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    

PO完
錯誤而危險的霸氣命令:忽視無人機飛行高度與輕重兵器射擊彈道」後,憶起自己與老同學營區大門遭惡意騷擾的另類處理經驗」如下述:

民國87年我於上校總隊長」報退前的最後一個任務與我的指揮兼教育職無關,而是回報中將校長兼兵科指揮官照顧我的恩情。因為他不但多次好意勸我不要報退還硬是主動替我報名參加「三軍大學戰爭學院的考試之外,更透過他的夫人找內人溝通,要內人勸我不要報退(她倆人在同一單位不同部門任職)。無奈我去意已堅,戰爭學院的五千公尺跑步體能測驗,我採走路方式故意造成不及格後,中將校長兼兵科指揮官方纔同意簽字轉呈退伍申請表至總部。至於我與陸軍湯總司令辦公室的中將主任通話內容,與此文無關就按下不表了。

言歸正傳,話說當年學校大門的衛哨兵於凌晨時分,屢遭小流氓們惡意用機車騷擾,警察抵達就閃人,雖然查出是附近「軍品商業街新開的瓦斯行員工,而學校業管部門也與店主協商過,但店主推說年輕員工下班時間,所做的事情並無具體犯法行為,所以與他無關而置之不理。時間長了,鬧事的小流氓們更是肆無忌憚。因此中將校長兼兵科指揮官於學校會議中詢問科組意見後,在眾人面面相覷無奈的情況下,直接宣布總隊長,交給你處理!」後就此散會。當時只見警衛連連長、行政處長、政三科長」二話不說,快步離開會場。

因為學校圍牆尾端,有條名聞中外的「軍商業街」,除了本校的四千餘位學生之外,路尾不遠處還有兩所軍校。而休假時幾乎都要從這條軍品商業街進出。別看街上都是小規模的軍品店、縫紉店、洗衣店、軍鞋店、理髮店、機車店、麵店、冰店.....等,表面上商機不大,但細水長流的收入可大了。出租一個置放便服的小櫃子,休假後再替學生洗滌乾淨,好一點的還提供沐浴更衣間與臨時租屋和汽機車出。而這家新開的瓦斯行就在該路尾端,與校區圍牆間僅隔者國軍财勤隊營區與一個十字路口而已。

受命後的當周收假日晚間,我提前三小時,將班總隊全體的隊職幹部們,按四個大隊區分責任區,三一崗五步一哨站在商店門口,學生必須進出的店面由十幾位中隊長分別親自負責,我與四位大隊長則以肇事的瓦斯行周邊為主。並且要求各級幹部主動告知商家與學生們,幹部在街上站崗的目地,是為了保護學生避免被瓦斯行小流氓所騷擾。

當學生紛紛躲在巷子裡,進不了店面換軍裝後,各店的老闆紛紛進入瓦斯行找老闆,瓦斯行的電話更是響個不停後,一位年輕人衝出來作勢要打我,四位大隊長隨即圍攏過來,我拍拍胸部說,你只要敢打,我就將錄影帶送警究辦。

此時來了幾位男女店家老闆,而站在中間的外省籍耆老,自稱只要我將幹部即刻撤離,他會讓瓦斯行的年輕人絕對不再騷擾校區大門衛哨;我則是回應,如再騷擾大門衛哨,我將於每周的休假日前後,固定派出幹部,一崗五步一哨站在「軍品商業街

雙方達成協議握手後,我下令2/3幹部撤離現場,1/3幹部留在十字路口指揮交通,避免返校學生流量過大,而成功的結束此一任務。


計程車  

軍中營區週邊之計程車業,一直是各營區官兵的「最恨」......

筆者的老同學「童榮賓」於往生前曾經親口告知,他於民國69年前後在台中營區任職上尉連長時,因連續假期為照顧新訓弟兄,營區相關部門特地安排並租用了「客運巴士」載運休假官兵。結果,該營區大門口「排班計程車」群集圍堵於大門外不讓「客運巴士」開出營區,而在僵持不下的情況中,當時全體休假之新訓弟兄們因氣憤難耐,遂導致集體與「計程車」司機群毆,並合力將計程車「逐一翻落」至營區週邊之大排水溝內.... 事後,全國各營區週邊之計程車著實「客氣」了一陣子。

民國70年代初期,外島休假官兵於高雄港附近屢遭「計程車」蓄意搶劫之事震驚軍方後,軍方方才開始派軍卡接運休假官兵至高雄火車站。

民國86、87年,筆者安排營區受訓預官休假搭乘「台汽巴士 」前,都必須先行透過相關部門與營區門口排班計程車「取得協商」後,方纔安然通行。

民國90年六月一日網路新聞報導:三十一歲有殺人未遂及傷害前科的兇嫌賴慶賢因不滿太平營區軍官柯晉偉不搭乘他開的計程車,在幾分酒意下憤而將該名軍官痛毆一頓後,賴嫌竟懷疑是死者報案害他被開罰單,沒想到賴嫌竟然隨後開車追撞死者,並將死者撞倒在地之後將其殺害。(寫於 2001年) 

延伸閱讀:

錯誤而危險的霸氣命令:忽視無人機飛行高度與輕重兵器射擊彈道

射擊安全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