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服  

照片引用自2017-05-05 海軍海鋒大隊人員服儀校閱 - 中華民國海軍 - 臉書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軍服 2018/09/16

我退伍的時侯,我妻把我所有的軍服全扔進了大樓衣物回收桶裡,包括白色軍服、黑色呢冬大禮服、黃卡其軍服、大盤帽、便帽等……。

這已經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卸下了30多年的軍旅生涯,忽然間整個人變了樣,日子輕鬆許多,也極其自由,可以不必上班,不必看長官臉色,不必怕進出營區讓衛兵檢查搜身,不必跑三千公尺、游泳、體測,不必集合點名唱軍歌,不必簽辦公文、不必為公事煩心讓長官責難、不必暈船搖晃痛苦嘔吐、不必各碼頭流浪奔波、四處為家、居無定所、帶兵練兵……。

「自由」或「不自由」,這是軍人與一般百姓不同的地方,脫下老虎皮(軍服),也卸下保國衛民重擔,但頭幾年經常做夢,都還以為自己仍在服役,還在船上航行帶兵,醒來,像是又過了軍旅三十年,又一次卸甲,都只是一眨眼、一個夢,心裡即使悵然,但想想,還是退伍的好,退伍後一介布衣,當老百姓,真是自由啊!

不穿老虎皮,骨子裡還是有一層老虎皮,永難抹滅的記憶和魂魄,退伍後五年沒做事,虛耗了五年,於是想想總該要找個事情做做了,我常跟人說:「渡時間(台語)」,幾已接近花甲,富貴已成浮雲,江海渡餘生罷了,後來找了一份保全工作,同樣要穿制服,我老婆每次幫我洗好了放入衣櫥,有時遍尋不着,我仍會問:「老婆,我的軍服呢?」或者:「我的軍服洗了沒?」哈哈,老改不了習慣。

有次我妻幫我換了一床薄被,怎睡都覺得怪,很不舒服,我說:「最好幫我找一床軍用棉被,白色床單上有海錨和國徽那種,舖海錨的藍床單,絕對睡得好,不會失眠。」三十多年軍旅,從入伍那天開始,無論寒暑,我都睡那種棉被,真希望可以建議,以後所有國軍退伍,通通發一床軍用棉被、床單和一頂蚊帳。

老虎皮不穿了,穿上保全制服,軍人的氣質依然存在,我任職的公司,現在也是負責我們家大樓的隆盛保全,穿的制服都一樣,深藏藍色上衣,黑長褲,幾次我下了班,或是正要去上班,我們家大樓鄰居媽媽會問,啊都同一家保全制服,為甚麼你穿起來比較好看,「卡有版喔」,比我們管理員好看,也挺,我說:「阿哉?」……

我從讀士校、讀官校,到畢業任官,到任何單位、船上報到,一直到升上校或幹艦長,我都隨時帶著一把熨斗,平常穿的軍便服都是自己洗自己燙,公發的軍服早期材質很差,民國60年初左右,我曾陪父母去看兩位同母異父的大哥、二哥當兵,我們各相差九至十二歲,那年代服兵役進陸軍新兵訓練中心,穿的平布草綠色軍服,有些已褪色,褲管膝蓋處或上衣手肘處幾乎每件都有破洞,主要是操作訓練、爬行所造成,新兵們圍成一圈,圍在堆成小山的舊衣堆裡搶找適合自己型號的衣褲,試穿上身再加上仍是新兵,尚脫不了老百姓的氣息,還真像乞丐兵呢,那年代國家財力困窘,剛與日本斷交,社會也普遍窮困,大家也不以為意,理所當然耳。

我是在與美國斷交的前一年入伍,民國67年進海軍新兵訓練中心,267梯次,海士校(通校)聯13期,當時海軍制服幾乎都是發新衣,少有接著一梯梯穿舊衣裳的,或許因為我們屬小聯招(常備士官班,年紀僅15歲),上級長官特別重視,除了軍服,公發內衣褲都換成白色BVD上衣及三角褲,主要必須配合白色水兵服穿起來好看,否則曾有人穿水兵褲裡面穿花色內褲,很明顯,一眼看起來不僅沒精神,還真是滑稽難看,另外上級也會發些海軍公發大浴巾、毛巾、襪子等。

我從進海軍二兵學生到上校退役,前後三十多年,公發的都是全新的軍服,早期質料確實不好,讀官校四年,軍服、皮鞋、大盤帽都是外面訂製,左營軍校路底的中山堂旁的西陵街(後街),有好幾家專做軍服皮鞋的,軍品店更是林立,左營大路兄弟帽廠的上海師傅,除了做大盤帽最好,軍服也做得不錯,海軍官校學生則是大宗,我讀海軍士校的時侯,都穿公發軍服,倒也沒聽說誰會去訂製軍服的,後來我的官階慢慢晉升,海軍制服因長官們極重視,質料也愈來愈好,外面製衣師傅的技術已經跟不上,生意差了不少,加上左營後街沒落,訂製軍服、軍鞋、軍帽,跟著走入歷史。

前幾年我兒服兵役去當兵,抽的是海軍艦艇兵,在新訓中心或船上,聽說還是有穿舊軍服的,最嚴重的是他當兵前考上空軍航空技術學院氣象軍官班(後來自動退學),那軍服真是陳舊,還只發兩套,來不及送洗替換,學生們一樣要自費去訂製,穿起來才能畢挺好看,「因為國家沒錢了」,耳語相傳,這表示國家真不重視軍人,無法提供官兵新衣服穿,曾有家長在懇親會裡建議,卻仍不了了之。

海軍軍服穿在身上,確實蠻瀟灑醒目,無論軍官、士官、水兵,每套軍衣穿起來都有「眉角」,例如水兵褲必須是喇叭褲(早年有憲兵不懂還給予登記違紀),送洗褲管燙線必須反過來燙,線條則在褲管兩側,不像一般西褲在正前後方,其他像白甲、冬服披肩、領(飄)帶……都有學問。

海官校學生軍服也都很講究,小海錨、階級(左階右錨)位置,怎麼別上去?皮鞋銅扣每天擦亮、帽徽、肩牌(斜槓向內表示嚴以律己,向外表示寬以待人)、冬服上的金槓……,要求得非常嚴格。

軍紀是由外而內的,一點一滴的訓練養成,軍服穿在身上,是榮譽也是責任,但現在軍人尊嚴斲喪,穿個軍服去買便當、吃麥當勞、喝飲料,都給酸民爆料,講得真是難聽。

以後的孩子不當兵了,未來更難瞭解或理解軍人,有位女性朋友到我大樓櫃台閒聊,她完全不懂軍人有什麼辛苦的,很難體會,我說很簡單,如果讓你沒了自由,食衣住行樣樣都受限制,不能上網,用手機要管制,晚上準時睡覺,一大早起床、集合、點名、排隊、唱軍歌、疊棉被、跑三千、留守不能回家、犯錯關禁閉、判軍法……,當妳完全沒有自我的時侯,妳就知道什麼叫做苦?勞心勞力,紀律嚴明。

軍服扔了,我到現在還真沒一張完整體面的軍服定裝照,特別是升了校官以後,想補拍拍,軍服都不在了,想去向同僚們借來試試,髮也斑白了,臉也皺了,面容不再青春,有的全是衰老樣兒了,再穿軍裝已不復當年英姿了,廉頗老矣,還必須跟政府拼命,爭尊嚴,也爭砍了我們的年金,年屆花甲,跟生活拼搏,小小保全員,小小螺絲釘,那是已拋開浮名浮利做我自己的快樂,保全制服裡面,仍是那一身未褪盡的老虎皮軍衣,老頭顱丟地上仍擲地有聲,褪不盡的夢境與回憶。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