少有四艘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正在服役。1 有證據指出,中共海基核嚇阻之發展是漸進式的,符合普遍所認知核嚇阻戰略的規範,而當前中共所面臨一些技術及地理條件上的限制,極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限制其核嚇阻巡航。2

隨著中共提升並擴大在整個南海海上領土的政治與軍事佔領,其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顯然已加入南海艦隊的戰鬥序列。中共在南海的各項行動,包括了在南海西緣的南沙群島建造擁有深水港埠的島嶼、飛機跑道,以及多種行政、倉儲設施。然在南海的領土擴張將產生各種影響─ 擴大對能源資源的要求並保護海上交通線─最重要的成果,便是有利於中共排除「潛射彈道飛彈」(submarine-launched ballistic missile, SLBM) 兵力部署的窒礙。隨著中共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部隊不斷擴張與提升,其最終且是前所未見的意圖,可能是要從南海開始,部署全球性的核嚇阻力量。

共的潛射彈道飛彈計畫

中共於1958年開始其潛射彈道飛彈之研究,該計畫代號為「1060」,並自蘇聯取得技術協助與設備支援(後來於1964年更名為「巨浪1型」)。中共於青島建造了海軍基地, 並在葫蘆島構築造船設施,該設施成為早期潛艦發展的一部分。3 在1960年代末期至1980 年代期間,由於潛射彈道飛彈系統的持續發展,中共在葫蘆島的船塢進行了潛艦核子推進試驗,並在五寨飛彈測試基地測試火箭的各個組件,還在鄰近渤海海峽的小平島與旅順潛艦基地協同進行了飛彈發射測試(見圖1)4。

photo  
圖1:中共晉級潛艦—其他與巨浪2型射程


中共潛射彈道飛彈計畫在毛澤東時代(1949至1976年),因為預算限制與歷史事件的發生(諸如大躍進、「中」蘇交惡及文化大革命)而斷斷續續地進行著;不但無法將影響力延伸至海洋,其戰略也歷經週期性的再評估。5 至1978年鄧小平上臺後,中共潛射彈道飛彈計畫才又獲得重視,並於1982年在中共第一代具作戰能力的夏級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092型)上成功完成巨浪1型飛彈首次試射。

092型潛艦雖於1980年代投入服役,惟因某些技術、地理條件,以及國際安全限制等因素, 可能仍未進行過核嚇阻巡航。中共目前的晉級(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計畫,始於1980 年代,可攜帶射程約7,200公里的巨浪2型飛彈(美國國防部,2016年)。首艘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於2014年入水服役,比中共潛射彈道飛彈計畫開始時間遲了約60年,較其彈道飛彈第一次潛射試驗成功晚了35年,以及比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計畫晚了30年,這些事實都強調中共在潛射彈道飛彈能力發展步伐上的逐漸提升。

南海

南海東鄰臺灣海峽,西接麻六甲與新加坡海峽,周邊則由越南、菲律賓、中國大陸、印尼環繞。據估計,全球有近50%的原油運輸均借道此地,相關調查也顯示,此處海床下蘊藏著為數龐大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

位於海南省南岸東南方約300公里處的西沙群島,自1974年中共將越南驅離後,即普遍視為被中共所佔領,惟越南與中華民國仍各自宣稱擁有其主權。自此之後,中共持續擴大在整個西沙群島的基礎設施範圍,而且該區域近期已被納入中共境內的行政體系。

南沙群島地區位於海南省南岸東南方約1,000 公里之處,中共約自2014年開始,即持續在此處不斷擴張並改善其前哨基地。中共在南沙群島的渚碧礁、南薰礁、永暑礁、東門礁、赤瓜礁、美濟礁,以及華陽礁等七個島礁進行填海造陸,並建造軍民共用設施(美國國防部,2015年)。

中共當前之核子政策為核反擊戰略,某些學者將其歸納為「保證報復」(assured retaliation)戰略。6 發展可靠的反擊(或是第二擊)能力是核子嚇阻戰略的基石,儘管在該戰略觀點基礎之上, 對於最低程度與有限嚇阻等概念仍有其不同程度的重要性。7 中共的核反擊戰略可以獨立進行核反擊,亦可將核武部隊配置於其他軍種,以更廣泛方式執行反擊。8 中共長久以來致力於發展更為可靠的第二擊能力,諸如將其陸基核子兵力改良為道路機動式彈道飛彈系統,部署海基核子嚇阻武力,藉以提供理論上最為可靠的核反擊能力。

中共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在衛星圖中長約132至137公尺,在該型艦中段隆起區域中(龜背),容納了12具彈道飛彈發射管(圖2)(澎湃新聞,2016年7月21日)。9 094型潛艦設計可攜帶射程約7,200公里的巨浪2型彈道飛彈(美國國防部,2016年4月26日)。中共四艘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很可能以海南省的龍坡海軍基地為母港, 並隸屬於南海艦隊,而其所配備的核子武器,也可能掌控在中共海軍手中,而非火箭軍(該軍種近期負責管理中共核子兵力)。10 龍坡海軍基地位於海南省榆林港海軍基地附近,建造於2003年, 並於2010年竣工啟用,據衛星圖顯示(如圖3),該基地擁有潛艦船塢,亦可能設有軍事行政區、潛艦坑道出入口與消磁站。

photo  
圖2:094型晉級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概觀─中共海南省龍坡海軍基地


中共在海南島部署094型潛艦目前面臨一些限制,例如在與當前國際海上安全環境的互動中、094型潛艦的技術問題,以及南 海 地 理條 件 等 影 響因素。具體而言,日本與美國極有可能在東海和西太平洋部署各種潛艦監視系統,以及在該區域進行精密的反潛作為。據傳,094型潛艦在航行中會產生一定程度的噪音,在理論上而言,會使其較容易被追蹤及標定。(詹氏防衛網站,2016年7月15日)。東海與南海的地理條件也限制了中共核子潛艦進出太平洋開放水域,進行核嚇阻巡航的能力。總括而言,近期這些因素很可能限制了中共海基核嚇阻兵力在該海域的部署。

photo  
圖3:龍坡海軍基地概觀─中共海南省


為抵銷前揭所述限制,中共可能採取「堡壘」(bastion)戰略,將其潛射彈道飛彈兵力保持於南海,並同時維持可靠的核反擊能力。11 潛射彈道飛彈部署的堡壘戰略概念,最初係由蘇聯所採用,蘇聯讓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攜帶長程潛射彈道飛彈,部署於靠近蘇聯領土的巴倫支海(Barents Sea)內,藉以因應美軍在遠洋上優異的潛艦追蹤能力。12 以中共當前發展途徑而言,將潛射彈道飛彈技術與南海的地理條件特徵重新進行整合,可能是未來的作法。在技術的進展方面, 中共可能發展航行時更為安靜的094衍生型潛艦(094A型),搭載以巨浪2型為基礎改良且射程更長的彈道飛彈(或稱巨浪2A型),而且不斷規劃下一世代的潛射彈道飛彈載臺(096型),並配備次世代的巨浪3型彈道飛彈(美國國防部,2016年;詹氏防衛網站,2016年7月15日)。然而中共在南海西沙與南沙群島的行動,代表中共極可能以堡壘戰略進行潛射彈道飛彈部署。中共在南海的擴張行動雖然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但就近期的幾個政治與軍事情勢發展中卻不難發現。

從2012年以來,中共因其對南海國家的主權聲索,相繼擴展對西沙群島的政治與軍事佔領。在2012年,中共在西沙群島的永興島建立了正式行政單位「三沙市」,隸屬海南省(三沙市人民政府網頁,檢索日期6月18日;亞洲海事透明倡議,4月17日)。此外,中共也改善永興島上的軍民共用基礎建設,包括該島之機場與海港區域,且在谷歌地球(Google Earth)的衛星圖中(圖4),該島機場跑道附近的棚廠亦能觀察到疑似軍用噴射機。中共現正倡導該地觀光旅遊,而自2012年以來,永興島也作為中共主張擁有完整南海主權相關宣傳廣告的主題(三沙市人民政府網頁的旅遊資訊,檢索日期6月18日)。

photo  
圖4:西沙群島三沙市永興島軍民設施的改善

在南沙群島,中共在渚碧礁、南 薰 礁、永暑礁、東門礁、赤瓜礁、美濟礁與華陽礁等七處進行擴建及改善工程,並藉著在某些之前僅有水下礁岩的地方,進行填海造陸以拓展實質領土,並且新建疑似行政管理設 施及 深水港埠(見圖5)。在美濟礁、渚碧礁及永暑礁上,中共建造了長約2.8至3.1公里長的飛機跑道。此外,中共極有可能也已為其佔領的南海區域,升級航空與海用相關導航與通信系統。13 基於前述的改善措施,中共在南海南部與東部區域,對於軍民相關事務的管理及協調能力已有長足進展。

photo  
圖5:南沙群島七處的擴張作為


結語

中共長久以來所致力打造符合其核子嚇阻戰略的期許,造就了其今日崛起的海基核嚇阻武力。儘管中共的潛射彈道飛彈部署目前受限於國際安全環境、南海海洋地理條件及094型潛艦的技術方面等問題。但吾人可預期未來中共對潛射彈道飛彈能力的技術改進,而且值得後續密切觀察。此外,中共結合其技術進展及重塑南海海洋地理區後,為中共未來常態性的核嚇阻任務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政治與軍事支持。在其重塑海上地理環境後,中共未來的長程潛射彈道飛彈部署,將有助於執行走出南海外的全球核嚇阻巡航。

即使沒有堡壘戰略,中共在南海地區的政治與軍事占領, 也提高了其在亞太地區部署潛射彈道飛彈的能力。在政治上,中共正在南海許多地區建立行政管轄權,以賦予軍事資產部署的合法性。在軍事上,中共可容納、調度數量與種類更多的海軍艦艇,並可提供更精良的空中運輸與戰鬥支援。從這個角度看來,中共新興的海基核嚇阻能力,只是其在亞太地區更廣泛擴張的一部分。

註釋:

1.“China’s Emerging Sea-Based Nuclear Deterrent,”AllSource Analysis;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 nual 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6.”

2.Renny Babiarz, “China’s Sea-Based Nuclear Deter- rent: Incremental Advances and Perennial Limita- tions.”

3.Lewis, John and Xue Litai. China’s Strategic Seapower: The Politics of Force Modernization in the Nuclear Age (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4.Babiarz, Renny. “The People’s Nuclear Weapon: Strategic Cultur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Nuclear Weapons Program.” Comparative Strategy 34 (5): pp. 422-446.

5.中共核子政策主要資料來源參見,王厚卿,張興業主編,《戰役學》(北京:國防大學出版社,2000年), 以及于際訓,《第二炮兵戰役學》(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04年)特別是第11頁概述中敘及有關反制戰力之保存,「保證報復」(assured retaliation)一詞有兩個極佳的次要資料來源,參見Fravel and Medeiros, “China’s Search for Assured Retaliation” and Eric Heginbotham et. al., China’s Evolving Nuclear De- terrent,後者提供有關中共軍事與核子政策相關主要與次要來源的絕佳文獻。

6.最低度的嚇阻態勢,只有倚靠核嚇阻能力才能阻止,而有限嚇阻必須要更穩固可靠的核子報復力量。更完整內容及其他核嚇阻概念,參見Patrick Morgan,
Deterrence Now, for a complete over of these and other nuclear deterrence concepts.

7.于際訓,《第二炮兵戰役學》(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04年),第297頁,大致探討核武潛艦作為整體核反擊作戰的一部分時,與核武空中、陸基系統之間的配合行動。

8.歷史上,中共最先決定設計建造核子攻擊潛艦(SSN),之後便以此種核子攻擊潛艦為基礎,設計出自製的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中共可能以093型商級核子動力攻擊潛艦為基礎,設計出飛彈發射管設於艦體中段的晉級094型核動力彈道飛彈潛艦,更多關於中共潛艦發展的資訊,參見Jane’s Navy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Power: SSBNs Maintain Course in Evolving Security Environment,” and John Lewis and Xue Litai, China’s Strategic Seapower, for more on these developments。

9.Jane’s Navy International, “Strategic Power: SSBNs Maintain Course in Evolving Security Environ-ment.” Baston譯為棱堡或堡,該項資料來源使用「棱
堡」,並將其描述為蘇聯計畫:「中共加速造航艦, 或派兩艘駐南海」,僑報紐約網,2017年2月15日,檢索日期2017年6月11日,http://ny.uschinapress.com/ spotlight/2017/02-15/113864.html。另一項來源使用「堡壘」,將南海描述為核子潛艦的一個整合空間領域,原則上與蘇聯堡壘概念相似:「南海變內湖, 陸鞏固核潛艇堡壘海域」,中時電子報,2016年5月13 日,檢索日期2017年6月11日,http://www.chinatimes.com/cn/realtimenews/20160513004129-26041.

10.Gjert Lage Dynal, “50 Years Ago: The Origins of NATO Concerns about the Threat of Russian Strate- gic Nuclear Submarines.”

11.“Geolocating Propaganda: Outdated Image of Woody Island in the Paracel Island Chain used 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 South China Sea Pro- paganda Poster.” Rennybabiarz.wordpress.com. June 2, 2017. https://rennybabiarz.word-press.com/

12.“China’s Emerging Sea-Based Nuclear Deterrent,” AllSource Analysis; Department of Defense, “An- nual 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6.”

13.Eric Heginbotham et. al., China’s Evolving Nuclear Deterrent, p. 107.

本文出處:

https://www.mnd.gov.tw/PublishMPBook.aspx?a=1&title=軍事刊物&SelectStyle=軍事期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