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49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白色時期的尾聲,我們終於有機會接觸除了步槍以外的武器,這對大夥是十分的新鮮的,因為課堂裡的靜態課程與熟到不能再熟的野戰急救練習已經有點枯燥了,大家對步槍的熟練度也可以輕易的命中四十個跳動靶中的二十六個,在練習的成績記錄裡黑馬排的向來是傲視全連的,本排有兩位打滿靶的同袍,一半以上的人命中成績都在三十到三十六左右,這也包括在從軍前沒有射擊經驗的我在內。

在一個潮濕的清晨,一陣重裝長行軍之後,我們來到了一個從來沒到過的靶場,場地相當的寬廣,從三百公尺到九百公尺都有一排排的人形靶立在中間,還有報廢的戰車與卡車也放在場中,我們坐在場外鋁制的長凳上喝著水稍事休息,心裡卻想這到底是啥靶場,怎麼會那麼寬廣?回神過來,歐爾與布林兩位教育士官兩位各拿了「重傢伙」在手,緩步的朝我們走來。兩位一到長凳前的講臺上就把手中的傢伙放在桌上一字排開,所有人一看到眼睛都亮了起來!  「M60 7.62mm排用中型機槍」、「M203 40mm榴彈發射器」、「AT-4 84mm反甲火箭筒」身邊的同袍們帶著興奮的語氣一一的喊出了這些重傢伙的名稱,大家議論紛紛… 

「今天我們要玩一些好玩的東西!」歐爾士官長對大家這樣的宣佈著,現場的我們響起了一陣的歡呼。緊接著第三排的教育士官就從一旁躍上講臺開始了例行的安全守則與武器故障排除要領,這雖然已經是聽了無數次的講解,但是士官們仍然不敢掉以輕心;經過統計除了演習以外,靶場意外是訓練中傷亡比例最高的,所以不管我們經過了多少次的實彈訓練,士官們仍然一貫保持著那張撲克臉,就怕一個不留神出了大事。 

在靶場的時間除了上場射擊外,大部份都是等待,而等待的時間也沒能閑著,總會有一兩個教育士官在靶場外把這些沒在射擊線上的士兵集合起來上課複習,內容不外乎是野戰急救、核生化防護、簡易的地圖判讀與陸地導航等等,經過這樣反復的利用時間的練習,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近乎反射式的動作,迅速而且標準,在靶場的上課練習時間內,我們容許犯錯而不會被體罰,至於為何會這樣我也不太清楚,但據說是跟靶場的明文規定有關。 

上了一陣子的複習課之後,終於輪到我上了射擊線,首先是體驗M60排用機槍,也許是受到電影「藍波」的影響,大家對這把機槍印象深刻,也都躍躍欲試,我也不例外,我慢慢爬進一個人高的射擊坑,機槍早就架好在位置上了,因為坑太深了,所以我還要拿兩三個沙袋墊在腳下才能把機槍的槍托頂到自己的肩窩,一番調整至合適的位子後,後方的教育士官遞給我一條一百五十發的彈鏈,我依照要領檢查了送彈盤與槍膛內有無殘彈,然後把槍機拉到後方鎖定,將拉柄前推至定位固定好,再將彈鏈放在送彈盤上然後關緊蓋子,順便敲了一下確定蓋子有鎖好,然後移動槍身瞄準三百公尺遠的一部報廢軍用卡車,等待塔臺的射擊命令,這時一旁的教育士官告訴我,卡車上載滿了一堆易燃物,油箱也有少許的汽油,如果誰能把這台卡車打到燒起來,那麼誰就可以射擊AT4反甲火箭的實彈,我聞言之後當然不會放過機會,等到靶場的指揮塔下達了射擊命令後,我就朝著卡車瞄準射擊,這一開槍才發覺這機槍的後座力大到把我整個人幾乎震離腳下的沙包,我不得不停下來重新調整姿勢,一旁的教育士官則是叫我把其中一隻腳頂在射擊坑後的牆面上,我依言而行,再次射擊時就稍為好點,不過機槍射擊時的震動卻讓人難以瞄準,一旁的教育士官看不到彈著,敲了下我的頭盔,示意要我射低一些,並且把點放的間隔拉長一點,這一次我故意的瞄著卡車前的沙地放了六七發的點射,終於可以看到彈著揚起的煙塵,接著修正瞄準開始了十至十五發的長點射,發發都命中了目標,但很可惜的,由於剩下的彈藥不多,到打完為止都沒有讓這部卡車成功的燒起來,只能失望的離開靶場等待下一輪M203榴彈發射器的實彈體驗。 

正在靶場外等待的同時,天空突然炸了一聲響雷,天空烏雲密佈,沒多久就下起了一場又急又大的暴雨,整個休息區外的雨勢簡直就是從天上傾倒下來一樣,五公尺外的講臺只剩下模糊的影子,而且不時閃電的光柱就落在射擊線的周遭,天候惡劣加上視線極為不佳的狀況下,訓練只好被迫中斷,射擊線上的同袍們急急忙忙的躲雨,卻已經一身濕,站在我身旁不遠的第二排的教育士官-庫克上士,這時臉色發白而且不住的微微發抖,很多的同袍都注意到了這個令人有點意外的景像,但卻沒人敢上前問,這時第三排的士官也注意到了這個狀況,連忙靠了上去,並且把他帶到一旁休息去,大家私下議論紛紛,遮雨棚外閃電雷鳴雨狂下,氣氛詭異不已,甚至在八月的盛夏裡讓人感到一絲的寒意。 

不過這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約一小時後,除了在地上留下了一灘灘積水,天上的太陽又繼續散發著夏天應有的熱度,靶場變得跟蒸籠一樣,帶著有點不太耐煩的心情正準備去體驗M203時,庫克上士開口說話了  

「我害怕打雷閃電!」他不疾不徐的說道,但聽在我們耳裡都有點難以置信。  

 「我在第十山地師服役的時候,一次的演習中,同樣的大雷雨,一道閃電擊中了不遠處的同袍,當場讓他慘死…」他大約的敘述的當時的景像.... 

剛才他顫抖的謎底終於解開了,令人印象深刻但有點令人難受,而在那次意外之後每當只要雷雨閃電,庫克上士這位曾經參加過索馬利亞救援任務的老兵,他清瘦的臉上總會看到相同的恐懼眼神與顫抖。 

大雨停了之後,我再次走上靶場,拿起了放在槍架上掛著M203榴彈發射器的M16A2步槍,旁邊的士官順手遞給我一枚彈頭塗著藍漆的訓練彈,我將它裝進發射器內,然後將它向下一拉將其完全閉鎖,接著將整只槍抵在肩上,用旁邊的表尺瞄準三百公尺外的一輛甲車殘骸,在士官的授意下,我打開了保險扣下了扳機,噗的一聲,伴隨著強大的後座力,槍榴彈呈拋物線的彈道朝著甲車飛射而去,數秒後,甲車前揚起了一陣菊色的煙塵,是近彈!但沒有命中目標. 

稍微修正瞄準之後,接著第二發,不過卻是落在甲車的履帶上,終於在修正發射了第三發,遠處甲車傳來清脆“當”的一聲,接著甲車的頂部揚起了菊色的煙塵,這一發直接命中它的頂部裝甲,如果是高爆雙用彈的話,可能就把這台甲車給擊毀了,士官敲了一下我的頭盔以示嘉獎,不過當我放下沉重的發射器之後感覺右肩疼痛不已;當晚間回到寢室的時後一看已經是一片瘀青了,這是第一次玩這種重傢伙的紀念。 

當日最後的訓練項目就是M136 AT-4反甲火箭,天色已晚,加上剛才下雨已經擔誤了不少的時間,教育士官們為了在靶場關閉以前把這個訓練項目跑完,在講臺上的廢話也不多說了,謹把操作方式與安全守則做了一次很快的講解完畢後,抓了第一排的一個同袍進入了有離講臺有段距離的射擊坑中,由教育士官幫忙下,開始實際的操作反甲火箭,只見沒有兩分鐘的光景,射擊坑傳來一陣很大聲的「後焰尾流區淨空!」 

接著一聲尖嘯伴隨著大量的煙塵揚起,火箭就急速的飛向遠處的一個報廢的坦克靶,還來不及反應,坦克就隨著一聲巨響與火球炸成了幾個大塊的碎片飛上了天,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驚呼了起來,我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如此威力強大的火力展示,然而這僅是展示,我們練習是用9釐米曳光彈代替實彈,教育士官稱為次口徑練習彈,射擊起來不但沒有後座力,也沒有實彈那樣大的煙塵,打到目標上也只有”當”一聲的金屬撞擊聲卻沒有爆炸,可以說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在這次射擊之後,我再次見到AT-4的實彈射擊已經是十年後伊拉克戰爭之中了。 就在今天的訓練結束的隔天,我們進行期中驗收測驗,之後,我們的旗幟由白色換成了藍色,正式進入新訓的尾聲-藍色時期。  

****** 

來到新訓中心五周了~其實還頗能適應這裡的生活步調,上一的時期裡我們把所有基本的技能學得差不多了,現在是整合的時候了,教育士官對我們的態度與生活管理上也不同於以前那樣的嚴格,訓練時也是實際操作多於課堂之上,雖然我們不再那麼常常的上靶場,但有更多的時間卻是到各個不同的野戰教練場實施整體性的班與排戰術教練,在這之中我們也學著如何有效的使用手榴彈。 

手榴彈的練習是很累人的事;訓練用的手榴彈是鐵殼做的,彈體本身沒有填充任何的東西,只有一根短小引爆用的延遲引信,而彈體底下有個兩公分直徑的洞,用來釋放產生的爆壓與聲響,其重量與實彈同等,也可以回收使用。第一次一整天的投擲練習下來,會感覺手臂像是殘廢了一般,又酸又疼。 

手榴彈練習場並不大,但是中間分有碉堡,壕溝與車輛三個不同的靶區,距離投擲點從三十公尺到五十公尺不等,還有一個練習擲遠的場地,一開始我們必須一一的利用不同的技巧把手榴彈投到目標區內,除了必須要能投擲夠遠,還要有些準頭,對我的同袍而言,隨便投擲都有四十公尺以上,甚至有見過投超過七十公尺的,就連歐爾士官長看到都讚歎不已,我對手榴彈的投擲並不在行,準頭也很差,有時可以丟到四十公尺就算運氣了,而且就算夠遠,但大部分的情況下還是會落在目標區之外,所以投擲到壕溝與車輛的項目上都只有勉強過關,至於碉堡的清除則是最危險的部分,因為要把手榴彈的安全插銷拔掉,然後握著,讓手榴彈的引信先燃燒三秒後再往碉堡的射口內塞進去,目的就是不讓碉堡內的敵人有機會把手榴彈撿起再丟出來。 這部分除了要克服自己內心的緊張情緒外,還要不能手軟,不小心把手榴彈掉在地上很可能讓自己受傷,如果是實彈那就會把自己的命送掉,也因為知道嚴重性,所以我很注意的按照步驟完成了這個有點危險性的訓練。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練習場上投了不下五六十顆的訓練彈,最終還是要進入實彈的練習,隔天的清晨,在教育士官群的帶領下,坐上基地的交通車到達一處相當偏遠的練習場,下車沿著有點坡度的步道前進,沿路就可以聽到遠處傳來一陣陣爆炸聲與破片擊中牆面的沙沙作響聲,來到了練習場外,我們把槍架好,然後由布林上士講解安全守則,然後我們便穿上了防破片衣到一旁的沙地上練習如何臥倒,這部分是防止手榴彈不小心掉在身邊的防禦動作,一旁的教育士官會大聲的叫著:「手榴彈!」 在最快的速度下我們必需立刻的轉身跳出擲彈點,朝後方的一片沙地飛撲臥倒,並把四肢緊貼著地面,讓沙地吸收足以致命的爆壓,經過幾次練習之後,我們回到休息區,一邊複習之前所學的技能,一邊等待上場的機會,也許是昨夜沒睡好的緣故,今天的訓練有點難以集中精神,老覺得眼皮很重,腦袋一片空白。 

大約一小時後,我與另外的十人被第三排的教育士官叫到一個等候區內等待上場,這等候區是一個水泥造的建物,上頭崁有很厚的防爆玻璃可以看到實彈練習的一舉一動與爆破的場面,遠處不住的爆炸震波仍然會穿越混凝土建物的牆面,身在其中的我們可以微微的感受得到,厚重的破片衣讓人的行動變得遲鈍,只能排排坐著等著教育士官的指示,約十來分鐘,在我面前的士官手一召,要我走出等候區,朝場中另外一個士官領報到並領取手榴彈,我走到了這位士官面前,他友善的笑了笑,開口隨便問: 「你是不是韓國人?」  

我回答得很乾脆 : 「不是! 士官」 

「喔~這樣阿~~本來我想跟你說韓語的,我曾經駐紮韓國兩年…」  

他又笑了笑,順便從木箱中取出兩個厚紙做的圓筒遞給了我,說道:拿好!別掉在地上了! 這是手榴彈!把它握緊並且貼近你的胸前,保持這個姿式朝投擲點的那位士官走去 ;聞言後我接過了這兩顆有點重量的手榴彈,但不免有點緊張的微微發抖  

「拿好!照我的話做,你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去吧!」  我匆匆跟他道了謝便快步的走向投擲點報到  

「嘿!二兵! 準備要玩點刺激的東西了嗎?」  

「是的 士官!」 我回答著標準答案,接著這位士官把我手上的那兩枚紙筒裝的手榴彈取下,緊接著他就大叫一聲: 「手榴彈!」  

我根本沒來得及想是怎麼回事就直接的往投擲點外的沙坑裡飛撲臥倒,不過卻沒有聽到爆炸聲,回過神來原來是士官故意要我做最後一次的安全練習,士官說到: [起來吧 反應還挺快的,我們現在要玩真的了]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走回投擲點站好,士官遞給我一枚剛從筒中取出的手榴彈,要我按照他的口令照做:  

士官嚴肅的喊著:「拉插銷 ,去除拇指夾, 預備!」 

我擺出了投彈的姿勢,左臂伸直向前,右臂彎曲舉起手榴彈  

「投彈!」  一聲令下,手榴彈飛直而出後,我便蹲低於投擲點的矮牆後掩護,幾秒後~轟然一聲巨響,彈片與塵土砸得矮牆沙沙作響 

第二枚隨後士官遞給了我,並且叫我自行照步驟投擲,我依序的照著前一次的流程照作,將手榴彈投擲出去,並且看著它向場中飛行,爆炸!就在那一瞬間,身旁的士官整個撲上來把我給壓了下去,我大驚失色,心想糟了! 我應該在矮牆後方掩蔽的! 這時彈片與塵土已經打在矮牆之上了,再晚一步可能我就會被四射的破片所傷,我狼狽的站了起來,口中連忙的跟士官道歉,士官只是冷冷的叫我滾出這個投擲點,並沒有說責備,就在我轉身離開的同時,原本在等候區內的第三排教育士官已經跑到掩體外向我招手了,我一走近教育士官,他就拽著我的盔帶側緣,表情憤怒的朝掩體內走.  

走進了掩體,教育士官把手一推,轉身就開始對我破口大駡,我並且用手在我頭盔上甩了幾下,我知道自己犯了嚴重的過錯,腦袋裡一片空白,壓根沒聽清楚他在罵什麼,只是反應式的站著稍息的姿勢回答是,「士官,沒有理由,士官」這句. 所有再掩體內的人都安靜無聲的看的這一幕,讓我感到有些難堪,也是新訓時期當中,我被教育士官給罵得最慘的一次,回到寢室內,歐爾士官長把我叫進辦公室,我以為自己這下一定會被歐爾或布林給叫去再罵一次,沒想到他們只對我說了一句: 「你這個好運的蠢蛋,還好你沒受傷! 下次小心一點!」我簡單的回答: 「是的 士官,沒有下次了!」 

的確,從這個事件之後再也沒有下一次了,往後的軍旅生涯裡,我再也沒有機會投出任何一枚的手榴彈.後來在新兵訓練結束的前一天,我們整理個人裝備準備檢查歸還,正當我把頭盔的盔布取下的時候,摸到了一片有點刺刺的東西,整片盔布取下來一看,一片大約2釐米大小的手榴彈碎片,正崁在頭盔上離右眼上方不過兩公分的地方…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