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16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紀實~苦盡甘來的日子

休假 完畢回到摩蘇爾基地,剛巧趕上伊拉克大選完畢的收尾,在還來不及回味休假的種種時,就必須投入這些雜七雜八的收尾,例如選票的處理,民工選務人員的遣散,場地的復原與留置人員的監控等等,聽起來似乎是很重要的任務,但事實上這是任何一個步兵都可以執行的任務,與軍中的專長無關,在大選期間,ALOG的人員都是以三班在輪替的執行,聽說連勇氣營區的營部連都派了人來支援,日以繼夜的做這些枯燥無味的工作,無怪乎大家都是一副臭臉,尤其是人員監控組的,它們被派到一部裝設有高頻無線電的悍馬車上,就近停在開票所旁,穿著全附武裝的坐在車內,兩眼看著出入的人員,耳邊還得不時注意從基地防務中心的指示,去洗手間還要有人來替補位置時才能去,因為任務編制是最少兩人,所以十分的不方便,我在回來後,一下就被視為新血而被抓到這樣的苦差事,一次白天,一次半夜,尤其是半夜,帶著夜視鏡在沒有發動引擎的車內看一整夜,冷得半死不說,眼睛都快看瞎了,輪了兩天後,防務中心宣布任務中止後才撤哨的,而這也象徵我們的歷史性任務正式的告一段落.

大選之後,情況變得安靜下來,不但遠處的槍聲少了,連不時都會落在基地內的火箭彈與迫擊砲彈都消聲匿跡了,一切變得讓人難以相信,起初以為只是一兩天平靜、但等了一個多星期竟然都沒有任何火箭與迫擊砲彈落在營區內~我們才開始相信情勢已經逐漸的好轉了,少了槍炮聲的戰場實在是少了點味道,尤其當已經習慣了那種感覺後,總會覺得這不是真的.在大選以前,我們的重心全都放在大選的實施之上,但選過後,局勢平靜下來之後,反倒是失去了目標,沒有人確實的知道我們下一步該怎樣走~少了槍聲砲聲卻也是甩不掉那一身的頭盔與防彈衣,感覺有點討厭,我們還是被困在這一片滾滾黃沙之中,沒能離開.  自從休假回來以後,總覺得耐性變差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台灣過得太舒適而跟戰區的生活有了比較,人回來了,心卻還留在那邊,也許之是這樣~我在文書作業上很草率~錯誤百出,往往做完之後回過頭來才看到,不然就是上士在閱覽的時後發現的,雖然沒有受到責難,但上士還是善意的提醒我一句話"這裡是戰場,我們還在打仗,保持清楚的頭腦會讓你活久一點~!"  而他所說的一字一句我都無法反駁,就這樣一句話把我從脫軌的邊緣又拉了回來,戰場上唯一的目的就是活著回家~!

回到日常的白天,我們依舊執行著日常的工作,但到了夜晚,我們則是繼續的戰鬥~~自己人跟自己人間的戰鬥. 在我休假的期間, 上士很有辦法的弄到了預算替我們的辦公室裝設了衛星傳輸的商用網路線,在以往使用的軍用網路雖然可以對外連絡,但所有的過程都在通訊單位的監控之中,任何一個不小心都有可能讓自己受到軍法調查,十分不便,而且使用上有諸多限制,例如不能用自己的手提電腦接軍用網路,有些網站是完全封鎖的,不能上傳下載照片等等. 有了商用網路之後就不用理這些鳥規定了,我們所有的人都有手提電腦,所以運用區網的連線方式,我們開始了網路遊戲的對戰,不論是即時戰略還是第一人稱射擊類,只要有時間,幾乎下班之後就開打,捉對廝殺,有的時候玩到連飯都忘了吃,該例行的體能訓練都忘了去,上尉對此就十分惱火,不過就在此時,上士搞到一台四十吋大型液晶電視放在娛樂間後,上尉在下班之後就乖乖的跑去獨佔這台大電視,從那以後,下班之後她對我們再也不聞不問. 我好奇的問上士這些東西從哪弄來的,他總是搖搖頭,叫我別再問,這些東西是"換"來的,拿啥去換,他始終沒有說. 這個謎團到撤離前一個月才揭曉~而我們在夜間的戰爭則是越打越激烈,原本僅限於自己人,後來連隔壁的通訊營聽聞到我們有商用網路,都派人過來跟上士接恰分頻的事宜,上士很樂意的分了一條外線給他們,他們利用這條線在夜間與我們單位來做"排對抗"這可讓他們高興得好一陣子,我們也從而獲得了通訊營軟硬體的技術支援,以及一組衛星電話的使用權~~但這僅限於ALOG的"福利"~這類檯面下的交易是遠在勇氣營區的營部連所不知道的~而我們ALOG人員從上至下也都不提這類的事

在戰區中的娛樂其實僅僅能算是苦中作樂,一些再平常不過的事在戰區都變得相當的困難,例如烤肉這種事,在平時可以算是夏天裡最常見的聚餐方式,對於大多數在戰區的士官兵來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一是情況不允許,二是就算可以也沒有食材的來源,但對於我們單位,這不是甚麼難事,因為我們的基地位於補給中心,而且上士對外關係良好,經過他的人脈進而認識到管理伙食配給單位與民間承包單位內的重要人士,不意外的,上士再用以物易物的方式為我們單位又開了一個方便之門,在戰區的後面四個月,我們始終都有源源不絕的新鮮食材補給,其中不乏昂貴的大龍蝦,紐約牛排等等~這些東西都成為每週週末營火會的佳餚.

早期的圍爐夜話原本僅限於ALOG人員,在有了美食之後,很多上士的好友都會在週末的晚間慕名而來,漸漸的發展成為一個中型的營火會,大家吃飯閒聊聯誼情感,甚至是交換情報與物品,從隔壁的通訊營,航空營,財務單位人員到最後連特種部隊A隊的一些人員都會出現在營火會上,大家賓主盡歡的吃吃喝喝,有時A隊的人員還會拿出視為違禁品的洋酒,跟大家分享,不過我們從來都沒因為酒精的摧化而鬧出事來,因為大家都很清楚只要一出事,上級就會開始調查整個前因後果,這些上不得檯面的交易也就會被掀開,然後大家輕則降級重則勒退,為了保有這個壓力釋放的出口,大家都甚為節制自己的行為,一直到了撤離前,我單位一直都是出名的聯誼場所,很多重要的事也都借由這個場合與氣氛來辦成的.

除了週末的營火會,每天夜間的網路對戰外,平時的訓練也把它加以活化,我們借用隔壁特戰部隊的靶場,然後進行類似應用射擊的比賽,我們自己玩得開心,有時A隊的人員也會出來做技術指導,順便練習,這個訓練的方式我們一直沿用到撤離前沒有時間去靶場後才停止,除了限彈外,競賽並不限制槍枝的種類,M4A1,M16A2甚至有同袍拿掛了M203的M16來參加競賽,分數則是採用擊中目標數與跑完流程的時間來做綜合計算~若是主要武器的子彈用盡,可以用自己所配的手槍繼續射擊,直到彈盡或流程跑完為止,在這個自己人之間的友誼賽裡,我的積分一直都維持在第三或第二,至於第一,則是由拿M203的那位同袍獲得.

在這段不算短的平靜時期裡,我們的生活狀況比起剛來戰區的時候有著天差地壤之別,甚至可以用靡爛兩個字來形容,不過沒有任何的非議,我很享受這樣的生活方式,最起碼在這個一無所有的地方,我們還保有足以讓自己快樂的泉源,而且在不影響其他人的情況下,我們的作業效率更為提升了~只要是上級的要求,我們幾乎可以在不到十二小時的情況下完成,原因不外乎我們有關係良好的外援,要兵有兵,要糧有糧,遇到危險時只要一個求救信號,就會有一群攻擊直昇機在我們頭上飛,在戰場上這是完成任務的唯一方式,而且這對上尉的面子而言是有很大的加分作用的,之後的日子也因為這樣,她這個主管當得很輕鬆,從此也不太管我們這群人做些甚麼了.      

同一時間,巴格達的旅部的友人傳來一個消息,我原單位的一位韓裔女兵,因為忍受不了不公平的待遇,憤而向聯軍總部督察組投訴,原因只是因為她不滿自己的職務安排成為總部的接線生,她認為自己受到了歧視,所以在跟旅部直屬連連長溝通無效後,直接越級提告,這件事在旅部與高層間引起很大的震撼,不但如此,她還一併舉發旅部之間的數位軍官跟女士官兵之間的不正常關係,某位對她疑似性騷擾的同袍也一併遭池魚之殃,除此外,她還對外尋求支持,她也寫了一封email給我,不過我的反應相當冷淡,她一直以為我對被調離旅部而忿忿不平,但她錯了,原先我是有這樣的想法,但是我並沒有忘掉我的專長所帶給我的責任,再者離開旅部來到伊北的單位後,我所受到的尊重與待遇不是這些在巴格達的同袍可以想像得到的,時間一久,我早就當伊北的單位是我的"家" ,巴格達的種種我不願聽也不想看,這種犯眾怒之事我更不可能跟她一起幹,我後來簡短的回了她之後就再也沒有下文, 一直到撤離到科威特時遇上了旅部的舊同事,才知道這事後來被准將旅長親自出馬壓了下來,雖然在督察組立了案,但遲遲沒有調查的動作,而這為韓裔女兵後來被解除了職務,重新指派到營區大門口站崗,一直到整個單位撤離.

從軍紀實~國家寶藏

日子平淡無奇的過了一個月,我又遇上了三天的勞軍假期,不過與前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是只能去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卡達基地~那而有專門的勞軍單位與設施,不意外的,我把握了這三天的假又飛去了卡達基地一趟,在那裡鬼混了三天,不過除了吃吃喝喝外,沒有啥稀奇的,原本可以參加營區外的團體行程與活動,但是因為卡達沒多久前才受到炸彈攻擊,所有營區外的行程因安全緣故無限期取消,只能渾噩的在卡達休息了三天後折返,卡達基地也是美軍在中東的重要補給基地與空軍基地,在離開前,我們被帶到空軍的餐廳吃飯,雖然也是軍中伙食,但是比在伊拉克與科威特都吃得還要好,駐守在卡達基地的空軍人員真的是只能以悠閒自在來形容,更令人眼紅的是他們領的薪水是跟我們一樣不打稅的,而且我們有的加給與津貼他們也有,想到這一節都會小小的後悔為何再次從軍不是加入空軍,雖然這樣,但終究還是得面對現實的再回去戰區之中繼續熬完這漫長的戰區生活~~

四月中旬以後,天氣突然熱了起來,就好像直接來到夏天一樣,惱人的雨季不見的,沒有滿地的爛泥實在是令人高興,不過天氣一好,伴隨著粗重的工作也隨之開始,由於當初接手移防單位時相當匆忙,很多東西清點過後就忘記塞到哪,連長命令我們得把這些東西給找出來先,以免等要撤離時會措手不及. 連長的顧慮是對的,我們真的花了很多的時間把ALOG存放東西的貨櫃一一開箱檢查,在ALOG的貨櫃約有十五個~除了放置彈藥的以外,其他的都放滿了東西,貨櫃內的東西五花八門,一個櫃子整理起來要花上一天至三天的時間,得把所有的東西弄出貨櫃,開箱,清點,然後再整齊的歸位,雖然我現在有足夠的人力做這些事,但在清點的部份還是得自己下場, 避免不了~ 

在整個大盤點的過程當中,我們找到了很多從交接以後就失蹤的東西~也找到很多之前單位所留下的堪用補給品與零件,而還有一部份,則是整整一貨櫃, 不在財產冊上的"國家寶藏". 這一櫃的"寶藏"不是黃金鑽石或古董,而是一些單價相當高的軍品,這事就發生在我們盤點的最後一天,正準備打開這最後一個貨櫃做盤點時,發覺手上的鑰匙沒有一支是合用的,試了幾次之後,沒辦法,找了上士過來了解情況,他卻說"沒有關係,不用點了,反正該找的都找到了,你們休息吧" 我依言的讓我手下去休息了~當時的我心存疑惑為何不開這個櫃子,不過既然沒有命令,最好就少問,後來日子過得忙碌也就淡忘了這事情,一直到即將撤離前的一個月的某天我在值勤的夜裡,上士突然的出現在辦公室內,叫我跟他去"巡視"一下貨櫃,於是我們兩人帶上手電筒,在這個安靜的夜裡來到了這個始終沒有開過的貨櫃前,我壓低聲音的問上士"你有鑰匙嗎?" 他不回答,但是伸手就往外衣的口袋掏出一串,"借點光線照一下吧~!" 我依言的壓下手電筒的開關,眼前一片的光明,照亮了上士手中的鑰匙,他費了番工,找到了合用的鑰匙,並迅速的除去了貨櫃上的大鎖,我和他兩人一人一邊的,打開了貨櫃,打開了手電筒往裡面照,裡面零亂的大大小小的紙箱幾乎把僅有一條通路檔了起來,我與上士兩人小心異異的移動檔在前面的紙箱,一步一步鑽了進去,上士說道"歡迎來到寶藏庫,看一看你的週遭的盒子中裝些啥東西吧~!"  我依其言,拿出隨身的折刀劃開手邊的一個箱子,手電筒一照,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氣,竟然是全新未拆封的EO-TECH 551型內紅點瞄準器,我驚訝的問了一旁的上士"這些東西從哪來的?有多少箱??"他簡單的回答"這些東西多到足夠裝配一個滿員的步兵連了" 我用手電筒稍微照了一下四週順便翻了翻,上士說得一點不假,除了一堆EOTECH外,還有一堆未拆封,不知名的東西,但其中一樣馬上的抓住我的視線,一個個類似槍盒的東西我順手打開一看~我的天啊!全新的機槍用重型夜視瞄準器,一共有七個左右. 

 "這些東西放在這多久了"我問道. 

" 從我單位來到後就存放在這了"上士漫不經心的答道.  

"你打算要怎樣處理這些東西" 我又認真的問 

"你覺得我們應該怎樣做?"上士反問 

"........"我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按照陸軍補給條文...." 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上士打斷了"我知道你在想啥,這不是選項之一,提案駁回! "

我意識到了上士應該心理有譜了,所以就乾脆回他"不然你是老闆,你怎麼說我們就怎樣辦~!我沒有意見" 他笑了笑然後示意我退出貨櫃,倆人合力關上貨櫃的大門後,又一路步行回到辦公室,上士回到辦公室後從桌上拿出一本過時的單位財產冊,並把貨櫃的鑰匙準備一並交給我,他順口說道"從明天起,晚上十點之後,帶著你的手電筒到今天的那個櫃子裡去翻翻看是否那些東西在這本冊子上,記住~別讓人看見也別讓人知道,只有你一個人去,懂嗎?" "遵命" 我簡單的回答~笑笑的從上士手上接過冊子與鑰匙,上士離開後我獨自打開了財產冊的檔案跟上士給我的那一份先做交叉比對,然後隔天夜裡,我依照上士的指示,開始只有我一個人的夜間任務. 

在夜裡一個人像賊一樣的摸進貨櫃清點查看,實在不是啥好差事,除了要犧牲睡眠外,還要保持警覺,不能被發現,這種低調到有點可笑的任務大概也只有我能做,就因為上士對我有足夠的信任與對我職務上的遵重,不然其實他可以一個人不聲不響的處理掉這些東西,我一邊翻著箱子中的東西一邊拿著手電筒查詢比對財產冊上的項目,一直到累了才回房睡,就這樣持續了兩三天,終於確認這一整櫃子的東西是不在財產冊上的黑貨,回報給上士後,他嚴肅而認真的說道"你聽好了,以下是對這些黑貨處理的方式,一定照我的話去做,不然會出問題" "我們不會把這些東西放到財產冊上還給國家,也不會讓後來接手單位拿到這些好東西,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我們要分掉它!!" 我一聽到上士這樣說愣了一下,但是隨即意會,如果把這一櫃子的東西放回到財產冊上,對於即將要撤離的我們會造成非常大的困擾,因為還要耗費時間的等公文往返巴格達,然後造冊之後又要一一點交給新的單位,實在是件麻煩事,在後勤單位流傳著一句話剛好印證,大意是說"如果這樣東西是不存在的,那麼就讓它繼續的不存在~" 於是按照了上士的指示,在隔天的夜裡,我與上士又來到了貨櫃中,先分了一份,然後隔天ALOG所有的人也都陸續來取貨,等自己人分完後,把剩餘的東西轉給勇氣營區的營部連,達虎克的A連,隔壁的通訊營,航空營,某些財務單位的人士,特戰單位的人,伙食管理的民間人士等等,一個櫃子就這樣分得乾乾淨淨,所有拿到這些免費的"贈品"的人無不滿心歡喜,如果說戰場上沒有啥好事可以回憶的話,我想這應該算得上是一件印象深刻的好事,而我與上士拿到的東西是最多的. 

這些黑貨拿到後要弄回美國本土可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由其是那支笨重的夜視瞄準器,我雖然拿到了它,也把序號磨掉了,但是每次要將它裝箱時,卻總是心裡發毛,因為這是管制品,僅管它不在財產冊上,但如果被海關截獲仍然是會吃不完兜著走,幾次反覆思量後,我終於還是沒能帶走它,把它留給了隔壁的特戰部隊,而其他林林總總的東西我足足裝了三個大箱子,連同一些我的私人物品寄運回美國,也成功闖關,拿到了這一批"黑貨",回到美國本土,轉賣大部份之後也發了一筆不小的橫財,至於這些東西的來歷其實只是數個巧合所造成的後果. 

照正常程序而言,這些東西在申請撥發之後,會有一段時間後申請單位才會收到,一但收到清點完成後,領收的單位就必須將收據簽收上繳給簿記單位造冊列管,簿記單位更新記錄後會再發送新的財產冊給單位,但問題在於,若提出申請領收後,卻沒有如實簽收呈報,或是當初申請的單位已經撤離,簿記單位也無法即時的更新,或是收據因為簿記人員換防而遺失的話,這些補給品就不會即時的放到財產冊上,甚至永遠的"遺失"在帳目上,而部隊駐紮在戰區是有時效性的,等單位換過兩三輪後,要追這些東西也相當困難,就算撥發單位可以查到物品流向,但若沒有在財產冊上更新,也拿申請單位沒辦法,原因是部隊換防清點時是依照最新的財產冊來一一點交,如果申請單位的補給士官與連長沒有簽字,那麼就不算數,這一批黑貨就是因為這樣的陰錯陽差的來到我們單位手上的. 上士是從一開始就知情的人,所以運用這些黑貨的一小部份來做做順水人情,幫忙打關係,無怪乎很多難事到我們單位手上都可以迎刃而解,至於最後清點確認的部驟則是瓜分的序曲,為的是不讓拿東西的人惹上麻煩,所以一定要再次確認這些東西沒有一件是在財產冊上,他等到最後才讓大家知道其實只是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包括基地防務中心的人與巴格達旅部的那些官僚們~!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13風雲再起、補充兵員、壓力、壓力、出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2-13換裝風波、科威特的日子、巴格達之路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81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3-13駐地雜記、我的武裝護衛任務、雨過天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4-13飛行中的見聞、摩蘇爾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7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5-13摩蘇爾攻勢中的防衛作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6-13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補給士的惡夢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從軍記實7-13伊北見聞錄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8-13血染十二月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9-13歷史性的一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0-13喘息!作戰中的輪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3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紀實11-13苦盡甘來的日子、國家寶藏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1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2-13換防序章、戰士的勳章、回家的路、我的終戰、後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9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外傳13-13特種部隊之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85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