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196    

Casey Chao

國內兩大軍事雜誌《尖端科技》與《天生射手》專欄作家。

美國陸軍改變基本戰鬥訓練(新訓)的啟示


在決定參加基本戰鬥訓練(註:Basic Combat Training, BCT,等於我國的入伍訓)的年輕人表現如何時,有誰會比他身旁的學員來得更適合呢?今年十月起,美國陸軍將會開始改變其基本戰鬥訓練(也就是讓入伍的年輕人初次接受軍事洗禮)的方式,其中一項就包括了同僚間的評鑑,這類做法已經在遊騎兵學校進行了相當的時間:在這個評鑑當中,新訓單位的人員將會針對彼此服膺標準,執行勤務等項目進行評鑑,看看他們是否能在新訓士官的背後,維持和原先同樣的水準:陸軍訓練/準則指揮部(TRADOC)初期軍事訓練中心任職的總士官長Dennis Woods認為:”沒有人會比你身邊的伙伴更了解你

“如果是我帶領新兵,你所有的夥伴都會知道你在教官背後是如何做事的”,”也許你只有當教官在場時才好好表現;但當他離開後,每個人都要替你分擔,因此這個同僚評鑑,可以讓新兵們經由夥伴的角度審視自己”;其實這項制度已經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傑克森堡進行先導計畫,不過今年十月起,包括傑克森堡在內的四個陸軍新訓中心,會全數採用這個制度;Woods總士官長認為,此舉是作為士官兵人格的一個指標:此舉能夠讓軍方更容易了解所屬是否具備成為戰士的某些重要特質,原先這類特質是很難經由測驗或日常表現發覺的-士官長認為”有些人能完成所有戰技訓練,模擬演習並學會技巧,那是因為他們有生理上的優勢;但這些人的個性可能會出現問題,經由同僚評鑑,就能幫助我們找出問題,雖然結果可能導致,一位士兵必須在新訓中心花上更多時間,然後才能前往他服役的第一個單位”

陸軍必須做好準備:

除了同僚評鑑外,基本戰鬥訓練還引進了更多改變:這股演進背後的動力在於,陸軍認為士官兵們必須在進入第一個單位的當下,就做好準備,當然這也和伊拉克與阿富汗作戰接近尾聲有關:在911後的14年間,新訊後的士兵心知肚明,接下來可能就要開赴中東,而在那段時間,陸軍花了大錢好好地整備所屬,讓他們接受參戰的訓練並取得必要裝備,但現在已今非昔比

此外,因為士官兵下部隊往往就要做好參戰準備,陸軍當時在基本戰鬥訓中強調沙漠戰,車隊編成,應付土製爆裂物,以及對付叛亂份子,而當他們抵達戰區時,多數是加入已經有資深人員主導的環境;但如今隨著伊拉克與阿富汗衝突的結束,對多數單位而言,他們要做好”前往世界各地”,而不是僅有沙漠地區的準備;此外當他們抵達時,可能就得扮演先遣部隊的角色,為後續抵達的單位做好安排:所以他們從訓練上就必須經歷,如何利用多兵種運動,來採取決定性的行動,並有能力維持廣大地區的安全

計畫改良新訓的James Walthes表示”我們要從一支戰鬥的陸軍,轉型為備戰的陸軍”,”由於謹記這個原則,我們在班寧堡集合人手,並請來許多連長,連士官長和訓練士官,也就是那些天天接觸到訓練計畫的幹部”,”我們的焦點在於如何幫助手下,去面對2025戰鬥部隊以及後續的考驗,並真正地做好準備” 測驗再測驗:

美國陸軍的基本戰鬥訓分為紅,白,藍三個階段,每個階段各自著重在新兵的團體,生理與認知發展:在每一個階段,也會給予他們相應的測驗,以確保其真正獲得所學專長-“很久以前我們是進行每階段的測驗”Woods總士官長回憶:”後來我們換了方法,現在我們要重新舉辦階段測驗

就在今年十月,陸軍會重新引進每階段尾聲的測驗方式:新兵們會在當時接受評估,看他們是否習得所學:這是因為每個階段都是以前個階段為基礎,因此重複測驗是有必要的-Woods士官長直言:”每階段的結束測驗都會更為困難,等到最後藍色階段的測驗,就包括了一切的訓練內容

Woods士官長說,從每一課結束後進行測驗,改為每階段結束前測驗原先教導過的內容,就是一項作法上的變革-因為原先的作法會導致所學受限,也就是由於沒有足夠的時間去了解技能並重複應用所學,所以新的觀念會無法發揮

美軍197

他舉了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我可以給你一連串急救訓練,然後再測驗你”,”如果你過關,我們就繼續教導下一個主題”;”但結果是我們沒有足夠地重複這些訓練,以確定你能在壓力下把它完成;今後我們要進行更多複訓,並花更多時間教導一個項目”

至於能有更多時間的原因之一,據士官長表示是由於減少了基本訓練中有關特定戰區的知識課程:現在教導士官兵的是常態性的觀念,而非特定於戰區的觀念;當你移掉部分教導士官兵因應沙漠作戰的課程內容,就會有更多時間讓那些更具普遍性的知識,紮根在士官兵的腦海裡

而那些無法在每個階段結束前測驗過關者,可能要按指揮官決定,重回到基本戰鬥訓練的特定階段,以便再度學習那些他們在第一次無法掌握的部份;然後他們得再接受階段測驗,以確保其具備足夠的軍事技能:現在已經有相關制度,例如讓那些未達體能標準或受傷的士兵,能重回基本戰鬥訓練的初期,不過這些決定通常是交由指揮官裁量,而非制度化的-和Walthes一起進行基本戰鬥訓練變革的Thriso Hamilton二世,就指出現在重回訓練的制度已經在四個新訓中心被標準化,因此這些單位在該方面會採取同樣的作法

當指揮官發現那些在基本戰鬥訓練中達不到標準的個人時,便有機會可以讓其重新開始,或是使其回到原先他們不熟悉的部分,然後這些人不但無法繼續混水摸魚,在未達標準的狀態下結束新訓,反而要利用第二次機會,重新通過訓練,這樣才能加入那些畢業者的行列

更少的戰技項目:

在新版的基本戰鬥訓練教學計畫中,陸軍打算進一步著重在價值與紀律的部分,並更為強調體能準備,改變步槍射擊訓練,減少戰區特定訓練,更新現有的野戰訓練演習FTX,並增加部分現有訓練課程的難度:在以往的入伍訓當中,士兵們要學會15項戰鬥技能,81項個人技能,以及6種戰鬥演練;而新版的訓練中則會減少三個項目,增加一個項目;但這並不代表那些方面的技能已經失傳,按照訓練與準則指揮部專家的看法,其實某些項目是重複性的,基本上可以附加在其他類似的技能訓練當中

例如為了因應作戰環境的改變,而被取消的”因應土製爆裂物”,以及”專業與個人成長”課程,而增加的則是”選擇構築臨時陣地”的項目;而在戰鬥演練中”在車巡當中進行適當反應”與”步巡中因應砲擊”也同樣被取消,也就是戰鬥演練項目從6種減少為4種,訓準部專家聲稱這些方面的改變起因於對多達2萬3千名成員的調查,結論是因單位任務的改變以及準則的更新,所以這方面也需要進行調整

某些以往在新訓中涉及的項目,將會改為新兵在下部隊後訓練的內容:例如與媒體的互動,人員回收,以及一堂”何謂文化”的課程,未來都會變成新兵在進入第一個單位後的訓練內容

徒手格鬥與更安全的體能訓練:

以往這方面被稱為combatives的個人防衛課程,也同樣會進行更新:在訓指部的文件裡提到,新的基本戰鬥訓練課程將會整合徒手格鬥與使用步槍戰鬥的技能,來塑造出一名”有本領使用各類武力的士兵”:士兵們現在利用格鬥棍來模擬,萬一彈藥用盡時,要如何利用他們的步槍來做為武器-除了加強這樣的訓練外,也會增進徒手的個人防衛課程內容
 
美軍198

Woods士官長說:”若我只教士兵開槍和丟手榴彈,那當他們和對方接觸時,就只剩致命武力可以選擇”;”但有時候你其實只需要給對方的臉上狠狠來個一記,狀況就會解除了,所以這就是徒手戰鬥發揮的機會”,也有可能你會置身於某個大都市,面對藏在百姓中的敵人,而且民眾的情緒可能也被激化了,所以你只要學會利用推擠,和民眾保持一段安全距離就可以

在體能訓練方面,當士兵剛入伍時,是完全不清楚陸軍這方面的訓練方式:Hamilton說”假使你是上健身房去運動,訓練員能為你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之一,就是教導你正確的技巧”;所以陸軍現在要確保每位士官兵都能以正確的方式,來安全地進行所謂的體能戰備訓練(PRT):現在在基礎戰鬥訓開始的紅色階段前兩周,士兵們會學到如何去做一整套PRT,而不會在同時實際地去進行體能訓練-因為陸軍發現入伍人員在體能訓練階段的生心理能力,會因吸收大量新的資訊,反而有礙一個單位進行良好的體能訓練

現在經由分開教導PRT和實際從事PRT訓練,讓新兵能更易於吸收和正確動作方式相關的資訊,這樣會讓他們更清楚如何正確地去做體能訓練,從而減少傷害,造就更多體能良好的士兵:Hamilton就說”此舉能確保士兵正確地運動”,”當他們正確地運動,你第一次也正確地訓練他們時,運動傷害就減少了,因為他們不會再以錯誤的方式進行鍛鍊”

其他的變革:

為了增進士兵們找路回家,或是找到戰鬥目標的能力,因此陸軍也改變了基本戰鬥訓練中的陸地導航課程:除了減少課堂說明以外,還增加了許多更嚴格的課後陸地導航評鑑,並將每次分組由四人改為兩人,人數較少代表那些不夠專精的士兵們,將更難去依附在能力強的隊友旁邊;另外,他們也會射擊更少種類的武器:雖然M16步槍或M4卡賓槍還是武器訓練的主軸,但熟悉那些較少見的武器,或是有類似運作方式的武器介紹,都會被移到新兵下部隊後繼續訓練,同時現在新訓的人員會接觸到更多光學瞄具相關的訓練與實用,而且也會更常以全副武裝的方式進行射擊,就如同在實戰當中一般

教官的養成:


美軍199

就在基本戰鬥訓練變革的當下,其實位於南卡羅來納州傑克森堡的陸軍士官學校早就改變了它的教育訓練,來讓這些新生代的士官能進行新式入伍訓的教學:身為士官學校訓練長的上士Ryan McCaffrey表示:”現在更為強調這是你的武器,以及如何使用它的部分,更深入地去談到武器操作”,”體能方面也是一樣,我們要讓士官了解這方面的概念,並清楚我們做這些運動背後的原因”-這位上士說,以後你的訓練班長將有能力解釋給你聽,為什麼我們要做伏地挺身,又為什麼要做不同的運動與體能項目,並把這部分和戰鬥技能與演練結合起來,這樣士兵就會理解,體能訓練和他們在戰場上的行動有什麼關係

以前曾榮任陸軍後備部隊年度最佳訓練士官的McCaffrey認為,士校的新課程也會有助於士官們去面對那些習慣問很多問題的新兵,他提到現在在士校有一門專門針對”現代年輕人”的課程,也就是面對那些現在來接受基本訓練的世代:”他們更敢於問問題,並質疑為什麼要做那些事,而我想當一個人理解為什麼該做那件事之後,便會更主動積極一些,也會更願意把它正確地完成

”我們在課堂上提過,不想要那些只會說是和不是的新兵,我們要那些會用腦的戰士!”

-------------------------------------------

所以在下必須很感嘆地說,以前當我力陳”國軍要知識化”時,還有人以為我說”國軍都不讀書”,或是以為現在加入軍隊的成員學歷都比以前高得多了,現在提知識化不切實際;但我想看完這篇報導以後,不少人應該會驚覺,這才是知識化:不是你國軍有多少將領去過美國參訪,讀過戰院或寫過論文,基本上一切的問題,是出在科學的態度上

以前我就引過一個實例:美軍當初為了達到FORCE XXI,二十一世紀部隊的計畫,竟然是從一個排/連級的單位開始編成實驗,花了一年左右,發現問題並改進以後,再慢慢把編制擴充上去;反過來我們當年那個涉及全軍的精實案,一年”研究”以後就付諸實施:簡單講,我們都在把別人當成笨蛋,認為”如果可以花三分鐘時間搭起一座草房子,那幹嘛花三個禮拜去蓋一棟磚房?”但事實是,人家內憂外患,反恐戰爭又要面對北韓加中共,但他的部隊就是可以戰遍全球,領先群倫;而我們還在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關在家裡自己喊”量小質精戰力強”

美軍200
 
今天這個新聞,和九月初美國陸戰隊的輕兵器計畫相同,甚至也和美軍的快速野戰撥發RFI制度一樣,都是在後面的長官/高層,到前面去徵求屬下/基層的意見,看他們覺得哪裡要改,裝備哪裡不合用,哪些裝備才是用得到的:簡單講,你是到”會發生問題的前線”,去親自看到問題,然後去面對那些在當下以應急之道解決問題的人,接著徵詢其意見,回來以後再做制度上的變革,從根本去解決問題:這種實際去看,去問,得到答案後回來做研究,想辦法的態度和習慣,就是科學精神,雖然它和大樹生根一樣,緩慢以年計,但當根紮穩了,無論你狂風暴雨,地動山搖,就是無法撼它分毫

而不是坐在冷氣間裡想像”我的手下每年都有裝備預算”,”我”認為他們就只需要那些裝備,所以”我”禁止他們去自購裝備,那種”唯心論”,像宗教一樣靠冥想”解決”問題的作法-因為你的部隊實務,早就是幾十年前的事了,不僅現在的戰場不是當年那樣,現在的部隊也不是當年那樣了,所以當你再憑”自己當年的經驗”去當神諭下指令時,你搞砸出事的機會當然遠大於成功的可能
 
美軍201
 
其實我們國家的軍事”口號”,無論是”內防突變,外防突擊”,”制空制海反登陸”,”固守防衛,有效嚇阻”,還是所謂”境外決戰”,這樣多年來,新兵乃至各級訓練還是十年如一日,難道是因為這些戰爭型態都能以同樣的戰術戰法乃至訓練來克服嗎?當然不是,而是我們的軍隊根本沒有把百姓的命當命,沒有把人當人,沒有把戰爭當成生死存亡的事,所以才會長期不改,還引以為傲,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看到一些將領出來喊”尊重軍人”,”追求榮譽”時,簡直想要開罵的主因,你們面對始終變化的威脅時,竟然選擇教老百姓”以不變應萬變”,難聽點講,根本是瀆職加蓄意浪費役男生命,你要和我談尊重和榮譽的話,真不知道除了髒話以外,我要拿甚麼來回應你們?

無論是我接觸過醫療單位的教授,部隊的骨幹士官,到特勤隊的成員,其實他們都有很好的素質與很高的熱誠;但問題在於,這裡沒有一個制度,可以把教授頭腦裡的救命知識,簡單而扼要地教給基層;骨幹士官的問題與方案,常被高層長官棄如敝屣,不屑一顧;而特勤隊的成員總是要表演,要練功,要受傷,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沒有從制度,從態度上就知識化,以科學精神為宗法,所以才會造成這樣多無謂的浪費與虛耗
我真的很懷疑,這個國家還有多少時間和年分,經得起官僚們這樣關在家裡,玩自己爽就好的欺騙遊戲?


上文承蒙 Casey Chao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美軍華裔退役士官Allen Lin:美軍今年10月更改新兵訓練內容與對台灣軍力世界排名15的看法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818904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