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45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新訓開始之後,一切就開始按照陸軍教指部的規定操課,之中除了一般士兵的通用技能外,體能的訓練與要求的比重更是相當高,這也是新訓中最苦部份.

第二天清晨四點半,布爾上士走進寢室將燈打開,並且大聲的把大家趕下床,在布爾上士那種獨特又讓人感到壓迫的摧促聲中,大家匆匆忙忙的穿上印有陸軍字樣的灰色公發運動服,並把水壺裝滿後,就衝到樓下集合場集合。 

到達連集合場時,A連各排也都陸續出現在連集合隊型中,快速的集合後,各排的教育士官點完名之後回報給當值的教育士官,確認沒有人員短少或病號之後,分別由各排的教育士官帶開,依序整齊的行軍離開集合場。 就在行進間,布爾上士與歐爾士官長開始輪流教唱軍歌,讓大家能夠振作精神,一路上雖然不知道歌詞的涵義,但是歌聲嘹亮,配合著步伐走在基地的小路上,的確讓大家都清醒了不少。 

由於新兵營區的連隊眾多,當遇上迎面而來的其他連隊時,雙方還會互尬歌聲,大家都不示弱,試圖壓過對方的聲音,這也被視為是士氣高昂與對其他連隊示威的一種表現,通常教育士官都不阻止這種意識上的較勁,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可以激發起連隊的向心力。若是遇上了女兵連隊,那歌聲真的是只有用響徹於雲宵來形容,不過這只是為了要吸引女兵們的注意罷了,與士氣無關。 

美軍的軍歌只有曲調相同,歌詞可以由帶隊的班長自行改編,所以每次唱的曲調雖然相同,但歌詞卻時而嚴肅,時而詼諧,並不會太過單調,在剛學的時候,我並不明白到底在唱甚麼,但幾次之後也就朗朗上口了,當自己第一次在隊伍中隨著節奏踏著步伐前進,口中又要大聲唱著軍歌,其實並不太習慣,因為覺得這樣走路有點累,需要一段時間來練習與適應。 

隨著連隊走了一段不算短的上下坡,終於到體育場,場上的燈照得如同白晝一樣,運動場裡面也已經有一群同樣穿著運動服的士官們在等候了,連隊到了定位並沒有坐下休息,轉變成為有兩臂間隔的操練隊型,隨著布爾上士的口令開始做暖身操,從頭至腳踝的關節都給放鬆了一遍後,重頭戲開始了。 

歐爾士官長這時站到連隊前大聲的宣佈:「今天為體能適性測驗! 

我一聽到這,心底已經涼了半截,入伍前平時不太注重運動的我這下可慘了!我想都想不到第一堂課就是大難關! 當然,受到這種驚嚇的不只是我一個人,看了一下週遭的同袍們,其實很多人都是面面相覷,暗中叫苦。  

****** 

體能測驗的項目為伏地挺身、屈膝仰臥起坐與二點二英哩的長跑,三項為一氣呵成的測驗,每個項目之間休息不會超過二十分鐘,而及格的標準則是以年紀表來算,以十八歲至二十一歲的族群來看,兩分鐘連續五十三下伏地挺身,兩分鐘連續六十四下仰臥起坐, 兩英哩 長跑則是要跑在十五分四十五秒以內,要三項全部及格才算合格過關。 

雖然只是適性測驗,但沒有人知道不及格的下場會是怎樣,包括我在內,只能硬著頭皮來了,先是拼命做到手軟發抖的伏地挺身只有三十三個,再來是做到肚皮抽筋疼痛的仰臥起坐才只有四十七個,而兩點二英哩長跑則是生不如死的跑帶走的撐完、成績是二十四分鐘…

當完成測驗之後,我全身無力發抖,臉色慘白與冷汗直流的看到這樣的成績不禁汗顏到無地自容,這一項測驗雖然大部份人都沒有三項全過,但至少還有一兩項不錯的成績,不像我這樣的一路爛到底,這時才讓我了解到自己的體能實力離一個正規軍的標準還差得太遠!

此次測驗後,每天早操全連都被分做A~D組來分批進行,A組為體能最強的,操練以維持為主,跑步則是跑在全連的前面,後面依次的B,C,D組為體能加強組,D組則是最操的,跑步為全連的殿後,但是卻要跑最遠的路程,當大家都做完放鬆操了,他們有時還沒跑完,而我的爛成績則被分到c組加強訓練,雖然很操,但是兩週後的再測驗卻可以讓我升到B組,就這樣一直到結訓。

體能的操練雖然累,但陸軍卻是相當有系統的慢慢讓新兵強化,這樣風雨無阻的操練,一天做上半身的操練,隔天則是跑丘陵地的上下坡長跑,有時下點小雨,在雨中跑長跑或做操,雖然濕透,但是那股快意卻是難以形容的。 

做完早操,還有一件痛苦的事,那就是喝水,為了防止新兵脫水昏倒,教育士官們一定會下令把水壺裡的水喝到精光,一滴都不準剩,2夸特容量的水壺,喝到都快吐了,然後把壺口朝下,讓班長檢查確實喝完才准上樓洗澡更衣。 

也因為這樣,後來有本排有人乾脆不把水壺裝滿,但很不幸的在出操前被歐爾一等長給抽查發現,當所有的人都結束訓練上樓洗澡時,那些投機的同袍又被歐爾繼續狂操到嘔胃酸,然後再強迫他們灌完水壺中的水,可想而知,有人隔天就掛病號去看軍醫了,黑馬排的其他人雖然沒有被罰,大家都看在眼裡,誰也不敢再隨便投機取巧,殺雞警猴的例子在整個新訓中屢見不鮮,但我總是很小心的不讓自己成為第一個。 

在這樣以團體為主軸的環境下,任何的小聰明都可能為自己跟同袍遭到處罰,軍中是相當忌諱這樣的人出現在團體中,尤其是新兵,教育士官更是不會容忍這樣的行為,他們覺得若是在戰場上,個人自作聰明與所犯的錯誤可能會遭致全部的人跟著喪命,因此他們相當的嚴厲。當時身為新兵的我們自然是不會理解,也沒有人會去想這更深一層的涵意,只有逆來順受的任教育士官擺佈,心裡偶爾也會覺得不平或有所抱怨。 

新訓的初期,所有教育士官的手段都是相當高壓的,沒有情面可言,小至一人,大至全連都會因為某件事不合規定而受罰,輕則五十下伏地挺身,重則數小時的操練,就是為了把所有來自不同的地方,生長不同環境的人規格化,把我們從老百姓轉變成可以服從命令,確實執行任務的士兵。  

****** 

在訓練的過程裡,我們從原本的衝突,分化,敵視,排斥,到了解,團結,合解,互助,這是一條相當漫長的路,但是這樣人與人之間的化學作用卻慢慢的產生了效果,我們後來開始以排的名義行動,吃飯,睡覺,出操,當然也包括被處份,通常一個人被罰,大家也會自動的跟著一起被操,再也沒有人在乎是不是自己惹禍,而是每個排中成員的行為都代表著這個排,我們為的是這個排的榮譽!也只有我們團結一致,供獻出自己的能力,才可能保有這樣的榮譽。這種奇妙的心態上的轉變是我覺得在軍旅生涯中最覺得不可思議的一事。 

新訓的第一週除了體能訓練外還有一些基本的操練與課程,例如基本動作,集合隊型等等,對於英文能力還不太靈光的我,只能慢半拍的照著口令做動作,大部份時候也都可以蒙混過關,不過偶爾還是會被教育士官抓到動作慢,而被叫到一旁罰做伏地挺身,這種情況大約過了兩三天,等到口令熟悉之後就不常發生了。 

除了這些再基本不過的訓練外,我們第一堂正式的通用技能課就是野戰急救,至於為甚麼第一堂就上野戰急救而不是作戰的戰技?教官認為即使我們日後的軍職不一定會在前線直接參與戰鬥,但這種在緊急情況下可以救人的技術,有助減少死亡率,也等於間接的保存戰力,因此特別的要求我們務必把這個技巧優先熟練化。 

課程大部份著重在如何止血與包紮傷口,處理休克,骨折,斷肢等技巧,甚至於如何做人工呼吸以及判定與處理熱痙攣、熱衰竭這類常見的症狀。我們一開始只是看教官示範,然後兩兩一組的相互為對方包紮當做是練習,當完成後教官會來檢查是否正確,並在一旁加強指導,雖然整個過程不算太難學,但要做到完全正確與標準是很困難的一件事,需要靠長時間的練習來熟練,整個正式的野戰急救課程在新訓僅只有一堂,為時八小時,剩下的就是靠日後平時的練習與教育士官的提醒,教育士官都會要求我們背下士兵手冊上所記載的急救步驟,並且隨時抽考,這對語文能力有限的我是相當吃力的一件事,每次幸運的被教育士官抽到時,常常因為緊張而回答得顛三倒四,下場可想而知就是被罰做伏地挺身到趴下為止。 

除了急救外,核生化防護課程也是有相當重的比例是靠熟記的,它的難處並不是在於必需迅速的戴上防毒面具與穿上防護衣,而是要死背所有不同化學戰劑中毒後所產生的症狀與解救之道,這包括了救人與自救,不過按照士兵手冊上與所發給的裝備來看,這些都屬於預防的技巧,真正中毒的話,單兵裝備裡僅有三支神經解毒劑可供自救或救人,但是沒有人真正知道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有效。 

如同急救課程一般,我們僅有一次的機會可以坐在課堂中聽講,剩下的都是在日後練習來達到熟練,我們被要求必須在任何的情況下於九秒鐘之內戴上防毒面具並確保面具與臉部間的氣密性,達不到要求的人通常的下場就是戴上面具做體能操練,這是相當辛苦的一件事,因為面罩會限制呼吸的順暢,在運動的時候常常會比平時還要喘,對我們這群新兵而言,可以算是令人生畏的酷刑。 

整個第一週的新訓是嚴苛不已的,每天一睜開眼就是壓力的開始,不論在課堂表現如何的優秀,卻永遠逃不了體能操練或處罰,無論內務整理得再整齊乾淨,總是過不了教育士官的白手套檢查,每天早晚各一次的內務檢查把大家搞得神經緊張,然後又不知道到底為何被罰? 不能問也不必多說甚麼,命令一下來大家乖乖的趴下就伏地挺身預備姿式,也許這不合理、甚至是不講理的訓練方式,但這種不合理的訓練方式卻可以讓所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進入狀況,訓練或處罰的方式雖然累人,教育士官從頭到尾都沒有動手打人或是以髒話辱罵我們,這一點是令人印象相當深刻的。 

在第一週結束的那個星期天,黑馬排有五位新兵因為受不了這樣的訓練方式,因而自動申請退訓,與我同樣從紐約來的伙伴就佔了其中三位,如此一來我就更加孤單了,失去了互相鼓勵的伙伴,在那樣封閉而高壓的環境下無疑對士氣是一個重大的打擊,雖然難受,但我並沒有因此而跟著打退鼓,為的就是不違背當時的對自己所立下的期許,我仍然咬著牙熬著。 

陰雨一整夜,來到了第二週的星期一,早餐過後歐爾要求所有的人員著全副武裝到集合場旁的軍械室領取我們的步槍與刺刀,原先大家都以為是有關步槍的訓練而興奮不已,但大家都只猜對了一半,我們其實是要從最基本的刺槍術開始訓練。 

站在毛毛細雨的天空下,雙腳浸在積水成潭的草地上,我們依照口令集合然後擺開陣勢。 

「上刺刀!」 在歐爾士官長的大喝下,我們不急不徐的把刺刀連刀鞘一起固定在步槍的刺刀座上,然後立正站好等待下一步指示。 

這時歐爾士官長開始講解與示範刺槍術的基本攻擊與防禦動作,我們開始按照指示的口令練習著,在練習中,布爾上士與他排的教育士官會在陣列中巡視,並且糾正不標準的姿勢,很快的當大家都上手了,這時歐爾要求我們把動作開始連貫起來,整個陣勢中殺氣油然而生。 

歐爾在我們練習會不時的喊著:「是甚麼讓草成長?是鮮血!敵人的鮮血!!記得這一點!」大家隨著口號,越練情緒越高昂,好像下一秒鐘就要衝出去與敵人搏殺一般,也許是被大家的情緒所宣染,每當口中喊著「殺!」 手上的步槍與刺刀就隨著上半身的力道毫無保留的突刺出去,那種說不出的痛快感,讓我的恨意與壓力在出槍的瞬間得到了釋放… 

兩天後,我們來到了刺刀障礙練習場,在這裡我們要成梯次的通過所設立的障礙物,並且將以刺刀的實體來“刺殺”沿路的人型靶,由於還在飄雨,滿地都是泥濘,而且濕滑不已,教育士官們為了怕有意外發生,所以都在比較危險的障礙物旁監控。 

當哨音吹響時,我與同伴們翻越第一座矮牆,向眼前彌漫的煙霧全力衝刺而去,伴隨而來的是第一道人型靶,我用槍順手檔開靶上象徵步槍的長木桿,一槍朝著靶心的部份刺了進去,由於靶是木板做的,所以在拔出時有點吃力,也因為這樣的關係,在後面的幾個靶我不一定是用突刺的方式來擊破,以結省力道。 

在這個不算短的障礙場上,跑起來還真有幾分戰地的味道,有矮牆有壕溝,高絆低絆網等等,每道障礙後面都有不同的數量的人型靶等著讓我們”消滅”。  

我不猶豫的將手中的刺刀一一的送入靶上要害的部分,殺紅眼時還會在靶上用力的托擊兩三次,一位他排的教育士官看到我這樣做,對我笑著搖搖頭,然後告訴我「他的頭已經被你敲得稀爛了,趕緊衝鋒到下一個目標吧!」  

「是!教育士官!我必須要確認敵人再也站不起來!」我明確的回答著,然後像瘋子般的大喊「殺!」並快速的移往下一個目標。 

在一陣喘息中我衝到了高絆網之前,面對地上的泥濘,我果決的用高姿匐伏前進通過,這時全身除了背外,其他的地方全都沾上了紅色的泥漿,看起來頗為狼狽,但是仍然消滅了幾個立在前方的靶位,衝到在離終點前不遠處的低絆網,遠看網下已經是一片水潭了,心想反正全身已經都是泥漿,身上再多濕點也沒有啥分別了,把心一橫,立即臥倒然後滾翻,把槍護在自己的上身,然後用背部與兩肩的來回活動,以極慢的速度通過低絆網下的水潭,雖然水潭不深,但冰冷的泥水浸濕了全身,卻讓人感到無比的寒冷,大家在通過之後,沒有一個不是臉色發白,嘴唇凍到泛著淺淺的紫色,有的人可能是因為過度的運動,以至於到了終點停下來之後,身上竟冒著淡淡的白煙,翻開身上的彈藥袋,裡頭已經全部灌滿了泥沙,回到連集合場之後,大家花了不少時間整理,清洗身上的裝備,清理槍械然後通過教育士官的檢查後,才被允許回到兵舍內洗熱水澡。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的煙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