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11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從軍記實~換裝風波

經過十個鐘頭的車程,午夜剛過,我的單位來到了位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布萊格堡,這個歷史悠久的基地為著名的第八十二空降師的基地,還有其他的一些特種作戰單位也駐紮在其中,我們的巴士來到了位置相當偏僻的一座由鐵絲網圍繞的舊營房,據說是二次世界大戰就存在了的舊營房,外觀上相當的陳舊,內部分上下兩層,各有一間公共浴室與廁所,屋內的狀況除了髒亂與破舊,我想不出更貼切的形容詞。 

在下車之後,由於沒有燈光,大家摸黑的找自己的行囊,場面有些混亂,也浪費了不少時間,好不容易從行李堆裡拖出自己三大袋的行囊,找了一間自己有比較多熟人的營房,安置了下來,簡單的取出一些東西就上床睡了。隔天並沒有任何的訓練,於是睡到自然醒時已經是下午了,無事可幹的情況下,我突然想起一位昔日在一起新訓的同梯正在這個基地中服役,於是就撥了個手機⋯⋯ 給他,後來他下班之後開車來接我,兩人在基地內的速食店中聊上了好一陣子,十年沒見了,變化可真大,他有了兩段婚姻,三個小孩,而且已經是上士待昇一等士官長了,可謂官運亨通,相較之下,我卻顯得有點停滯不前,而他在也參加過了在伊拉克的輪駐,幾個月前才回到國內,這時我趁機探了一些情況與必要資訊。我的這位老同袍也還真是熱情,直接帶我到他的補給科辦公室內,讓我“補貨”,缺啥就拿啥,一些我平時申請不到的物件就趁機拿了些備用,當然這也包括一些全新的9mm與M16的彈莢,補貨完畢後我們又消磨了大半天,他才送我回到我的營房,然後各自解散。 

輕鬆的日子在軍中不多見,隔了一天,我們的武器運到了,這時後我們這些士兵與士官就得輪流當軍械士的安官,按表輪值,而且,出征前尚有相當多的手續要辦理,光這些事就佔掉了大半天,我們在這個舊營區中,除了出征前的手續是所有的人要辦理之外,其他的人基本上只要完成這樣的手續就沒有事了,勞逸不均的情況開始慢慢的浮現,在出征的人員序列表中,我們所有的人都有自己被上級安排的工作與職位,大部份的人做的事是與自己的兵科專長相符合,但有的工作是要在伊拉克才有機會做的,所以在尚未到達伊拉克前,這些人就等於“失業”絕大部份這些人是軍官與補充過來的少數士官兵,中間不乏些奉承諂媚之人,有的為求安插好的職務不擇手段,漸漸的這些人開始在直屬連內製造小圈圈,而更糟的是我們剛上任的新連長與新的連士官長似乎都是“圈內人”對於這樣的情況不但坐視不管,而且還讓其變本加厲,少數的一些女性士官兵見有機可乘,也紛紛的大獻殷勤,以其望能從中取利,戰爭尚未開打,台面下的內部角力卻已經是白熱化,這樣的角力也無故的波及到我的職務,由於我的職務屬於連長的直屬參謀人員之一,有相當的權力,因此某日,我的臨時辦公室內突然來了一位中士經理士,說是連長指派他做為新的直屬連經理士,要我開始把一些相關的資料與報表提供給他好讓他熟悉業務,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在職務上被降了級,從正位又變成了副手,我不服氣的找連士官長與參四的士官長談,得到的結果卻令人憤恨不已,我變成副手的原因為我的階級比他低,而序列表上的缺是上士,所以讓中士負責直屬連的後勤業務,是較為合適的作法。

其實我聽到這就已經相當寒心,不想再爭甚麼了,原來那麼多努力的心血一夕之間就被人“空降”占領了,不管經驗,不管能力,只看官階大小來決定,整個感覺就像是被人利用完後過河拆橋,這樣的方式僅管我至今仍然不能接受,但當時出征在即,任務優先的狀況下,並不容許我做爭辯,只得盡力配合完成所有的步驟與手續,再次成為別人的副手後,我的事並沒有因此而減少,我得一邊讓這位“空降部隊”進入狀況,一邊在時間內完成上級交付下來的任務。

兩三週後,特戰署撥交下來了一批全新剛出廠,約六百隻的M 4A 1 (SOPMOD)突擊步槍,這隻步槍由於較我們原先的M 16A 2輕量與短小,攜帶容易,頗受大家的青睞與期待,於是在分配上便出現了爭議,經過討論後,由參四決定大部份撥交給轄下各營換裝,剩下約四十隻就分到我的直屬連,這些新的突擊步槍不來還好,來了大家搶著要,先是些軍官們動用旅部內的各種關係來取得換裝,後有“圈內人”的士官兵開始巴結連長與我的新上司來取得,新槍到單位沒有半天就被瓜分掉了,而最令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何所有女兵都人手一隻新的M 4A 1?原先會換裝M 4A 1的構想與理由是因為有許多單位中或轄下各營的人必須要在城鄉間與車隊中執行各式的任務,M 16A 2步槍在車隊人員執行任務上,因槍管與槍身較長,使得在遭遇敵襲時要出槍反擊甚為不便,也影響了反應時間,而這些女兵與部份的軍官全是文職內勤人員,幾乎沒有機會上車隊出任務,卻優先換裝這些較短的突擊步槍,不但大違這次換裝的本意,而且也相當的不合適,這些新槍在他們手上除了輕巧短小外,根本發揮不了應該有的功能與效果,這種情景在其他沒有換到的人眼中越看越不是滋味,尤其一些職務上須要這把槍的人身上更是明顯,漸漸的這股不平終於有人向旅長與旅部作戰參謀發難,但卻沒有獲得立即的解決,有槍的軍官們則是運用各式的關係來保有此槍,直屬連的士官兵則成為他們解決問題的出口,所有只要是文職人員擁有此槍者通通都換了回來,連長與連士官長都受到了口頭申誡,了結此事,這一事件處理上的兩種標準不但加深了軍官與士官兵間的矛盾與對立,也把直屬連內的人分成了圈內跟圈外,風波掃過,無人可倖免,也因為我被歸類為“圈外”而種下了日後我調離直屬連的原因。

從軍記實~科威特的日子

九月初的太陽下,我們忙著把所有的作戰物資,私人行囊裝櫃,上棧板,等著運送到布萊格堡緊鄰的空軍基地,一如往常一樣,所有的低階士官與士兵通通有份,除了少數的軍官負責監督外,其他的人們則是在營房內納涼,我們則是揮汗如雨下,有的人則是被烈日曬得滿臉通紅的一直從清晨忙到了深夜,沒有任何人來接替我們完成這些事,大部份人甚至沒有吃飯,午餐也是吃MRE解決,好不容易的解決了打包的工作,隔天卻又被派到空軍基地內幫忙協助各單位把他們與我們的裝備與行囊裝上747-400型的貨機,全旅的東西真的是多到嚇死人,所有參與的人都大喊吃不消,可是又沒有辦法休息,只能看著卡車一車一車的運來裝備,又一車一車的把這些東西塞入機腹內,又是一個清晨至深夜的體能勞動,午夜時分,看著貨機全速的在跑道昇空遠颺,我們作戰的後勤前置作業才正式⋯⋯告一段落。 

九月七日的清晨,一場大雨把大家淋得一身濕透,大家到我的軍械室領了槍械後,就集合上車,離開了這個破舊不堪的舊營區,全旅的移動分為三個梯次,我們與其他兩個營的人為第一批,其餘的為第二,第三批,其中第三批人員到了十月初才進入到伊拉克與主力部隊合流。我們到了軍用航空站後,又是一陣漫長的等待,無事可做,大家打盹的打盹,聊天打屁的就三三兩兩的圍在一起,我則是拿出清槍工具再把步槍擦拭過一遍,順便把我的M 16A 2步槍裝上自己買的4倍率的狙擊鏡與快拆式腳架,改裝成狙擊型,有些人甚至買了M 4A 1的上槍身,但因為礙於改裝是違紀的行為,所以還沒有裝上,而我的改裝則是屬於附件類,所以當連長看到了也沒有說甚麼,甚至還借用我的槍去照像留念。

下午三點,我們終於上了飛機,也許是前兩天太累,起飛之後沒有多久我就睡了,除了上洗手間,吃飯還有在加拿大與德國的落地加油外,等到我再醒來時已經是在波斯灣的上空,快到科威特了,我興奮的拿起了相機猛拍,就像個觀光客一樣,一直拍到飛機落地;十七八個鐘頭的飛行後我們在科威特的阿里。阿沙林空軍基地降落後,剛一踏出機門,迎面來的熱浪就讓人吃不消,像蒸籠一樣,站著不動就一直猛流汗,對於第一次踏入中東地區的我而言,這樣的“歡迎”方式實在令人不太舒服,我看了一看週遭,發覺許多的強化機堡上都有爆破過的痕跡,有的整個水泥塊都翻了下來,問了一兩位較年長的士官長後才知道,原來這就是當年沙漠風暴,聯軍空襲後的傑作,時至今日沒有修復,由科威特政府出借給美軍使用。上了巴士後,卻發覺位子很小,而且車內的冷氣不冷,吹出來的風有很重的泥沙味,一群人擠上了這個巴士後又等了數小時沒有動靜,簡直讓人抓狂,一直到日落西山,夜色降臨後我們的巴士才從空軍基地駛而出,朝空無一物的沙漠區疾駛而去,至於為何等那麼久?原因是要等中繼營區派出護衛車隊來防止可能的恐怖攻擊,一路上車窗與窗簾緊閉,就是不想讓任何人看見這一整車的美軍,而實際上,我們只空有步槍,一發子彈也沒有。

車隊在夜色下駛進了沙漠中的一處營區,這裡離伊拉克邊境只有不到十公里 遠,下車一踩竟然是沙地,由於實施燈火管制,大家跌跌撞撞的摸黑到了一處相當大,地基有架高的冷氣帳蓬內,一如往常一樣的由基地的指揮官“歡迎”我們這些戰區中的菜鳥,我不耐煩的聽著,低頭看了手錶一看,又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們還沒吃飯呢!聽完指揮官的廢言後,我們分配帳蓬過夜,大家一見到這種有冷氣的帳蓬,大家都急急忙忙的衝了進去,只為先搶一個好的行軍床床位,我選了一個有電源的角落,為了供給我的手提電腦不會間斷的電源,在我無聊的日子裡全靠它來玩遊戲殺時間,有的人選到了冷氣的出風口,在剛開始還很舒適,但半夜卻冷得讓人受不了,而且隔天睡醒,靠近出風口的東西上全是一層薄薄的黃色沙塵。簡單整理好東西後,就跟著兩位同梯走路去餐廳消夜,原以為在沙漠裡的營區餐廳一定簡陋不堪,走進去一看,卻令人吃驚不已,不但乾淨明亮,而且空調溫度適中,服務人員皆為民間包商招募而來的當地人,雖然沒有太多的表情,但對我們還算是客氣,伙食方面也相當的豐富與新鮮,四道主菜八樣配菜任選,生菜沙拉,濃湯,麵包,點心,各式飲品加冰淇淋全部無限量供應,雖然在口味上有點過鹹與過甜,但餓了大半天的我,卻吃得相當開心,因為這裡吃得比我們在美國本土的任何基地內的餐廳都還要好!至少,從這一點看出,美國政府對於戰區的後勤與民生問題是相當重視的,出征前的所有的疑慮也都因這一頓飯都一掃而空。

隔天睡覺醒來已是下午三點,日正當中的做啥都不是,索性去淋浴間洗澡,這裡的熱水不用燒瓦斯,而是用白天日曬的溫度來加熱,水源則是固定由民間包商的加水車來運補,一天一次,雖然如此,水仍然珍貴,所以在淋浴時基地的人員都盡量的要求大家節省,至於廁所則是塑膠殼的流動廁所,就放在帳篷外,每天有水肥車來抽取,但是還是香味四溢,就算是比較不方便,也還是好過要自己挖坑掩埋。

洗完澡,四周晃了晃,一眼望去全是帳蓬,最高的東西就是通訊用的高塔,不遠處有一間小型福利社,兩間速食店,一間藝品店與網咖,這裡後來的幾天內,幾乎天天要來光顧一下,因為實在是沒事做,我們會在中繼營區全是為了適應中東的炎熱氣候與沙漠的日夜溫差,除此之外,並沒有特別的任務需求。亂晃了一陣,覺得口渴,看了一下,飲用水全是塑膠罐裝的礦泉水,成堆的放在帳外的棧板上,走過去自由取用,拿了兩瓶開始灌,除了水比較燙了點,基本上沒有啥好苛求的,這種感覺讓我有在度假的錯覺,與很多之前經歷過的演習比較起來,至目前為止的日子反而比演習輕鬆,白天躲帳篷裡吹冷氣,除了吃午餐一定要走出去到餐廳吃外,基本上到下午四點以前,營區是看不到甚麼人在外面晃的,就這樣的又輕鬆的晃過了兩天,直到上級覺得我們太閒,而要硬是安排訓練的課程。

在秋天的科威特是相當酷熱的,日正當中的溫度常常達到攝氏五十度以上,若不幸中暑,就很容易致命,所以上級命令我們一天至少要喝上六大罐的礦泉水,以防因為脫水中暑而折損戰力,在他們的眼裡,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讓他們煞費苦心弄到這個地方來的,任何的病號都會對任務編組產生重大的影響,也因為這樣,我們在科威特過著舒適的日子,白天沒必要的事就窩在冷氣開到快結冰的帳篷內,晚上因為視線不良,又無夜視裝備在手,所以更不可能有任務,可以說是日子輕鬆愉快,就這樣過了幾天,開始習慣了鬆散無任務的日子時,上級突然下了一道命令,要我們去靶場打靶,原以為這又是個輕鬆簡單的訓練任務,但沒想到卻是令人終身難忘。

就在命令佈達後的那個清晨,大家拖著剛剛睡醒,懶洋洋的身驅著裝,這時得天氣還不算太熱,就算是穿上厚重的四號防彈背心也不覺得有⋯⋯多大負擔,以往國內的訓練,大家都沒有把那兩塊厚重的防彈層放到背心裡,但這次因為已經到了戰區後方,又要出營區大門,所以只得照規定來,乖乖的把這兩片可以抵擋7.62mm步槍彈的防彈層放了進去,身上的份量一時重了不少,我花了點時間著裝完成,趕著要集合時,卻又收到待命的通知,因為這個中繼基地一時調度不到約三十部我們所須要的悍馬車,須要等另一個約一個半小時車程外的營區的車輛到達,我們才能出發,對於這樣反反覆覆的命令,我也習慣了,沒多問就又回營帳休息,反正早晚都要去,時間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就在約十一點的時後,車隊到達了,不過數量仍然是不足,中繼基地找了 一台兩 噸半的卡車,把剩下沒分配到悍馬車上的人通通給塞進了這台兩噸半,這也包含我在內,一共十人,沒得選擇的上了車,向沙漠裡的公路開去。在平時十個人坐在兩噸卡車半的後面,空間是相當寬敞的,但是因為加穿了防彈衣,大家變成了肩並肩的排排坐,沒有空間可以活動,相當令人不舒服,而車頂是一張塑膠帆布,接近五十度的高溫日曬,把車內變成一個大型蒸籠,實在令人苦不堪言,原以為有風可吹還可以冷卻一下這種日曬的悶熱,但是因為是塑膠帆布,所以完全沒有吹到,就這樣車隊在沙漠裡疾駛約三小時,我與其他九位不幸的傢伙也跟著蒸了三個小時,熱到連“問候人家媽媽”的力氣都沒有了,除了喝水與昏睡能短暫忘卻這樣的苦楚,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在快到靶場時,車隊離開公路,轉進一條沙漠裡的小徑,大量的沙塵隨著氣流飄進卡車的後方,嗆得令人難受不已卻無可奈何,而且卡車行進隨著沙丘的起伏,我們坐在後面的也被震得七葷八素的,到了靶場,跳下車就差點因為兩腿發軟而摔倒,不過我們總算到了。

這個在沙漠無人區裡的靶場相當的簡陋,除了兩間塑膠的流動廁所,沒有任何的遮蔽物,我們分發彈藥後,分梯次準備做歸零射擊,就在這時,沙漠開始括起了大風,我們趴在沙地上對目標射擊時,開始有人出現卡彈的情況,原本以為只是單一的情況,後來就連有些全新的M 4A 1也出現了嚴重卡彈,有的連槍機都無法退後,原因是我們在臥姿射擊時,風括起的沙塵全都自步槍的排彈口灌了進去,有的人以為多上些槍油潤滑,卡彈的情況就會好轉,但情況卻是更糟,過度的油脂讓沙塵更容易附著在槍機與槍膛內,不但槍機無法複進,也造成了內膛閉鎖不全,無法擊發,各式各樣的保養維修與訓練的問題就因為這一場風沙曝露出來,我自己好不容易的把子彈拉一打一的打完,看著別人幹著這樣的蠢事卻無能為力,這是平時訓練沒有做好,所以才會有人用著樣的蠢方法來讓自己的槍枝繼續射擊,沒有多久,射擊線上的所有槍支都在做故障排除,負責訓練的軍官見狀只好取消這次的訓練,大家上了車,又風塵僕僕的趕回營區,結束了這場災難。那一夜,我們大家可都花了一番工夫再把槍枝用高壓空氣噴槍把沙塵吹了出來,再重新的清理保養。

回想起我們花了六小時在攝氏五十幾度的沙漠中來回,到了靶場只打了三發子彈,只花了五分鐘至十分鐘,真的是效益低到不可思議,同樣的,對於槍枝上的性能我也產生了合理的懷疑,因為這不算特別惡劣的天候,但卻造成全員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發生卡彈的情況,這樣的槍真的能夠在危急的時候救自己一命嗎?我想多的同袍都跟我有相同的疑問吧!

從軍記實~巴格達之路 

九月十二號的半夜時分,沙漠中的一輪明月尚高高掛著,我與其他十幾名直屬連的同袍們卻已經起床,在沒有燈光的帳內用手電筒照明,吃力的打包好自己的行囊,心裡還在想著昨夜臨時來的命令,命令告知我們被上頭選為先頭部隊,將在今天拂曉出發進入伊拉克境內,到我們巴格達的駐地開始前置作業,等候主力部隊到達。對於這道命令我覺得很高興,但同時也覺得不平,高興的是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滿是沙塵,除了吃睡就沒事可做的中繼營區,覺得不平的是為何每次我都要被選為先頭部隊?尤其這次我還要比這些窩在中繼營區的其他人多躲幾天的砲彈!然而,軍令如山,即使有所抱怨,也得要執行上頭下來的命令,打落牙齒和血吞;認了!誰叫自己穿得一身軍服,領著美軍的福利與薪餉~! 

收完最後一件東西,也同時收起了抱怨的心情,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走到帳外,已經有許多⋯⋯ 的同袍在安安靜靜的等待著了,有的半夜沒睡的同袍也起身跟我們這些先頭部隊聊上兩句,順便道別,我則是照了幾張相片留念,因為我知道我這輩子是不會再回來這個地方了。 

約三點左右,護衛的車隊到達了營區,我們快速的把行李裝上了軍用卡車,然後也跳上了一旁的巴士,隨著護衛車隊駛出這個中繼營區,由於是半夜,很多人一上車就睡著,而我卻反常的睡不著了,卻不知是太緊張還是太興奮,我就這樣看著黑夜中的沙漠與遠處煉油廠的火光發呆,一直到車子進入阿里阿沙林空軍基地。

下了車,天已經快亮了,清晨冷空氣還帶有一點濕氣與泥沙味,可能是因為靠近波斯灣吧,所以跟在中繼營區相比,這裡可是潮濕了許多,我們拿著自己的防彈衣與槍械,走近了一角的帳篷候機室,拿了MRE就開始喀我們的早餐,順便消磨時間,因為沒有人知道飛機幾點會來,戰區的飛機是相當不準時的,有時甚至會誤點兩三天,因為伊拉克境內尚殘存一些肩射式地對空飛彈,有的已經落到遊擊隊的手裡,他們試圖用這些飛彈來擊落美軍的運輸機來造成重大傷亡,所以一旦有些區域情勢惡化,這些運輸機就會轉降其他基地或是乾脆停飛,在中繼營區的日子裡、有一回在餐廳中與一旁別的單位的人閒聊起,他們就是相當不幸運的一批人,三次到機場準備飛入伊境,三次沒有飛機來接它們單位,於是在空軍基地中枯等一天,最後還要坐長途車回中繼營區,隔天再來基地等飛機,可想而知,這是件多痛苦的事。

幸運的,我們並不像其他單位的那麼可憐,早上九點剛過,一位空軍的地勤就來叫我們到外面集合點名,然後坐上基地的交通車直奔機場的停機坪,我們被要求穿上防彈衣與頭盔並把槍口朝下,在C-130的尾部列成兩列,在機組乘員中的LOAD MASTER指揮下魚貫上機。進入了機艙中發覺其實並不是很大,我們坐位其實只是一張鐵板,靠背是張網子,共四排座位,四十個人加兩個裝滿我們行李的航空用大棧板擠進這個機艙內已經是沒有甚麼多餘的空了,只看見機組員在後艙吃力的穿梭檢查著,並將該固定的東西固定好,接著一陣濃厚的油煙味傳了進來,引擎也同時間發動了,機艙內開使嗡嗡作響,飛機也開始慢慢的朝跑道移動,在起飛前,尾艙關了起來,飛機停頓了一下,突然間只聽到四具螺旋槳發出巨大的嗡嗡聲響,緊接著飛機就帶著我們全速在跑道上衝刺昇空,我們沒有人說話,只是靜靜的看這一切發生,由於艙中沒有加壓,所以很多人的耳內壓不平衡造成疼痛,這也包括我在內,我於是強迫自己入睡借以忘卻耳朵與機內坐位擁擠不堪的痛苦。起飛後沒多久我睡著了,雖然不太舒服,但高空的氣流還算平順,所以並沒有顛簸的情況,這段航程約兩個半小時,但我再次醒來卻是被飛機的一些不規則的飛行動作給驚醒的,飛機一下伴著隆隆的引擎聲中急昇,急轉,又再急轉,然後放出熱燄彈後急降,猛烈的搖晃了一下後就衝場著陸了,這一連串的飛行動作讓我們一度以為自己的飛機被地對空飛彈給鎖定了,不過卻看在機尾的乘組員並沒有慌張的神色,所以也就稍為安心了一點,在事後我才知道這是降落前的規避動作,目的就是防止在戰區降落前被鎖定擊落。

飛機降落在巴格達國際機場的跑道上,轉入滑行道後尾艙門就打開了,看了一下外面景色亮得可以,似乎很熱,想必又是一個豔陽高照的日子,我整理了一下,等飛機停妥,後艙的兩個棧板被堆高機接走後,我們就步下了飛機,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廣大的機場,對面的民用航空站早已因為戰爭而荒廢了,遠處也還有強化的機堡與大型的維修棚場,想來這也是軍民合用的一個機場吧?再四處望去遠處還可見到黑色的煙柱,似乎是有啥東西在劇烈燃燒著,收起好奇的心,搭上小巴士來到臨時的軍用航空站,發現這裡的人還真不少,有的要飛出去,有的才剛進來,有軍人也有民間包商雇員,亂得像個菜市場,而我們的行李則是被堆高機放在一旁的空地上,大家費了些勁拆了封,然後找自己的行李,光是從這一堆行李中要找到自己的東西就很不容易,因為很多而且很亂,大家都怕自己的行李掉了,所以也都拼命找,有的沒有道德的同袍就把別人的東西甩沙地上,自己的拿了就走,所以後來也有人找不到自己的東西,我則是從旁邊沙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兩件行李,吃力的拿著來到了集合點,等待換防的部隊開車來接我們去駐地。

時值近中午,在毫無遮蔽物的情況下,曬了一下伊拉克的陽光,雖然很熱,但並不悶,與科威特又熱又悶的情況比起來算是好多了,這一點是我沒有想到的。不一時,車隊出現了,下來一名為首的士官長叫我們把東西放到悍馬後面的拖車內,然後叫我們跳上悍馬的後面等著,說時遲那時快,機場跑道上傳來四響爆炸聲,四發迫砲的砲彈落在機場內的滑行道上,煙柱緩緩的上升飄散在空中,我問一下士官長槍枝要不要上膛,他搖了搖頭,神色自若的跟我說了一句“嘿!菜鳥!歡迎來到伊拉克!!”待續)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13風雲再起、補充兵員、壓力、壓力、出征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2-13換裝風波、科威特的日子、巴格達之路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81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3-13駐地雜記、我的武裝護衛任務、雨過天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37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4-13飛行中的見聞、摩蘇爾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78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5-13摩蘇爾攻勢中的防衛作戰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0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6-13伊拉克國民兵補給短記、補給士的惡夢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46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從軍記實7-13伊北見聞錄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5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8-13血染十二月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9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9-13歷史性的一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6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0-13喘息!作戰中的輪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33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紀實11-13苦盡甘來的日子、國家寶藏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912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12-13換防序章、戰士的勳章、回家的路、我的終戰、後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94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從軍記實外傳13-13特種部隊之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79885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