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海軍士兵黃國章離奇落海身亡,母親陳碧娥(左)堅持尋找真相的過程被拍成紀錄片。圖/「馬克吐溫國際影像」提供

【即時短評】黃國章案 遲來的道歉未到的正義

2018-08-03 聯合報 記者陳熙文

電影首映會的會場瀰漫一股「恍如隔世」的氛圍。從前,一有陳碧娥出現的地方,官員避之唯恐不及,不少記者怕麻煩也退避三舍,她坦言,那時候像瘋子一樣潑婦罵街。「抗議會被抬出去,會被罵瘋女人,死一個黃國章,出一個黃媽媽每天哭爸哭母。」

陳碧娥去一個又一個政府機關,能陳情的都去。攔官員、堵總統。花蓮媽媽不懂官場規矩,不懂首都政治,更無所畏懼。她曾經為了堵總統,租了台發財車便直奔圓山忠烈祠,碰上軍警人員亮槍阻擋也不怕。「兒子都死了,我還怕什麼?」

如今,在紀錄黃媽媽與黃國章案的軍中人權紀錄片「少了一個之後—孤軍」的首映會上,不但總統府秘書長陳菊親自出席,海軍司令黃曙光還首度代表海軍向黃媽媽道歉。遲來的對不起,陳碧娥這一等,等了快四分之一個世紀。

1995年6月9日下午3點,未滿19歲的海軍二兵黃國章登艦不到60日,即被宣告「失蹤」;黃國章的屍體6天後於澎湖目斗嶼附近海域被中國大陸漁民撈獲,死因疑點至今仍沒有答案。

為了兒子,黃母陳碧娥當年毅然投入追查真相,多年來也一直衝在維護軍中人權的最前線。23年來,陳碧娥好似失去了名字,大家只知道黃媽媽。

「我代表海軍鄭重的向黃媽媽道歉。」現任海軍司令黃曙光說,「當孩子到我們海軍來,回去的時候是一具屍體,這是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接受。」

上午才因高雄橋頭地檢署針對黃國章凌虐致死分案偵辦,馬不停蹄赴台北地檢署進行遠距詢問,聽聞海軍的道歉,陳碧娥點頭接受,也肯定黃曙光有勇氣和肩膀承擔,但也一再強調,道歉不等於真相-她兒子的死仍舊不明不白。

黃國章的屍體當年被福建漁民撈起,陳碧娥原想把兒子遺體帶回台灣,但礙於兩岸關係敏感,只好妥協,將其帶往晉江市火化。 從當年入棺前當地法醫所拍的4張照片來看,黃國章身穿軍服,遺體完整但全身有多處瘀傷。陳碧娥將攜回的照片放大檢視,驚見黃國章頭部有疑似「布袋釘」的粗大鋼釘斜插於太陽穴,頭頂插有一三角物件。

陳碧娥說,她拿香拜拜,但撐了那麼久也沒什麼信仰,當初就是因為一個不甘心,軍方竟然欺負我到這個程度。她在心裡答應黃國章,她要親手拔起兒子頭上的鋼釘。「要怎麼拔呢?當然就是真相。」

緊緊扣住「真相」兩個字,陳碧娥說黃國章軍冤案不是個案,她所承受的痛與所有軍冤家屬都一樣,希望蔡英文總統能夠成立專們處理過往軍冤案的機構,做一個總檢討和處理。她直言,只有真相才有真正的和解。

經過這麼多年,陳碧娥說,她最自豪的是她堅持下來了,沒有在壓力和利誘之下屈服,沒有為真相以外的事物妥協,她一個人挺了過來,但也著實感謝每一個在抗爭路上相遇的人。

1987年,22歲大學生朴鍾哲在南營洞對共分室偵訊過程中遭水刑窒息致死,促成韓國六月民主運動,這段故事也在去年在韓國改編翻拍成電影「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有趣的是,這部電影儘管眾星雲集,但劇情中沒有一個英雄,更沒有一個好萊塢式的救世主來拯救韓國。

黃國章案亦然,除了黃媽媽為兒子一頭栽入,路上也有許許多多幫忙尋找真相的人,無論是記者、立委,還是官員。或許這個社會不該過於樂觀,以為黃國章案經過戲劇性的轉折,如今再度進入司法調查,受到社會的關注,就會水落石出、惡人伏法。

連陳碧娥自己都不敢相信會有真正圓滿的結果。「(對找不到真相)我早就有心理準備,」她說。黃國章的屍體已經火化,人證物證皆在時間裡風化,陳碧娥沒有天真到相信相關當事人會突然有一天良心發現,吐出事實。

黃國章案如今得到一個遲到太久的道歉,不過該來的正義還沒來。但或許紀錄片是一個好的象徵,不因軍方的道歉有價值,而是:世界可以找不到真相,但不能沒有尋找真相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智
  • 各位看倌知道嗎?
    以前有很多軍官將軍校學長制帶入部隊,讓一堆教育素養極差的上兵管理連上所有離退伍未破百的弟兄,也就是所謂的地下連長,義務役士官只是背值星的花瓶,軍官常常放任這樣的行為,所以士官制度一直很難施展開來,只有下基地時士官才有實權,因為進入教育營區一切以戰備時期處理。
    有回送公文至營部經過大浴室,看到自己連長跟排長站在窗外以恐怖的笑容偷看裡面老兵毆打新兵,趕緊快步離開,當時的我嚇傻了。過沒多久那位新兵在士官兵廁所用馬桶拉繩上吊自殺了,一場全連串供世紀大謊言開始上演。這種場景有多少6年級的義務役大部分都遇過,該黃案當初就在社會民眾深植了軍中黑幕形象,而洪案時才爆發許多多退伍民眾至國防部抗議。
    也曾有父母小孩在軍中被霸凌到精神分裂,母親不知該如何處裡跑來派出所請求協助,由於軍警單位的不同全案請上級轉軍方處理,這小孩就這樣毀了一生到現在還沒踏出醫院一步。
    軍中不當管教其實都是連級軍官的放任造成,以及政戰系統擺爛造成!
    當國家兵還沒打過仗,就先欺負害死自己人弟兄請問這樣的部隊會有向心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