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568148-1614487420_m  

圖 /  http://yanjiskin.pixnet.net/blog/post/393028790-人為何會有白頭髮

不與白爭
  2018/09/22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年齡愈來愈老,頭髮與容顏已開始顯現得更加蒼老斑白,也漸稀疏,髮禿齒搖,這是人的宿命,很羨慕有些人到這年紀已逾半百甚至花甲之後,仍能擁有滿頭濃密黑髮,不顯老態,但無論外表儀態如何?健康、心善,闕為至要,富貴榮華均已命定,不必強求。

李白有首將進酒:「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小時候我常看我母親,梳個包頭,在髮後束起髮髻,人老了,頭髮也變少了,那時代女人們有將頭髮留長之後,剪下來拿去賣的,我母親則是平日有一戳她自己剪下的頭髮,梳妝時用來包頭的,有時就放抽屜裡,孩子們總好奇會去翻抽屜,那髮束看來沒啥特別,但母親老了之後,幾已看不到那髮束了,小時候看父母親白髮,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如今自己也華髮斑斑,才知李白的「悲白髮」,攬鏡自照,當年春風少年,如今已是接近花甲老頭兒了……。

說起染髮,還真有用,可以讓人瞬時年輕十歲,這些年我總偶而自己染一下,主要外面不僅染髮貴,坊間男士理髮店也變少了,代之而起也很夯的是100元快速理髮。大概三年前的某日,吉時良辰,我幫以前在士校讀書時期的隊長(海官64年班學長)的公子迎親結婚擔任攝影師,其公子突然問我:「叔叔,你怎麼看起來比他們(指他爸及另一位64年班學長)還老?」……我哩勒,原來我以前從不染髮,頭髮過了五十歲以後,白了不少,我回過頭問隊長,隊長說:「哈哈……,我和你唐學長,都嘛染的頭髮啊!」原來如此。

那次拍完照,我回家途中,還沒到家門,立刻去便利商店買了罐染髮劑,實在是受了刺激的啦!……迄今則偶或染一下,看來也確實能精神許多,事實上常染髮也真不好,有時反璞歸真,也屬一種造型,看自己心情吧!

以前幹軍人,當然不准染髮,而且規定必須腦後髮際上推幾公分,髮鬢標準上推多少?前面不可長過眉,頭髮不能留太長,還必須梳理整齊,分邊如海角仔西裝頭,有時想如果退伍後,老子給它留他媽的長一點的頭髮,後面綁它個馬尾,一定很瀟灑,沒想真退伍了,已五十歲,頭髮也變少了,想綁馬尾,沒輒,也沒那麼多髮給綁了,真不能不服老啊!

有一次我在救難艦當艦長,輪機隊裡有一位充員兵,放了輪休假回來,居然染了一頭金髮,全艦集合時,但看有一位歪國人站在隊伍行列裡,很是突兀,士兵穿藍工作服,滿頭金髮,他的隊長立刻要他去剃個大光頭,給狠狠訓斥一頓。

現在軍人連鬍子都不能留,規矩很多,但如果您看老外軍隊裡,包括日本軍人,不也許多留鬍的?老蔣也留鬍啊!最近看二戰紀錄影片,英國首相邱吉爾登上他們自己國家的軍艦,口裡叼了根大雪茄,呼呼的大白煙吹著吹著,一口一口吸,就這樣上梯口,跟官兵回禮。麥克阿瑟將軍不也一樣,叼根煙斗,戴個墨鏡,有時上衣扣子還沒扣呢,也沒人說他不對。台灣現在,軍警穿個軍服去買飯、買飲料、買麥當勞,都有人說紀律敗壞,我看是台灣人心才真逐漸敗壞的呢,老見不得人好,酸言酸語對人。以前人淳樸可愛,即使貴為一國領袖,大將軍也一樣,率真、率直的可愛,也讓人敬愛。

蔣經國在台灣,很深受百姓愛戴,民國60年有一回到日月潭附近的一家檳榔攤訪問,拿了顆檳榔往嘴裡塞,竟皺起眉頭說:「不好吃嘛!」那張泛黃的經典照片,那神情特別可愛,平凡的偉人,不必做作,勤政愛民,也深入人心。

我有一位同年好友,人長得高帥,有次跟我說,女人不一定都要化妝,但穿著打扮必須得體,即使參加宴會,稍擦個口紅是可以的,讓自己更有精神,我們男人也是一樣,到這年紀,要為自己的體面負責,總不能邋遢見人,該理髮,該刮鬍子,該整理儀容姿態,都要講究,讓自己看起來有精神,不宜醜態示人,這是修養,也是基本禮貌。

勿悲白髮,「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李白真是瀟灑,在他的詩裡,其樣貌應都是那不修邊幅的率性,可愛而不生厭。快中秋節了,辛稼軒有首詞(太常引):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
把酒問姮娥:被白髮欺人奈何!
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看山河。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老歸老,台語:「老萌老,嘛欸哺土豆」,許多人愈老愈可愛,那是心善。白髮就讓它白髮吧,總是須以身體健康為首要,讓自己活得好,與自己身體和平相處。有人寫了首俏皮詩詠白髮:「人見白頭悲,我見白頭喜。阿母生我時,所望不及此。」「白髮新添數百莖,幾番拔盡又還生。不如不拔由它白,哪有工夫與『白』爭。」一切順其自然吧,等到真滿頭華髮,染無可染了,也就別染了,不與白爭了。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