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軍旅首日  

照片是高中尉初次抵金,在珠山幹訓班受「職前講習」時,於莒光樓所攝!

軍旅憶往
(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

看完了高連長在基層部隊前四年連戰皆捷的光榮歲月,您若問我給自己打幾分?我自然的「也」給自己打了個100分。聽我這麼說,朋友一定心想:好你個高八段,你還真敢吹!但我必須聲明,這評價僅是針對一位27歲的年輕人而言!您或許還會想:這些表現多是在當連長時所獲,當主官自然有你發揮的空間。那我就來寫寫72年11月自陸軍官校畢業,至步兵學校受「分科班」訓三個月後,於73年1月分發金門野戰部隊(步兵127師步二營第三連),菜鳥中尉所面對的部隊實況及我的一些作為,讓後期學弟及時下年輕人知道,23歲,你剛自軍校(大學)畢業,你可以怎麼過?又如何展開你多彩多姿的人生!

步校結訓,到高雄壽山頂的「前送兵營」報到,等著海軍的運輸艦把我們前送至金門。當時一個步兵師有9個步兵營,陸軍總部就給每個師分配12位步兵科正期學生,平均一個營一位,另3位就放在幹訓班訓練新兵。那一年,我們127師這12位中尉新任官,帶著同時分配到師的百餘位預官就在壽山頂上等待。但船老是不來,成天沒事就是吃喝,很快錢就花光,人生第一次體會到,何謂「坐吃山空」。

1月某日,船來了,我們徒步走到碼頭,搭乘海軍運輸艦,在海上搖搖晃晃歷經十餘小時後終於抵達金門,本以為下了地總算舒服了,誰知又被帶到防風林裡,在頭腦尚昏沉時,站著聽司令官近4個小時的精神訓話。回到師裡經分發,奉命到位於中蘭村金剛寺附近的步二營報到。當我揹著有半個人高、沉重的「黃埔大背包」爬上98高地,營部人事官告訴我,營長休假(金門人),要我到98坑道向副營長報到,我的軍旅生涯就此展開。

一、有怪獸!

自金門開放後,很多百姓去過金門旅遊,有些行程會安排進入坑道參觀,但這些開放參觀的坑道,多是師級以上單位所用,或是後來經過整修者,上面有著天花板,旁邊縱無包覆,也多半是乾燥、整潔的,但這些絕非是步兵營或連排級部隊所使用者。軍校畢業首站九八坑道就是個十分低矮與潮濕的地方。我身高181公分,這個坑道很多地方卻只有175公分,頭頂除偶有亂石突起外還低著水,地面更是濕滑與泥濘,坑道兩旁間隔好遠才懸掛一盞小燈。我負著重,彎著腰,在陌生且昏暗的環境中前行,既要防撞到頭,又要慎防滑倒失儀,模樣肯定是狼狽不堪的。走著走著,漸漸習慣了這昏暗且封閉的環境後,糾懸的心正要放下,猛一抬頭,倒退一大步,有怪獸!

身無配槍,僅能採取警戒身形,隨時準備與之搏鬥。定眼一看,是隻「人猿」,既高且大,拱著背,低垂雙手,注視著我,卻無敵意。既無敵意,我即採左腳腳尖向前,右腳腳尖向後,既可進又可退的戰鬥姿勢向前滑行,等滑進了些,終於看清,原來是副營長據報在此等我。怪怪,身高196公分的官校45期籃球隊隊長賀家俊學長,居然給「關」在這175公分高的山洞裡,為國效命。

二、安官手則

營裡報到完,背著被包,一路走到瓊林連。天已昏暗,在等待連長時,隨著60砲砲組組長先到連部各處閒逛以瞭解相關位置。當逛進某碉堡內時,看到雙層木床下鋪有幾個人背靠牆坐,床下有一個兵,採做「伏地挺身」的姿式「撐」在那,雙手猛抖,看起來是撐了很久快撐不下去了。我走近一看,原來兵的眼前地上擺放著一張紙。我好奇的問「這是幹什麼?」床上一人幽幽的回答『他不會背「衛兵手則」,我們在「教」他背」。哇!好殘酷的教法。我回頭問砲組組長,床上是些什麼人,他低頭看說「有老兵,多是班長」。對著剛回話的人問「你是幹什麼的?」。這小子也挺倔,居然不答。砲組組長忙介紹說「這位是連上新報到的高排長」。這時他才回答「我是班長」。我一生最恨人欺負弱者,所以火也上來了,就問『當班長的是不是要當「安全士官」呀?』。他答「是」(大概是聽出我語氣已不對,這回答得挺快)。我接著說『準備一下,明天我抽背各位「安全士官準則」,不會的也給我擺這姿勢背。』這時床上起了一陣騷動,所有人的背都離了牆。我大吼一聲,還不全給我下床!霹靂啪啦不要三秒,一床的人全給我滾下床來,兩手貼定位,立正站得好好的!當天晚上,據說全連士官兵「奔相走告」,連上來了個陸官「正期的」。緊派!

三、誰走在前?

連長遲未歸,輔導長要60砲砲組組長帶我到我的排據點。我的排據點在環島北路近中蘭村附近的屠宰場正對面,從環島北路邊有條近400公尺的木麻黃道直通我據點。組長沒帶我走環島北路(1800「陣地關閉」後,沒通行證者不得離開據點),是由瓊林連連部,貼著海邊,直接走到我的排據點。這時天色完全暗了,組長也沒帶手電筒(在外島大家習於在月光下行動,也只有曾在外島當過兵者才知道,原來月光是可照明的),熟門熟路的在前帶路,對一直以為軍校畢業後,會有一條康莊大道等著他的高排長來說,這條田間小徑實在是窄了點(最寬處就30公分),左邊是比人高的蘆葦叢,右邊是成片的高粱田,一邊走還要一邊撥開橫擋進路的枝葉。此時耳中傳來的,除了海浪聲外還有各式虫鳴鳥叫聲,但腦中浮現的卻是軍校中,學長們口述水鬼(大陸蛙人)摸人頭的傳聞。走在砲組組長後面,真給水鬼摸了也沒人知道,想走前面又不認路,唉,兩難!

軍校所有課程終於結束。原以為畢業後,隨即有著一條「康莊大道」等著自己去發展,孰知軍旅首日,迎接自己的不是泥濘的坑道,就是崎嶇的荒野小徑;心中原想的是國家與民族,是壯志與豪情,那知面對的卻是克難的營舍與士官兵間常見的霸凌。高中尉的軍旅首日,就在船運微暈,坑道歷險,碉堡發威到田野潛行中渡過。未來的路是高是低,是寬是窄,是平坦是崎嶇,是該率先在前,還是壓陣在後,一概不知,但既已踏上征途,就讓我勇敢地向前邁進吧!那天我就是這麼的勉勵自己,也開啟了我往後大半的軍旅人生。

心得感言

一、欺生

欺生這惡習,在任何一個行業中皆然。以軍中和社會相較,社會相對單純。

在社會中,你是清大70年畢業,我是交大68年,但因咱們倆校沒有血緣關係,也非聯盟,所以我沒資格硬說我是你學長,社會不來這一套。社會的欺生,多僅論誰先來此單位,誰後到!

在軍中的職場倫理原是依下列兩原則在運行著。第一,不管你是陸海空軍,只要是畢業年班在前的就是學長,一輩子得稱學長;第二,軍中有階級,階級小的聽階級高的,這是鐵律。

那為何說軍隊中的欺生較社會複雜呢?因為軍隊中的欺生往往顛覆了上述既有的軍隊倫理。在部隊中有所謂「兵王」顧名思義自是老兵了,以前有三年兵,當他當了兩年兵後,兩年兵全退了,就剩他還要再撐一年,在自以為倒霉抽中三年兵的情況下,管起新兵,比士官還狠。士官中當然有我們所謂的老士官長,但在民國70年後,野戰部隊中的老士官已是鳳毛麟腳十分少見,代之而起的,就是八年役期的常備士官,與三年半至四年制的轉服士官,這些人隨著部對移防,演訓,看著一批批的年輕軍官初入軍旅,在他們心中,他的部隊實務遠遠超過你。客氣及守本份的,對新任軍官多保持著下屬應有的禮儀、也如教範上所期待的,聽令於軍官的戰術指揮,但在部隊實務上,輔佐著新任官逐步熟悉軍旅。但少數不肖者,卻往往只聽令於連長,對連上其它軍官,正眼不瞧。如果連長個性軟弱,鎮不住這群祅魔鬼怪,部隊就要出事,我們常見基層出問題,這是肇因之一。

高排長一進入碉堡,軍旅的第一關考驗就來到。當然,他所見絕非刻意安排,但若他「視若無睹」,對這「整兵」的現象不出聲禁止,在床上那群祅魔鬼怪心中,他就是位不敢管事的菜鳥軍官;他就是可以默許他們施展「地下權力」的軍官;他就是位凡事可以「商議」的軍官。

我是選擇了主持正義與保護弱小,相信很多軍官也會如此。但若你只是出聲制止,他們會聽嗎?不見我首次問話,雖肩掛中尉軍階,卻沒一人答話。等到我想到要抽背「安全士官手則」,打到他們要害(惡幹部通常僅會要求下屬,自己卻不學無術),他們才心生畏懼,俯首稱臣。

高手對招,勝負往往就在那一瞬之間。從你踏入新職場開始的每一步,長官與「老人」都在盯著你看,隨時想給你個「位置」。很不幸的是,這位置一擺,要再翻身很難。我這麼寫,不是要你一進入新職場就發威,而是提醒您,慎之!再慎之!

二、反應真實

新竹「眷村博物館」開館前,請我去「指導」,我沒給他們及格。除了未能善用較新的展示手法與科技外,最重要的是沒有眷村的氛圍,沒能令我「感動」。

最近,社會中部份人對「軍人」並不是很友善,原因無它,不瞭解罷了!這怪誰?

你把軍中的宣教片,拍得像偶像劇,還要人家尊敬你?你把軍中拍的都是班長在欺負新兵,為何就不拍拍,還是有許多熱血幹部曾挺身而出,護衛弱小!你把軍中拍的都是高樓大廈,內裝盡是豪華視聽設備,未何不拍拍196公分高的軍官,屈身在175公分高的坑道內報效國家的畫面,為何不拍拍,士官兵沿坑道兩側睡,上面掛著雨衣以接滴水,身下是以四片木板拼出的制式板床?

三、跟我來(follow me)

在軍中,好多地方都有「臨陣當先」的塑像或警語,要我們這些當軍官的,凡是要當弟兄表率,在基層連隊服務時,還要走在弟兄前面。各位也看了我連寫的19篇札記,知道我曾是陸軍官校校旗隊的三段帶刀右護衛。但畢業首日,在瓊林海邊,夾身在蘆葦與高梁田中潛行時,還硬是被嚇出一身冷汗:因不認路,既無法在前領頭,又怕跟在砲組組長身後,被蘆葦叢中水鬼突然伸出的藍波刀給割去了頭顱。畢業首日,高中尉就體會到,軍旅中強調的「跟我來」精神,雖僅就三個字,但它卻必須要有充足的自信、雄厚的實力、頑強的鬥志與堅定的信念才能做到。新任官,您準備好了嗎?

承蒙 高天瑞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高天瑞: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高天瑞:軍旅憶往(001)陸軍官校「校旗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2)陸官劍道代表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3)危機處理(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04)危機處理(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05)危機處理(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06)拿破崙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高天瑞:軍旅憶往(007)永懷特戰精神

高天瑞:軍旅憶往(008)反敗為勝

高天瑞:軍旅憶往(009)畏威懷德 

高天瑞:軍旅憶往(010)帶兵帶心

高天瑞: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軍旅憶往(012)不對稱美學

高天瑞:軍旅憶往(013)神力的展演(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4)神力的展演(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5)談笑用兵(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6)談笑用兵(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7)光榮歲月
 
高天瑞:軍旅憶往(018)一招半式闖江湖
高天瑞:軍旅憶往(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軍旅憶往(020)排長生涯(一)
  
高天瑞:排長生涯(021)(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2)兵器連輔導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23)遊擊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24)軍事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5)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26)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7)草店助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8)打兵、揍官
高天瑞:軍旅憶往(029)悲劇英雄
高天瑞:軍旅憶往(030)國軍戰略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31)初入虎穴
高天瑞:軍旅憶往(032)自廢武功
高天瑞:軍旅憶往(033)統一三軍軍職專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4)實質照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5)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36)中校步兵營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7)彰化和美城鎮防禦
高天瑞:軍旅憶往(038)向我索賠五千萬 
高天瑞:軍旅憶往(039)前置兵力
高天瑞:軍旅憶往(040)陸軍步兵學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1)永埋傲骨
高天瑞:軍旅憶往(042)伏曉攻擊
高天瑞:軍旅憶往(043)長官臨時交辦事項
高天瑞:軍旅憶往(044)為官之道(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5)國防大學「戰爭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46)魂縈舊夢─漫遊萊茵河
高天瑞:軍旅憶往(047)晉階‧留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軍旅憶往(049)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二) 
軍旅憶往(050)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51)初試啼聲

高天瑞:退後人生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