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Yahoo論壇】軍人對馬總統失望 對蔡總統近乎絕望

2018年3月6日 Yahoo

廖念漢(奇策盟文宣部主任,曾任海巡署專聘講師)

228是國共內戰中一段意外插曲,也是個不幸事件,有關其中歷史真相,近代史學家早已給了答案,只是因政黨互異各自解讀,造成信者恆信之現象,因非本文重點不加贅述。

有網友戲稱:馬總統最驕傲的三件事,第一是外交的穩定,第二是兩岸的和平,第三是228的祭悼。8年任內,馬風雨無阻親自主持,肅然虔誠陪同家屬,貫徹始終未曾中途離席。

持平而論,李登輝執政12年,陳水扁8年,對228的謙卑態度都略遜於馬,或許馬自認是「外省總統」,必須勇敢肩負此政治十字架,其胸襟是值得肯定的。但當日前蔡總統對228說出-「台灣版的轉型正義真相調查,必須達到國際的標準」時,不啻全盤否定馬的苦心。

換言之,蔡總統要組成「國家轉型正義報告」撰寫團隊,來調查真相,也就等同告諭前三任總統28年任內,都沒有盡到查察賠償之責任。而此正應驗了柏拉圖-《理想國》書中關於正義的觀點:「只有強者的利益不論是在甚麼地方,都是正義」。

所以蔡羞辱馬就算了,但李登輝與陳水扁都算是綠營的人,其中李還是蔡的恩師,一筆抹煞李陳二人的努力就未免太過於矯情了,也正落實228永遠沒有真相的傳言,因為真相不是當權者想要的真相。

今年是馬卸任後第一年的228,(編按:應該是第二年)其仍一如往昔去擁抱受難者家屬,並在牆上提字-「面對歷史,就事論事,是非分明;面對家屬,將心比心,療傷止痛」。只是換來的仍是網友們的「提籃假燒金」,換成文言文的說法是「無奈明月照溝渠」。

所以套句神級網言-馬總統拼命在228帳戶存錢,而民進黨則輕鬆刷卡取款。只是馬這種《真心換絕情》的舉動,看在街頭反年改的退伍軍人眼裡,內心益顯得憤憤不平,尤其是缪上校墜樓後(未拔管前),馬的不聞不問、冷漠與冷淡,更是令軍人寒心徹骨。

接著談國軍另一個圖騰符號-823。「823砲戰」是國共內戰最後一次熱戰,陣亡官兵不分藍綠省籍,共計死傷2千2百餘人,全是為了保衛台海安全而壯烈犧牲。照理馬總統每年都應比照228親自參加,以三軍統帥身分撫慰英靈,鼓舞士氣。但遺憾的是馬除了在2008年參加50周年紀念,及2011年陪同前南非總統戴拉克前往和平園區落成典禮外,餘皆任由金防部「自由活動」。

而其中最讓老兵怨氣難消的是「古寧頭戰役」六十五周年前夕,馬總統在嚴明部長陪同下到金門連趕三個行程,其中之一是敲和平鐘。馬致辭敲鐘後就快閃離開,讓許多從台灣趕赴金門的老兵,起個大早從旅館到場等候,希望和馬總統握手照相的心願頓時破滅,皆感嘆道:「如果只是做做樣子,不如不要來,我們也省得等」。可見228與823,在馬心目中完全不符「比例原則」。

猶記得馬在卸任前對國軍最後的巡禮時曾自豪的說,他任內共視察國軍部隊學校共290次,而陳水扁及李登輝分別是118、131次。只是馬忘了次數並不能感動軍心,軍人要的是尊嚴及尊重。看看近日蘇聯總統普丁聽到《多想活著》,這首為紀念飛行員殉職的歌曲時,這位鐵漢總統竟然情不自禁地起立頻頻拭淚,令全國軍民為之動容。所以感動不在於次數的多寡。

今天相較於軍人對馬總統的失望,不如說對蔡總統近乎於絕望。馬拚命縫合228的傷痕,蔡拼命在傷口撒鹽;馬忽視了823,蔡根本不理823;繆上校墜樓馬沒探視是冷漠,但追究元兇蔡又豈能置身於度外?

轉眼間,陸軍官校校慶即將到來,面對招生的慘狀,素質的狂降,任由再多的文膽,再多的騈儷詞藻,絕對無法打動年輕人投效軍旅的心。在《大敵當前》電影中,蘇聯紅軍政委問幹部如何提升官兵士氣?在洋洋灑灑答案中,最令赫魯雪夫將軍滿意是一名上尉政戰官的答案-「給他們希望」。

最後我們希望,蔡總統能真心彌合228、重視823;爾後凡是羞辱軍人是米蟲、殉職飛官「夕鶴」的人,一律嚴加譴責(如能效仿普丁則更佳)。

另在軍人年改版本送進立院審議前,請蔡總統將所有政二代子女爭先恐後地投入政壇之「希望值」,作為檢驗誰肯將子女送進官校的「期望值」,就用這個精神與物質加總的「標準值」,作為軍人年改的樓地板吧。

(PS:蔡總統如果還不懂,不妨先請徐旭東的獨子徐國安,至立法院上一堂「為甚麼我會到美國念軍校並且上伊拉克戰場」,答案就出現了)

★ ★ ★ ★

photo  
▲繆德生重摔落地後,反年改團體為他舉辦祈福晚會。(圖/記者周宸亘攝)

王大師/洪仲丘案壓垮國民黨,那繆上校的拔管呢?

2018年03月7日 ETtoday 新聞雲

因政府罔顧年金義務而抗爭的繆德生上校,5日拔管離世。本想等翌日閱讀更全面的新聞,但卻發現號稱新聞自由的寶島台灣,居然沒一家報紙刊出這則新聞?抱歉,應該有一則。翻開《聯合報》報導奧斯卡頒獎典禮、核二重啟、中共人大、民進黨內鬨、侯友宜參選、婦聯會調查等新聞後,才會在第四版左下角的一隅,發現約iPhone大小的相關簡介。

當然,其他三大報是連一個郵票大小的待遇都沒,電子媒體則是匆匆來個跑馬燈;其他網路平台則在事發當下有幾個像樣的提及,隨後又被掩蓋。在繆上校失足後的幾天,網路排序還置頂一則《蘋果日報》的「繆德生與隊友『有心結』?網友分析這4點」的惡意臆測。這報導純屬看圖說故事,內容缺乏事實根據。

還記得4年前的洪仲丘事件嗎?一個陸軍下士因違法攜帶手機被關禁閉,最後因熱衰竭而死的事件。當時媒體對洪的報導可謂「五星級」待遇。各大電台「邪惡之眼」的瘋狂重播,光是這畫面,就讓范佐憲遭輿論定罪,更遑論事後紙媒、網媒、PTT與臉書的瘋狂洗版,以及政論節目的同場加映,讓台灣在一週內,醞釀出「萬人送仲丘」的萬人遊行,還捧紅了柯文哲、顧立雄、洪慈庸、九把刀、柳林瑋等人。同時間,李登輝的國安密帳案被搓掉了。更不用說後續反課綱學生大林的輕生事件,當時的媒體也是如肥皂劇般密集報導,直到一起「打拚」的夥伴們被抓包吃熱炒慶祝頭七,媒體也就只好冷處理。

photo
▲洪案發生後,公民1985行動聯盟號召民眾參加「萬人白T凱道送仲丘」活動,亦被稱為「白衫軍運動」。(圖/記者徐文彬攝)

這如此天壤地之別的媒體待遇,代表繆上校的死不具社會意義,也沒新聞價值嗎?不!前兩位的悲劇,對現任執政者而言是莫大的「政治資產」,然繆上校的死訊,卻是他們的龐大「政治負債」。繆所抗議的是政府因設計不良、經營不善、利益輸送導致上兆財富遭吞蝕的犯罪事實。與洪仲丘及大林相比,這個政府不會從繆的死訊中撈到政治利多,也無法對財團交待,甚至還要背負上兆元的年金義務,因此這新聞被「河蟹」了。反觀洪仲丘與大林的死訊,卻是值得被當成「政治大熱透」,因此媒體從第四權的角色,直接跳躍至「啦啦隊」等級。

那此時此刻都在播放什麼新聞呢?蔣公靈柩遭潑漆事件。說也奇怪,這群台獨小朋友不知怎如此容易破入慈湖陵寢,大搖大擺的將靈柩「潑好潑滿」,還有餘裕錄成影片。憲兵與管理員也攔得有氣無力,似乎是排練好般。不久後,繆上校的新聞就被蓋過去了。

這樣說來,台灣似乎有股勢力,想要掩蓋繆上校的悲劇,好讓幾兆的年金導入資本市場,否則快因美股修正而崩盤的台股,也會因未來沒這幾兆年金倒貨,而邁入「市場末日」。

不要以為這是危言聳聽,因為這就是目前執政黨的政策方向。民進黨說是因年金會壓垮財政,才要搞年改。台灣財政的確不佳,但政府卻在此困窘之際對股市的當沖與股利減稅,獲利大財團。換言之,財政困窘根本只是藉口,事實上,政府只是將繆上校等年金權利人的血液,輸入資本階級的體內。這點就值得勞工與年輕人注意了,年改看似一場世代正義的改革,實際上是利益重分配的工程,將財富從軍公教勞等中、下階級的血管中抽乾,慢慢輸入大企業的口袋中。

否則請解釋,為何要設計年金制度?為何要將年金投入資本市場?為何要用四大基金救股災?為何當沖與股利税被調降?為何證所稅被「河蟹」?還有最重要的是,為何繆上校的新聞,連洪仲丘與大林的小數點都不到?如果洪仲丘的死,淹沒了上一個政黨的生存,那繆上校的拔管,代價又該是什麼呢?

延伸閱讀:
徐旭東獨子進陸戰隊赴伊拉克 11年後他踏上接班路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