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It’s a Hazardous Duty!!!

基本上這篇文章不會有甚麼技術或資訊,因此如果這不是你想要的,請現在離開這篇網誌,省點時間下來給自己,甚至連睡覺都比較實在!

我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遠期來講是因為接觸到一些圈內人,近期來講則是因為那個訓練用槍的照門和提把整個裝反的事件:然後有朋友來說他的朋友如何,所以讓我有感而發...

photo
你是戰鬥醫療人員,也就是你要先戰鬥,再醫療,不認清這一點,就是國防部軍醫局最大的訓練敗筆

其實講句不客氣的,有不少制服組的人,其實是懷著一顆”少女心”:甚麼叫少女心呢?就是如果自己做的有問題或爭議,他沒有能力去替自己的做法提出學術或科技方面的辯解,而他也沒有辦法接受人家用學術或科技證據來指出他的錯誤,最後就剩下”不爽”,”啊不然你簽下去來做軍警”等等的心態,這類情形,我都一律泛稱為少女心(請女性同胞原諒我這種用詞)

當然,沒有人喜歡被人家責罵批評;但我們也應該都讀過”君子之過,如日月之食”,”知過能改,善莫大焉”這類勉勵的話,簡單講,對多數知道是非的人來說,只要你認錯,你改變,他們就不會再追究下去;但反過來,如果你強辯,說謊,硬凹,到最後通常都只會更慘

但很不幸的是,總會有人在面子當頭的情況下,選擇後者那樣的做法

回到那件提把照門裝反的事:對當事人來說,也許覺得很冤,尤其還受到極上層打下來的壓力;但我必須講句極難聽的實話,你選擇的工作,本來就是一個”有害自己的職責”,因此當你覺得”步槍提把照門裝反,為什麼要怪我軍醫體系?”的時候,我必須說,你真的有責任

我們都看過諾曼第大空降,跳傘那晚Winters和A連的無線電兵海爾走在一起,結果前者告訴後者”如果你在我連上,我會告訴你:你是先成為一名步兵,然後再做一名無線電兵!”或是你也聽過美國海軍陸戰隊會講”每個人都是步槍兵!”所以當你覺得你是軍醫,卻因為演習用假槍提把裝反被搞到滿頭包很冤枉時,我必須老實說,你沒有你想像的那樣冤枉!

和在下有點交情甚至上過我課的人,一定會發現我”很嘮叨”:簡單講,雖然是基本的戰術醫療課,但我會和你提到戰術縱隊,我會和你提到室內近戰,我甚至還會告訴你要注意內紅點的蓋子,你以為這些都無關嗎?錯了,這些”全”都和戰術醫療有關,為什麼?因為火力優勢是最好的戰場醫療,而要確保火力優勢,不是你拿著步槍猛扣扳機就成,而是你要有戰技,有戰術,有協調,所以你覺得無關的技術,其實全都串在一起:假使你輕視它們,覺得它們和你的本職學能無關,那我保證你會有醫療不完的傷患!因為你很可能連自己人都會被自己人打死打傷!

photo
我也可以永遠只教CAT/SOFTT止血帶就好,為什麼我要自掏8000塊腰包去弄這個器材?

所以你真覺得,提把裝反怪你,你很”無辜”嗎?

當然,如果真要追責任,你的責任其實應該是很小的,因為老實說,我們從新訓,到軍校,到軍隊內的在職訓練,到甚麼正規班或國防大學,每一個環節其實都有地方要改該改,只是很不幸的是,改變這種事往往是吃力不討好的(當年最快升中將的鄧祖琳先生,就在政戰學校吃過這類悶虧,搞到最後升上將),結果這些環節就和我們的後勤體系一樣,即使成了一個災難,但多數人還是假裝不知道,大家平穩地過著愉快的每一天!

單就提把裝反這事,最該罵欠罵的,其實是國防部的訓練次長室,接下來就是陸軍的戰訓處,還有那甚麼訓練指揮部及步兵學校:因為這些人本來就該引進新觀念技術,把訓練的流路和內容都隨著戰場科技化而調整,但他們完全沒有這樣去做,或是只做到自己的那一塊,至於別人有沒有把你那塊接手做下去落實,你為了當爛好人,所以也完全不去問,因此這些人根本是一串螃蟹,應該全部一起抓去蒸熟了才是!

其實不要說軍警,任何行業如果做到一個程度,通常自己都會得額外付出:像我必須回答一些朋友私下問的問題,或是在課程中提到一些”不必提”的新資訊,或是那些”看起來沒關”的部分;但這些事情,是你走這條路時,本來就該看透的,而不是到了撞上牆壁,才在那邊怨天尤人!

photo
有朋友忙到凌晨問問題,但你覺得像我這樣"自以為是"的人,這時候好意思或能夠擺爛,跟人家說"我好睏,我不知道,我不想回答"嗎?

而且講誇張點,也就因為你額外付出,才會”和別人不同”,也才會被尊重/肯定,甚至談甚麼尊嚴與榮譽:假使大家都自掃門前雪,做完自己那塊就不管別人死活,這樣的”榮譽”或”尊嚴”,會不會太低標,太廉價了?

所以就讓我們一起多學,多做吧,其他的言語,其實都是多出來的...

臉書網友留言:

很棒的一篇文章 上課時學到文章所說的東西 也知道自己的不足⋯⋯ 希望那些人真的能聽進去

下次可以換用玻璃心這種比較中性的詞(?

少女心 XDDDD

最近剛入手..還沒時間看..搶救與殺戮:軍醫的戰爭回憶錄...「軍醫通常會恪守醫道,但軍醫訓練也會教他們在必要時取敵人性命。
我完全了解自己必須同時掌握這兩套技巧,才能成為一位軍醫。」
――強.克斯鐵特爾

photo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