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觀點投書:請給他們多一點敬意

2018-04-09風傳媒

Asahi *作者為公務員

自國軍開始全募兵的政策後,為了填補戰力的缺口,各單位也迫於上級長官的壓力,開始出現了許多外界所無法理解、也無法認同的招募作為,掀起另一場腥風血雨的國軍批鬥大會。

臺灣人,你在其中看見了什麼?

軍隊與警察作為國家內唯二的合法武裝力量之一,對於一般民眾是一種生命與財產上的威脅。當然,他們的武裝有其必要性,也因此國家勢必透過法律與其他各種管道來完全管制住他們。

對內,警察是整體國家與社會秩序的維護者,他們的武力是他們的最終執法的靠山;也因為他們的武裝執法能力,讓一般民眾不需要透過武裝來保護自己。

而在國際間,每一個國家都是獨立的行動個體。我們並沒有一個世界政府,能以超然的秩序與力量來管制每一個行動者。而歷史告訴我們,我們也無法天真地期待每一個國家放下自身的武裝,好建立一個和平而無戰的國際社會。因此武裝對於這些行動個體來說,是一種自我防衛,是保護一國之主權、領土、政府與人民不受外界侵害的力量。

臺灣無論是在政治或是在地理上都處於極為關鍵的位置。夾在美國與中共兩方的角力之中,我們只能透過增強自己的力量來換取更多的獨立性而不受他者的干擾。

臺灣人,你的批評是為了什麼?

隨著時間的演進,男性義務役從最長的三年、兩年、一年,到現今四個月的軍事訓練役,役期不斷地在縮短。對於大多數「不願役」的人來說這當然是個好消息,但也招來了「戰力下降」、「當兵變夏令營」……等批評。為了真正進入全募兵制,也為了維持整體戰力,國軍開始進行招募、急需填滿這些戰力空洞。就國家安全的角度而言,維持整體國軍的戰力是必須且迫切的。迫於這種壓力,也因為欠缺了完整的規劃,國軍展開了「各式各樣」的招募手法,也因此遭到許多人的批評。

我想有理智的人都應該明白,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們不能一面喊著不想當兵,一面又希望國軍擔負起捍衛國家安全的角色。全募兵制將兵役回歸到勞動市場機制,讓市場去調節最終的供需平衡。最基本的經濟學告訴我們,職業軍人的待遇將持續上升,直到需求已被填滿為止。所以,你怎麼可以一面高喊當軍人很爽、待遇很好,一面又看不起軍人、抗拒成為當中的一份子?若是真的覺得軍人待遇很好,那麼你就會加入軍伍的行列;要是你認為成為職業軍人的痛苦與限制大於你能獲得的好處,那麼你又憑什麼抱怨軍人的待遇太好了,浪費你的納稅錢?

你的批評是為了督促國防部與政府,讓制度更加完善,抑或只是一味地為了反而反、為了酸而酸?

募兵
國軍打美女牌募兵引爭議。(Instagram)

面對全募兵制的國軍,我們到底該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

我們必須承認在這段期間之內,國軍的招募手法確實是可議的。雖然在全募兵制剛起步之初,國防部與政府還沒有建立出一套完善的措施,但最終回歸國家安全的觀點來看,我們還是必須持續招募,想辦法維持自身的戰力。

在民眾抗拒義務役的念頭和維持國家戰力的必須之間,全募兵制作為一種調和的方法。或許我們抗拒成為軍人、害怕因為當兵而失去自由,但我們仍安安穩穩地處在這裡,享受著未被侵略的一切。即使我們最終仍選擇不成為國軍的一份子,但至少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能對願意加入國軍而犧牲自身自由的軍人多一分的敬意和感念。

言論自由一直是我們的自豪,卻又是建立在種種不堪回首的歷史之上。我們可以批評穿著軍服在市場擺攤招募的軍官,我們可以指責將自拍照放在FB上試圖吸引新血加入的女士官。但我們必須要清楚的認知到,這些毫不留情的抨擊,是建立在多少人流血的抗爭之上;又有多少人貢獻自己的心力,在維護這個政體、這個法律、這個國家,好讓我們的酸言酸語不會變成了「该言论已被屏蔽」。

★ ★ ★ ★

photo  

洪蘭/「積勞」的上校 因何「病故」?

2018-04-09 聯合報

洪蘭(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我在莫斯科大學開會時,朋友傳簡訊告訴我,繆德生上校公祭時,國防部頒的旌忠狀是「積勞病故」。他說他連看兩次,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接到他的信也是連看兩次,不能相信國防部可以一手遮天。繆上校明明是為了我們這些膽小怕事、懦弱無能的軍公教去跟不守信用、追溯既往的政府抗爭,不幸摔死的,怎麼說是病故?這種睜眼說瞎話,太離譜了吧?

因心中不平,台上講什麼沒聽見,一直想「軍人流血不流淚」,國家對不起繆上校。突然間,發現台上的投影片寫著「睡眠不足導致心血管疾病、癌症和失智症」。我頓時開竅,軍人枕戈待旦,睡眠當然不足,容易「病故」。

研究發現睡得越少,生命越短。二○一一年,研究者追蹤歐洲五十萬名八個不同國家的人,發現睡眠不足死於心臟病的機率比別人高四十五%;在亞洲,日本追蹤四千名勞工十四年,也發現睡眠少於六小時的人比睡六個小時以上的人,得心臟病的機率高了四倍。

其實,連午睡都對健康有幫助。哈佛大學花六年追蹤二萬三千名從年輕(廿歲)到老(八十三歲)的希臘人,結果發現睡午覺者得心臟病機率比沒有的少了卅七%。勞力者又比勞心者更要午睡,得病率差了六十%。這原因是睡眠不足會引起血壓上升,使交感神經過度活化而分泌大量的壓力荷爾蒙(cortisol),引發心血管疾病和中風。

睡眠不足會導致失智,是因為在深度睡眠時,大腦中的膠質細胞會縮小六十%,使細胞間的間隙變大,白天大腦新陳代謝所產生的廢物,如β類澱粉樣蛋白及tau蛋白,可以透過脊髓液排出,這兩種都和阿茲海默症有直接的關係,晚上的排出量是白天的十倍。

photo  
多個反年改團體為哀悼抗議中身亡的退休上校繆德生,在立法院繞行後轉往凱道靜坐,統促黨則帶著五星旗聲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睡眠不足也和精神疾病有關,曾有個研究者發現他的精神病人中,六十%有睡眠失常門診的紀錄,為確定這個因果關係,他讓這些病人一夜不睡,結果躁鬱症統統發作起來了。

所以幾乎所有國家的軍人都比老百姓早退休,因為他們精神和體力的消耗比一般人大,就好像美國航空站塔台的航空交通管理員五十五歲就可以退休,因為他們工作時必須全神貫注,尤其像芝加哥或法蘭克福那種每分鐘就有一架飛機起降的機場,他們的眼睛更不可以離開螢幕,所以國家讓他們早十年退休。

睡眠減少三小時,免疫系統降低五十%,尤其當我們進入深度睡眠後,大腦還會分泌生長激素來修補血管內層的損傷。因此荷蘭對需值大夜班的護士和飛越時區的空服員有醫療上的特別補助。但是我們的政府對夙興夜寐的軍人有任何補助嗎?沒有,連感激都沒有。

看到睡眠不足對人體的影響,我們怎麼忍心削減他們的退休金?這是他們賣命的錢,繆上校固然本來會積勞成疾,但是沒有政府的不公不義,他不會「病故」。我很遺憾公祭時,我在國外不能去向這位有國家民族意識的英雄好漢致敬。

政府應該努力興利、發展經濟、增加稅收,不該把執政重心花在剝奪為國奉獻一輩子的軍公教人員晚年的安全感上,要知道物極必反,水能載舟,也能覆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觀察站/反年改 有能力開場沒能力收場

    2018-04-26 00:11聯合報 本報記者李光儀

    軍人年改抗爭再度爆發激烈衝突,這是繼上回備役上校繆德生因抗議行動身亡後,又一次升高群眾和警察嚴重對峙,不論事件發展為何,類似事件只要有人流血受傷,都會讓支持或反對軍人年改人士各自增添柴火,對立加劇外,也模糊原本訴求焦點,連抗議的正當性同樣受衝擊。

    平心而論,昨天衝突的導火線,恐怕是立法院上午舉行的公聽會,在民進黨團主導下,虛晃一招、草草散會,讓原本要表達立場的抗爭人士,無法發聲,進而引發反軍人年改團體的滿腔怒火。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民進黨團同意開公聽會,為何仍採取不尊重、不願傾聽反對意見的方式,這樣為德不卒的態度,最後造成衝突,恐怕也得負擔部分責任。

    其次,反年改團體屢次抗爭,早已顯示其「有能力開場,卻沒有能力收場」的特質。世大運開幕的抗議事件,部分抗爭人士失控,成為眾矢之的,但反年改團體卻沒有記取教訓,這次竟然連媒體記者、維安警察都成為暴力相向的對象。

    此舉無疑讓「反反年改」者,可向抗爭群眾大加撻伐,而警察大動作對付抗爭人士,同樣找到合理性。甚至,民進黨立委在民氣可用下,可能進一步刪減軍人年改版本的福利設計,反軍改團體失序演出,引來反感,無論策略上或者行動上,都極為不妥。

    從公教年改到軍人年改,複雜性超過許多議題,原因在於這些衝突,橫跨了藍綠、世代、職業等不同層面,極容易演變成不理性的對抗。愈是如此,主其事的政府和民間團體,應以理性的態度來面對歷史共業。可惜,到目前為止,看不到雙方解決問題的真正誠意。
  • 訪客
  • 【即時短評】別輕忽退警軍的強力反年改行動

    2018-04-25 20:02聯合報 記者陳金松╱即時報導

    退休警、消連兩天反年改遊行甫落幕,接續上街的退伍軍人抗爭更激烈,且強度超乎預期,釀成嚴重流血衝突。沒人會認同脫序的街頭抗爭,暴力必須譴責,但當退休軍、警把「流血」視為必要手段,代表心中憤怒與委屈已達極限,它會衝擊治安,更可能影響現職警察和國軍「思變」,政府千萬別忽視。

    軍、警向來是國家安全維護的兩大支柱,也是服從性最強的紀律部隊,中華民國歷史,從沒有退休軍人、警察團體,會走向街頭表達訴求。

    民進黨自詡公允的年金改革,卻挑起了兩大退休團體抗爭;先不論年改對錯,但從來沒有聲音的各地退休警察協會開始自發性串連上街,還有退伍軍人不斷以形同「作戰」的方式進行抗爭,可以確定,年改對他們造成的傷害,非外界可以想像。

    兩天的「警、消不服從」運動,創下年改抗爭退警上街人數最多紀錄,他們衝進監察院降國旗,打傷4名記者,還包圍中正一分局,與執勤警察對峙,撕裂了情感,也留下了遺憾。

    今天上街的退伍軍人反年改手段更激烈,一上街就突破拒馬衝入立法院,現場混亂、街頭濺血,受傷記者、警察更多;曾是一心保家衛國,如今被逼以打仗方式對付自己人,情何以堪。

    不公不義的委屈,是退休警察和退伍軍人對年改的感受,菜市場般的年金喊價,更讓他們覺得尊嚴受到極大羞辱;很多現職警察和軍人早已感同身受,政府卻還只把退伍軍人和退休警察當成一般的陳抗團體,不了解警察、軍人的情感和榮譽,一直都是一脈相連。

    國家和社會能長治久安,國軍和警察功不可沒,他們一生守法守紀律,求的是尊嚴和公平對待,即便退休,軍、警的情感也不會切割,政府千萬別輕忽他們的聲音。
  • 訪客
  • 風評:「八百壯士」再打,就打爛了社會最後的理解與同情

    2018-04-26 07:20 風傳媒-主筆室

    立法院開審軍人年金改革法案,場內舉辦公聽會,出席代表痛批,「我們在外面紮營四百二十九天,卻只能換到八分鐘(發言)!」場外爆發激烈衝突,撞開了立法院封鎖的大門,煙霧彈和辣椒水齊飛,員警與記者都打,而且,這已經不是群眾抗爭的意外事端,而是蓄意製造的暴力衝突,如果是為了「爭年金」,很抱歉,不能不提醒「八百壯士」,這絕對不是辦法!

    年金改革到底好不好,容或有不同意見,唯公教年改案以來,公聽會從中央到辦到地方,每辦必有衝突,八百壯士在立法院外紮營一年多,除了年金改革方案時的抗爭,動輒與場外其他活動起衝突,但不論衝突場面有多大,能引起的社會迴響有限,反年改團體不能不深思此中緣故。

    太陽花無私利,八百壯士爭年金

    八百壯士必須體認,反年改抗爭不能與太陽花學運相提並論,這不只是世代間的戰爭,太陽花年輕人的主張即使不一定是全然正確,但是,他們爭的不是私利,而是政策與政策程序。

    或謂「喪父之痛易忘,奪財之恨難消」,年金固是退休軍公教奉獻一輩子之後的退休與保險所得,但不要忘了,軍公教所得都是來自於納稅人,國家財政很大一部份就是支應軍公教人事所需─從現任到退休;此外,年金改革法案不論過程爭議有多大,是經過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案,換言之,的的確確有民意基礎;至於即將開審的軍人年金案,經過協調所設的「樓地板」甚至超過公教(包括警消);唯一可以質疑的是,即使是民進黨擁有國會多數,通過法案不能違背「法律不溯既往」的意旨,這也是為什麼歷任政府屢屢談年改,屢屢功敗垂成之故,這反應了:國家財政確實難以負荷,而且,重擔非始自今日,改革之念起亦非始於今時。

    對於法律不溯既往的爭議,如何解決?絕對不是能打出來道理,或能打出轉寰的,就算打傷員警打殘記者,已經通過的法案就是板板釘釘七月即將實施,要扭轉三讀法案的途逕只有兩個:一是立法院重新議決,就目前的國會議席,可能性是零;二是大法官解釋有違憲之虞,限期立法院改正。儘管在野黨席次少到提不出釋憲聲請案,但已有地方政府提出,衝突,改變不了大法官對憲法和法理原則的心證。

    法律不溯既往,不是能打出來的道理

    此外,就算要爭年金,打記者有什麼用?反年改有沒有道理?有多少爭議?若非媒體報導,反年改何來聲量?拿記者出氣,徒然挨一句「暴民」之譏,何苦來哉?打員警又有用嗎?員警維護秩序是他們的職守,就像退休軍警消曾經做過的一樣,何況年金改革,不唯退休人士受影響,所有現役軍公教自方案實施日起,就開始繳多領少,損失比退休人員更大,還要在街頭挨打,這是什麼天理?

    退一萬步說,反年改團體屢屢譏評蔡政府成了拒馬蛇籠包圍的政府,此言不虛,如今立法院行政院乃至總統府中樞重地,圍安範圍愈擴愈大,已經大到不合常理的地步,結果八百壯士激起如此嚴重衝突,豈不坐實警力維安就該這麼幅員遼闊,甚至佈署警力應該還要加倍,否則豈會輕易就讓八百壯士突破立法院大片的封鎖線?
    當年,「八百壯士」在淞滬會戰中死守四行倉庫(閘北),為的是掩護大軍撤退,更是想藉比利時布魯塞爾召開「九國公約」會議之機,爭取英美法等列強譴責日本,伸張正義,抗守的是「國敵」;如今「八百壯士」強攻立法院,為的是退休年金,打得是國人,而且是各守職份的員警與記者,其意義豈可以千里萬裡計?如果,輿論對蔡政府年改無視法律不溯既往有所質疑、批評,對反年改還有一絲一毫同情,這一拳頭一板凳不斷打下去,也會打爛社會對反年改有限的諒解和同情。

  • 訪客
  • 李天鐸 facebook 軍事論壇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國家?

    這個「中華民國」是否應該考慮重生了?

    昨天在現場一天,所有前一天告訴我的「作戰計劃」、在昨天一變再變,比不上「現場變化」,而當民進黨政府,把電子、通訊,完全阻絶、斷源後,一個那麼不大的現場、戰場,完全落入他們的「步驟」中。

    為什麼媒體一面倒的報導,我們噴辣椒水?滅火粉?當時我在現場看到,心裏訥悶?那個鏡頭完全從立法院內,拍攝完成後,成為昨晚各大電視台、媒體報導:譴責800暴力、預謀的鐵証。

    當這樣的鏡頭完成,媒體撤走後,霹靂小組、反恐特勤上陣,立法院內佈滿1080名警察。

    這是為什麼?1650時我和王詣典前侍衛長與胡筑生總會長討論後,和吳斯懷總指揮官建議:1700開始,先就地休息、調整佈署,並獲得同意宣布的原因。

    詭異現場:昨天的媒體,多半為了配合晚間新聞稿,被安排在立法院內,往外拍攝,立法院院外的記者,多半是資淺、年輕的生面孔,被一些帶頭起哄下(身份質疑)者?追打、流血,而這些畫面,多半被錄用流傳成:800毆打媒體記者!

    完全宰制的政府:

    用媒體輿論戰,心理謠言戰,法律戰,加上現場電子作戰,完全斷絕退伍軍人,對於蔡英文政府「違反憲法」,污名、誣蔑軍人和國家以生命、生死簽定保家衞國,不溯及既往的合約精神,這完全不是一個「國家領導人」的思維,而且世界少有!

    然後趨使完全年輕、菁英的警察👮‍♀️,在立法院:全國人民代表最高的殿堂前,演出這樣一場不對稱的戰爭?

    我們在開玩笑😝?看來只有把坦克車開出來?把機槍、飛彈轉向總統所在地?
    這個「中華民國」,應該要重生了?

    https://www.facebook.com/timlee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