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瑞  

晉升上校,買旗袍送內人後合影

高天瑞  


軍旅憶往
(047)晉升上校與我在戰院任教的日子

高天瑞 博士 (備役上校) 

民國88年7月佔上校缺進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受訓,88年12月29日由校長夏瀛洲上將主持之「晉階典禮」中,我正式晉升為陸軍步兵上校。

雖然在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從教官到學生幾乎都是上校,上校在此毫不起眼!但就國軍整體而言,再怎麼說晉升上校就算是國軍高階軍官了,軍帽帽簷開始「長草」,肩上也有了三顆梅花,自此您即向真正的職業軍人生涯起點(第一,具有戰略學資;第二,晉升上校軍階;第三,歷練完上校階主官管職務)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從此,您幹參謀的機會少了,不是幹某單位的正副主官,要不然就是當業務部門的正副主管,換句話說,自此刻起會有很多人等著聽你發號司令,你幾乎不能再對人說「這我不會,那我不懂」。

晉佔高階,在單位自有一番慶祝模式,在家族中有人晉升上校自然也是十分高興的,叔叔、姑姑各帶家人與我們一家在龍潭石門水庫湖畔的「太平洋水鄉」餐敘,我與內人自是裝扮一下,與大家照像,讓家族成員們分享了我們的喜悅。

五月,赴歐洲旅遊十二天。有些學長參加的是行程較短的團,回國後都被召回學校,代表參加學校及學院的更名揭牌儀式。所以,出國參訪前,我唸的是「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回國後,卻成了「國防大學戰略學部」上校學官。

人與人的緣份實在是很微妙的一件事,最近接連參加了陸官及中正預校同學聚會。十分感慨的是和有些同學竟然三十年未曾見面,但和一些同學卻於畢業後數次於公私兩個領域,都有很密切的情誼與互動。在國防大學亦如是,一報到,發現我最熟悉、友好,陸院坐我旁邊的政戰學長經維兄,居然跟我兩人一室;我在金門機場當連長時的營長(45期林墩文學長)也來跟我當同學,晉升上校那天,站在我右手邊的,是那年與他旅長一起來台中坪林營區跟我換防的營長姜振中。在我左手邊者,則是至今仍常往來的劉志富。當然,最震撼的是副校長兼戰爭學院院長,居然是把我由步校士官大隊大隊長給調到校部當部隊科科長,後來又有意留我,不想放我去人事署服務的前步校校長張鑄勳中將。

七月畢業,我留校任教,分配到「軍事戰略組」。組長是官校45期實習旅長,後來晉升少將的于宙學長。回想當年預校參加閱兵大典,聽到他的報告詞「…..實習旅長于宙報告…..」。因差七期自然不認識,聽完誤以為是「宇宙」,心想「哇!這名字,格局寬宏,真帥!」。我入學前掌管陸軍精實案人員補充,他是國防部軍制編裝處副處長,每次陸軍實驗編裝編成點驗時,他都代表國防部業管來指導我們,沒想兩年後,居然就是直屬長官─戰院軍事戰略組主任教官。

自到「軍事戰略組」任教起,我就正式歷練起軍職發展的第三個管道-教育職(主隊職、幕僚職與教育職)。因具有「編裝參謀官」與「人事參謀官」兩項軍職專長各三年實務資練,被派任當「軍制學」的主課教官。在「一般課程」中,講授等同於民間的「高階人力資源管理」課程;在「軍事課程」方面,講授的則是中共二砲與導彈─「核武威懾」課程。只是沒想到這一留校,竟由戰院90年班教到97年班。直到97年4月,調任圖書館館長後,才改在戰略研究所兼課,教98-99兩個年班。在戰院任教一晃十年,自有許多心得,今天先向各位介紹摯友「德國狼犬」。

「德國狼犬」,人皆尊稱「競公」,是我預校的海軍同學,現在的同僚。我與他自預校起即熟,故向以此渾號相稱,他也從不以為杵,因他深知,內含之意有三。第一,血統純正。他是美國海軍參大與海軍戰院畢業,另至美國拿碩士學位,在英國拿博士學位,是一位血統純正的海歸派;第二,他智商168,自小唸書過目不忘,復又博覽群書,可敬的是又全給記下來。因此長官外出與會,喜歡帶著他,看誰發言不當,只消使個眼色,管它對手是誰,經他一陣狂咬,不是趴地求饒,就是給氣得臉紅脖子粗,卻回不了嘴,坐那乾喘氣…。第三,他好鬥,戰鬥力旺盛,人尊其才,畏其威,都尊稱「競公」,以防被咬!咱們同組任教,趣事有三…

一、叫狼不吃肉
有天于主任赴校外開會,猛然想起校內另有一個會,打電話回來要我請「競公」代表與會,但特別交待「要他去坐我位置即可,但千萬別發言,也不可放砲」。競公聽我說完,滿臉委屈,嘴中嘟嚷地說:要我開會卻不讓我發言,那不等於叫狼不吃肉!唉,果真是德國狼犬,好鬥!

二、你用大腦想一想
有次學校開學術研討會,競公發表篇論文,評論者是位國內極知名的戰略學者。因自扁政府起大量啟用了一些留洋學戰略的「民間學者」,這批人也不自愛,總覺得懂點洋文,學了點國際關係與戰略,就把國軍都當老粗,那天聽完競公提報,就問坐在台下的上將校長:夏校長,我剛聽貴校張競的報告,覺得他的立論太過大膽,請問校長,您是否同意他的看法?等競公答辯時,我伸長脖子,豎直耳朵,就等著看好戲。只見他慢條斯理的說:X教授,你剛問我校長,同不同意我的論述?我跟你說,在國防大學學術是自由的,所以你不必問我校長同不同意我的論述,因為我就經常不同意校長的看法。現坐在我左手邊的是國防部劉湘濱中將,剛才他的論述我就不是很同意;坐我右手邊的,是我們戰院院張中將,我跟他在學術上就常有些爭辨。你「用大腦」好好去想一想,我剛才說的…。那位教授自以為也在咱國防大學戰研所授課,學生全是上校,自然沒把海軍上校競公放在眼裡,豈知踩到狼尾巴,被競公一句「你用大腦好好去想一想」給氣的脹紅了臉,坐在那發抖,當天在坐的人,看到這一幕全抿著嘴不敢笑出聲,但心裡一定跟我一樣,就一個爽字。唉,縱是民間學者,但到了國防大學這軍事最高學府談軍事戰略,也放尊重點嘛!

三、國父不是這麼說的
戰院來了位新院長,個小故急於立威。有天通令所有教官與學官八點整在「大教室」集合。時間一到,新院長緊繃著臉進來,值星官跟他報告:報告,所有學官到齊,教官差三位。差那三位?報告:XXX教官說他路上有點事,耽誤了,晚十分鐘到。上班遲到?申誡乙次!還有呢?「XXX教官說他去政大圖書館找資料,事前有向你報告過」。跟我報告過?沒有!申誡乙次。還有一位呢?「報告,沒連絡上」。好,等下去後查清楚了,再跟我報告!場面頓時肅殺起來…

注意!國父說…(乖乖,搬國父了,久未見)「軍人、公務員、學生是沒有自由的!反對的舉手」。(開玩笑,您院長都說是「國父說」,全場自然沒人舉手敢反對);那「贊成的舉手」…「咦,第三排中間那位同學,你為什麼沒舉手?你反對?」報告院長,我剛一閃神沒注意到您的問題,所以沒舉手。「好,那我再調查一遍,國父說,……贊成的舉手,反對的舉手」。「咦,張競教官,你為什麼沒舉手?你反對?」只見競公慢慢的把他那近百公斤的身驅給立了起來,然後說:報告院長,國父不是這麼說的!院長聽了一愣,說:好,那你給大家說一說,國父是怎麼說的!。「報告院長,國父當初是說…他的意思其實是說…」。「好的,謝謝張博士剛才給大家上了一課,現在我再調查一次。國父說……贊成的舉手…反對的舉手…」。「咦,張博士,你為什麼沒舉手?我剛講的,不全都是你說的?」只見競公又慢慢的立起他那近百公斤身體,然後故意一臉委屈的說「報告院長,國父不只說這些,他還有說別的,您為什麼不讓我說完?」。大家聽了差點笑出聲來,院長下不了台只好說:好,讓你說!國父還說了什麼?競公清清嗓子後說『報告院長,國父在「建國方略」,裡是這樣說的…,後在「民生主義補述兩篇」中又說…』。院長今本想藉處份幾個人來立威的,沒想到被競公這一攪局,反過頭來只能靜靜的聽著競公講授「三民主義」。待競公講完,院長也不調查了,就講一聲「解散」!也不待值星官敬禮,氣呼呼的就走了。全場笑翻…!

官校51期的羅先智學長經過競公旁,笑著對他說「張競,你他媽的這傢伙還真奇怪,連這兩本冷門書你也看?看了還整個背起來…?」 

心得感言

一、別把戰略交給文人
競公雖愛鬥,但最起碼維護了軍人的尊嚴。為大家爭了口氣!若把情報交給了對手,再把戰略交給文人,那咱們軍人還剩什麼呢?

二、拿自己的強項立威

不論是國父還是拿破崙,若跟他不熟別隨便請出來。有道「請神容易送神難」。要立威,得靠自己。做得正,不怒而威!己身不正,雖嚴詞恐嚇或大聲斥責,屬下多陽奉陰違,於事無補!

三、無愧
前些天,有臉友猜我應是同學中最早進戰院受訓,也是最早升上校者。非也,我晚了一年。我少校營長任內做和美城鎮防禦示範,代表師接受軍團及國防部聯督部視導,受師長當眾肯定,軍團司令及眾將官好評;升了中校,部隊移防,謹然有序,還是倍受司令陳鎮湘肯定,但都僅是肯定與好評,連個嘉獎都沒記。到了步兵學校,士官大隊長任內表現好被調到校部當科長,科長表現好被調總部人事署,也就僅是表現好,還是一個嘉獎都沒記;人事署夙夜匪懈忙精實案,所有聯兵旅的官士兵都要靠我去協調各業管補充,因案未結不能敘獎,所以每年就記兩嘉獎,您有看過,每年僅記兩個嘉獎的人按時升上校?想升上校跟人比資績分,我肯定輸,所以晚升一年!

精實案未結案,我敢報考戰院?自然不能,所以同學早我一兩年進戰院受訓者,記得是有幾位…

當軍人,但求做事,把份內工作做好,別總計較自己前程(有些將領您要他軍旅憶往,他還真寫不出東西,為啥?倖進也!),郝先生無愧,我也一樣,多數將校亦如是!

高天瑞 
晉升上校,獨照

高天瑞  
晉升上校,內人獨照

高天瑞 
晉升上校,家族餐敘後合影

高天瑞  
敬愛的戰院院長張中將

高天瑞  

軍事戰略組組長于將軍(一)

高天瑞  

軍事戰略組組長于將軍(二)

高天瑞  
德國狼犬─競公

高天瑞  
最懷念且令我不捨的好同事謝祥來上校(已歿)


高天瑞  
主持晉升上校典禮的夏校長

高天瑞  
高天瑞  
讀者回復,蠻有趣的(說競公該當馬政府的發言人)。我則認為他該進國安會…但值此時局,我就不害他了!

承蒙 高天瑞 博士 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高天瑞: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高天瑞:軍旅憶往(001)陸軍官校「校旗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2)陸官劍道代表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03)危機處理(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04)危機處理(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05)危機處理(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06)拿破崙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高天瑞:軍旅憶往(007)永懷特戰精神

高天瑞:軍旅憶往(008)反敗為勝

高天瑞:軍旅憶往(009)畏威懷德 

高天瑞:軍旅憶往(010)帶兵帶心

高天瑞:軍旅憶往(011)移風易俗

高天瑞:軍旅憶往(012)不對稱美學

高天瑞:軍旅憶往(013)神力的展演(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4)神力的展演(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5)談笑用兵(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16)談笑用兵(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17)光榮歲月
 
高天瑞:軍旅憶往(018)一招半式闖江湖
高天瑞:軍旅憶往(019)軍旅首日

高天瑞:軍旅憶往(020)排長生涯(一)
  
高天瑞:排長生涯(021)(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2)兵器連輔導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23)遊擊隊 
高天瑞:軍旅憶往(024)軍事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5)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26)步兵營上尉作戰官(二) 
高天瑞:軍旅憶往(027)草店助割  
高天瑞:軍旅憶往(028)打兵、揍官
高天瑞:軍旅憶往(029)悲劇英雄
高天瑞:軍旅憶往(030)國軍戰略教育
高天瑞:軍旅憶往(031)初入虎穴
高天瑞:軍旅憶往(032)自廢武功
高天瑞:軍旅憶往(033)統一三軍軍職專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4)實質照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5)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36)中校步兵營長
高天瑞:軍旅憶往(037)彰化和美城鎮防禦
高天瑞:軍旅憶往(038)向我索賠五千萬 
高天瑞:軍旅憶往(039)前置兵力
高天瑞:軍旅憶往(040)陸軍步兵學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1)永埋傲骨
高天瑞:軍旅憶往(042)伏曉攻擊
高天瑞:軍旅憶往(043)長官臨時交辦事項
高天瑞:軍旅憶往(044)為官之道(一)
高天瑞:軍旅憶往(045)國防大學「戰爭學院」
高天瑞:軍旅憶往(046)魂縈舊夢─漫遊萊茵河
高天瑞:軍旅憶往(047)晉階‧留校 

高天瑞:軍旅憶往(048)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一)
軍旅憶往(049)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二) 
軍旅憶往(050)邁向軍事博物館之路(三) 
高天瑞:軍旅憶往(051)初試啼聲

高天瑞:退後人生

高天瑞:生活美學(007)陶藝玩家
高天瑞:生活美學(009)黃埔遊魂 

 

高天瑞:官校學生時期(民國69~72年)假日自費學習德語之回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