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46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新訓中的紅色時期,訓練課程都是以靜態為主,除了一些基本動作與刺槍術教練外,大部份都是在大禮堂內聽課,由於南卡羅萊納州的夏天十分濕熱,加上禮堂內冷氣不夠冷,以至於上課變成了一種折磨。而剛剛入伍的我們體力都不算太好,往往出操之後在課堂遇到枯燥的課程都會或多或少的打瞌睡,但是我們是不被允許片刻的放鬆的。當上課時,所有的教育士官都站在禮堂的後面,只要有人把頭低下來,經驗老道的他們就有辦法幫你驅逐瞌睡蟲,我常常可以看到有的人硬撐著眼皮張開,但頭已經漸漸的低垂下來,只是掙扎著讓自己不睡著,其實根本已經聽不到台上教官在說些甚麼了。 

這種情況在中午吃飯後是最為嚴重的,雖然下午吃飯後有一小時午休但那是不夠的,真的睡了,反而會很難醒,所以下午的課堂常常可以看得到有人自動離席,站到禮堂後方繼續聽課,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睡著。 

有一回,正在上著枯燥的日內瓦公約條文,我們黑馬排的一位新兵,因為實在累得撐不下去,竟然用手撐著頭,睡到打呼了起來,其他的人見狀知道不妙,拼命的拍他,搖他,但他就是搖不醒,最後因為同袍們的動作太大,而且打呼聲實在太響了,引起在後面的教育士官們的注意,其中一位無聲無息的晃到他的身後,這時大家都朝著這位教育士官看了過去,教官也停止了講課,全場只剩下他一人的打呼聲,教育士官這時向教官借了一隻台上的麥克風,放到他的嘴邊,結果,他的打呼聲經由麥克風到擴音機,搞得整個禮堂打呼聲轟轟作響,大家見狀都笑成一團,而這位老兄依然照睡,殊不知大難臨頭了,正當大家狂笑不已時,教育士官說時遲那時快,直接一掌從他光光的腦袋上趴的一聲,打了下去,這位天兵驚醒,跳了起來,一轉身正要發作,但表情從原本的憤怒不已一下變成了驚恐的表情,他看到了人高馬大的歐爾士官長就像隻憤怒的黑熊站立在他的前面,此時歐爾順勢往他的領口一抓,就這樣拖了出去,把他一把丟到地上然後開始狂操,禮堂外隱約傳來歐爾像瘋狗一樣的喊著各種動作口令 

「給我趴下!伏地挺身預備! 一,二,一,二… 」  

「誰叫你起來的?給我從頭開始!翻身!隔空踢水預備…」  

在禮堂內的我們,早就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醒了,教官一樣上他的課,只是沒有人再敢把頭低下,誰都不想當下一個成為笑柄與開刀的對像,而這件事也一直沒有被大家淡忘,成了那位同梯的標籤,大家也常揶揄他,重演當時的情況,然後又笑翻在一塊,在後期的訓練裡,有別排的教育士官在上課前還會特意“提醒”這位學員,別再睡覺了。  

通常,課程都上到五點半,聽到降旗號之後就幾乎等於一天行程的結束,但是新訓是沒有休息的,除了洗澡與睡眠外,其他的時間都是訓練時間,包括吃飯,由於一個餐廳要供應三到四個連隊,所以可想而知,吃飯是多緊湊的一件事,排隊等進入餐聽之前時,我們要要大聲背頌陸軍的守則與軍規條例,有時甚至會有模擬毒氣襲擊,讓我們戴上防毒面具,利用空檔反覆的訓練是新兵訓練中的一大特色,那怕只是五分鐘也都沒能偷閒。 

在新訓中心的餐廳內,主菜是兩樣選一樣,配菜則是三選二,麵包可以自由取用,但點的東西,全部要吃完,剩一點都不行,要喝可樂只有這時後喝得到,平時去福利社也不准買,屬違禁品,而且吃飯是不能說話的,吃飽就得滾,到餐廳外等全排的人吃完,再點名後才准解散。 

餐廳內的洗碗,打菜公差則是排與排之間抽調人手互輪,一次一週為限,我在新訓時輪到過兩次,是公差中最苦的差事,因為你要比別人早吃飯,要比別人晚休息,而且是管一天三餐,若訓練繁重,或是夜間訓練的話就很慘,因為會沒有時間睡覺。 

說到在外出操,難免會汗流夾背,衣服濕了乾,乾了濕,也一定會沾到泥巴,一件衣服,可能穿不到半天就臭掉,所以換衣服的頻率相當高,運動服,內衣褲一定是每天送洗,迷彩服則是兩天送洗一次,新訓中心的送洗制度,的確很方便,省去不少的時間,而且只要少少的一個月十塊美金,直接從薪水裡面扣,每天早上出操前把送洗單與髒衣服放在洗衣袋裡,掛在床頭,就會有人來收,晚飯後回營房就會看到一袋一袋的送洗衣物回到了寢室,任人領取,只是,當打開一看,除了迷彩服外,其他如內衣褲,運動服這類沒繡名字的,常常會有不是自己原來衣物的情況,但是大家都會想辦法做記號,這時去看看同梯有沒有你的衣服,有就去換回來,沒有的話,那就只好拿來穿吧!看看會不會下次有機會再換回來.   

有一回,本排的同梯一拆開洗衣袋一看,竟然全部都是女用內衣褲,當場傻眼,很明顯的洗衣部的人把袋子弄錯了,這位倒楣的同袍只好請布爾上士幫忙拿回去洗衣部,布爾知道這事也不禁的笑了,因為洗衣部從來沒有錯得那麼離譜,不過這位同袍自己原本的衣服則是再也沒回來過,只好申請補發了。 

我們住的兵舍聽布爾上士說是才蓋好不久的,我們的上一梯次都還是睡那種木造平房,而且沒有冷氣的舊式兵舍,算來我們是相當幸運。而維護房子的整潔則是居住者的責任,在我們沒有出操或訓練完畢的晚間,就要做內務整理,小至各人衣櫃內的擺設,大至樓下集合場,樓梯間的清掃,都是內務整理的範圍,大家可以慢慢做,摸魚的做,但是不能不做,因為軍方是相當種視環境衛生的,他們認為在訓練過程中不良的的生活環境會造成士氣低迷,進而影響訓練成果,所以教指部嚴令訓練單位的教育士官們督導執行這樣的任務,這樣一來就衍生到了去福利社卻不能買吃的喝的。初期大家都嚴格遵守禁令,一來教育士官會在福利社門口檢查,二來就是我們都還是很菜的新兵,沒有膽量。可是到了後期,去福利社都不必由教育士官帶,只要學員實習班長就可以帶隊成行,這門戶一開,大家就儘可能的偷渡有的沒的,買回來的東西大多是藏在天花板上的夾層之間。 

也許真是道高一尺,有那麼一回,歐爾士官長正要從兵舍下樓時,在地上看到了一枚被踩扁的曼陀珠碎片,他隨即折返我排的兵舍內集合大家詢問這些東西是從哪來,誰買的? 盛怒之下詢問卻沒人承認,於是就下令全排集合,所有的人就伏地挺身預備姿勢,用雙手支撐身體離地,然後他與布爾上士兩人開始進行大搜索,所有人衣櫃內的東西全部被倒了出來,連床墊也被掀開,推到地上,整個兵舍內有如浩劫過後般的悽慘凌亂,莫約三四十分鐘左右,正當歐爾找不到東西,準備前往隔壁排的寢室時,布爾上士卻停下來,他叫一位同袍拿椅子來,然後一腳踩上梯子,雙手移開頭上的天花板,探頭一看,伸手一拉就把同袍們偷渡的違禁品全都拿了出來,這下因為全排沒有人承認,而且還當場查獲,處罰已是在劫難逃,瘋狂的夜間操練自是不在話下,不但如此,這事件到結訓為止,教育士官完全禁止我排去福利社,要添購日用品就要集體處理,由教育士官代購,十分的麻煩,新訓中心的階段,一切都是賦予的福利而不是應有的權利! 

****** 

在紅色時期的結束的那個週末,我們必須要再次接受體能測驗,在這兩週的加強鍛鍊下,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可以通過這個測驗,測驗的隔天下午,各排的士官會回到兵舍內做嚴格的內務檢查並且抽考本週所學的技能,我們有一個早上的時間可以準備,整理內務與複習所學的技能,當內務檢查開始的時後,所有人都必須立正站在自己的床邊,士官會戴著白手套逐一的檢視各人的內務櫃,主要是看東西有沒有按照規定放好與擦乾淨,當這個嚴肅的內務檢查通過之後,所有的人必須到樓下集合,然後由教育士官主導一個換旗的儀式,把我們的旗子從紅色換成了白色,這象徵著我們已經成功的由老百姓轉型成了學兵,就如一張白紙正等著學習軍中的技能,而進入了這一個時期之後,教育士官就明顯的沒有紅色時期那麼高壓,刻意刁難的情況也不再遇到,此外,生活管理上也有明顯的不同,例如從餐廳吃飯出來時,我們再也不用等全排的人吃完才能解散上樓休息,而是以班為單位,只要班裡的人到齊就可以解散了,光這一點就讓我們多了些休息的時間,吃飯也不會因為吃完的同僚們正在外面等而感到壓力。 

新兵訓練的官方正式名稱為“基礎步兵戰鬥訓練” 既然名稱提到是“步兵” 可想而知就是要用雙腿走天下了,美軍的新兵訓練基地大到很嚇人,就連想要逃兵,可能走上一天也不一定看得到與外界相隔的那道鐵絲網,其中包含各式的訓練場地,各式靶場就至少三四十個。  

當第三週,也就是白色時期開始時,我們就離開了教室,開始到野外訓練,靶場打靶,為了訓練作戰的行軍速度,與接敵反應,開始有了戰鬥行軍的項目出現,而行軍的終點就是靶場。 

所謂的戰鬥行軍就是全附武裝加背包,雙手持槍以低警戒姿態朝目地索敵前進,人與人之間白天相隔五到八公尺 ,夜間相間隔三至五公尺 ,根據布爾士官長這位老步兵的說法是如果在行進間遇上了伏擊或密集火力射擊時,交錯的行伍間隔可以有效的分散人員並給與活動的空間找尋掩護,不至於在短時間內因為人員集中而被大量殺傷。 

我們第一次戰鬥行軍其實不算太遠,大約五至八英哩的山路,原本以為是輕鬆愉快,但事實並非如此,五至八英哩 的山路是沙石路,而不是柏油路,身上的裝備就快三十公斤重了,走在上下坡特別的吃力,不時的帶隊的士官還會喊出:「伏擊!找掩護!」 這時,大家就要因應士官給的模擬狀況而立刻臥倒,匍伏前進,離開開闊區或道路,爬到樹叢或路旁的排水溝中進行掩蔽。 

原先以為可以喘口氣、喝口水,但還來不及把水壺打開,帶隊的士官又喊出:「敵軍擊退,任務續行!」水連沾都沒沾到,就要放腰間的袋中,拍拍身上的泥沙,繼續提著槍警戒前進。 

行進的隊伍中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位教育士官押隊,所以要脫隊,或是落單都是不可能的事,光是掉隊就會遭到教育士官的責罵,然後他們通常會要求掉隊的新兵用跑的到隊伍的前頭,然後繼續行軍,這樣可以保持隊伍的完整,不至於拖得太長。 走上大約走上一半的路程,有十分到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這時可以把背包卸下,拿水來喝,也可以到固定的水源補給點上補充喝掉的水,除此之外,教育士官硬性規定我們要換上乾淨的襪子,因為這樣才不會得到香港腳,也可以趁機檢查有沒有起水泡。 

第一次戰鬥行軍並不會腳酸,但長時間讓背與肩負載背包的重量跟摩擦,卻是讓我十分的痛楚,到最後面幾乎快背不下去,咬著牙,忍耐著肩膀上的劇烈疼痛,可能就差沒有當場飆淚的走完全程。直到結訓為止,我們至少走過四到五次的長距離行軍,但不知已經走過多少里,戰鬥行軍的距離是越走越長,到了結訓的野戰實測,已經拉到了約二十英哩左右,這是在新訓中從頭到尾我最痛恨的訓練項目,我並不討厭走路,但要控制著速度在隊伍中行進我並不習慣,每次當行軍結束後,我總會開玩笑的跟同袍說:「我想我應該加入美國空軍才對!他們都用飛的,而我們卻一直用雙腳走著。」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