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56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床旁個人置物櫃裡,吊著一套深綠色的軍禮服,從新訓第一天開始就一直擱置在那裏,只淪為內務檢查的項目之一,不過當我們經過"超級盃"之後,終於有機會與資格穿上這件象徵榮耀的軍禮服了。 在穿上它之前,有一個繁瑣的前置的作業,那就是把勳表以及階級這類的章按照陸軍服裝儀容條款的規定給別上,雖然剛剛入伍,可以別上軍禮服的獎章資格章沒幾樣,但是要按照陸軍的標準把這些東西別在上面卻也不是容易的事,所有的東西都必須要拿尺按照標準量好之後別上去,哪怕是差一分一毫都不行,這是一件具有「魔力」的衣服,如果按照標準,不管你是菜鳥還是老兵,穿上這件軍禮服就是一整個看起來莊重英挺,反之上頭的勛表只要有絲毫的不對襯,一眼就可以被發覺。

雖然麻煩,大家還是嘴角泛著笑意的把該做到完美的地方做好,然後試穿著讓同袍來調整,我們所有的人裡面只有少數幾位有單位的臂章縫在左臂之上,多了一樣東西,看起來就是不一樣,頻頻吸引著同袍們的目光,由於我是先分單位實習才進入新訓,在離開單位前人事士官就告訴我,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單位臂章縫上去,這樣你會看起來更像個軍人,別人也會對你投以羨慕的眼光。 果然這句話真的應驗了,說真的我不禁還有些得意,至少我看起來比較沒有菜鳥的感覺,話說我臂章底色是寶藍色,而中間有一只金色高舉著火炬的自由女神像,遠看近看都十分搶眼,這個單位章原先是二次世界大戰的77步兵師,在現在則是被稱做77預備軍管區(reserved command),與紐約州的教導98師同屬於紐約州預備役的最高單位。

在新訓最後的內務檢查時,由歐爾士官長擔任,我們把全套的軍禮服穿上,如同往常的立正的站在床邊,歐爾士官長拿著尺,一個一個將我們軍禮服上的配件仔細的量著,看似最簡單的檢查卻也是歷時最久的,不過很意外的,就算沒通過,也沒有人受到逞罰,只是被歐爾指示著要如何的將配件按照標準別好,然後接受複檢,我們一直站到所有人都通過了,才被允許解散。由於隔天並沒有操課,所以完全是以整理內務為主,起床後大家就忙著最後交接前的打掃,並且把地上重新上蠟打亮,用牙刷刷掉地板上軍靴磨擦造成的黑痕,這些雜事或許不是那麼的重要,但是我們卻做得很開心,大家邊做邊聊,偶而胡鬧一下或小整一下同袍,就像自己親兄弟般的玩在一起,其實,我們都心照不宣,新訓剩下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時間已經到了夏末入秋的時節,早晚的溫差變得更大,清晨露水極重,有時還會下起冰冷的細雨,但是一過中午,太陽又大的跟站在沙漠裡沒有兩樣,地面上吸收的溫度有時候就連想要席地而坐都不可能,而我們卻為了結訓儀式在這樣的天氣下一次又一次的排演。 從個人的齊步與敬禮開始練起,然後一個班隊,再來是整個排,連一同排演,基本動作與操練其實在新訓初期大家都已經滾瓜爛熟了,只是為了力求完美與整齊劃一,我們被要求一次又一次的練習,中間的過程除了炎熱與枯燥外,我已經想不出更貼切的形容詞了,不過,既然是士兵,服從命令也是理所當然,雖然很無聊,但我們還是將這項練習給扎扎實實的完成了,前前後後兩天半,都是在做這樣的事。 結訓典禮的前一天,我們做完最後一次的排演,中午過後的內務時間開始陸陸續續的有同袍的親友們遠道而來,並且就在樓下的連部會客室進行短暫的會面,連部行政人員據說有發邀請函給受訓人員的家屬,告知何時會結訓,然而到晚間為止,我的家人並沒有出現。

結訓當天早晨,我們士氣高昂的做完最後一次的早操,依照平常的時間,梳洗過後,穿上軍禮服,準時的在連集合場,所有的教育士官們也同樣的身著軍禮服,包括所有的教育士官在內,我們所有人預定接受訓練旅的旅長校閱。早上八點半,我們依照既定的時間在場外集結並開始結訓典禮,典禮的場地就在一個小山頭上的運動場內,而司令台周邊的層層金屬長凳上已經坐滿七八分來觀禮的學員家長,女友或是朋友們。

熟悉的軍樂演奏在陸軍樂隊的合奏中響起,教育士官也嘹亮的下達"隊伍齊步走"的口令,我們依照各排順序,沿著體育場的跑道整齊而且精神抖擻的編隊行進,這是我們新訓的最後任務!我專心的隨著隊伍踏著這種走起來一點也不輕鬆的步伐前進,行進的期間除了要跟著節奏外,也要注意身旁隊友的距離以保持隊形的完整,甚至連走路雙手的自然晃動的幅度都有規定的距離要注意,我們稱之為"前九後六",意思即手的擺幅在前不得超過九英吋,在後不得超過六英吋。

當我們接近司令台前,歐爾士官長一句:「向右行注目禮!敬禮!!」 所有的人同時的將頭向右轉45度看著講台上的旅長,這時周遭觀禮的眷屬也響起熱烈的掌聲,我們緩緩的通過後,一句:「向前看!」把我們隊伍又回復到正常狀態!要轉頭走直線並且維持隊伍的完整,雖然只是僅僅不到十五秒鐘的事,但是只要一個人砸鍋出錯,那就真的糗大了,不但教育士官會沒有面子,觀禮的眷屬也會覺得不夠專業,還好關鍵的這幾秒我們撐過了,隨即我們走到了操場的草皮上,整齊劃一的立正站好,並且開始最後,也是最煎熬的階段-長官致詞!

在晴空萬里之下,即使是早上不到10點鐘,天氣已經開始熱起來,我們動也不動的站著聽長官訓示,身上的汗水已經無法克制的從皮膚裡冒了出來,一點一滴的浸溼著布料不怎麼透氣的軍禮服,20分鐘過去了,雙腳已經慢慢的開始出現麻木的感覺,只能微微的將膝蓋彎曲,讓血液能夠稍微流通,耐著性子忍住這些不適的症狀,此時,我聽到後方沉重的一聲,然後一陣小騷動,一位支持不住的同袍就這樣直挺挺的倒在草皮上,站在隊伍後方的一位教育士官趕緊上前將他扶起到對伍後方休息,過了數分鐘,另外一位我前方的同袍也出現狀況,只是他情況好一些,正在晃動並且即將倒下之際,被兩旁的同袍給硬是扶住站定到演說完畢。而這時已經是訓示了將近45分鐘後的事了,除了訓示之外,旅長也頒發勳章給第一名結訓的學員,領獎是第三排的一個矮個子,他除了體能測驗滿分外,結訓射擊測驗也打了滿靶,第一名實至名歸,而我們第四排僅有兩位體能滿分接受表揚而已,我們畢竟還是輸在射擊測驗上,實在是令人覺得有些遺憾!

到了最後當我們訓練單位的營長在司令台上說出:「恭喜諸位成功結訓!」時,我們的情緒也到達了臨界…這是真的最後了! 

「部隊注意!解散!」的指令一出口,興奮的我們在一片歡呼聲之中將頭上的船型帽取下並用力的拋上了天空,也同時拋掉那所有的訓練時辛酸與煎熬,在這一刻,我們被正式承認是美國陸軍的一份子,也贏得了屬於自己的肯定與榮耀。 

********

典禮結束後,我們所有的學員都放半天的假,這時可以跟家人或親友出營相聚,晚上八點前回到排上即可。由於我沒有任何的親友來觀禮,我同寢上鋪的同袍「馬克」便邀請我與他的雙親與女友一起共進午餐,不過,我很有禮貌的謝絕了,可能是不習慣那種跟朋友家人坐在一起吃飯的那種尷尬感吧。馬克是波蘭裔的白人,家裡住在紐約水牛城,我們在受訓期間一直都互相照料,相處愉快,可能也是因為「紐約」這兩個字之故吧?

我回到了兵舍內簡單的梳洗後,就到走路到福利社裡簡單的料理掉這個難得假期的第一餐,接著取出所剩不多的現金採買一些需要補充的日用品後,就回到宿舍倒頭大睡,受訓兩個月以來,這個下午睡得最沒有壓力,再次睜眼時已經是晚間了。當大夥陸續回到兵舍內後,收假時間一到,歐爾士官長與布爾上士同時出現,點名過後,大夥一如往常的圍著兩位教育士官坐下,等候接收新的訊息… 

「黑馬排注意!伏地挺身預備!」歐爾突如其來的下令道

一陣騷亂後,所有人面面相覷的進入姿勢,這時歐爾開始「一上二下」的喊著口令,我們也按照他的節奏做起伏地挺身,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抬頭看到歐爾與布爾兩人一起跟著我們做,心裡也就明白了一大半,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的操練了;在一上二下的間隔中,歐爾士官長對我們說了 

「黑馬排,你們幹的好!希望你們在離開這裡之後也可以表現的一樣出色!HOOAH?」這種鼓勵的語氣,讓大家霎時間都覺得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HOOAH !」震耳欲聾的回應聲又把氣氛推到更高點!

愉快的心情裡做完這小小的操練後,接著布爾上士有事宣布,他拿出名單,然後開始一一唱名並且告知接下來我們將會於何時離開這裡,到哪裡去受訓,某些參加常備役的同袍也被告知會被分發至哪些單位,部分的同袍將會被送到喬治亞州本寧堡的傘兵學校接受基本傘訓,排上大約有二十人左右明晨六點就得出發,我與其他十餘名同袍,連同我上鋪的馬克,都被分發至維吉尼亞州的李堡,那裡位於里奇蒙市的市郊,是陸軍後勤學校的所在地。

熄燈前,歐爾士官長取出儲藏間的鑰匙讓大家取回自己原本的隨身行李打包,他離開後,我們與這些明晨一早即將出發的同袍們一一相互的道別,這些同袍在後來的軍旅生涯裡就像風箏斷了線一般,一去不回頭,從此再無消息。

隔天清晨四點半起床沒有早操,我們把床單、枕頭與被套包成一包拿到樓下連部旁的經理室歸還,接著清空衣櫃裡的裝備由歐爾跟布爾兩位教育士官逐一清點簽收,然後那些六點就得出發的同袍們緊接著就背上自己的行李下樓集合,準備出發,我們則是進行最後一次的內務整理,把陪伴著我們這些日子的兵舍好好的整理後歸還。

早餐後回到寢室內,少了十餘名的同袍,場面安靜許多,留下來的我們,話也很少,大家都只是靜靜的等待自己離開這個地方的時間到來,我們被允許換上便服,這也是這幾周以來第一次穿回自己攜帶的便服,那感覺還有點不真實,也有點不習慣,不過依照軍方的規定,結訓後轉移之間,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不得穿著軍服,聽說是為了保護我們的人身安全之故。

大約九點,剩下的我們帶的行李到樓下的連集合場,四個排的剩餘人員都在這裡,大概不超過四十名,我們被帶到連部領取轉移的書面命令、訓練檔案夾還有面額五塊美元餐費的簽單,我們今天的午餐將是在外頭自理,這些步驟結束後,我們拿著行李,由第三排的教育士官布萊恩帶隊,沿著我們連部外圍的人行道魚慣而去,準備搭車離開,途中經過另一連的兵舍,剛好遇到新來的新訓人員報到,我們隊伍裡頭突然有人對他們大喊:「歡迎來到地獄!菜鳥!!」大家聽到後也一人一句的鼓譟起來,一同嚇嚇這些新兵,直到布萊恩停下腳步大聲斥喝我們才停止。

兩部巴士在人行道的盡頭等著我們,我們迅速的將兩袋行李放置到行李箱內便上車找個舒服的位置坐下,我們坐定後,布萊恩上車清點人數後便簡單的指定我們之中的一人當車長,然後僅留下一句簡短的:「各位男士,再見並祝好運!」就離開了。

巴士經過我們平常受訓的場地,眼裡依稀還看得到我們受訓的情景,那種感覺好像是經歷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現在終於又回到現實了,車子出了基地大門,轉上高速公路,大家在冷氣的催眠下,不久就一一睡去,直到車子停在休息站用餐我們才醒來,那一天,我們都很平靜的接受自己的命運安排,一路到李堡之前,我們即使醒著,也沒有人交談,空氣中彷彿只有留下狂歡後的沉默。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