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台興

杜台興至今仍有4項全國紀錄、1項亞運紀錄未被破,一代天才射手,雖然運動生涯漫長,但挫折、阻礙也出奇多。圖/杜台興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學歷:

  • 英國萊斯特大學運動管理學碩士
  • 國際射擊裁判及教練訓練合格
  • 國防管理學院人事行政管理
  • 全國體總國家級教練六期畢
  • 國防部語文中心英文儲訓班42期畢
  • 考試院情報特考優等及格
  • 國防部情報專科20期畢

最悲情的天才神射手 杜台興 6次入奧2度「被迫退賽」

為練射擊跪地吃飯、姆指失去知覺,無師自通、頻創紀錄,一生不是因台灣國際情勢無法參加奧運、就是自己軍人身份被限制出賽


文/楊惠君 


2016-09-07 民報 Taiwan People News


杜台興,創下多項台灣奧運史上最威的紀錄:6度入選奧運國手、2度擔任掌旗官(與田徑選手李福恩併列)。但許多人不知道,他同樣也是最「悲情」紀錄的保持人:連續2屆遇台灣政策退出及抵制,入選奧運卻無法出賽;1990年北京亞運還因軍人身份「不准參加」。運動生命起飛最快速的黃金歲月,慘遭政治因素「拖累」。

今年66 歲的老射手,運動生涯20年,迄今仍保有4項全國紀錄和1項亞運紀錄,退役後重心放在做志工、培育年輕選手。雖感念一生光輝榮耀,因運動而來;仍不免感嘆:「也因為運動,一生在(海)外、在(國)內,飽嚐屈辱。」

距今40年的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是那時年僅26歲的小伙子杜台興第一次入選奧運,就被挑中擔任代表團掌旗官,臨行前有媒體問:「奪牌有沒有信心?」他口氣不小說:「對前輩楊傳廣和紀政在奧運拿牌的成就,非常佩服、也很景仰,但是,如果射擊也能受到和他們一樣的資源和支持,我相信自己成績不會輸他們。」

話說得比他的手槍還帶火、但卻不是狂妄。在射擊上,杜台興的天賦確實不輸給楊傳廣之於田徑運動。他沒有啟蒙教練、甚至從未受到正統與正規的訓練,早年出國比賽不是槍帶錯、就是子彈不對,得借槍、借子彈、翻書看規則,無師自通、土法煉鋼,練到20多年來國內無敵手、世界大小賽事獎牌無數。

服役射擊訓練  一射破軍中紀錄

20歲時,和全台灣男孩兒一樣去當阿兵哥,進了陸戰隊。新兵的2周射擊管道,開訓前的測驗,杜台興第一次拿槍就射了164分(及格是152分),班長一看對他說:「你沒問題啦,去買菜!」(意思是「不必練了」)

他就替部隊採買了一個星期的菜。由於射擊成績是各部隊最重要的考核,如果全年人數及格率未達60%,連長要記大過處份。杜台興形容:「那時每個兵上靶台打不好,教育班長一把就往鋼盔敲下去,喝斥:『滾下去!』這不打緊,滾下去後還要『滾上來!』。」

為了提升部隊「平均成績」,訓練前一天,班長又叫杜台興回來練一下,把成績保持。結果,買了一個星期的菜回來,杜台興第二次射擊還能「進步」,打了168分;真正訓練那天,他射出176分,登上陸戰隊隘寮靶場的「風雲榜」。

這下名聲傳開了,正式下部隊前,陸戰隊射訓隊、儀隊連、警衛連各單位都來挑兵,射訓隊副隊長一屁股坐在他旁邊嘀咕:「儀隊連、警衛連多苦啊?儀隊連一隻手轉槍200下、不掉槍才能放假;警衛連一站4小時、一動都不能動,來我們這裡好,可以拿槍呀!」

杜台興1
杜台興年輕時為練射擊及射姿,做了許多瘋狂的事。圖/郭文宏攝

杜台興2

為練射擊 跪地吃飯、抱槍入睡

他就這樣被說動了,進了射訓隊。「結果,這一去,將近半年沒有上過餐桌吃飯!」杜台興苦笑著說。

射訓隊學長「訓練」學弟拿槍的姿勢,吃飯得跪著,飯菜一來都放地上,單腳跪著夾菜吃飯。杜台興說,這個姿勢讓他右腳大姆指因此麻了10年、沒有知覺。

但他一摸槍就過癮,曾抱著步槍睡草席、一手綁皮帶、一手握著槍,訓練自己的「槍感」,結果血液不流通,隔天起來手臂紫了,那時部隊裡有人傳說:「杜台興『秀逗』了,但我卻很高興,覺得自己毅力很強!」

退伍後,高中同學拉著他去考情報局,他起先沒興趣。父親是軍人、母親在眷村裡開麵店,「小時候家裡苦呀,看見軍人騎腳踏車領袋麵粉,弄得身後一片白,覺得軍人沒出息、一點兒社會地位也沒有,才不要和老爸一樣當軍人。」杜台興說。

「不過,後來007電影紅了,看到男主角龐德一手拿槍、兩邊站著比基尼女郎,帥耶!」這種打動了他。考進了情報局,也在情報局正式開展他的射擊生涯。

一次射擊測驗,杜台興持大口徑的45手槍,一個彈夾7 發子彈幾乎打在同一個洞上,隊長對他說:「台興,台灣已經沒有人是你對手,你應該找機會出國比賽。」他打聽到情報局有個教練曾有出國比賽的經驗,想跟著學著點經驗、心中第一次有「到外面闖闖」的念頭。

杜台興3
曾協助拍攝國片《大頭兵》。圖/杜台興提供
杜台興4

3度入選奧運 才如願上場比賽

結果,他首次參加全國中正盃射擊錦標賽,就比下那位教練,拿到一個冠軍、一個亞軍,取得1976年奧運代表資格。但他進運奧運卻是無比坎坷,直到第3度入選、等了12年,才真正「進入」奧運會、上場比賽。

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杜台興風光扛著國旗由中正機場出發。卻因為中國施壓,加拿大先是不給台灣隊簽證,又要求不得以「中華民國」名義出賽,台灣決定退出。杜台興隨代表團到了美國,2個星期就全團返回。

再等了4年,又來了一紙公文,要「備戰國家重要比賽」,杜台興說:「大家都知道,這是指『奧運』。」原想,終於可以上場了,但調整一天天加強,組隊卻停滯沒有進度,心裡很納悶,後來才知道,因為前一年蘇聯出兵阿富汗,由美國為首的國家聯合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台灣也跟進」。杜台興不平說:「美國抵制,干我們台灣什麼事?選手的運動生命有限,又因為這樣不能去比賽,8年就這樣又沒了。」

心碎洛杉磯 與奧運獎牌擦身而過

直到1984洛杉磯奧運、杜台興第3度入選,終於順利「比賽」。但那一回,也是令他最百轉千迴的一次奧運。

洛杉磯奧運前,射擊協會有了一筆預算,送選手先去美國移地訓練,在一名前奧運金牌選手的農莊靶場裡接受心理強化訓練;再去美國步兵學校受訓3周,也因此和同時受訓的美國隊熟絡。

「在奧運比賽前,美國隊找來當屆參賽的9個國家、包括台灣,進行一場模擬賽,射擊時間還壓縮在1個小時內,我射出了571分(滿分600分)的成績,當年,奧運金牌的成績是566分,狀況非常好、對拿牌很有信心。」杜台興說。

沒想到,正式賽時,前3發還保持水準,後3發找不到感覺,杜台興想回頭找找熟悉的人或教練談談、穩定情緒,但當年3個選手、只有一名教練,回過頭一看,身後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手感沒有及時調整回來,當屆自由手槍以第7名坐收。如今想來仍十分扼腕。

杜台興5

杜台興6
兩度擔任奧運掌旗官,1976蒙特婁奧運扛著國旗出發,但代表團退賽(圖上);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雖然進場比賽,但已換持奧會梅花旗(圖下)。圖/杜台興提供

鬱卒北京亞運  軍人身份被「禁足」

但他生涯最大的打擊是1990年北京亞運慘被「禁足」,那是台灣第一次組代表團到對岸參加正式國際比賽,仍處巔峰狀態的他,因為軍人身份,直屬長官、情報局局長不准他參賽。媒體大幅報導,心灰意冷的杜台興當下直言:「我們(選手)只是一顆棋子,下棋的人把我們擺在哪裡?就只能在哪裡。」也下了決心要褪下軍服。

曾為了爭取台灣的尊嚴與名份,與中國代表拍桌對罵;也曾在76’奧運退賽時,出言教訓一名不願穿國家隊制服、不敢在美國舉起國旗的選手。但在國內,不是有人因為他軍人的身份有雜音、就是被軍人身份束縛影響參賽權益,杜台興無奈說:「我一生因為運動而有成就,也因為運動飽受不公平待遇而受屈辱。」

1995年由情報局退役、1996年再入選亞特蘭大奧運,並二度擔任開幕掌旗官。但回國後,就興起由第一線「退下來」的想法。杜台興說,「有一回,比賽才要開始,我搬著箱子就位,準備射擊,看著周遭對手都緊張得面色慘白,我卻打著哈欠,我想,自己可能對比賽失去熱情,是時候了!」

鐵漢柔情 帶選手做罕病志工 

杜台興是標準的「鐵漢柔情」,為國爭權益,嗓門兒比誰都大;但對於弱勢者,身子彎得比誰都低。有回替某營養品牌擔任代言人,參加一場演講,台上講演者是罕見疾病基金會創辦人陳莉茵,講述自己兒子罹患罕見疾病、在國內外奔走的心酸,台下的杜台興聽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巧合的是,陳莉茵還是他小學同學。

陳莉茵回憶,「他(杜)啊,小時候調皮搗蛋,還會抓四腳蛇嚇女生,怎麼知道長大變成『大國手』了!」而大國手被小病患感動了,退役後一頭栽入罕病服務,成了志工大隊長,還把其他射擊教練和奧運國手拉了進來。

在射擊場上,杜台興一邊訓練基隆明德國中、培育未來的射擊人才;一邊也指導身心障礙的朋友射擊,甚至教出過殘障奧運金牌選手。他認為,社會服務可以彰顯運動員的價值,透過病友的生命故事,也能強化運動員本身的毅力與精神,他與幾名老奧運選手將發起「奧運人協會」,社會服務也將是未來協會著重的目標。

但他心裡對台灣射擊運動停滯不前,仍感缺憾,「射擊是不受體型限制的運動,很合適台灣推展,但是光是林口公西靶場改建就搞好了幾年、搞不定,沒有標準場地、如何培訓選手?」在他的年代,靠著貧乏的資源火法煉鋼,天生好手也難發揮極致;20年過去,25公尺標準手槍資格賽和團體賽、50公尺手槍資格賽和團體賽,杜台興高懸著4項全國紀錄至今都無人打破,1面奧運獎牌,台灣不知還要等多久?

杜台興7

杜台興8

杜台興9
杜台興在射擊運動獲得無數榮耀(圖上、中)澳洲阿拉夫拉運動會曾牽著兒子杜威風光進場(圖下)。圖/杜台興提供

杜台興10 
退役後的杜台興(前排)是罕病志工大隊長。圖/罕病基金會提供

本文出處:
http://www.peoplenews.tw/news/909f6043-f1fc-460b-82ce-9bf8ecce5522

#########################

台灣人,好騙歹教  (杜台興被詐騙的經驗)

文/吳怡靜   天下雜誌
 

不分你是貧富貴賤,也不分學歷高低,詐騙集團,有騙無類,每個人都可能成為詐騙集團找上的目標,甚至連政府首長也不例外。 

曾幾何時,防騙,成了台灣社會最無可奈何的全民運動。 

虛實、真假、親疏、遠近,不斷變動中的社會新關係,到底該相信什麼?懷疑什麼?如何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盲點,你那個盲點被歹徒摸清,你就上當了,」六屆奧運射擊國手杜台興,談起五月初那天的經過,沉著的眼神,徐緩的語調裡,依舊透露無奈。 

那一通電話,對他的稱謂、口氣,甚至聲紋,聽起來就像兒子在與他互動。「爸,我出事了,」兒子很急迫地、帶著哀號說,「我現在被很多人圍住打,我叫他們不要打,但他們一直在打……」 

杜台興的大兒子二十出頭,還在念技術學院,正是血氣方剛、容易與人起摩擦的年紀,做父親的,平常就會掛念他的安危。 

「你人在哪兒?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啊,就是一直被打……」 

另外一個人的聲音插了進來,操著本省腔的國語,「先生啊,時局不好啦,我跟你說,我就是要錢。」 

「先生,有困難大家可以幫忙,用不著用這種激烈的方式,」他才想周旋,對方就發了脾氣,「你還敢跟我說教?」 

「你要多少?」

「二十(萬)。」

「我身上沒有錢。」

「哪裡有錢?」

「郵局裡有一點。」

「多少?」

「兩到三萬。」

「那你現在去提款機。」

「我卡不在身上。」

「你回家拿,電話不要掛。」 

回家的路上,歹徒一路要他講電話,聽到任何聲音都會問,「這是什麼聲音?」 

一再拖延都無效,杜台興只有依照對方的指示,匯了第一筆兩萬元,還故意討價還價,「拜託,我們還要過日子。」 

「那你是要我斷你兒子一條腿嗎?」他又匯了一萬元。 

「兩張匯款單都出來了嗎?你當著電話裡撕掉。」早就起疑的杜台興,直接把匯款明細單塞到口袋裡,另外拿廣告DM撕給對方聽。 

歹徒還不放過他,「我今天一定要拿到十萬,去向別人借啊。」 

逼不得已,杜台興一邊講電話鬆懈歹徒的注意力,一邊跑回家寫字條要太太報警,最後假裝不小心,把手機關掉,這時警察已經趕到。不久,被歹徒癱瘓手機、一直連絡不上的大兒子也被警方找到,沒事。 

「這三萬塊錢,就當做買了一個教訓,」身經百戰、彈無虛發的金牌射擊老將,反過來成為騙徒瞄準的目標,五十六歲的杜台興事後省視自己,感嘆一時不察,讓歹徒利用他對家人的信任與掛念,透過不安來勒索,「訴諸貪念對我沒用,訴諸恐懼,剛好打中了我的致命傷。」 

此刻的台灣,彷彿也有盲點被人鎖定,猖獗的詐騙,就像群魔亂舞的子彈,隨時伺機打向你我最脆弱的致命傷。 

曾幾何時,防騙,成了台灣社會最無可奈何的全民運動。短短幾年內,電話詐騙、手機簡訊詐騙、網路詐騙,「詐」得舉國上下人心惶惶,事事懷疑。 

刑事警察局統計,自八十六年到九十三年,國內詐欺背信案件激增,不但佔刑案總數的比率,從○.七%十倍速成長至七.九%,最近兩年還擠下了毒品,躍居發生案件第二多的犯罪類別,僅次於竊盜案。 

詐欺的類型也在快速消長。刮刮樂、登廣告等詐欺手法明顯減少,電話與網路詐欺的發生件數大幅增加。 

其中最嚴重的,就是電話詐騙滿天飛,中時人力網最近一項網路調查發現,高達九五%的上班族曾經接過詐騙電話,而且竟有近六%的人坦承,真的上當被騙。 

「不分你是貧富貴賤,也不分學歷高低,電話詐騙,有騙無類。」--內政部長蘇嘉全 

從十幾歲到七、八十歲,從法官到榮民,從校長到和尚到奧運國手,每個人都可能成為詐騙集團找上的目標,甚至連政府首長也不例外。 

高雄縣長楊秋興去年接到詐騙電話,騙徒說他欠下債務,有人出二十萬要他一條腿,只要他把錢匯入指定帳戶內,就可以擺平。 

再隨便問問身邊認識的人,幾乎都有被盯上的類似經驗。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三不五時就收到香港寄來的信,中獎金、中鑽石、中汽車,什麼都有,都要他打電話領獎。「一看就知道啦,」他大笑。 

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執行長薛明玲,不是接到手機簡訊說他的銀行帳戶出了問題,就是有人假冒台北市警局,打來說他開車與人擦撞,需要處理。「你不要再騙了,我馬上會報案」是他的標準答案。 

很多人不上當,但身邊親友卻常被騙得團團轉。老家在南投竹山,未婚的台大精神科醫師王浩威說,歹徒不但打給他時會哭喊「爸!」連打給他母親,也懂得聽老人家的聲音叫「阿嬤」。 

內政部長蘇嘉全也透露,姪兒家裡接過「假綁架、真詐財」的恐嚇電話,全家緊張到不行,後來證實小孩在安親班;他擔任屏東縣長時,農業局長更曾被人以信用卡刷爆為由,騙走九十萬元,騙徒的囂張,讓他氣得大罵,「惡質,非辦不可。」 

世界各國的犯罪都很類似,強盜、殺人、放火、竊盜,只有詐欺,特別是電話詐騙,台灣一枝獨秀。 

電話詐騙,已經成為「新台灣第一」,很多世界紀錄都在這裡。刑事局指出,以前的刮刮樂中獎,因為直接臨櫃用匯款單,受害者動輒被騙千萬,估計被騙超過一億的至少有兩人,一千萬以上的少說也有五十人。 

「台灣史上詐騙集團最多騙走十一億,等於是一個OTC(上櫃公司)的資本額」刑事局偵七隊警官洪漢周直搖頭。 

自從ATM提款機成為新興轉帳詐欺的犯罪工具以來(九成以上的詐騙案件都是利用ATM轉帳),台灣的最高紀錄是同一個人匯出四十四次,超過六百多萬。洪漢周記得,有個淡江大學的學生為了買一支三千塊的手機,被騙匯了十七次,共九十九萬元,還有一個案例為了貸款,前後二十二次,匯了一千多萬元。 

「每個被騙的人都覺得他自己很聰明,怎麼可能被騙,不可思議對不對?但就發生了,」專辦經濟犯罪,抓詐騙五年多,洪漢周說很多人自信滿滿去操作提款機,轉一轉錢就不見了,其實都被歹徒精心設計的手法所騙,「重點就是在『連線密碼』那一關被說服了。」 

洪漢周的長官、偵七隊一組組長游國偵淡淡地下了一個註解,「不是有人說,台灣人是『好騙歹教』?」 

也許應該說,台灣人的人性弱點,早已被看清。「當社會不穩定,貪念就會擴張,」消基會董事長李鳳翱觀察,台灣貧富差距愈來愈懸殊,有錢的人希望更有錢,沒錢的人很痛苦,愈發想找錢,才會一說中獎就喜出望外,「像我們這些小康階級如果能多一點,詐騙的可能性就會愈來愈小。」 

恐懼,是另一大弱點,目前擔任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執行長的王浩威說,「包括了對人身的不安全感,以及對現代人的最後堡壘--核心家庭--的不安全感。」 

每個被騙或差點被騙的人都會說,打來的聲音很像自己的小孩,「其實不是很像,是你的恐懼,讓你沒辦法辨識」王浩威分析,「為何這樣的聲音,那麼容易喚起恐懼? 

是我們生活中長期有那樣的恐懼,恐懼自己和自己的最後堡壘受到傷害;這也證明,我們對所處的環境是充滿不安的,而且這種不安,還在與日俱增。」 

大陸發話,台灣詐財--金融管理太鬆散,電信管理太自由李鳳翱直批,個人資料嚴重外洩,是助長詐騙恐嚇、造成社會亂象的一大主因。他就有學生在外租屋,晚上突然有人送披薩,不久她的父親打電話問她,有沒有收到披薩,才知道歹徒打了電話給她父親,「我知道你女兒租在哪裡、讀什麼學校,剛才已經送披薩過去,你打給她看看,有的話,你要不要付點走路工給我?」 

「對方沒有擄人,可是你說,他會不會嚇死?」李鳳翱質問,「資料已經外洩到個人隱私幾乎全被揭露。」 

行政院長謝長廷二月上任,宣示全民拚治安,反詐騙立即被列為重點工作。但是,警方才向詐騙集團宣戰,便踢到好幾塊鐵板。 

高度自由化的台灣,鬆散的金融及電信控管,讓詐騙集團有機可乘,一方面利用人頭帳戶匯錢、用人頭電話或易付卡通話,另方面把電話層層轉接到大陸沿海可以接收台灣基地台訊號的地區(廈門、深圳等地),在大陸利用溢波詐騙。 

作案集團都在大陸,游國偵指出,最多聽說有三百多團,現在降到了一百多團,都是台灣人。因為隔著兩岸,偵查難度高,「十件能抓到兩件,就很厲害了。」原本警方想盡辦法,要從源頭下手,砍掉人頭帳戶和人頭電話(包括外勞卡),但成效顯然不佳,二月份全台詐欺案件發生數,又創下近一年新高,警方不得不另覓對策,想出了釜底抽薪的方法:堵住自動提款機的轉帳功能,卻又擦槍走火,惹出了幾乎全民開罵的ATM轉帳限額事件。 

「我在第一線,來報案的幾乎都是老榮民、老婦人,每個都哭天搶地。被騙十萬、八萬,真的會要他們的命,因此而鬱鬱寡歡,甚至自殺的,你知道有多少嗎?」--刑事局偵九隊隊長李相臣 

最早建議限制ATM轉帳的李相臣,當初用意是要保護老人家免於詐騙電話騷擾,沒想到配套措施都還沒討論,首長就開了記者會宣布,「我們第二天看報,都傻掉了,」他沮喪地說。 

十年前,李相臣帶頭成立偵九隊,專門打擊網路犯罪,手下二十五個組員,一半是資訊碩士。這幾年網路詐騙成長驚人,民國九十年,刑事局破獲的網路詐欺案不到百件,去年竟高達一○八七件,四年內成長了十二倍。 

台灣的網路犯罪,破案率不到一○%,是所有刑案中最低的,以此推算,去年的網路詐欺報案數,早已破萬,加上報案者往往只佔實際犯罪案件的三到四成,所以實際發生的,少說也超過三萬件。 

與其他刑案比起來,網路詐欺的被騙金額通常不大,數位相機、手機、遊戲機、電腦、虛擬寶物,是最易遭詐的五大商品。真正讓人擔心的,是青少年被騙的比例愈來愈高。 

虛擬的網路世界,多元、便利、隱匿、逃避、二十四小時的特性,深深改變了年輕世代生活與交友的方式,迷網中的青少年,愈來愈分不清現實與虛擬世界。 

最近才救回「台灣史上最強駭客」蘇柏榕,李相臣自己是網路高手,卻對網路充滿防備心態,從不讓讀國一與小三的兩個女兒上網,「網路上都是陌生人,你說要不要限制她們使用電腦?」網路交友、MSN即時通訊軟體衍生的社會問題愈來愈多,一個月前,他才幫一個從高雄北上向他求救、心急如焚的母親,找到了被網友拐走的國二女兒。 

台灣社會,正逐漸變得真假莫辨,虛實難分。騙術橫行,人民的信任感快速流失,連警察也不敢信。 

偵七隊警官洪漢周說,現在打電話給被害人,常會被罵「不要臉」、「啊,麥擱騙啦」,有時情況緊急,只好再打一次,請對方到附近派出所,用警用電話打給偵七隊,「警用專線不可能是假的,總該相信了吧。」 

「我們都是苦中作樂,」理個平頭,身材壯碩,洪漢周熟練地在辦公室裡泡茶、倒茶。打擊詐欺,吃力不討好,必須不停追趕歹徒的「創新」腳步,但他卻有種「啥米攏不驚」的樂觀。 

「經過了這件事,我告訴自己,爾後對於錢和可能造成不安的行為,要多增加一些覺察和求證,才能避免再度受傷害。」--杜台興 

虛實、真假、親疏、遠近,不斷變動中的社會新關係,到底該相信什麼?懷疑什麼?如何自保?恐怕很難找到現成的答案與解方。 

「防騙,民眾自己要覺醒,多查證,」警方不斷呼籲。近年來猛力追打黑心商品(另外一種詐騙),消基會董事長李鳳翱從消費者保護的觀點出發,主張回歸消費者的五大義務--認知、行動、團結、環保、關懷,特別是團結,「發現問題,馬上通報,做到『消費者幫助消費者』。」 

信任仍是必須。沒有互信的社會,全體人民都是輸家。「互相都沒有信任時,就會開始縮小關心範圍,盡本分就好,結果是每個人負擔愈來愈重,因為碰到需要時,並沒有緩衝的空間,」王浩威感覺,現在每個人都繃得很緊,「事事懷疑,就會活得很累。」 

同樣接過詐騙簡訊,行政院長謝長廷堅持,大家都要從認知上,培養信任感,「不管你多不相信,要活下去就得建立在信任上,選擇信任,會比較快樂。」 

但究竟要到何時,台灣人才能一洗名聲,從「好騙歹教」變成「好教歹騙」? 

本文出處:
http://www.navy77.url.tw/analects/%E5%8F%B0%E7%81%A3%E4%BA%BA%EF%BC%8C%E5%A5%BD%E9%A8%99%E6%AD%B9%E6%95%99.htm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