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零射擊1  

看到 wleemc「歸零射擊」這篇網誌與網友留言後,憶起三篇我所撰寫的部落格,分別敘述如下:

將軍不是沒偷練、而是急扣板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35742432

一位少將將副師長,在視導教召兵的打靶時,厲聲質問為何打不準?
我向他解釋,該槍無法讓教召兵個別實施歸零射擊所致,因為教召兵沒有自己的槍,而係使用集體的打靶槍(幹部已實施過歸零射擊)。

他聽了之後立馬嗆我:解釋那麼多,幹嘛!?

 隔日起,靶場射擊的各單位都開始沒有脫靶。
 原因係:要求各靶位旁邊的安全兵一律採目視修正協助打靶。

 多年後我才得知,那位將軍長官根本不知道歸零射擊」是幹啥用的。

歸零射擊  
 

防護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1561999年

越戰時美軍一「步兵連」於凌晨三點,被越共「步兵團」包圍於一叢林密怖之「鞍部」,周朝都是原始叢林,密佈「藤類植物」而導致手榴彈無法使用(丟出去後碰到藤類植物會反彈回來)。連長陣亡!弟兄則死傷過半,哀嚎聲不斷,而此時又聽到敵人於四週逐漸接近之聲響,排長召開「小型作戰會議」,判定敵將發起拂曉攻擊,在士官長的建議,下決心於始曉前實施「防護射擊」......

該「防護射擊」的確打散了越共的攻擊編組,而待越共退回「重整戰力編組」,再行發起攻擊時「天色已亮」,而遭致美軍空中飛機及地面重型火炮攻擊後「潰退」。

事後該「排長」與「士官長」分別獲頒獎章。

防護射擊  

筆者將這一戰例於民國75年起,於不同的職務及場合中採角色扮演的方式,詢問過眾多的學員生及各級幹部「貴官將如何處理」?而多數答案均朝戰術方面思維,鮮有朝火力方面思維者。

國軍幹部均無實戰經驗,因此對「小部隊火力運用」無臨場磨練之機會,建議參考「國軍軍事翻譯叢書」-「韓戰小部隊戰例」(黃色封面)、「越戰小部隊戰例」(紅色封面)以彌補不足之處。

從留言談排用機槍 陣地防禦 時的 防護射擊 安槍要領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46803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美軍 班防禦
夜間照明與射擊 訓練
Night Section Defence https://youtu.be/uaILMlOAszs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YouTube觀看。


這是夜間班級防禦訓練,一共四個火力點9個人,前面三個火力點中的兩翼是佈署輕機槍構成交叉火網,第二道火力點位於後方,作為指揮點,右側高地稜線約1500公尺也佈署有一挺排用機槍(預計是架在三角架上,並以呎表預先標定過射界與距離了)~~這是非常正規的一種班級防禦佈屬方式...在如此構成的交叉火網下按照國軍的野戰教範,在白晝進行衝鋒的下場...自己去想像....這還只是直射火力的部分,防禦還沒有加上間接火力,還有防禦性佈雷....影片可以去試著聽射擊的槍聲密集度,最後迫近防禦幾乎都是用三點放/全自動射擊的方式~

戰鬥演訓新聞照片問題探討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32993864

戰車  
此乃大陸網站所引用的台灣裝甲部隊戰鬥演訓而非閱兵時的新聞照片,
您是否看出問題?
我非裝甲兵科出身,因此只能狐疑卻不便斷言。

網友留言:

站長說的應該是那名拿步槍在瞄準的戰車兵吧?戰車上的機槍啥時變成步槍了?看來軍購時沒賣到機槍......

比對youtube影片"裝甲學校動態展示2"後發現,車上的兩挺機槍變成一支步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Yox-Z9Ea8k&feature=related

那個拿步槍的兵是戰車砲裝填手,納悶的是為什麼在戰鬥中他要探出身體來用步槍警戒,捨棄裝甲的防護力,被打死了誰負責裝彈?或許長官的想法是多一個人露出來被看到,感覺多一份戰力吧。

裝填手(車長旁邊那顆人頭)絕對不該探頭在車外做警戒!

M60A3戰車並沒有自動裝填系統,裝填手不在位子上,就代表著主砲不能用(沒人裝彈啊)!

捨主砲而就步槍???誰想的好點子???

此外,對戰車成員而言,任何探頭的時候,就是暴露在危險之下,然而這張照片4個成員居然3個探頭,唯一沒露臉的射手,相信是因為沒位子了...

如果說車長、駕駛探頭是不得已(這又講到另一個很嚴重的訓練問題了,國軍的戰駕兵閉艙駕駛的訓練夠嗎?),那裝填手探頭就是找死。

也想過敵步兵威脅的問題(拿步槍不是針對敵步兵難不成針對敵戰車?),然而這並不符合那張照片當時的狀況想定,講到這個題目就大了,先打住......

戰車成員雖然有4個,但是任何一人陣亡都會造成很嚴重的後果,有一個科目就叫"3人接戰",專門講如何處置這個棘手的窘境,而一旦陣亡2人該車就無法繼續作戰,結果那部車居然有三個人頭在上面給人家打...

就算回歸到準則,實在不記得有教過要裝填手探頭拿步槍警戒的時機,這很怪!這真的很怪!

相信是為了"畫面好看",可惜不知道是誰下的指導,不然的話就可以知道這先超凡入聖顛覆全世界裝甲作戰觀念的神人是誰了。

而讓人氣惱不已的關鍵在於:
無論何時何地何國,每當有演習-尤其是大型聯戰演習-就是世界各國在做合法情蒐之時,此為常態。而當想到不只對岸,連世界各國的情報分析單位看到這張經典之作時,肯定會捧腹大笑做結:「台灣的裝甲兵完全沒有一點關於戰車的常識。」 

就所學所知及一些觀念,戰車成員探頭只有一種狀況是有利的,就是為了或得更好的視野,這種狀況如果是裝騎作戰的話,可能還有討論的空間;如果是在城鎮等接戰距離很短的戰場環境的話,也有討論的空間,巴頓將軍的確說過「機槍才是戰車的主要武裝,戰車砲次之。」

但是巴頓所講的戰場環境是針對當時隨時拿著鐵拳砲潛伏在旁的德軍擲彈兵而言,和這個狀況並不同,今年在新聞媒體中所發佈的陸戰隊"戰車營登陸"演習劇本中,戰車登陸的時候,守備方已經開始後退了(前四個舟波的兩棲舟車這個時候已經不知到衝到哪裡了...的確是太樂觀了一點...),在戰車的四周是沒有敵步兵的危險的,接戰的對象距離多是步槍射程以外的目標,這個時候放棄使用主砲...是不妥的。

附帶一點,根據以阿戰爭(如果沒記錯是贖罪日戰爭)的經驗,裝步分離對戰車是很大的風險,而按照我們的劇本,其實的確也不是要把裝步分離,有步兵在,戰車成員冒這個風險是不太值得的,如果說車長、駕駛是不得不,那裝填手實在是沒必要。

在兵監學校學的戰車接戰的程序如下:
成員發現目標>車長下達彈種>裝填手裝彈>射手瞄準>車長決定是否攻擊,這一連串的動作其實是同時進行的,整個流程只有4秒,4秒是國外(應該是美軍)的統計,這是戰車成員完成上述流程的平均時間,也就是說超過4秒,就是敵人決定要不要打我了;彈不能先裝,因為不同目標必須使用不同彈種。這時候裝填手在車頂上的話...他爬下來都要4秒了...(至少先去掉個1秒...)

日前看了陸軍在恆春進行聯勇操演的新聞畫面,M60A3的所有成員也都乖乖的待在車內,聯勇操演戰車砲必打,裝填手還有空探頭嗎?是可議的。

很久以前有一部電影叫"前進阿富汗",故事背景是蘇聯阿富汗戰爭,整部電影場景圍繞在一部迷路的戰車上,這部電影的印象不深了,但是唯一記得的是電影沒有講,但是一直在暗示的觀念:戰車成員在戰車內是安全的,反抗軍想盡辦法的就是把戰車成員逼出來...電影最後的結局還有點印象,反抗軍的婦女跑去和美國人講:「我們成功了...」畫面帶下去是婦女手上沾滿血的石頭...

回應戰車兵露頭執步槍問題:
我參加過古寧頭之戰,那次戰役裝甲兵是絕對安全的:
1、上岸共軍無任何戰防武器,僅有步機槍和六○迫砲(使帆小漁船無法載重兵器),手榴彈一炸兩半,傷不了人,更不能用來對付履帶,因此我們的戰車營的M3A3輕戰車一出現,草叢隱伏的共軍群起逃走,怕坦克壓過來,我們在高處看,就像在趕鴨群。
2、但還是陣亡一人;他是在地瓜田裡有大片屍體橫陳,槍聲又已沉寂時,以為安全了,其實現場無步兵,他跳出戰車去翻屍體,找戰利品,被裝死的共軍一刀捅死的。
由此看:在戰場上輕易露頭都是危險的,可能挨冷槍。

==================================
 

歸零射擊  http://wleemc.pixnet.net/blog/post/102794728

https://www.facebook.com/MilitarySpokesman/posts/640271412702847
國防部發言人FB (美國大兵在機場, 如上面的網路連結)文章下方有一則留言:前年支援某單位做射擊訓練的時候,一個少校營長叫士兵拿尚未歸零過的步槍直接打175實距離射擊,而且打一發修一發,一天下來打了一千多發步槍彈,一個連只有二十幾個人有辦法合格。我在一旁當彈藥軍官一邊跟士兵說:這就是你退伍以後要工作繳稅付他終身俸的職業軍人。今天不是要譏諷還是怎樣,而是光把所見陳述出來就已經令人鼻酸。

歸零射擊名稱很熟悉我清楚記得民國71年在陸官入伍時打靶前從沒人教我們要把五七步槍歸零,很疑惑三十多年來,陸軍打靶都不用歸零?我不相信這輩子還會拿起步槍射擊三十年前的射擊經驗對我而言早已不重要,可是談起歸零射擊,如果連這點都沒教好入伍生,那---,唉---,我是學醫的,至少在醫學這塊,我可以有我專業的堅持。今天早上打開網誌意外發現一位已報退剛畢業不久的陸官校友,署名陳品傑,在美國大兵在機場」一文下方留言
前輩您好,我是陸官正81(101年畢業班),自小有軍人夢,國中功課不好連中正預校都考不上,但運氣不錯讓我矇到一間公立高中。上了高中之後才有覺悟,很努力的念書終於能在班上成績保持名列前茅,也漸漸有了自信,雖然學測失常但剛好考了56級分,由於對軍隊有很大的期待(或許是太不切實際的) 於是第一志願就選填陸軍官校。

嚴格卻充滿回憶的入伍訓練結束後開始了學年教育,我才赫然發現軍隊環境與我期望的相差太大 (科層與可怕的學長學弟制) 但由於害怕重考與賠錢於是開始迷失自我,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四年 (成天被學長玩與玩學弟)

我知道這不是墮落的理由,其實自己心理也很不甘心,總希望未來還能再進修,在與現實妥協之後,我把成為一個兵科教官當成目標,這個理想也一直支持我到畢業。

然而下部隊之後才發現環境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複雜太多,野戰部隊不只心理壓力大,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的生活也使生理開始出狀況...

當時連上有兩個專軍的學長,一位剛從社會上簽進來的,另一位已幹了十幾年從兵到士在轉服專軍,兩者的表現都給了我當頭棒喝。從前者身上我看到自己大大的不足,但從後者身上....我卻看到自己若不做改變的下場..

在擔任禁閉室副室長期間的經驗和某次與長官的談話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我覺悟到要達到目標或許不一定要有背景,但有些事情卻一定要做...而那我不是我能、也不是我願意做的..

很慚愧,我不像前輩一樣還完役期,甚至幫學校發了SCI,前輩真的很厲害!
離開軍隊後我也面臨了很大的自我角色認同的挑戰,尤其過去的師長及同學們 (五年多來的參考團體) 諸多不諒解....我只不過是想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這樣很可惡嗎? 對於社會價值的認同也與他們漸行漸遠....。目前我還在努力調適中

自己真的不擅長官僚那一套,我目前正在修社工學分..也準備考社工所...努力建構自己的專業知識,希望透過擁有專業能力,可以讓自己多少脫離官僚文化的宰制.. 很感謝您寫這些文章...我也期許自己能效法你的精神!這些文章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

一年前有一位海官校友報退後寫信給我摘錄部分內容
我想我真的會懷念陸戰隊,畢竟是自己付出了這麼大努力的地方,居然用這種方式畫下句點。有人問我:「你會難過嗎?」其實除役令生效的那天,我沒什麼好高興或難過的,只是空虛而已;十年奮鬥付諸流水的空虛而已。常常批評長官下台的背影多難看,沒想到輪到自己的時候,自己的背影也是這麼不堪,話果然不要說太早。

軍人是建構國家的基礎從古到今都有一群人在追逐軍人的靈魂,那些沒能追上或錯過時機的人,終其一生都在追尋。西點軍校-- 另一個哈佛商學院,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因為世界上本就有一群人在追逐軍人的靈魂,西點軍校恰能滿足那些人的需求。台灣也有像西點一樣的人,上了台大,儘管人數不多,台大的十分之一吧,填滿陸官的招生名額還剩很多很多,他們一生都在追逐軍人的靈魂,死時帶著遺憾走入墳墓,因為陸官不是他們的西點。你能怪那位大陸經濟學家林毅夫嗎?他當年讀台大時也在追逐軍人的靈魂,他追到了,可以死而無憾,從這個角度去看,他比台大許多想追而不敢追的人勇敢人走入墳墓之前,要的就是無憾,其他的全都不重要,不然你還想「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

離開軍隊後我也面臨了很大的自我角色認同的挑戰,尤其過去的師長及同學們 (五年多來的參考團體) 諸多不諒解....我只不過是想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這樣很可惡嗎
台灣需要一所西點軍校,結合知識與智慧,裡面有軍人的靈魂,有軍人的夢想,讓台大人敢走進去死而無憾的地方。如果打靶時步槍不需歸零,那軍人還能有多少知識與智慧?品傑學弟,你自小有軍人夢,官校畢業後,我相信你一直擁有軍人的靈魂,期許你的母校將來也能成為西點軍校,而你自己也正朝這個方向努力。Good luck to you


網友留言:


我以為只有我質疑過陸官的學生會不會歸零 有沒有正確的實施過實距離和戰鬥射擊的訓練 看了這篇 原來陸官訓練的軍官真的連基本的戰鬥技能都沒有呢 

第一次實彈射擊時,我好緊張,不知該怎樣射;當時哪敢發問!
硬著頭皮上去,裝子彈時手會抖,只記得那熟悉的聲音:
「左線預備、右線預備、全線預備 -----」,然後,砰、砰、砰 -----下場。
板機不扣不行,扣下去心好虛。
打完之後;咦,班長怎沒說話?
這樣就叫打靶嗎?打過好幾次,至今在我心中仍是個問號!
可以確定的是, 我那支五七步槍就直接裝上子彈, 絕對沒有歸零.
 
我畢業後在砲兵部隊服役 步槍就很少射擊過 我的質疑是在當連長時的個人測驗 當時要測驗手槍射擊 使用桌子上預備的四五手槍[不是自己的配槍 但我當三年半的連長我自己的配槍卻沒有射擊過] 多數人都是麵包 我也是 如此 我也在部隊混了20年 慚愧
 
文中提到追逐軍人的靈魂,我想雖不是每個職業軍人的初衷,但卻也是很多立志當軍人的初衷;至少我們當時很多人是父輩影響下,有個偉大的理想做後盾的。我認為從軍的動機是重要的!動機是決定堅持與放棄的正當理由;但是提到陸官的教育訓練,或教導士兵的不恰當,我認為不是一碼事;那是個人問題,不能一概而論!歸零射擊應該是士兵的基本求生技能,在我服役的部隊,沒有以上所說的問題;除非有個別的個人問題!至於那個少校一發一發歸零,也不一定不可以,但應有歸零射擊的基礎。實際情況不知,不方便評論。每個人的成長環境不同,會有很多不同的認知,自己做的決定,自己要勇於負責;當年對於林正義的踏伐也有我一份,但多年後經過社會歷練,就有新的認識。今天台灣的軍人地位卑微,有多種因素,才會牆倒眾人推!今天如果發生一場戰爭,情況會立刻不同!雖然沒人希望戰爭。美國的軍人與台灣軍人的大環境不同,不能拿來做比較!若要比較,勉強用當年韓戰,共產黨的軍隊,裡面有很大一部分是原國民黨軍隊,對抗美國聯軍,最差的裝備對抗最先進的部隊,雖然犧牲巨大,一樣打成平手!
 
感謝學長的鼓勵...

小弟有幸擔任過官校教育班長,容小弟對歸零的部分進行解釋。

入伍訓的確只有班長懂歸零並且沒有教導入伍生如何操作,歸零射擊的原理在於;先假設班長姿勢與瞄準是標準的,經由班長射擊後歸零的槍枝可以當作測量入伍生姿勢與瞄準正確與否的工具,若入伍生打的好,理論上其姿勢與瞄準也與班長差不多標準;所以若班長本身姿勢與瞄準有問題,其歸零後的步槍就只有他自己打得到(或與他一樣錯誤的人)這個測量工具(步槍)就沒有效度;入伍生姿勢若是正確的,反而會打不到。所以當初我們班長之間就是在比誰的班上打得好..若全班都打不好..那這個班長自己射擊有問題的可能性更高。
ps.陸官生是在一升二的步校暑訓時學習如何歸零...但到底學了多少..就要看個人的心態了。

部隊大部份士兵不會歸零是真的!!階級高的長官軍事上卻也不一定都優秀,雖然我在部隊的時間很短暫...卻真實感受到部隊於專業的缺乏..演練多是以好看為重點。

我舉一個真實的例子;我曾受命擔任某次演習軍團級的排戰鬥示範,由於我們是機械化部隊,一個排有四輛甲車,攻擊展開範圍更超過100公尺,排長指揮部隊依靠的是無線電(或是手旗)

演練時我依照兵科學校的教範,教育弟兄操作無線電並且著重在如何使用正確的呼號與通訊紀律,卻被當時主責全旅訓練的副旅長(上校)當弟兄面修理了一頓

他的理由:你是"步兵"應該要比手臂記號!怎麼會練這個東西?官校到底教了什麼?

事實上,手臂記號是班戰鬥教練以下的東西...

試問要如何在100多公尺之間以手臂記號來指揮40個人與4輛甲車?

這已經不是專業度的問題...這根本是常識問題...

當下我就面臨了兩難..究竟是要教導弟兄正確的知識?抑或是要維持長官領導威信?

其實我想什麼不重要...因為並沒有選擇餘地..在場的主官們立刻命令我以手臂記號來指揮部隊。

義務役弟兄不出聲不代表是笨蛋..服役期間的種種他們都看在眼裡..

我曾想過..為何軍人如此辛苦,但社會地位卻如此低? 專業更不被認同?

我猜想問題或許不只出在專業知識的缺乏,更是因為缺乏專業的倫理價值!

所謂的專業倫理價值必須是社會價值的一部分;絕不該是閉門造車,或將潛規則當成了職業倫理,在這種情況下當上頭換了個人,所有的規則與價值也隨之改變,部隊何來不亂之理?

不被大眾認可的專業何來專業之有?更別提被人民尊重?(由近期國軍各種決策皆受外界干涉之大可以看出國軍的專業裁量權早已備受挑戰)

有些人會認為我只是唱衰國軍...破壞群體認同...或許是吧?

可能我的世界太多非黑即白,或許事情能有更好的處理方法...

可惜我太嫩 尚需學習的地方還有太多太多

此留言大家看看便罷... 並感謝各位前輩包容小弟的偏激與不理性
 
不用太在乎別人怎麼看你,出社會需更加努力適應;在官校的目的在於學習適應環境而已,對於出社會,下部隊都有很大幫助。幹不下去也有你的理由,堅持自己的想法,十年後就有不一樣的評價!我是斷刀上尉!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