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2018/06/14 01:55 補記中時新聞圖片:
國軍漢光31號演習暨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國防戰力展示資料照片。(圖/中時電子報編輯喻華德攝 104年7月4日)


photo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2018年6月11日 23:38


這篇文章是我的一位臉友 Peter Chen 對看完漢光演習影片後在我的板上所發表的看法,我認為有參考的價值,因此得到他個人的首肯將原文翻譯成中文方便大家了解.

他是華(台)裔美籍的美國陸軍少校退休.具備多國聯軍的實務訓練經驗,曾經以美軍軍官身分擔任阿富汗陸軍顧問,並在阿富汗訓練組建六個步兵營與兩個機步營.

**本文只可任意在FB上轉發,媒體/電子媒體朋友如有意報導需請洽陳少校本人,不得私自轉載!!

翻譯正文如下:

看完影片(漢光)之後這些是我的想法. 我們都能同意這個演習與真實的兩軍對抗操演相比下,是偏向劇本式的秀.所以我們客觀一點來看其正面與負面之處. 從正面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這(演習)強制台灣軍方去使用它們的裝備而非將它擺在那好看. 從ALLEN LIN轉貼很多的(國軍)影片來看,他們(國軍)自身對於武器運用的熟悉度有限,基於這點,任何演訓都好過完全不做演訓. 好,現在接下來的幾點是較糟糕與慘不忍睹的地方.

1)缺乏專任的”假想敵部隊”與對敵軍的了解: 很多人都看過電影”捍衛戰士”因而知道美國海軍有一支著名的假想敵單位. 但是,非常少人知道美國陸軍自1960年代起也有幾支這種屬性單位的存在.加州爾文堡(Fort Irwin)的國立訓練中心(NTC). 路易斯安那州波克堡(Fort Polk)的三軍聯訓中心(JRTC)與德國的多國三軍聯訓中心(JMRC,以前稱為CMTC). 每一個訓練中心都有一支專屬的假想敵單位.以國立訓練中心(NTC)裡的”第11裝騎團”(11th ACR)來說,它們扮演的”卡索諾米安摩托化步兵團”(Kransovian Motor Rifle Rgt.)曾經讓來訪的蘇聯將官對該團模擬蘇聯陸軍作戰準則的資訊與實行程度為之驚艷. 而從演習(漢光)觀察而得知,顯然台灣並沒有上述般程度的專屬假想敵. 事實上,我還沒有遇到任何一位基層軍官(尉官)可以明確說出人民解放軍(PLA)具備的能力. 我相信軍方裏頭一定有人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從我個人來看,這些資訊並不普及. 以一個前裝甲排長的觀點來說,我必須對蘇聯坦克上武器系統的最大有效射程與我自己坦克的性能瞭若指掌,這樣一來在戰場上我才能運用這些知識做出決定.我在台灣多數的朋友都服過義務役,但卻沒有人能夠告訴我他們設想所要對抗的人民解放軍(PLA)相關資訊. 當然,有些資訊是屬於機密,但如果基層軍官(尉官)不知道他們需要甚麼資訊來在戰場上存活,那麼也是徒勞無功的.

2)如果劇本設定的夠接近實戰,那麼劇本式的演習也可以做為一個好的作戰預演與練習. 說實話,我有點看不懂(漢光演習)的劇本.的確,如果施行的確實是可以提升公眾的士氣,不過這種演習讓我想起190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歐洲諸國的做法,以現今的時空來看,這種演習的訓練價值已經是微乎其微了.

3)在承平時期,訓練是一切的根本,因為那應該是越貼近實戰越好. 數十年來,台灣派遣許多學生來接受軍事院校教育的薰陶,如軍官分科班(OBC),軍官正規班(CCC)等.不過,這些任官前的教育只教一些軍事的基礎,並不是教這些軍官們如何準備作戰. 甚至後繼的訓練價值也很有限. 重點在於觀察美軍部隊在實際上的訓練或作戰方式. 我並不清楚台灣是否曾派遣任何人員至美軍第一線部隊觀察.也許上一次大概是在越戰期間所派遣的南越顧問團? 我也許記的不正確,但我近年來並沒有見過或聽說過. 我只知道我有個瑞士陸軍的同學在國立訓練中心(NTC)時,曾分發至一個營裡伴隨著整個周期的訓練.這種週期訓練可不是開玩笑的,我曾在三軍聯訓中心(JRTC)親眼所見一個旅級戰鬥隊(BCT)的指揮官與旅士官長在阿富汗佈署的行前訓練裡被撤職.在美國陸軍裡頭因為演習表現失當而被撤職的指揮官其實並不少見.

4)任務歸詢(AAR)/教訓與學習過程. 只有記取教訓與將其經驗實踐才能算是一個良好的訓練.多年以來台灣派遣許多軍官到美國受訓,這些軍官們學到了甚麼教訓?這些獲取的知識是否經過系統化的整彙?這些獲取到的新知識如何導入成為新的準則並更新訓練模式?如果這些問題無法輕易地回答,那麼意味著無數的金錢與資源浪費在這個國外軍事訓練裡.某些資訊勢必要保密,但如果所有的事都要保密,那麼資淺的軍官將無從獲得寶貴的資訊,也將無法在戰爭的混亂裡頭執行高司單位賦予的意圖.數年前美國陸軍高層意識到傳統的(學習)進程過慢,無法如實反映在真實戰場的變化上.於是成立了一個叫做”陸軍教訓學習中心”(CALL)來應對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上的快速轉變.一個良好的實踐過程是重要的,不過文化上卻會讓很多人有良藥苦口卻難以下嚥之慨,需要臉皮厚一點才能頂住,我見過許多場任務歸詢裡頭非常殘酷的場面,那足以讓許多軍官感到羞愧.

台灣軍方目前面臨著相當多的挑戰.不過要是能夠讓合適的人主導而做出相應對的改變時,這些挑戰可以被克服的. 在越戰之後,美國陸軍曾陷入混亂之中.士官團隊無法發揮功能,毒品猖獗,約有30%的官兵是毒品成癮者.幾位前輩曾告訴我那時甚至在營舍裡都不安全,軍官值安官時配槍是上膛的. 而如果美軍能夠從如此的慘況復原,相信台灣軍方也能做到.前提是發現問題並且正視與解決.

原文如下

So here is my take on the video clip. We can all agree this exercise was more of a scripted show than a real force on force exercise. So, let’s look at the positives and negatives objectively. I think the positive aspect is it forces Taiwan’s military to use their equipment, rather than just sitting. Based on the lack of familiarity with their equipment that we can see in so many videos that Allen Lin posted, any exercise is better than no exercise. Ok so now for the bad and ugly:

1. Lack of a dedicated OPFOR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 enemy: Most people watched the movie Top Gun and know about this famous US Navy OPFOR unit. However, very few people realized that the US Army also has several of this type of unit since the 1960s. The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 (NTC) at Fort Irwin, California, Joint Readiness Training Center (JRTC) at Fort Polk, Louisiana, and the Joint Multinational Readiness Center (JMRC, formerly the CMTC) in Germany. Each one of these training centers have a dedicated OPFOR. The NTC’s 11th ACR for many years played the “Krasnovian Motor Rifle Regiment” and was praised by a visiting Russian general for their knowledge and ability to execute Soviet Army Doctrine. It is obvious from watching the exercise that Taiwan doesn’t have a dedicated OPFOR with this level of expertise. In fact, I have not met a single junior officer who can tell me much about PLA capabilities. I am sure there are officers who are experts in this area. However, it appeared to me that it is not common knowledge. As a tank platoon leader, I was expected to know about Soviet tanks and maximum effective ranges of their weapon systems, and the capabilities of my tanks, so that I can make decisions on the battlefield based on these knowledges. Most of my friends from Taiwan did their mandatory military training but can not tell me anything about the PLA which they are expected to oppose. Of course, certain knowledges are classified, but it is useless if the junior leaders don’t know what they need to know to survive on the battlefield.

2. While a scripted exercise can still serve as a good rehearsal to practice battle drills, it only works if the script is realistic. Honestly, I was having a hard time following the script. Yes, it boosts public morale if executed properly. However, I would say that this kind of exercise resembles something the Europeans were doing in 1900s, before the First World War. It is probably not the best training for the money.

3. Training is key to everything during peace time, because it should be something as close as you can get to combat. For decades, Taiwan sent many students to attend military academies and classes such as Officer Basic Courses or Captain Career Course. However, pre-commission officer training only teaches basic military fundamentals, and does not really prepare officers for combat. Even the follow-on training is of limited value. The key is observing real US military unit in training or in combat. I don’t know if Taiwan send anyone to observe any real American units. Perhaps the last time was during the Vietnam War when Taiwan sent observers to South Vietnam? I could be wrong, but I have never seen or heard about it in the recent years. I only know that my Swiss Army classmate went to NTC and was attached to a battalion during their training rotation. These training rotations are no joke, as I witness a Brigade Combat Team commander and his command sergeant major fired during their pre-deployment exercise at JRTC before they went to Afghanistan. It is not rare for US Army commanders to get fired during these exercises if they performed poorly.

4. The After-Action Review (AAR)/Lessons Learned process. Training is only good if there were lessons learned and implemented. So for many years Taiwan sent many officers to the US for training. What lessons did these officers learned? Were these knowledges captured in a systematic manner? How where these new knowledges incorporated into the new doctrine, and new training implemented? If these answers can not be answered easily, then a lot of money and resources were wasted on overseas military training. Obviously, some knowledge must be classified, but if everything is classified and the junior leaders don’t have the knowledge, they will not be able to execute the higher HQ’s intent during the chaos of the war. Several years ago, the US Army started something called the Center for Army Lessons Learned (CALL), to meet the fast pace changing battlefields of Iraq and Afghanistan, as the US Army leadership realized that the traditional process was too slow and will not be able to meet the real changes of the battlefield. A well implemented process is great. However, culturally it may be a bitter pill to swallow for many as it requires a lot of thick skin. Many AAR sessions that I witnessed were brutal and can be embarrassing for many officers.

Taiwan’s military currently faced many challenges. However, these challenges can be overcome if they put the right people in charge and implemented the right changes. After the Vietnam War, the US Army was in chao. The NCO Corps ceased to function. Drug abuse was rampant with roughly 30% of troops abusing narcotics on regular basis. Several old timers told me that it was not safe in the barracks, and the Staff Duty Officer were armed loaded pistols. If the US military can recover from that, Taiwan’s military can recover too. However, the first step of recovery is to identify the problems and address them.

臉書網友留言:


應該又會有人說美軍少校是啥玩意兒

Allen Lin 意料之中~不過沒關係~我跟他已經推算過了~老話一句~能懂得就看~不懂的就繼續睡也沒差

美軍少校是啥玩意兒??我想想...大概可以抵黃埔一期的中將還剩非常多吧。
不要懷疑,依據「抗戰時期國軍人事」,他們最注重的就是你會不會練兵,在阿富汗訓練組建六個步兵營與兩個機步營的經歷...你們自己想吧。

轉了也沒用,咱們就只能等老天那天讓長官的腦袋開竅…

我對那天的到來,並不抱期待。因為陳腐的觀念已經根深蒂固了

黃埔不倒 臺灣軍隊不會好

等等有人會不會說 ..國情不同?

Allen Lin 一定會有~

解放軍中的藍軍就是專門模擬假想敵、大家可以google滿廣志、

活捉滿廣志,結局都是慘遭滿廣志活逮

結果這次就放棄活捉 而是直接用火箭炮洗前線指揮所了

你才剛到演習場,滿廣志的火箭砲就打過來了

滿廣志的部隊是:把俄國的地面火炮戰力+美國的空中支援=強得變態

一秒鐘能解決的事不要拖到兩秒鐘

而且他根本是老狐狸,滑溜得很,不死板

現在的優先性在於高層的意向 而非戰備的急迫需要

還有誰又要說他不夠格啊

看完原文表示.....有些費力阿

在軍中你隨便抓人來問解放軍基本輕兵器有什麼,我可以保證大家幾乎都說不出來

Allen Lin 這個情況大概不是甚麼新鮮事

我自己有準備資料想給自己連上來上課,甚至還打算買解放軍的輕兵器訓練槍來上課(但現在賣家說時機敏感沒法寄來台灣)

95-1
95有很多不符合人體工學,已經再做更新到95-1

背心更換到13式,維和時迷彩換到15式但是量少

只知道他們是像蘇聯一樣彈鏈機槍擺在排級,還有火箭筒跟重機槍很有名,一個超多一個超輕

原本想說5.8的開發過程讓人很看不起,還有一種子彈全通用很智障,不過台灣這樣也沒啥立場好笑別人的

哈哈哈…這下不是臉腫可形容
…連裡子都沒了…

Allen Lin 我沒推他~他自摔的

國軍不是沒有人才而只是文化為何改不了?

每天全世界都在上演大大小小的戰爭、這些戰爭都是很好的教課書、但是國軍從來不重視

永遠就是會有人拿“演示格鬥能力”、想定之類的爛理由,去給完全不現實的演練找藉口
無恥也不過如此而已

有聽過智障被醫好的嗎?(疑!

Allen Lin 那醫不好就把他打得更殘~如何?

只能盡盡人事了啦...這整個國度都被僵化的老智障把持了啦...ㄧ大堆只會看不起下一代又不接地氣的老智障...整個國度都病了

果然專業

漢光似乎從來不曾假想過,某一陣地或區域被佔領後的思維,總是認為解放軍會照著我們寫的劇本想定走!
以解放軍的戰術戰法的假想敵一直以來似乎就是從缺‧‧‧‧
汗顏‧‧‧‧

感謝 翻譯,借分享 ^_^
雖然也知道,台灣的軍方不可能有任何的改變 U_U

長官思維不變………那基層就是只有等死的份了!再來就是長官愛講………國情不同這句話害死了基層!

問解放軍基本裝備是什麼,大家回答:AK47╮(╯_╰)╭

我想就算再多人給再多建言
那些好高高層也會說…都是酸民…只好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

高層不轉念,基層沒概念,最後各層就都只會說幹話了,然後真的有省思的人都被當成異形

說穿了!國軍也需要有滿廣志這種角色來當假想敵

找兵大來打臉比較快

滿廣志的部隊就是用來打自己人臉用的

找台裔退役美軍來打臉,看他們會不會像神奇寶貝那樣子進化。

台灣會做AAR,不過叫做"檢討會",檢討演戲途中,哪個單位被督導,資料沒準備齊,再來就是找下一個待宰羔羊(單位)準備再來賺業績了

中央社有軍方的回應了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photo  

漢光挨批演戲 軍方:秀場式的演練具嚇阻效果

2018-06-12 16:04中央社 台北12日電 聯合新聞網

國軍漢光演習剛落幕,外界批評7日在台中清泉崗的演練像「演戲」,軍方高層直言:「如果國軍很爛,也演不出這樣的成果。」類似秀場式的演練,具提振士氣、嚇阻敵人的效果。

國軍漢光34號實彈實兵演練8日落幕,但外界批評,7日在台中清泉崗基地的反空(機)降演練,像是在「演戲」。

「如果國軍很爛,也演不出這樣的成果。」軍方高層表示,台中清泉崗只是其中一種演練模式,秀場式的演練,不僅能讓外界了解國軍能量,對軍方內部有提振士氣功用,對外則有嚇阻敵人的效果。

他舉例,台中清泉崗反空(機)降作戰50分鐘的演練中,每分每秒的步調都必須掌握得很好、不能冷場,由於此場演練涉聯合作戰,若F-16、IDF戰機轉彎角度過大,動輒耽誤超過5分鐘,因此空中管制得宜相當重要。

至於此次的演習有哪些缺點應該改進,軍方高層強調:「成功的演習,一定會發現很多問題、缺點。」但他不會因為有缺點、缺失就責怪官兵,因為此次演練重點在於仿真實戰,官兵該秉持「玩真的」的心態演練,因為戰爭發生時,不會有劇本,應該學會靈機應變。

2018/06/14 01:55 補記
photo  
國軍漢光31號演習暨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國防戰力展示資料照片。(圖/中時電子報編輯喻華德攝 104年7月4日) 

漢光34號演習爭議 美軍退役軍官提出四點建言 

2018年06月14日 09:16 中時電子報 喻華德 

漢光34號演習清泉崗聯合反空機降操演,因出現特戰部隊「先拼肉搏才用刀槍」的不合理情節,而遭到長期關注國防事務的國內外軍事評論員質疑。對此,不具名的國防部高層在接受《中央社》採訪時稱,「如果國軍很爛,也演不出這樣的成果。」類似秀場式的演練,具提振士氣、嚇阻敵人的效果。

然而,繼美軍退役士官Allen Lin之後,另一位同樣也是出身臺灣的旅美華人Peter Chen陳少校,美國陸軍少校退休,具備多國聯軍的實務訓練經驗,曾經以美軍軍官身分擔任阿富汗陸軍顧問,並在阿富汗訓練組建六個步兵營與兩個機步營。他也對此次演習所凸顯出的問題歸納出四點評論,分別是「缺乏專業假想敵單位、劇本不夠貼近實戰、是否有確實做到將經驗教訓與學習匯總,藉以改進訓練教範與流程」等,並以美國陸軍從越戰後的混亂情況下浴火重生,期勉國軍能勵精圖治。

本報取得陳少校同意,分享由Allen Lin翻譯針對清泉崗反空降的評論,藉此讓國人瞭解,以曾任美國軍官的觀點國軍存在哪些問題。承認問題、正視問題,才有可能處理問題、解決問題,進而提升國軍實質戰力,並獲取國人的認同與支持。陳少校強調本文不代表美國政府、美軍、美國在臺協會之官方立場。

看完影片之後,以下是我的想法。我們都能同意這次演習與真實的兩軍對抗操演相比下,是偏向劇本式的秀。所以客觀來看其正面與負面之處。從正面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這演習強制中華民國軍方去使用它們的裝備而非將它擺在那好看。

從Allen LIN轉貼很多國軍的影片來看,國軍自身對於武器運用的熟悉度有限,基於這點,任何演訓都好過完全不做演訓。好,現在接下來的幾點是較糟糕與慘不忍睹之處:

1)缺乏專任的「假想敵部隊」與對敵軍的了解:
很多人都看過電影「捍衛戰士」因而知道美國海軍有一支著名的假想敵單位。但是,非常少人知道美國陸軍自1960年代起也有幾支這種屬性單位的存在。加州爾文堡(Fort Irwin)的國立訓練中心(NTC)。路易斯安那州波克堡(Fort Polk)的三軍聯訓中心(JRTC)與德國的多國三軍聯訓中心(JMRC,舊稱CMTC)。每座訓練中心都有一支專屬的假想敵單位。

以國立訓練中心(NTC)中的「第11裝騎團」(11th ACR)來說,它們扮演的「卡索諾米安摩托化步兵團」(Kransovian Motor Rifle Rgt.)曾經讓來訪的蘇聯將官對該團模擬蘇聯陸軍作戰準則的資訊與實行程度為之驚艷。而從漢光演習觀察得知,顯然國軍並沒有上述程度的專屬假想敵單位。

事實上,我還沒有遇到任何一位基層軍官(尉官)可以明確說出人民解放軍(PLA)具備的能力。我相信軍方中一定有人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從我個人來看,這些資訊並不普。以一個前裝甲排長的觀點來說,我必須對蘇聯戰車上武器系統的最大有效射程與我軍戰車的性能瞭若指,這樣一來在戰場上我才能運用這些知識做出決定。我在臺灣多數的朋友都服過義務役,但卻沒有人能夠告訴我他們設想所要對抗的人民解放軍(PLA)相關資訊。當然,有些資訊是屬於機密,但如果基層軍官(尉官)不知道他們需要甚麼資訊來在戰場上存活,那麼也是徒勞無功的。

2)如果劇本設定的夠接近實戰,那麼劇本式的演習也可以做為一個好的作戰預演與練習。說實話,我有點看不懂漢光演習的劇本。的確,如果施行的確實是可以提升公眾的士氣,不過這種演習讓我想起190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歐洲諸國的做法,以現今的時空來看,這種演習的訓練價值已經是微乎其微了。

3)在承平時期,訓練是一切的根本,因為那應該是越貼近實戰越好。數十年來,中華民國派遣許多學生赴美接受軍事院校教育的薰陶,如軍官分科班(OBC)、軍官正規班(CCC)等。不過,這些任官前的教育只教一些軍事的基礎,並不是教這些軍官們如何準備作戰。甚至後繼的訓練價值也很有限。

重點在於觀察美軍部隊在實際上的訓練或作戰方式。我並不清楚國軍是否曾派遣任何人員至美軍第一線部隊觀摩。也許上一次大概是在越戰期間所派遣的南越顧問團?我的記憶也許不正確,但我近年來並未見過或聽說。我只知道我有個瑞士陸軍的同學在國立訓練中心(NTC)時,曾分發至一個營裡伴隨著整個周期的訓練。這種週期訓練可不是開玩笑的,我曾在三軍聯訓中心(JRTC)親眼所見一位旅級戰鬥隊(BCT)的指揮官與旅士官長在阿富汗佈署的行前訓練中遭撤職。在美國陸軍中因為演習表現失當而被撤職的指揮官其實並不少見.

4)任務歸詢(AAR)/教訓與學習過程。只有記取教訓與將其經驗實踐才能算是一個良好的訓練。多年以來中華民國派遣許多軍官到美國受訓,這些軍官們學到了什麼教訓?獲取的知識是否經過系統化的整彙?這些獲取到的新知識如何導入成為新的準則並更新訓練模式?如果無法輕易地回答這些問題,那麼意味著無數的金錢與資源浪費在這個國外軍事訓練裡。

某些資訊勢必要保密,但如果所有的事都要保密,那資淺的軍官將無從獲得寶貴的資訊,也將無法在戰爭的混亂中執行高司單位賦予的意圖。數年前美國陸軍高層意識到傳統的(學習)進程過慢,無法如實反映在真實戰場的變化上。於是成立了「陸軍教訓學習中心」(CALL)來應對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上的快速轉變。一個良好的實踐過程是重要的,不過文化上卻會讓很多人有良藥苦口卻難以下嚥之慨,需要臉皮厚一點才能頂住,我見過許多場任務歸詢裡頭非常殘酷的場面,那足以讓許多軍官感到羞愧。

國軍方目前面臨著相當多的挑戰。不過要是能夠讓合適的人主導而做出相應對的改變時。這些挑戰是可以被克服的。在越戰之後,美國陸軍曾陷入混亂之中。士官團隊無法發揮功能,毒品猖獗,約有30%的官兵是毒品成癮者。幾位前輩曾告訴我那時甚至在營舍裡都不安全,軍官值安官時配槍是上膛的。而如果美軍能夠從如此的慘況復原,相信國軍也能做到。前提是發現問題並且正視與解決。

(中時電子報)

延伸閱讀:

派赴「美軍特種部隊武器士官班」2017年返國報告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漢光演習po文被立委轉用質詢國防部長之感想與本站單日瀏覽人氣 3萬1千6百32 

Casey Chao,Allen Lin:喜歡「棄槍肉搏」與臨時防禦工事跟掩蔽都沒有的「漢光猴戲」 

Casey Chao,Allen Lin:漢光是大型展演,是演戲,演給文職長官和民眾看的,所以不要信以為真的在戰術驗證與演習視同作戰 

Casey Chao:國軍在首次宣稱「仿真,實戰化」的漢光34號演習中,在三軍統帥面前卻仍然出現「先肉搏最後才用刀槍」的情節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在台灣,演習視同作戰只是笑話,因為國軍上下沒有人打過仗,一切只是憑空想像的抗日神劇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保持沈默就是違背專業良知,要戰就拿出軍事專業出來說服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國軍士官建議「參考美軍訓練模式,採取無劇本的方式,來檢視學員的臨場判斷力及情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神仙、老虎、狗
  • 完全像真的演練,需要多大的土地(政客和財團會願意吐出那麼大的土地給軍方使用嗎?又,土地上的使用戶如何遷移,不遷移的話一但開戰,造成傷亡怎麼算帳),裝具,彈要,和意外的傷亡(算因公或是作戰傷亡就吵不完),更別說,萬一派系培養的人才都吃敗仗的話,派系如何生存(軍購可是政客,派系領袖和美國軍火販子共同構成的)。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神仙、老虎、狗
  • 拜讀了此篇文章,個人覺得,戰爭與戰事,是多變的,軍方應該,發現問題並且正視與解決,我國軍的目前缺陷,誠如文中所說,非戰時期,就應該多訓練軍官,獨立應變各種多變的戰局,戰法,而不是依據演訓劇本,大家一起去演一齣戲?!,該依據解放軍戰法,及其部隊編裝,演訓克敵戰法,更該成立,如同解放軍編裝,戰法的假想敵部隊,配合演訓,才能接近真實戰況,去訓練軍官及其部隊,的獨立應變作戰能力....(該聘請,有實戰經驗的華裔退休軍官,參與指導...).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