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訓教官1  

本文乃舊文新貼,係因神仙、老虎、狗」網站全面關閉,不提供網站(非部落格)功能的服務。導致六個經網友同意分享的PChome新聞台專欄文章無法瀏覽之外,再加上PChome新聞台歷經多次當機重組系統後,這六位網友的PChome新聞台文章也無法瀏覽。因此基於道義與責任,而於本部落格重新張貼。

本站經作者同意並授權全文轉貼,特此致謝。

 2003 年  作者 :alichi       原著網址http://maillist.to/alichi

※※※※※※※※※※※※※※※※

原來軍訓界比部隊還黑 
幾乎每一位由部隊轉任軍訓教官的學長都會講出這句話:「原來軍訓界比部隊還黑!」原因無他,因為現實的狀況是好人不出頭,就算有好人出頭,通常都是超能者,即軍訓處打算用其才能來做苦工,至於真正掌握權力的,如人事權等,都輪不到好人來當。雖然很多都是傳言,但我們發現,傳言未必是假,因為調到好缺的,其背景一般來講都相當不錯(最好是有後台)。接著,甚至有「價碼」出現,即欲調「良」缺,需送多少錢。我們寧願相願我們軍訓處的長官都是清高的,而且都願意幫我們解決問題,但筆者親身去軍訓處訴說自己的困難,請求能做適當調整時,卻出現有權者態度惡劣,蚩我們以鼻,根本認為我們對他們是一種困擾,而急著把我們趕出去,甚至回答的很不耐煩。至於願意幫我們的長官,卻是使不上力,因為即使當時貴為副處長的王福林先生(現為中教司長),都無法說的上話,而其他長官則因職務係吃重的教育或其他業務(所以軍訓處根本就是壓榨他們的勞力),亦幫不上忙,因此,我只能在心中感激他們,之後也不敢再去請他們幫忙,因為怕造成他們的困擾。

反正已被整,認命吧! 
軍訓處長一再強調分發介派的公平、「公開」、合理,公平及合理有待討論,但說到公開,那可就完全不相符。以筆者本身之經驗,真正公開者,莫過於八十三年(當時還是謝處長時代)筆者結訓分發時,在黑板上將缺按我們結訓的人數列出,然後依結訓成績名次上台去填寫,至於不滿意者,也沒有話說,因為大家都沒有作弊的可能。至之後則幾乎是黑箱作業,而且都有內定的人選,有些內定人選本人還說溜了嘴。像這次寒假遷調,高雄市七個缺(筆者此次並未填遷調),聽說早已內定由特定七位教官進補,其他還在相信軍訓處會給他們公平待遇的,醒醒吧!

※※※※※※※※※※※※※※※※

我們的軍訓處 
我們的軍訓處就在台北市愛國東路102號6樓,但我們幾很少有機會去,事實上,有機會去的大概是出公差幫忙的學長,或是與長官有交情的。筆者也不是那麼喜歡去,只是真的有需要的時候,還是得去。但通常都發揮不了作用,因為最敬愛,最想見的處長都不在。所以軍訓處所在的愛國東路雖然搭捷運(至中正紀念堂站)就可以到,但對我們來講,卻覺得好遙遠。

處長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記得剛從事教官時,我們的處長都會在出席擴大會報或講習時與我們一般教官閒話家長,或開座談會,或傾聽的們的心聲,但曾幾何時,換了個處長,就不曾如此,他通常都在訓完話或座一下下就離開了,或許他真的為了公事或為了我們全體教官忙的連聽我們講話的時間都沒,有但我們還是非常期盼,處長!請多聽聽基層教官的心聲!如果處長是因為害怕被一般教官發言挑戰,那您未免心胸過於狹,真的可以改進,或可以採納的意見,為什麼不願意聽,是否您僅僅容得下身旁「小人」的甜言蜜語?

※※※※※※※※※※※※※※※※

軍訓界的黑函文化 
待在軍訓界也不少年了,在以前曾在學校收到過很多黑函,內容直接指名道姓,乃關於我們的大家長的一些醜聞,包括喝花酒、濫用私人等事。我們雖然覺得很精彩,但不願意去相信這些事情,因為他沒有具名,可以不負責,這也是我們的長官一而再三訓示我們的觀念。可是隨著歲月的成長,筆者看了愈來愈多的軍訓界的是是非非,才知道為何會有黑函,因為具名的信件可能會讓發信人遭受到「秋後算帳」的待遇。尤其是當單純的人以為長官說:「你們有什麼話,都可以直接一封信給處長。」是真正時,他的下場可能是被處裡面惡搞。筆者也是這樣的狀況下走出來的,所以現在那敢具名發這份電子報,深怕被軍訓處查到又要被整,所以,請讀者不要將我們的電子報跟黑函畫上等號,因為我們並非無地放矢,而是有好幾位同仁都有類似的遭遇,我們不想污衊軍訓處的長官,也不願去討論長官們的私生活,僅僅是想請長官們能公平地對每一位軍訓同仁,並還給我們一個公道。


※※※※※※※※※※※※※※※※

我們督導不在家,今天不賣酒? 
這是一句玩笑話。所謂督導就是各縣市連絡處的最高長官,亦即各縣市高中職軍訓教官中之最高長官。他的職務並非賣酒,而且大部分的督導都很競競業業地在領導整個縣的高中職軍訓教官,會賣酒的督導,筆者僅聽聞過一位,而且他還上過華視星期日晚間之某綜藝節目。想要賣酒,想必他一定有很多酒,沒錯,而且都相當名貴(xo、金門陳高等,應有盡有),難道他家開酒廠嗎?非也,他的酒都是有事要請託關說的軍訓教官送過去的,可是他並沒有辦法消化這麼多酒,只好想辦法變現,暗示全縣主任教官識相一點的,趕快來認購,至於價格--那就各憑自由心證,看「誠意」了。

幸好我們今天沒有這種督導 
不過上述這種賣酒的督導應讓已經成為絕響,因為現在我們的處長在任用督導上還不含糊,因為督導是要做事的,而且還不能落人口實,以免影響基層教官士氣。所以,現今各縣市的軍訓督導可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大都拔擢自高中職的主任教官,較能體認高中職軍訓教官之辛苦,也較能為一般教官設身處地,所以軍訓界的問題老實說不在各地方之基層。

請處長明察吧 
可是,我們處長有沒有留意到自己身旁的人是否還存在類上述「賣酒」的現象,建議我們處長,不要被小人蒙蔽了,因為現在會挾怨退伍的可能不只是領不到終身俸的少校,連被惡整的中校或尉官都有可能,請處長明察吧!

※※※※※※※※※※※※※※※※

軍訓教官的信賴利益  
早期軍訓處為延攬預官進入軍訓界,於招考時稱軍訓教官可以服務至五十四歲。然而,很多信賴此一規定而進入軍訓界服務的老教官現在卻頗有抱怨,因為現在的軍訓教官跟一般軍官一樣是限年限齡,例如少校於任官後二十年必須退伍,而中校是二十四年
,所以很多回役的教官,以為自己一定可以服務至二十年領取終身俸,晚年無憂,可是改為限年後,回役軍訓教官因其回役前之年資不計入,若又升不到中校,根本領不到終身俸(因根本不會滿二十年)。無怪乎最近軍訓處的工作指示中有一項即為各縣市連絡處督導應仔細了解是否有少校挾怨退伍者(即因未滿二十年而不能領得終身俸致提前退伍者),但了解了又如何,這些教官是軍訓制度下的受害者,奉獻了十餘年的寶青春,卻又要擔心退伍後的生計問題,真是情何以堪。

※※※※※※※※※※※※※※※※

今年寒假的遷調 
本校有教官因家住高雄,現已任職本校二年,符合遷調規定,為就近照顧家庭(此為每一位轉任教官者所盼望的),提出遷調申請,本來大家應該是機會均等,但不論高雄市軍訓室及高雄縣連絡處,均傳出已有內定人選之訊息。這已非第一次聽說有內定的訊息,事實上,在遷調的作業上,似乎沒有所謂公平可言,永遠都存在這麼一點「運作」的空間,但我們因非當權者,無法悉知其「運作」之確切證據,實在很無奈,因為有一些人明明不符合遷調之規定,卻順利回到自己心目中理想的位子,但是像筆者現已任職滿七年了,每天仍要開車一個多小時趕上班,苦不堪言。現在太太又懷孕了,以後不知如何來「運作」,搞不好被弄到離婚,筆者絕對不會默默去學現在社會那些人自殺,最少要拖一些人來當墊背,丟幾汽油彈給那些不知民間疾苦的長官嘗嘗。

※※※※※※※※※※※※※※※※

我寶貴的青春 
其實不僅是筆者七年寶貴的青春,很多奉獻自己的大半美好時光給軍訓界的老教官都有這種感嘆,因為走了好久才發現,原來軍訓是一種夕陽工業,走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尤其看到目前軍訓教官本身自己的士氣低落(請軍訓處長官不要一味聽那些掩飾太平的話,應親自下基層了解我們的心聲),總有很大的不安全感。如今,二十年已滿者,都選擇盡快退伍,終身俸入袋為安,但那些沒有領到終身俸而「挾怨退伍」的少校教官可就慘了,尤其現在經濟不景氣,如何開創自己事業的第二春,又如何維持自己下半輩子的生活,單靠退伍金的利息夠嗎?

※※※※※※※※※※※※※※※※

教官們的心聲 
前天與一位同為教官的同學連絡,他也有看筆者的電子報,而且也將本報拿給其他同事看。反應幾乎同是深有同感,也都知道軍訓界的黑暗面,甚至有些待在軍訓界更久的教官還了解與體會更深,亦更加能比較出歷屆處長的行作風與用人方式。我那位同學建議筆者將這份電子報發送至各校教官室,但筆者恐引起軍訓界的嘩然,又不想造成各校的困擾(因為他們可能會徘徊在上報或知情不報之間),而且軍訓處可能開始撤查,徒增各校的不便,所以筆者在等一個機會,希望末報的讀者在超過百位後,將本報傳遞給民意代表及教育部高層,讓他們了解軍訓處不為人知的一面。 

※※※※※※※※※※※※※※※※

軍訓界的「二二八事件」 
若論軍訓界的二二八事件,但屬秋後算型的為多,且不只一件,連筆者都是受害人。但我們的二二八可不是基於族群,而是因為太喜歡「放砲」。今天恰係二月二十八日,筆者真的是恨滿胸襟,倒不是單純因為當初分發的單位不好,而是覺得分發的過程不分平、公開。雖然事後我們的長官有一再聲稱是缺太少之緣故,然事實上,在相隔不到二個月的人令上,筆者卻看到筆者的住所地縣市有相當多所學校是有進沒出,換句話說,當初應該是有缺的,只是因為筆者話太多,喜歡向長官告狀,處裡面就故意惡整一番。事實上,筆者現在服務的學校,不但主官待人親切,且體諒部屬,同事之間也相處融洽,然而我們要爭的是一個「公平」。已經都解嚴,連政黨都已經輪替了,為何還有這種黑箱作業的狀況,難道是舊勢力、舊觀念還沒有解嚴?還沒輪替?

※※※※※※※※※※※※※※※※

監察院的糾正 
筆者的朋友先前向監察院提出檢舉,乃有關分發大專的問題,且監院已發文至教育部糾正。因為既然一科許科長說上尉不適宜任職大專,為何上尉女官在近期竟一一調任大專,且多未具碩士學歷,如中興大學去年即又調入一劉姓上尉女官。前期已言及女官調任大專並無必要性,因女學生選修軍訓者不多,軍訓處承辦人事人員一再如此胡亂為,筆者認為,其將陷宋處長於不義,讓基層教官誤認為係處長授意,事實上,筆者相信處長是真正公平公正的,所以請宋處長仔細檢討人事承辦人員吧!

※※※※※※※※※※※※※※※※

這次軍訓處似乎公平、公正、公開 
看到一位不具特殊人事背景的教官在此次寒假遷調中,回到了自己「離家近」的地方,心中真替他高興,也對我們的軍訓處刮目相看,因為讓我體會到:原來沒有人事背景也可以如此順利回到離自己家近的學校。不管是不是這位教官有隱瞞他運作的過程,但我們寧願相信這真的是一次清白、公平、公正、公開的人事遷調作業,也希望屆時這種情形能發生在筆者這位可憐人身上,並請求軍訓處能彌補先前分發的缺失,還我們一個公道。

※※※※※※※※※※※※※※※※

聽處長的好友說 
那是一位讓理教師,與處長的關係非常不錯,但筆者從未請其作任何請託關說,在此先予聲明。對於本次寒假高中職軍訓教官遷調部分,據其了解:「本有內定之說,而且以高雄市為甚,然後來所有透過關說的教官全都下馬,而規規矩矩等待作業的都順利調動。」假如真如其所言,筆者倒是槳見其成,因為筆者並非以與軍訓處作對為目的,而是希望我們的整制能更完整,而且公平公開透明,沒有任何黑箱作業。也期盼今後每一次的遷調作業能兼顧規定與個人特性(必須是彰顯在外,且是可受公評之特性),以及特殊個人的家庭需要,全其法理情,始能提振每況愈下的基層教官士氣。筆者做每一件工作,並非害怕困難,但現在卻提不出精神來做事,癥結不在工作的內容,而在於一顆不甘的心。既然處長希望每位教官堅守崗位,也請求處長給他們合適的崗位,謝謝!

※※※※※※※※※※※※※※※※

大家一起來努力才對 
軍訓處的長官時常面對預算爭取的困境,而其關鍵即在於其與立法委員之互動狀況。比較軍訓處長官的態度,現在似乎有這麼一點行政自我的專業,而非之前的處處運作,可能與長官們的個人行事風格有關。也因此,軍訓處的各項預算受到多數立法委員的杯葛,吃虧的是整體軍訓教官。所以,長官們在公開的場合都會要求我們回去向自己居住地的立法委員拉攏關係、做公關。其實攸關全體軍訓教官福利,本即應由全體軍訓教官來爭取,但我們不解的是:為何軍訓處的長官不去設法爭取,自己在立法委員面前擺高姿態,而教底下的教官去欠立委的人情。也就是說軍訓處的長官不願去做其本來應該做的事,卻要底下的教官去低聲下氣。以前謝處長時期(八十四年前),其總是親自向立委說明爭取,而且放下身段,令基層教官感動,有些老教官至今還念念不忘。筆者認為在現在應該是更注重民主運作的時代,軍訓處似乎不應單獨想要民意代表賣你帳,而又不去跟他磋帳吧!大家一起來努力吧!

※※※※※※※※※※※※※※※※

一位沒有背景的軍訓教官的太太給教育部長的一封信 
「 部長大人在上:小女子是您底下一位無關係可動用的軍訓教官的太太,最近我的先生面臨介派新職的問題,雖然他之前已從事教官工作多年,然經詣問軍訓處長官可能分發之方向,所得到的答覆卻是,除非能拿出二十萬,否則就是「從那裡來就回那裡去」。我的先生己遠離其原來之居住地,在靠近現在進修的地方買子,本來聽說這個地方缺相當多,所以才會定居於此。如今要我們回原來的學校,那豈非要我們相隔兩地?如果栗接受軍訓處的條件,我們剛結婚不久,小孩又即將於數月後出生,那來二十萬元繳給他們?現在我先生一天刑晚都在煩惱如何去籌二十萬元給處裡面的長官,所以才請部長幫我們想辦法,希望能順利解決這個問題。」----------------

以上內容純屬巧合,如有雷同,肯定是有人對號入坐。


※※※※※※※※※※※※※※※※

「誰都不要動用關係」
「誰都不要動用關係」這是我們軍訓處長官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不過這句話話只講對了一半,正確的應該是「誰都不要動錯關係」,也就是要動關係,就要一次用對關,否則會死的很慘,而且軍訓處的長官會名正言順地修理你。即使非動用關係,而係動用「蔣中正」,仍有一定的風險,筆者就曾聽聞民國八十五年台北縣某位教官因自認已送應有的「禮數」至某長官處,卻始終未見動作,乃至該名長官處詢問,結果,不但興師問罪不成,反遭對方矢口否認,並趁機義正嚴詞地教訓該教官一頓,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因此,不但關係要動對,連送禮時都得留心,最好自備錄音機以保存證據,以免長官們耍賴。最後僅祝「動用關係者動作小心,收受好處的長官走路小心」,夜路走多了一定會遇到鬼的。

※※※※※※※※※※※※※※※※

如果軍訓處多這麼一點人情味 
如果軍訓處多這麼一點人情味,則:
(1)不會有挾怨退伍的少校教官。 
(2)不會有士氣低落的基層教官。 
(3)不會有投機取巧的「走後門」教官。
(4)不會有傳閱各校的黑函。 
(5)不會有哀聲嘆氣的屆退教官。
(6)不會有比別人多付全民健保費用的教官。 
(7)不會有專包工程雜務的主任教官。 
(8)不會有專拍馬屁,每年專門注意處長生日,並要求縣內各校寄生日卡給處長的軍訓督導。 
(9)不會出現這種專挑自己軍訓界毛病的電子報。 
(10)更加不會有人像筆者一樣每天思考該如何把自己的不滿透過非正式管道寫出來

平心而論 
軍訓界是相當有人情味的,尤其是歷練過基層教官工作的人,但有一些長官雖然本身之前深受其苦,待其爬上高位後,可能基於揚眉吐氣的心態,反變本加勵,亦或由於長期拍人馬屁的委屈,一旦掌權,即向更下級者加倍要回來,形成榔頭敵鐵釘,鐵釘釘木板的層層壓榨現象。因此,筆者既痛恨也同這些人,更希望他們能回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的原則上,不要做到天怒人怨的地步,無法收拾。

※※※※※※※※※※※※※※※※

似曾相識
「 以前的父母親都會認定自己的小孩所做的都是錯的,而自己絕對沒有錯,「天下無不是之父母」,沒聽過嗎?一旦遇到別人上門興師問罪,不分青紅皂白,二話不說,一定先把自己的小孩打一頓,且拼命賠不是;接著,自己的小孩想要什麼東西,一律都不給,因為他自己沒錢,如果是別人要的,就一反常態,一定會盡量滿足他人,因為面子一定要顧到。總之,對外是一付極盡所能地滿足他人,而對內則什麼都沒有,也不願去改自己家庭的生活,反正父母親自己吃飽就好,小孩肚子餓就勸他要忍耐,還說的很好聽,等爸爸媽媽有錢了,一定讓你吃香喝辣的,現在都不要吵,再吵就把你趕出去,.........鈀

「溫暖」的「大家庭」? 
軍訓處真是一個「大家庭」,但筆者會這樣說並非因為它很溫暖,而是覺得跟中國傳統的大家庭頗為相像,遇到需對外爭取權益或福利的場合,就裝聾作啞,而自己內部的軍訓教官犯錯或不合其意或爭取自己的權利時,軍訓處就會跟打小孩一樣,絕對不留情,與對外的那一副ㄋㄠ樣,可說是判若兩人。平時不會去想到自己的教官需要什麼,但一有外面的工程就拿回來給自己的教官做,而且還說可以得到別人的肯定,是為了整體好等不切實際的話。至於自己的教官有所請求時則蚩之以鼻,認為是增加他們作業的困擾。可是,遇到對他們有好處的請求,則設法去滿足,可謂係天壤之別。天啊!這是什麼大家庭,好比連自己的小孩都快餓死了,還在談要心靈改革一樣,不但緣求魚,而且有一種,只要面子,不要裡子的感覺。孬峱峱

全民健保為例 
近日來了一份通報,大意是希望由各校軍訓校官去跟人室單位協調有關九十年度全民健保費中政府負擔部分,真好笑,如果人事室不答應,豈非要求我們繳全額保費,比第六類的被保險人還不如。這就是軍訓處自己心虛,不敢向外面爭取,而要求自己教官去求人。其實,各校的人事室對此根本沒有反對意見,而且皆認為從何處支薪,即由該處支付政府負擔部分的保費,近日即有另一分公文為證,各公立學校之保費政府負擔部分即由各校人事室辦理,而由會計室支出保費。最後,筆者對於軍訓處僅負責命令軍訓教官做事,其他權益事項他都推得一乾二淨,這種老大的態度,真是...................,只能搖頭,因為筆者也不能對它怎樣。

※※※※※※※※※※※※※※※※

縮水的「服裝票」 
這「服裝票」是謝處長時代為了讓軍訓教官製補軍品(含軍服、皮鞋及其他軍用品)而設的制度,歷年來都維持著有每人每年二千六百元的額度,但不能折現金,一次要換補完畢,多則不退而少則補,對此筆者認為可以讓經費充分發揮其功能,不致浪費。有問題的是,今年的服裝製補費縮成二千三百元。筆者在想:難道軍訓教官明年度起可以少用一些軍品嗎?或者是我們的台幣升值,通貨緊縮了,以上答案皆相反,因為軍訓教官的軍用品不但沒減少,反而增加了如功標等項,而通貨現正逐年膨漲,我們的薪水沒增多少,物價卻了不少。因此,姑且不論服裝製補的經費預算問題,從這件事可以看出軍訓處對軍訓教官權益的漠不關心。

※※※※※※※※※※※※※※※※

由CPR師資研習談起 
今年寒假,各縣市的軍訓聯絡處紛紛舉行CPR(心肺復甦術)的師資研習,二天研習結業後可獲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所頒之執照證書,筆者亦有幸參加,覺得十分受用,並肯定軍訓處長官此項活動規劃。但此次首度舉辦之縣市聯絡處乃中部某縣,其由元月三十一日起共計二梯,但我們的軍訓通訊卻對此隻字未提,反而於第五九O期軍訓通訊頭版報導台北縣聯絡處於二月十四日起所舉辦之CPR研習。雖北縣之研習獲曾部長出席,但為何單單報導北縣之研習,中部某縣之某護理教師對此相當不解,並推論係因中部該縣督導與處長走的太近,引發處長身邊的其他人嫉妒,故對其所投稿軍訓通訊有關該縣CPR研習之文章,刻意忽略不予刊登。且該護理教師亦佐以旁證,認為其從前由王副處長所投之稿件皆直接獲得刊登,而現在王副處長已他處高就,是而開始打壓其文章。

旁觀者清 
姑不論上述所言是否完全正確,但可肯定者為在軍訓處內,肯苦幹實幹者,大多會成為內鬥及所謂「制度」下之犧牲者,因為真正做事的人根本沒時間去思考如何使用心機與他人鬥爭,而如果因績效良好而獲處長之欣賞時,勢必會遭受處長身旁小人的排擠,並運用各種方式來打壓,現在這種民主社會,雖然不會有遭受滿門抄斬的可能,然在行政手段上作各種動作,乃常常發生的事。類如上述之軍訓通訊刊登事件,或許是選稿之問題,但該名護理教師與處長之關係甚密,由其口而出此言,可見其可能性應無可懷疑。所以,軍訓處這個大家庭如果還想留住人才,如果還想上下團結一心如從前,筆者在此建議我們親愛的處長,還是老話一句,儘快將您身旁的那些小人去職,否則非但屬下良者會紛紛掛冠求去,而且是挾怨而退,就連處長您本人也得提防被這些小人出賣的危險。報告處長,您現被起訴之案件,有沒有想過是被自己身旁的小人出賣洩露的,否則怎會有檢察官會想對您起訴?以上忠言,請處長三思。

  
※※※※※※※※※※※※※※※※

感謝李立委的關心 

本報出現以後,一向都是筆者孤軍奮鬥,一度以為似乎無法發揮功效,但03/20有李姓立委的助理e-mail給筆者希望筆者能將詳情相告,並願意提供協助。聞此訊息,筆者固然十分雀躍,但回首即思:長官一向都說請立委是沒有用的,反而會有反效果。故筆者為免將自身資料曝光,招致軍訓處的秋後算帳,並不打算將自身資料及其他真實狀況提供。其實筆者創辦本報之目的,非僅為一己之私利,如果僅因有立法委員願意提供協助,那其他遭受相同待遇的教官的不公平待遇,勢必永沉海底。因此,如立委諸公願意提供協助,就請其確實去請求軍訓處能維護整體制度之公平,並針對目前已遭受不公平待的教官去做整體性的檢討及調整。待軍訓處能做到真正的公平,那本報才可能會開始轉型。


※※※※※※※※※※※※※※※※

豆豆看軍訓 
哥哥現在是高中三年級學生,快考大學了,一直都很努力。但有一天他回家說他不想考試了,因為他說學歷再高也沒有用,他們學校那位教官,學位比其他人都高,可是還是做一些很無聊的事情,雖然有資格可以到大學服務,但是因為他太年輕了,又沒有送錢錢或叫其他「有力」的「叔叔伯伯」去幫他講講話,當然被丟在我們這個雞不拉屎的地方。所以,我以後要多認一些乾爹,或是變性為女生,再去當教官,比較有本錢去擠到一個好缺。「關心自己,也關心能讓自己雞犬升天的人」!砢砢砢

※※※※※※※※※※※※※※※※

鳥曰:「軍訓處的中心思想是個『幹』,己欲幹而幹人,己所不欲,他必幹於人;表現在具體的生活上,come on Everybody跟我一起來看:他有錢必貪,有權必抓,有工程必包,有事必推,他有雜音必消,他忠言逆耳,他秋後必算帳,他對外不爭,他對內必威,他........。什麼錢多事少又離家近,什麼老婆漂亮孩子乖,什麼睡覺睡到自然醒,什麼數錢到手抽筋,僅僅有背景、有送好處的鳥人才有。」抸

※※※※※※※※※※※※※※※※

今年暑假過後......
九十學年度起,也就是下一個學期,因為三年級男生之軍訓課時數減為一,故各校之男官又將要減少,大多採遇缺不補之方式。可是四月份新進的教官班為何又招了,難到是教官真的不足嗎?如果是這個樣子,何不讓各校統一來個總體的檢討,也順便讓軍訓人事來個總體檢,看看誰有意願去何方,不要再讓一些人待在他不願待的地方,每天抱怨連連,也不要讓部分學校抱怨:軍訓教官的流動率為何如此高,其至讓其得到「新兵訓練中心」的封號,令該校哭笑不得。

※※※※※※※※※※※※※※※※

原來「價錢」有分級 
近日,筆者與本校一女官談話時,她透露給筆者說,先前的例子,一教官想遷調至他縣市,而雙方之督導亦皆同意,然仍未能成功,關鍵在於軍訓處的人事承辦人,而其條件為新台幣壹拾萬元整。筆者一聽相當驚訝,倒不是因為要送錢而驚訝,而是其價碼太低了,與筆者先前所被告佑的壹拾伍萬元有落差。筆者左思右考,得出一個結論:原來「價錢」是有分級的,視所擬遷調的單位而定。

※※※※※※※※※※※※※※※※

女教官兼酒家女 
軍訓界的長官常常會參加一些應酬,當然會喝上幾杯,其實這沒什麼大不了,因為華人的社會中這是常態。但有可質疑者乃:為何每次都要女教官作陪,而且大部分都挑年輕漂亮的。如某縣中,就有三位女教官被封為「三朵花」,至於是什麼樣的 花,明眼人都看的出來,是交際花。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不外是:
(1)低階女官不敢拒絕; 
(2)女官有求於長官; 
(3)長官已習慣應酬有人陪,但到酒家太花錢了,用自己人較划算; 
(4)長官們根本不尊重女性教官。

良心而論   
不論如何,女官仍應有其基本尊嚴,不應受長官的壓力而做出賣人格的事。回到原點,根本的解決方式,乃摒除軍訓處這種一直線的層層制方式,將軍訓與其他學科等同視之,而由各校遴選任用。但要做到上述,必須先去除軍訓教官的軍人身份,始能擺脫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上下隸屬關係。

  
現軍訓處長官以男女平等為由而大幅拔擢女官,這應該是好現象,但既是男女平等,就不應獨厚女官,亦不可因女官犧牲色像而偏離正軌,最重要的人事任用就出現男女不平等的現象,根本不符合男女官真正的需求比例。如果僅以一句「任務需要」,或是「上尉太年輕了」等來塞我們的嘴,是不能讓人心服的。

※※※※※※※※※※※※※※※※

令人心情不佳的大專遷調通報   
這純屬個人發發牢騷,因為今天接到一份暑期遷調大專的作業通報,心情就很不好,因為筆者尚未滿任現職二年之資格,而且即使已滿二年,軍訓處一定又會以階級為唯一考量。天啊!碩士不能去大專任職,專科學歷就可以去,同樣是教官耶,笑掉大學教授的大牙。   請宋處長張大眼吧!勿再縱容奸人搞垮軍訓處了,重視基層低階教官的心聲吧!滿腔熱血,卻無處發揮,含恨啊!

※※※※※※※※※※※※※※※※

聽說軍訓處有「匪諜」?   
聽到這句話,彷彿又回到戒嚴時期。可是不得不讓我們起疑,因為筆者發現似乎有人想搞垮軍訓處,但在此先聲明,這個「匪諜」絕對不是筆者本人,亦非與筆者一同作戰的眾讀友學長學姐,這個人是誰?我們一直在找這個人,這個人或許就在不遠之處,然而可以大膽推定這個人一定在軍訓處的內部工作,他的身份與戒嚴時期的匪諜有雷同之處,亦即利用各種手段分化軍訓同仁,並引發軍訓同仁對軍訓處的不滿,使忠貞同仁紛紛掛冠而去,挾怨而退,讓軍訓處與基層教官的心背離,接著,把我們處長架空,自己則掌握權力,再進一步興風作浪,弄臭軍訓的名聲,讓其逐步搞台,達其使軍訓退出校園的目的。  

 

講了那麼多,那他是用何種方法呢?很簡單,其實我們每天都可以感受到。現在軍訓處的很多作法,跟國防部比起來,可以說嚴重落後,今年剛轉任教官的同仁即深刻感受到這一點,比如說各項管制,如出國、結婚等,至於所謂教學評鑑也是一樣,過度重視書面或資料,而忽略真正的教學應該是適時適地,有時是無法用所謂「教學計畫」含蓋的。

  

今年暑假甫至,更讓筆者深信軍訓處內一定有匪諜,其一,強制基層教官進修無實質意義之輔導課程,而又不及早作規劃,擬參與進修之同仁根本無任何準備可言;其二,值勤規定,不採納出身基層教官之軍訓主管之意見,未列入丙類值勤,導致一人一校或二人一校之教官幾乎必須每天值勤,所引發之反彈及不滿,各位或可在本報網頁之留言討論區略見一二,其他未見諸上網發表之意見,想必更不在少數。(註:當初現行值勤規定之研擬小組,僅大專主任級以上之教官參加,高中職教官並無人參與意見,然有部份出身基層高中職之主任教官提出加列丙類值勤,亦即一人或二人一校之教官得每人每週值勤乙日,其餘與學校教職員輪值,但被否決)。其三,教學計劃之全面修正,或許有精進教學之用意,然其實際運作結果,成為暑期消耗軍訓教官同仁精力之惡行,對軍訓教學之精進可說流於形式,徒然引起怨恨,此在蕃薯藤網托邦軍護教學討論區,可見一二。

  

我們樂見軍訓處能日益帶領基層教官往光明之境邁進,但如果當中有類似現在某黨主席的人物存在於軍訓處高層,那難保軍訓工作何日會丟掉生存的空間,故請我們親愛的宋處長能明察秋毫,把這類利用其職權,企圖搞垮我們這個百年老店的奸臣揪出來,不要等到那一天眾叛親離時才後悔莫及。

※※※※※※※※※※※※※※※※

<別再翹二郎腿了!!>
亞力山大教練說:翹腿會造成骨盤變大 (屁 股變大) 別再翹二郎腿了! 

妳坐著的時候,腳都是怎麼放的?可能妳很少意 識到這個問題,不過提醒妳, 千萬別翹二郎腿!!

妳是不是覺得翹二郎腿很性感、高雅呢?坐著的時候,你都兩腿交叉嗎?根據調查,大部分的女人只 要是坐著就愛翹二郎腿,因為這樣比較自在、舒適,但妳殊不知,長期翹二郎腿是導致下背痛的主要原因! 

別再翹二郎腿了! 

對於長期久坐的上班女性來說,下背痛可能是最多見的一 種疾病。其直接原因 大多是脊椎變形所致。而患下背痛的女性大多是腰椎過於前凸或後彎。因為翹二郎腿坐著的時候容易彎腰駝背,造成腰椎與胸椎壓力分佈不均,因此壓迫脊椎神經,引起下背痛 

另一方面,翹二郎腿還會影響血液循環,嚴重者還出現腿部靜脈循環不暢,引起潰瘍、靜脈炎,出血和其他疾病呢!所以囉,有鑒於翹二郎腿容易造成腰腿病,還是奉勸各位美眉「坐有坐相」,別再翹二郎腿啦! 

以前一坐下來就自動的把兩隻腳交叉坐,後來常常覺得下班後腳都腫脹的很厲害!

原來都是因為腳交叉坐而使得血液循環不順的原因,所以囉!美眉要時時警惕自己,別因為優雅的坐姿跟自己的腳過不去!


※※※※※※※※※※※※※※※※

純粹發牢騷 
今天值班時發生一件令人不悅的事情
一位自稱是長官的人來學校 穿汗衫短褲騎機車要找值班教官 
拿一個信封給我 要我星期一拿去聯絡處給助理 問他是誰也不說 很不屑的看著我 
現在是暑假耶 星期一我得開30分鐘的車到學校旁邊的聯絡處 拿這個小小的信封給助理 
天啊 一個穿汗衫短褲騎機車的長官 
真是去.....@#$%^&* ....問候他媽媽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

[回應]: 純粹發牢騷 
還說放假呢?從七月開始,一連串的規定、會議、報資料、有像放假嗎。 
原來長官天天要上班,又怎麼會允許下級單位happy呢。

[回應]: 純粹發牢騷   報主 
此人肯定是倚老賣老,以為全天下的教官都該認識他,就像先前有省教育聽軍訓室時代,就有某李姓之女性長官到學校查勤,卻又不表明身份。其實,遇到這種人可以不必鳥他,直接把文件或物品丟到垃圾桶,反正全國教官是為全國學生服務,又不是為全國長官服務! 

[回應]: 純粹發牢騷    報主 
這位學長尚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未經查證對方身份即代為傳遞公文,萬一係郵包炸彈或其他危險物品,或是傳遞了不利軍訓的文件,豈非失職,有功無賞!  

 

另外,您應將當時情況回報軍訓上級單位,並請求處理,始符合校安通報規定的精神。假如那位著短褲汗衫的人真的是長官,站不住腳的人是他,一點基本禮貌都不懂,值勤規定不是有規定:「值勤教官需著軍服,二二00時至次日值勤前,得換穿便服,此期閶如需處理公務,應視情節著軍服前往;住校輔導教官可穿著便服。唯軍訓人員著便服時,亦應注重整潔、端莊。」即使這位長官當時並非在值勤,可是「軍訓人員著便服時,亦應注重整潔、端莊。」並非單純針對值勤軍訓人員而設的吧!向處長報告,看那位長官如何解釋!

※※※※※※※※※※※※※※※※

軍訓通訊真敢刊登批判性文章嗎?  碰碰撞撞  
如題! 若然,那真是要恭喜所有軍護同仁了! 若否,那倒是蠻正常的!

Re: 軍訓通訊真敢刊登批判性文章嗎?    dogwin/dogwin          
任何事情總要有個開始!雖然一開始可能無法如大家所想得那樣開放,但軍訓通訊的確試圖要成為大家的園地。因此四版已經有些改變了,大家發現了嗎?四版編輯把原本比較雜亂的編排方式改為以各聯絡處﹝督考區﹞及學校的重大活動要聞為主,尤其是創新或優良的績效更是會優先刊登,如此可讓全台灣各地的學校教官可以了解到其他地區、學校在工作上的優異表現,形成相互學習效法的良性循環。至於對於軍訓工作或制度的批判與建言,是否能夠全文照登,由於牽涉層級較高,小弟不敢斷言。不過,只要大家願意去努力,一定會有改變的。

Re: 軍訓通訊真敢刊登批判性文章嗎?   alichi/alichi  
若真能刊登批判性之文章,尚應探討:長官們是否接受批判之雅量,又即使真能如願刊登,撰稿之人是否會在其他地方被刁難或遭到秋後算帳?這條路還有得走,因為一個強調紀律或軍人另一個戰場的軍訓界,其中心思想遠比任何一個單位還保守。

 
 

不過這一切都將會慢慢改變,因為我們正在蒐集相關證據,包括不當或違法之行政處分(如未經法定程序即將女教官班受訓學生退訓)、接受其他單位之關說(如接受退輔會的託向已提起訴願之教官同仁施壓,要求其撤回訴願或不得再提行政訴訟)、不當運用行政資源為某特定政黨助選(就如同以往舊政府時代在國軍部隊每到選舉前要求每位軍士官提供所謂「聯絡名冊」等之不當行為)等等,筆者皆握有證據及證人,最好不要讓筆者退伍,否則必定會搞得軍訓處雞毛鴨血。

※※※※※※※※※※※※※※※※

行政作為與政黨興哀息息相關   
任何一種行政作為都可能造成政黨選舉結果之良窳,因為不公正,甚至迫害式的行政作為,亟易引起受處分人之不滿,進而表現在選舉行為上,將選票投給這個行政機關所代表之政黨色彩之敵對政黨。

  
雖曰「行政中立」,但真正做到這一點的死不多見,因為行政機關強調上下服從,強調紀律,首長之政黨取向即可能影響其公正性。任何受到這個行政機關之不公平待遇之人,就會將產生所謂「挾怨」之情形,並認為其係受此首長所屬政黨之壓迫,將情緒轉嫁至投票上,並期盼此一政黨一厥不振,或可擺脫這種被不公平待遇或迫害的遭遇。

  
因此,行政作為與政黨興哀是息息相關的,如果行政機關尚未能擺脫政黨的影響,則我們建議其首長至少應該公平對待每一位被行政處分之人,方可維持該政黨之勢力,維護這個團體之利益。而且,除了機關首長應該秉持公平性外,尚應注意其所用之僚屬是否有不當作為,否則定會產生所謂「匪諜效應」,即該行政機關內部人員故意壓迫被處分人,致生「挾怨」,產生不利該行政機關之效果,如同匪諜破壞內部團結一樣。

本次立委選舉之結果聯想    
本次立委選舉之結果,中國國民黨一敗塗地,符合筆者在選前的預測與期待,其理由則為:我們的軍政系統為中國國民黨製造了太多敵人。試想:為何會有反對黨,除了政黨政治之需求外,在台灣尚多了一個原因,那就是被國民黨迫害的人太多了,其方法太多透過行政機關的力量為之,令人無法抵抗。

  
雖曰現在已經政黨輪替了,但行政機關內部仍充斥著要讓國民黨「復辟」的想法,故運用行政資源為國民黨助選者,仍大有人在。以往國民黨在軍政機關中所使用的「輔選名冊」或「連絡名冊」,今年仍出現,本校教官室同仁皆動筆提供名單,筆者還配合寫了五位親友,如果真要調查,大家都以作證,而且還有影印各乙份當物證。所以,軍政系統大部分仍存在國民黨的影子,人民亦擺脫不了這種印象。   


尤於更多人在政黨輪替後受到不公平待遇,「匪諜效應」不斷發醱酵,這些受難者在此次立委選舉時的選擇就是「國民黨以外的政黨候選人」,不論民進黨或親民黨都可以。至於新黨則代表一種外省情結的投射點,由於大多數的軍政系統的首長為外省籍,也連待使新黨成為被唾棄的對象。

軍訓處的作為與本次立委選舉的關係   
當然,首應承認的就是,筆者絕不會把票投給國民黨的候選人,因為筆者亦係被軍訓處迫害的人。其他像第二十四期女軍訓教官班中被違法退訓的sos小姐、被不當介派分發的教官(包括有學歷不被重用、被甩到離家數百里以外等)應該都不會把票投給國民黨的候選人。再者,每位受迫害教官同仁都可以影響十票以上(包括親友、學生等),所以,我們可以推斷:軍訓處最少讓國民黨丟掉三席以上的立委(以本報之訂閱者之二點五倍計算,設受迫害者粗估占教官總人數十分之一約五百人左右,假如每位教官影響十票,即有五千票,而國民黨的立委有數位是差幾千票其至幾十票就高票落選,綜合以上因素,筆者乃予推論有三席受軍訓處之不公平作為影響而落選)。 
       
現在說這些皆為時已晚,因為選舉已過,假如軍訓處真認為國民黨才是維護軍訓制度的政黨,筆者尚且不予置評,但建議軍訓處的長官應該反省作法,不要再迫害基層教官了,並且應該查清楚軍訓處中的那些「匪諜」幕僚,不要再讓他們破軍訓處內部的團結了。
       
如果軍訓處無法自我反省改造,未來可能會面臨眾親離的困境,再加外患,堪憂啊!聽說sos小姐向監察院投書已有結果,而調查局亦已同步展開調查,其調查幅度還不小,如果筆者手上這位人證出面證實,則可能那位前往國管院戰略班深造的女長官也會有事情。所以建議軍訓處的長官應該放下身段來反省本身的作法,如果自覺非常公正,但為何又有那麼多人不滿,則應該想想:自己的感覺是不是有問題?真的有「依法行政」嗎?如果僅僅看的懂法律條文中的每一個字就叫依法行政,則讀法律系的人豈非無存價值? 

※※※※※※※※※※※※※※※※

教官工讀金事件相關報導內容
引自聯合報--

「xx學院五教官涉貪瀆 詐領百萬工讀費 

記者何祥裕/板橋報導 

位於台北縣xx鄉的xx技術學院,有教 官涉嫌以組織糾察隊或招募宿舍幹部名義,浮報參加學生名額詐領工讀費,甚至教唆學生私刻印章冒領,粗估詐領金額上百萬元,檢調單位查出涉案教官至少五人,案經軍事檢察官偵查,其中三人被依涉及貪瀆罪分別以三萬元至十萬元交保。

xx技術學院學務長汪xx表示,這件案子發生在八十六年及八十七年兩個學年,檢調單位已經主動調查,並約談過學生與學校人員,校方初步瞭解,可能是有人利用學生充當人頭冒領工讀費;此事發生後,學校已經更改工讀費發放方式,將工讀費直接匯入學生帳戶,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 

汪xx說,校方案發後並未訪問涉案教官,因此不知教官說詞;涉案教官則向本報記者表示,全案已進入司法程序,他們不願多作解釋,也不方便說,應由校方發言。 

據辦案人員透露,xx技術學院在去年接獲學生檢舉,指學生擔任學校糾察隊原本可領取工讀費,但是有的同學沒有領到,有的同學只領得「縮水」的工讀費。 

校方根據檢舉主動調查,發現光是八十七學年度第二學期,原本學校編列廿四名糾察隊員工讀費的預算,實際參加人數卻只有十四名,其餘十人接受學校調查時都不知道自己名列糾察隊員名單。 

另外,學校出納組發放工讀費的程序,原本應該由學生拿私章與學生證親自到出納組領取,但是校方人員調查發現,學校教官向出納組人員表示「糾察隊情況特殊」,因此請求准予由教官或隊員攜帶全體隊員私章代為領取。校方已經查出遭冒領的工讀費有卅多萬元,加上其他尚未查出部分,總金額可能上百萬元。 

學校人員為求慎重,逐一詢問涉嫌詐領工讀費的學生,擔任糾察隊總務的鄭姓學生向校方表示,是教官要他代為領取工讀費,除部分按照糾察隊服勤情況發放,剩餘款項交給教官作為糾察隊公積金,充作人頭的印章是由糾察隊長交接。 

校方調查發現,八十八年三到六月,糾察隊共領取十九萬元工讀費,實際發出八萬多元,其餘均作為「公積金」。 

學校人員透露,弊端發生後學校軍訓處曾將此案通報教育部軍訓處,但是軍訓處人員以嚴重影響軍訓人員及學校形象為由暫緩處理,期間甚至傳出涉案教官找學生「溝通」的情況。 

校方後來將弊案移送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及調查局北機組偵辦,涉案教官、學生與學校會計人員上月底先後被檢調單位約談到案,擴大偵辦中。」


報主淺見
筆者絕對相信我們的軍訓同仁不會知法犯法,上述報導內容,我們可以了解,軍訓同仁有時為幫助學校或學生,所做的工作都是出自於善意,但有時在合情之餘,我們應懂得保護自己,兼顧合法性,以避免身陷法網。比如公積金通常都是用來幫助緊急危難的同學或其他同仁,雖教育部己有學產基金,但申請耗時,少須一、二星期以上,又須提供相關證明,可能緩不濟急。所以公積金正可發揮及時雨的作用,平時皆由教官同仁小額捐款,上述東南軍訓同仁,或許係為了幫助更多同學,才會有此想法。但在事情查明前,我們不應對東南同仁有偏見或未審先定罪,因為他們應該被認定是無罪的。而在此建議軍訓處長官不應隱瞞此一事件,反應以事件之內容(不明示學校名稱)發通報或利用擴大會報等集會向全體軍訓同仁宣導,期大家在具備做好軍訓服務工作之熱忱之餘,亦須隨時留意是否有違法之虞,唯有合情合理合法(這個情理法的順序是較妥當的,法理情過於矯情冷酷),才能真正做好軍訓服務工作,又能保護本身權益。

(待續)

延伸閱讀:


軍訓教官誰來抱報(1/6):錢多事少離家近

軍訓教官誰來抱報(2/6):軍訓教官定位

軍訓教官誰來抱報(4/6):軍訓業務

軍訓教官誰來抱報(5/6):進修管道

軍訓教官誰來抱報(6/6):網友迴響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