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25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這次回台灣, 在一個受邀演講的場合裡,一位身著軍服的年輕軍人不甚客氣的當面質問道:  

[你們美軍利用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理由發動戰爭,造成世界動盪不安,身為軍人最後得到的是甚麼? ]語氣略帶點輕蔑.

對方尚未言畢,我臉上已經浮現了微笑;也許有人覺得這就我的身分而言回答這問題很尷尬,也跟我演講的題目是八竿子打不著,但我仍然決定回答.
 

雖然當時我知道這問題本身的些許針對性, 但是礙於時間也礙於場合,我還是忍耐了下來, 我並沒有直接的用一慣的震撼言詞去"教育"這位年輕的軍人, 當時我的回答的語氣同樣的很果決也很簡短: 

 [只要你身穿軍服的一天!就該盡一天身為軍人的義務與責任! 國家利益與政治外交的糾葛我管不著! 上了戰場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著回來!] 

言畢,在場鴉雀無聲了數秒....發問的那位年輕軍人也只是跟我四目相對,沒再有任何意見.我當然也就沒再說下去~ 

其實我真的很想接著說, 你身穿軍服卻問我這樣問題的同時,那你心態上還不夠資格作為一名軍人,你跟一個普通百姓沒有兩樣, 這些事情就算是你我角色對調,你也應該很清楚的知道! 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今天穿上這一身軍服,有任務時你能說個"不"字嗎? 還是你要跟國家談談價錢先?再決定做與不做? 如果連這一點基本的覺悟都沒有,還有臉穿著這一身代表著榮譽的制服,領著國家給你的薪餉嗎?  今天同為軍人,我能站在這裡講並不是因為我有多利害,但最起碼在國家賦與我任務時,我毫不猶豫的接受了,即使我不見得支持這場戰爭,但我也沒有問第二句話! 軍人之所以會受到尊敬是因為在於為國家的"犧牲"與"奉獻" ! [得到甚麼?]不是身穿軍服的你應該去問的!   

戰爭是沒有贏家的,我們所有經歷過的人都付出了一部分,而某一部分的人卻付出了全部! 

若認真的要問得到甚麼? 我得到的只是一些可以在年老時,不厭其煩回想的一些事蹟而已.... 

******分隔線******

美國陸軍戰士之誓  2011330  

 

身為一個美國軍人

 

是團隊裡的一份子也是個戰士

 

我為美國人民服務並恪守陸軍的美德

 

永遠視任務為第一優先

 

從不接受被擊敗

 

從不輕言放棄

從不拋下任何倒下的同袍

我遵守紀律,在精神上與身體上保持堅韌並做到專業化我的作戰技能及訓練.

 

我總是保持好我的武器裝備及我個人的狀態

 

我是個專家也是個專業人士

 

我願隨時出征接敵並在近戰裡摧毀美利堅合眾國的敵人

 

我是自由及美國人民安定生活的守護者

 

是個美國的軍人

 

******分隔線******

 

這是給失去軍魂的那些士兵們看的.........(請自動把美國換掉,如果你不是美國人的話)

 

即使離開部隊五年了

 

回頭再讀一次這篇誓詞

 

它又再讓我記起,當年是為何而戰.....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國軍30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636588

瞭解本站建站15年過往的網友們都知道,本站拒談政治,除非是涉及軍事改革,而一旦有政治性的留言,發覺後隨即刪除。因為我個人的認知為「軍人是擁護政府、保護政府,而不是成為政府。」就算退伍以後,也不對政治發表言論,但唯獨對軍事革新保持關注。

有人會說對軍事革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個人的看法是,所謂的軍職退伍者「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是要一個人「裸退」,不要再干涉人事與行政指揮權。但卻不是要你我拋棄與時俱進革新的觀念,更不能拿「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來掩飾軍事專業常識的無知與不足。


今日之所以轉貼此文,係因部分陸軍的退將們並非裸退,而是不知不覺地罹患了《疾病與權力》,喜性干涉現職年輕將校們的改革與創新。就拿最近中共九三的閱兵分列來說,又有退將提議國軍要如同解放軍一樣,恢復
踢正步」事宜。國軍對正步存廢一事的歷史緣由,個人在閱兵分列:微笑的警告
一文中曾言及,若有興趣可點選連結參考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583062

美1

責任、榮譽、國家

在所有的發展和變化之中,你們的任務,仍是不變的,而且是神聖的,主要的,我們要打贏戰爭,為了共同的目地,完成奉獻。 你們是職業軍人,你們的意志是勝利!你們要知道勝利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替代的,如果你們失敗了,國家就要滅亡;你們的信念是責任、榮譽、國家。 其他的人,自會去辨論令人發生爭執的國內和國際問題。但你們卻要神聖的、平靜的、超然的站在保衛國家的崗位上,在國際糾紛的狂流中,做一位救生員,在戰場上,做一位鬥士。一個半世紀以來,你們已保衛自由,護衛了平等建立公理和正義的神聖傳統。 讓文人去處理國家的問題,這些重大的問題不需要你們來參加,更不需要武力來解決。你們的崗位,像深夜裡十倍明亮的燈塔:責任、榮譽、國家。這並不是說你們是好戰之娉,相反的,戰士比任何人更祈求和平,我們必需留下戰爭最深的傷口,在我們耳邊響起哲人柏拉圖名言:只有死者曾經看到戰爭的結果。

(1962年麥克阿瑟將軍對西點軍校講詞)

1999年  神仙、老虎、狗

德2

姓名 / 暱稱:Rudolf Wang

E-mail信箱:
張 貼 主 題:曼斯坦元帥談軍人與政治(中英對照)
張 貼 時 間:2002/09/05 03:06

關於軍人跟政治,想請大家看曼斯坦元帥(Generalfeldmarschall Erich von Manstein)的兩段話。第一段是在他身為頓河集團軍司令時,情況爛到極點(其實情況爛是希特勒自己擺爛的結果)的時後;第二段話是他在回憶錄中談到他對於暗殺希特勒事件的看法。

"The first point is that a senior commander is not more able to pack and go. …… The soldier in the field is not in the pleasant position of a politician, who is always at liberty to climb off the band-wagon when things go wrong or the line taken by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suit him. A Soldier has to fight where and when he is ordered. There are admittedly cases where a senior commander cannot reconcile it with his responsibilities to carry out an order he had been given. …… No general can vindicate the loss of a battle by claiming that he was compelled - against his better judgement - to execute an order that led to defeat. In this case the only course open to him is disobedience, for which he is answerable with he head. Success will usually decide whether he was right or not."
重點是一個資深指揮官不能就這麼打包辭職。……戰場上的軍人並沒有政客那麼好的情況,可以任意隨興地支持一件事然後在事情一有苗頭不對或是政府的情形不適合的他們時候就離開。軍人必須在他被指定的崗位上奮鬥。明白地說,很多例子說明了一個上級主官不能夠配合或執行他責任所賦予的要求。……沒有一位將軍能辯稱他是因為被迫接受違背他自己比較好的判斷而執行命令因此輸掉戰爭。在次情形下唯一可以論斷的是他的抗命,也就是他對他的領導有責任。成功將說明他是對是錯。
(Hitler's Generals (Correlli Barnett, 1989), P. 234)

"As one responsible for an army group in the field I did not feel that I had the right to contemplate a coup d' état in wartime because in my view it would have led to an immediate collapse of the front and probably to chaos inside Germany. Apart from this, there was always the question of the military oath and the admissibility of murder for politifcal motives. As I said at my trail,: 'No senior military commander can for years on end expect his soldiers to lay down their lives for victory and then precipitate defeat by his own hand.'"
出於身為戰場上的集團軍司令的責任,我不認為我有權利在戰時去發動一個政變;因為我從我的觀點,這會導致立即的戰線崩潰與而德國內部的災禍。除此之外,關於軍人的宣誓以及政治性謀殺也是常常被問到的問題。正如我在審判(註:紐倫堡大審)時所說過的:「沒有一個資深軍事指揮官可以長年地希望他的士兵為了勝利犧牲性命然後去參與一個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失敗
。」

(Hitler's Generals (Correlli Barnett, 1989), P. 243)

原文引自:
Barneett, Correlli, Hitler's Generals, 1989, Grove Weidenfeld, New York
(這本書麥田出版有中譯本,但是原文被節錄,而且原書的參考書目也不見列舉。) <<<<中文翻得不太,好請見諒 !>>>>

2002年
神仙、老虎、狗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