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2162044891     

郭文鍾 陸軍官校51期(1982年班)

2017/04/17

這是小弟在洪仲丘事件不久寫的。

心痛!生命是無價的!若那是我們親人,心將會有多痛!

心痛!忘了「知恥,近乎勇!」的軍人讀訓!

心痛!搞不清楚「問題的本質」,只見瘋狂霸凌式謾罵,卻不見改革的良方!這跟洪下士被霸凌冤死,又有何異呢!只是這次被霸凌的叫「國防部」!

心痛!都是年輕的生命;林覺民的死,喚起四萬萬沉睡同胞的心!所以他沒死!洪下士的死,能喚起國防改革嗎?若能,他沒死!若不能,他真的死了!

心痛!只見「荒腔走板」不見「感同身受」!沒有「愛」的軍隊,只是個「烏合之眾」的雜牌軍;沒有擔當的領導在戰火中是沒有會衝鋒陷陣的部屬。

心痛!事件的肇事者與被害者,皆出自旅部連,真是「燈下黑」,政戰系統」都睡著了嗎?假若,他們單位的政戰幹部,能少辜負一點經國先生建立「復興崗」的初衷;今天早就防於未萌之時。該死的「瀆職」者。

心痛!幹部的歷練與部隊脫節;指參作為中,參三的思維程序與指揮官的思維程序,只在最後的結論有別,一個是「建議」一個是「決心」餘皆同,然而管艱苦任務的「作戰」,在晉陞過程中,還不如管「人讓「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升官發財請走別路」的「黃埔」信念,蒙羞。

心痛!「張飛打岳飛,打的滿天飛」卻不見「專業人士」搞得清楚,要打哪個飛!

心痛!國軍的「勝海舟」在哪裡?

只問個問題:
台灣還要不要國防?
要個什樣的國防?
要怎麼去調整出,最適合我們的國防?

「兵者國之大事」必須有全民的參與,不可由少數武夫,任意蠻幹!這是舉世民主國家的國防部長,都是由文人來擔任的道理。我們有「麥拉瑪拉」嗎?所以「倒幕者,必為幕府之重臣;『倒幕』是為了對『國家與人民』的愛」

去年大約此時,煩請OOO同學張貼,祝賀第一位同學陞中將的4篇心得有感,是為喚醒對「黃埔」的愛,愛她,就不能縱容「她」!

以「用師則王,用友則霸,用徒則亡」為結語,在遙遠的地方,呼喚著「軍人魂」!不敢說真話的是『不忠』,說不出真話的是『不智』」用它來當我的「墓誌銘」,也致51期的同學們,共勉之!

郭文鍾 民國102年7月24日淚流書於返台前

#########################

2017/04/18

看到女兒騎車往前行的背影,鼻頭一陣酸,女兒長大了,要去追逐自己的人生了,怎麼總記得,那屁顛屁顛要人抱的小丫頭,人生回看好快啊!

我在她這年紀在幹嗎?

15歲離家,到了一個莫生的地方,懵懂的追夢!慢慢的從只想放假到想當個將軍,一晃就7年半。

有一個女朋友,每次好不容易,接到層層轉來到外島的軍線電話,用吼的說幾句,那時週邊都在靜默,為了是給他們在不容易下,多一點交流。

吼完了,心中好暖,趕緊寫封信,把沒講完的都寫上。

上尉了!8年了!結婚了!一個聚少離多的家庭組成了!當年老蔣怕兵變,老兵一個班有9省人,新兵遠調戶籍地。

週6放假,1800能離營,就是表現良好的,趕車累的半死回到家,已三更半夜或黎明初曉,1個月,能放2次假,是幸運的,因為有一半部隊在外島,3個月到半年能見上家,是正常的,該死的不正常的任務又接二連三的來,你是官校生,你不犧牲誰犧牲,打仗還會犧牲生命呢!

兩個女兒出生,都因任務不在旁,見到了女兒時,老婆的月子都快作完了。

當營長在林口丟棄的火車票,一大疊,多到嚇人,不事先買票,沒位子,買了又准時走不了,最後,只能到交流道等野雞車,一路晃回鳳山,孩子已在熟睡了,孩子跟你不親,因為你不常回來。

收假了,老婆騎車帶我去坐最後一班平快車北上,路上就買了一碗米糕,給我帶上車當宵夜,晃了一整夜,天沒亮就到桃園,回部隊參家早點名。新的1週又要開始了。

每天晚點名後,去公用電話亭打電話回家,是最幸福的事了,只是要排很長的隊伍。一天又過了,我們深信這種無理的要求,是為了保衛家園和我們所愛的人。這種的犧牲我願意,她也能諒解!叫我們是軍眷。

老蔣的窮兵富將政策,利用大路陸各種政治鬥無暇犯台時,他壓制軍費,將錢挪出來辦教育,培育人力資源。

到小蔣時,我們有資源又有錢,再加上喜歡喝豆漿的李國鼎孫運璿等公忠體國的大佬努力,才會有四小龍的台灣。

71年任官了,在金們,有一天在公車上看到一個工兵的同學拿著通槍條和刺刀,帶著幾個兵,我問他幹嗎去?排雷去!精驚訝的再問他就帶這些裝備?是啊!還有啥裝備要帶嗎?他問我。那一有閃失,是會死人的,被地雷炸到的,屍肉會掛滿鐵絲網,要用筷子去挾下來。

這就是當時,排長每月萬元出頭,砲兵只能當觀測官,少了長字輩的加級,連萬都破不了;加工出口區的女工2萬多,還拍了一部有關女工的愛情故事電影。

調回台灣,在龍潭附近,這是一個山地部隊,連上還有大量的扁擔和獨輪車,一進山區就是數週,一切補給全靠自己,他們剛參加完,學老共犯台的萬艦齊發非正規登陸演習回來。

報到的第二天早上,早點名就全幅武裝,一完,就聽到值星官喊著向右轉,跑步走,有沒有搞錯?沒錯連長在前面帶頭,我這副連長在後壓陣,這就是真正的「跟我來」跑了約5公里,改換便步走,要在野外上一天的課,夜教結束,才往營區走,就這樣日復一日。

隨著時間的推移,職務也不斷的調升,那段時間的薪資,每年也大幅調整,部隊也不斷的整編,從一切都要肩扛手提的狀態,變成乘坐裝甲車的部隊。不斷的受測,不的演習,不的歷練,不的成長,經國先生也離我們遠去了。

80年少校,考進了三軍大學的陸軍學院,那時是豬哥亮的時代。

在陸院讀書,下課一有時間,我就鑽進圖書館資料庫中,閱讀前人的筆記心得,那舒暢的如荒漠中的甘泉,有同學勸我,要多跟學長們交際交際,那才是對升遷真的有幫助的,那些發黴的破書,是幫不了你升官的。事後多年,驗證了那說法是對的。

我真蠢!

畢業了,分到關度的一個參三科,全防區還沒搞透,就被甄調到軍團作戰科管警備治安,也就是俗稱的營區整體安全防護這就是為什麼我去看運動現場和別人不一樣,這麼多年了,防禦方也沒什麼長進!只是攻擊方變弱了而以。

三處作戰科管的多,但是經費少,常要借用訓練科的經費,解嚴了,時代的變遷,為了要加強營區整體安全的防護,我們加強了許多的訓練,處長要訓練科的幕僚去成功嶺某師,拿回他們向外採購的各種警報係統製造商的資料,在軍團作示範時使用。

業管的是我,採購的不是我,經額龐大沒有依照採購法來辦,卻要我來簽結,怎麼簽就是過不了主計監察那兩關,結不了帳。更被指示,司令要全部連級以上單位,都要裝設,一個連隊裝齊,要花好幾萬採購費,弄不好的單位就拔官。

督導接到各級的反應,回來上簽,希望能由中科院來研發,或是下年度編列預算來採購。直後,就被幹的滿頭包,更慘的是要被調回關渡任少校旅情報官,當年我們期上要升中校。

這事,我跟參謀長反應,他竟然不知道,於是人事處長就被幹的滿頭包,有兩個營長缺讓我選,一個是預備師,一個是機悈化師,我選了後者。

不久後,聽到人事處長調金門佔少將副師長缺,年末,我突然接到調金門他那一個師,即刻報到。

從此,我軍人升遷旅途,走完了,就在我生中校的第一天。

調到金門登步部隊的284師,在新頭營守海防。

又忘了要和長官同僚們博感情,他們每天在搬火山吃吃喝喝,忙著學長好啊!長官好的!忙著喬官位!我卻蠢的去忙著知兵識兵的走據點,看海防抓走私,管官兵的伙食吃的好不好。從不見菜商,也不理長官的說法,外島有外島特殊的生態,是沒有辦法依法規來辦的。

我跟連長說,有壓力營長來頂,為弟兄們好的改革別怕!不久我就下台了,營長剛任滿1年又半個月。

懂人事的人就會知到,他沒犯錯,任營長職務必需要滿1年以上,才能調整其職務。

我守的很緊,很難在私德上,找得到我的麻煩,我任務的達成率,也不是問題。連一個申誡,甚至是書面的「訓叱」處份,都沒有一個,那年的考績獎金只領一半,在副師長主持的人評會中,會議紀錄記載通過我郭文鍾中校表現不佳,予以考績乙上。

少了半個月的考績獎金,不可怕,可怕的是,要報考戰院必需要有年度考績連續6個甲等以上,才准與報名,夠狠的嗎?

我不問那位副師長李有生少將,我就問參加考評會議,時任的參謀長政戰主任還有那些副職的,人事科長監察保防科長們,旅長旅處長,你們這一大批人的良知血性到那裏去了?你的良心過得去嗎?這不是多喝幾杯高梁酒就能忘得掉的。

有同學見故,罵我蠢,我說長官還是重用我的,重要的任務都找我,他說除非他不想幹了,幹活不用你,難道要用那些醉了還沒清醒的人來幹嗎?真蠢!

別忘了考績的文,也是在師長喝醉了,迷迷糊糊的情況下批發出的。那蔣公是為了要反攻大陸所建立的「登步部隊」!

它的榮譽到哪里去了!
那年過年除夕前,小女兒出身生,我在外島海防留守,妻一人在醫院留守,過年嗎?

很久後,才見到了她們母女倆!是我虧欠她們的。
都是爸爸的錯,升不了官,也照顧不了你妳們,真是對不起!抱歉! 

一年後,206新訓師,贏得了全軍新訓年度冠軍,全軍也沒有閒話說206是靠OOO的面子贏的。

一天,我倆在督導新兵手榴彈實彈投擲,在爆炸聲的間隙,師長問:我沒有接到任何的檢情說你有和測驗官出去續攤,訓練也如一般的正常,沒有特別的訓練,我們是怎們贏的?我一直的沒吭聲!只是笑了一笑!

到科裏報到的那天,我就著手想要光明磊落的搶冠軍,而且不讓任何閒話出現。用這來作為回報他的「知遇之恩!」

那時剛好要作年度的訓練計化,我就派我的承辦人常住兵監的步校,協助步校新訓呈辦人作業,每次他的提報,改稿,我們的人,都在現場,直到測驗計畫通過頒布,我們最清楚測驗的規則,就依規則找出每梯次兵員訓練的狀況,「避強擊弱」積小勝為大勝。

最後我們贏了總冠軍。

再堅固的牆也能找到「隙」,從隙著手,一攻即破。如此也,很多人都看過「扣針廠」,只有亞當斯密看後會思考。我也只是看到了「扣針廠」而已,如此之下,小弟要籌組「93怒潮黨」,不知各位有沒有信心!?

2年後,輪調回台,在關西旅當個閒職的旅作戰官,閒時在房門前,種了幾棵香椿,據說已成大樹了。

還是沒人敢用我,那時在總部人事署的同學OOO,把我推鑒給OO署,也沒人敢用。

直到不信邪的OOO來當師長後,啟動了我去接OOO高昇所留下的參三科長職缺,聽說金師長批我去師部,把政戰主任給嚇壞了,這是一個在政四列管有安全故慮的重點份子。好笑吧!

他就是不信邪!我去報到了,從此步上四任師長5年的作戰科長之職,直到退伍職訓離營前一天。

陸軍不知到還有沒有,幹這職務比我久,又升不上去,又換不掉的人了,奇葩了!

一切皆是緣!皆是命!也許:
每一個前因,都是為了後果的!

承蒙 郭文鍾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