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52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周四,又是一個典型南卡羅來納州的夏季早晨,空氣中過多的水分穿過我們的野戰服,讓我們感到又濕又冷,昨夜的細雨還沒停,看著窗外連集合場外的草地上已經積滿了水,泡成了一片爛泥地。

起床後一番掙扎,我們全連的人準時的全副武裝,直挺挺的站在連集合場外這一片泥巴當中,等候作戰命令的下達。就在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在衣服都已經快濕透的時候,終於,士官長與連長出現在我們面前了,士官長一陣口令整理好連隊之後,連長開始說話了; 

「經過這樣長的訓練,你們總算像一群受過訓練的士兵,我為此感到欣慰,同樣的,我相信在不遠的日子裡,你的家人也同樣的會為你們感到光榮!」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現在雖然下著小雨,你們有的人已經濕透了,但是,這會阻礙我們執行任何任務嗎?你們回答我!」連長大聲的問道  

「不會!長官」全連整齊而且大聲的回答著。  

「很好,希望你們的結訓演習成功,也期望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完成任務,安全的回來,三天後見!」連長言畢把連隊交回給士官長,就獨自走回連辦公室內。  

士官長招集所有的教育士官,並對他們交待過幾句之後,就讓各排各自帶走自己的隊伍,整裝出發,而結訓演習就此開始。  

***** 

我們對任務的內容一無所知,沒有任何人知道我們將要去哪?要做甚麼?未知的狀況以及不甚完美的天氣下,所有的人都異常安靜的坐在巴士上,或看窗外風光,或低頭小睡的任由巴士帶我們到未知的任務點。 

約四十五分鐘後,巴士在一片樹林旁停了下來,士官把我們趕下車後,讓我們從路邊直接進入樹林當中集結,此時只看到第二排的同梯,第一排與第三排的人都不見人影,除了我們的腳步聲與裝備擦過樹枝的聲音,四處只有風聲與小雨拍打在樹夜上的滴水聲。人員到齊後,由布爾帶路,歐爾士官長押隊,所有的人呈單列縱隊,保持著三到五公尺的間距,魚貫的走入樹林,沒有人多問,沒有人多說話,氣氛異常的詭異。 

蹣跚的在密林中走了三十分鐘左右,在一片樹林中的空曠地中,我們停了下來,布爾命我們卸下背包,圍成一圈聽他的簡報; 

布爾著我們朗聲的說道:「這次的訓練將會是如同實戰一般,我們的目標就是在這一片林中建立防線,擊退來襲的紅軍並伺機而動,逆襲紅軍的據點,而這次的任務由第二排與本排擔任藍軍,第一,三排則是紅軍,目前我們並不知道他們的確實位置,所以在建構臨時野戰工事後,我們必須要進行索敵與據點週遭的巡邏,我想你們都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就這樣,解散!」 

我們一群人隨後又回到自己的背包,取出工兵鏟,歐爾士官長則帶大家沿著林子邊緣走了一圈,來分配個人的防守區域,大家隨後就開始在指定的地點上開挖野戰工事,此時的天空依然的飄著小雨,而且已經開始起風,這時我已經冷得很難受,只期望能夠趕快分配到我的指定區域開始挖散兵坑,以運動來取暖。這時布爾上士把我與另外兩位同袍叫到一邊;兩位同袍名子分別叫做楊與思維特二兵,布爾說是有特別的任務要我們擔任,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好跟著他的指示做了,首先他取出一隻野戰電話與一捆電話線,要求我們其中的一人開始朝防線外拉著走,由我與另一位同袍一路掩埋或是掩蔽這條電話線,花了一番功夫,來到了離主防線約三百公尺遠的一條林間小徑旁,布爾對我們說:  

「你們的任務是前沿觀測與監聽敵人的動向,二十四小時由你們三個輪班待命,是這一個單位的生死存亡之繫,一定要注意,一有動靜馬上回報主防線,我們就會準備作戰!我現在要你們在這個地方挖一Y字型的臥式臨時散兵坑,並在上面以樹枝加蓋與掩蔽,開始動作吧,等等我在過來看看!」 

他轉身離去後,留下心裡百般不願的我們,因為除了散兵坑不需要挖太深外,基本上這一個差事可不輕鬆,睡覺的時間會變得很少,而且散兵坑加蓋一定要砍樹枝,又得花上很長的時間來偽裝掩蔽,若是真的遇上大批的敵人,只有三個人是必死無疑的,可是既是任務,沒辦法,只能完成它。 

長嘆一口氣之後,不情願的舉起工兵鏟就一鏟一鏟向下開挖;由於地型是樹林,所以挖沒多久就挖到樹根,我們試圖用全力揮起工兵鏟,利用鋒利的側緣砍擊,試圖斬斷它,但越挖越深,樹根也就越來越粗,越來越密,難度也越來越高,經過了數小時的努力,手都磨出水泡後,終於在雨中挖出了那約一個人長寬,卻只容趴下的臨時散兵坑,另外又花了兩個小時去砍附近樹木的支幹,用來做“屋頂”然後再把屋頂填上泥土與沙包,最後用殘枝敗葉來“上妝”。在我們三個人合力下,下午就把它依班長的需求完成了。 

我們用話機向防線回報這個觀測哨已經可以運作後,就鑽進了剛挖好的工事中,抱著步槍昏昏沉沉的睡去,不知過了多久,一響不小的爆裂聲將我驚醒,被震得耳中嗡嗡叫的我,一驚之下猛一抬頭就撞上了屋頂,還好有帶著頭盔,不然這一撞肯定是頭破血流,驚醒之後,我退出了我的位置,鑽了出來,卻發現是歐爾士官長笑嘻嘻的看著我,原來是他擲了兩枚模擬手榴彈在我的工事上,來測試屋頂的強度,看起來班長似乎很滿意,也沒發現在偷補眠,他沒有說甚麼就又回主防線內視察,而我們三個則是鑽回去那小小的洞中繼續的補眠直到日落西山。 

晚飯我們吃的是野戰口糧包MRE,它的內容物可是很精彩的,除了主菜有二十四種不同的口味可選外,還有內附蛋糕,脫水水果包,小餅乾,奶腊,紅茶或咖啡包以及小糖果,全部是用真空包來保鮮,據說可以存放三到五年。 

在簡單的用過餐後,其中一個同梯楊先去後方的雙人帳內睡覺,而我與思維特則是繼續的觀察與監聽週遭的動靜,夜色降臨後,由於有燈光管制,所以一片漆黑下根本也看不到東西,索性就再畢目養神,用耳來聽,然而除了風聲與蟲鳴,啥也沒有,相當的枯燥乏味,不知不覺的又讓自己陷入了熟睡狀態,直到深夜,一陣陣爆裂聲在林間此起彼落的響起,有的近有的遠,我醒了過來,心想應該是炮兵模擬器的爆裂聲吧,那一陣“炮擊模擬”後,我並沒有理會太多,只是撥了電話到主防線回報狀況,而電話那頭也等了很久才回應,想必應該也是睡著了吧,也許是大家因為挖工事太累,加上待命時間太枯燥,所以這種實戰中不可犯的錯誤,全都出現了! 

又過了許久,聽到背後有腳步聲,正當疑心大起時,那一頭卻先傳來了口令暗語,原來是我那同梯楊睡醒來交班了,我鑽了出來,與他打聲招呼準備要走去帳棚休息時,又是一陣的“炮擊模擬”開始落了下來,由於有 一兩發近彈在我哨不遠處爆開,只好先臥倒等過這一陣再說, 一兩分鐘後,爆炸聲慢慢稀疏,我爬了起來,卻聞到一股相當熟悉的辛辣味,原來是這一陣“炮擊”竟夾帶著摧淚瓦斯彈,無奈中又只好快速的取出並戴上防毒面具,並告知還在工事裡的兩位同梯發佈毒氣警報,不一會,淡淡的青色煙霧開始飄散在我哨的週圍,我也曾深刻感受過它的威力,不敢小覷,所以回到帳蓬內,倒下睡覺時,我臉上還是帶著防毒面具,就怕一不小心吸到那可怕的氣體,一直到天明之後,我才把面具拿了起來 

過了一個不算太平靜的漫漫長夜,睡了不知多久,直到思維特叫我起床,我才意識到天亮了,不情願的起身穿好身上的衣服跟裝備,槍一提就朝帳外走去,由於已經到了換班時間,我先接替兩位值了一夜的同袍的哨,讓他們兩人去主防線內用早餐;早餐是由補給卡車載到定點,然後由士官帶數名同袍去扛回來的,因為有保溫箱裝著,所以到大家的手上還是溫的,在野外,我們至少還可以吃到一餐熱食,已經算不錯了,而早餐則是散蛋,培根,燕麥粥與法國吐司這類的簡易早餐,也有沙拉,水果與牛奶,果汁等等,花樣雖然不比在連部餐廳來的多,但因為是野外,所以大部份的人也不會太奢求,只要有熱食吃就很滿足了。 

過一會,兩位同袍用過餐後回到哨位,輪替我去吃早餐,但等我走到了主防線內,大部份的熱食都已被吃了差不多了,失望之餘,只有多拿了一些麵包,簡單的裹腹,而士官看到了也不阻止,任由我愛拿多少就拿多少,等我解決了民生問題後,布爾上士高聲一呼,幾位同袍就過來開始收拾,然後提起這些保溫箱往森林的深處去,他們還得要把這些東西扛回到接駁點,由補給卡車載回去。  

***** 

我在主防線稍微逗留了一下,跟幾位同梯哈啦了一下,他們的兩眼黑眼圈甚重,而且精神相當不好,他們告訴我,昨夜的主防線內相當的不平靜,他們一整夜都受到零散的“炮擊”與摧淚瓦斯的攻擊,大部份的人整晚都沒甚麼睡到,而且不遠的第二排的陣地方向在深夜裡有傳來零星的交火聲,班長在半夜聽到交火聲就下了高度警戒令,百分之七十五的人都要在戰壕內待命直到早飯前。 

除了這之外,還有些意外,由於夜間燈火管制,有很多人不小心摔到戰壕中,雖然沒有受傷,但卻把他們今天的中餐“MRE”野戰即食口糧包給壓扁了,因為大部份的人都把它放在褲子大腿兩側的置物袋內,而最誇張的是一位同袍在夜間要小解,因為沒有抓清楚方位,就直接朝另一個有人的戰壕給解放下去,那位被淋的同袍則是當場從戰壕”跳“了出來,兩個人差一點就上演刺槍術,打了起來,最後士官的調解下才沒讓這種可大可小的意外繼續擴大,但這卻又讓大家在戰壕待命無聊的時候,又多了一些笑話與可以取笑的對像。 

我回到哨位後,大約檢視了一下整個工事與週遭的狀況,還好昨夜的“砲擊”沒有對我們的工事造成太大的損壞,除了一些掩蔽的樹枝與散葉被震掉與吹飛,其他都完整,而週遭 一百公尺 方圓內則到處都是燒完的摧淚彈殼與被炸爛的砲擊模擬器外殼,我順手在週圍採了一些樹枝與樹葉,準備回到哨位加強偽裝,一轉身要離去時,猛然聽見身後不遠的樹叢沙沙作響,我下意識的馬上蹲下持槍警戒,並轉了一百八十度,朝有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到樹叢搖晃不止,顯然有人,我舉槍瞄準,開了保險並大聲的喊出:「站住~!是誰?!口令~!」 

但樹叢後仍沒有回答,我再大聲又喊了一次:「口令~!!」依舊是沒有人回答,我心裡一驚,想說:「不會吧?有那麼巧的事,竟讓我先遇上了敵人!」隨即沒再多想,先下手為強,食指一扣,趴的一聲,槍口冒出火光,空包彈彈殼退出彈落在地上,樹叢方向也劈劈趴趴的朝我方向開火回擊,我本能的臥倒繼續的開火,沒有多久,樹叢方向有三個人站了起來,朝我的方向警戒前進,我則是繼續臥倒在地上,等候他們逼近,然後預備在近距離以全自動射擊,打光彈夾後就往後逃跑回哨位,看著他們一步步逼進,正要開火時,我卻發現為首的那位竟然是我排的一位同梯,再仔細一看另外兩人也是,我把槍關了保險,大聲的叫了那個為首的名字,大聲告知我的姓名與口令,叫他們不要開槍,大家都是自己人!! 

我站了起來,向他們走近,他們也把槍關了保險,另外後面樹叢的兩人也趕了上來,搞了半天,這一場交火竟是友軍之間的誤擊,問清楚原委之後,原來這五人小隊是早餐後,布爾要他們巡邏防線外週圍數百公尺的範圍,但卻沒有告知他們我與另外兩人所在前沿哨位,而我又碰巧出現在哨位之外約一百公尺的林內撿拾樹枝與樹夜來做偽裝材料,給他們遇上了,以為我是第三排“紅軍”的偵察兵,準備要把我給俘虜帶回主防線內,卻不小心被我發現,被我先開火,只好還擊,這真是一場大烏龍~!幸好我沒有被自己人給“俘虜”,不然布爾要看到這光景真不知道是要哭還是要笑。 

這誤擊事件在小隊回到主防線後,也報告給布爾上士知道,他只用野戰電話打到我的哨位,只跟我講了一句:「幹得好!你不管遇上誰,只要沒回口令,給我開槍就對了!這突如其來的口頭嘉獎,我反而有點受寵若驚,還好只是演習,要是真的在實戰遇上這樣的事,可能早就出人命吧?!不是我要上軍事法庭釐清事實,不然就是早就是被友軍亂槍打死,剩一口棺材蓋國旗送回家吧!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