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圖:http://www.zhibeidy.com/index.php?a=shows&catid=1055&id=14472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居安思危  2018/11/01

大半夜,我被妻吵醒,說大樓可能發生什麼事,此時家裡完全停電,一片漆黑,管理員正在廣播器裡大聲呼叫,提醒住戶最好下樓緊急疏散,以維安全。

我和妻立刻奪門而出,沿著樓梯間一層一層下樓,不敢搭乘電梯,後來我發現公共用電是正常的,隱約聽到有緊急發電機啟動的轟轟聲,市電停了,管理員在凌晨兩點多廣播,確實事有蹊蹺,但不知發生什麼大事?

⋯⋯

下得樓,整個中庭、巷道有一股濃濃地燒焦味,已有一群住戶聚在管理室,你一言我一語,詢問管理員究發生何事?原來是管理員聽到一聲大爆炸的聲音,接著大停電,但不知爆炸來自何處?原因不明,又恐失火,為了安全起見,管理員第一時間處置,是先通報119,再緊急廣播疏散住戶,我認為這是很好的處理方式,以防萬一,至少讓住戶警覺,避免發生更大災損。

沒多久消防車、救護車都來了,還蠻大陣仗,後來我看不只是我們大樓,對面24層大樓也全部停電,週邊透天厝也全沒電,鐵定是台電供電出了問題,這是小區域停電,與我們大樓並沒有關聯,爆炸聲可能來自於某處變電箱或電線杆。

通常我們大樓地下室附近都會有一送電室,屬台電管轄,也只台電人員有鑰匙,一般人不可進入,由此輸送電源至電錶再到達各住戶,送電室若出問題,也只我們大樓供電異常,像這樣區域性停電,絕對是台電問題,於是我向管理員及消防人員說明,未久,消防隊看整體狀況並無其他災害,也聯絡台電公司派人來查修,隨即撤防。

這場小虛驚,讓我稱許的,是管理員的機警,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是大樓某處爆炸失火,住戶來不及疏散逃生,那後果難以設想,我們之前亦有管理員失職,在實際發生火災時,第一時間竟把警報器給關掉,沒有通知住戶,也沒通報119,更遲遲至10餘分鐘後才前往災區查看,還是我妻在全家逃生的時候通報消防隊,更可惡的是,我住10樓,8樓失火冒大煙,我們往頂樓欲至鄰棟乘電梯或安全門下樓逃生,這是唯一出口,竟然無法開啟,逃生無門……。

還有一個值得稱許的,住戶們沒有一個對管理員有微詞,沒人說他不對,相濟仗同舟,這是值得稱幸的,也顯示住戶們的水準,只是這麼大陣仗,還是有許多住戶事不關己,關門睡覺大吉,驚覺性差到極點。

我在海軍服務的時侯,曾在海總部台北作戰(戰情)中心待了7年,擔任上校管制長、副主任及主任職,處理過無數的緊急重大突發狀況事件,有軍事衝突、軍紀維護、營區安全、海空救難……等,大大小小事繁瑣,軍方都有嚴格的SOP可遵行,整體作業流程綿密謹慎,上從海軍司令,下至各艦艇、各營區指揮官應如何處置、命令下達,明確而周延,各個環節相扣。即使是軍方嚴格作業,都可能有所疏失,何況是民間?

在艦艇服務的時侯,也曾遇過不少影響安全的危險情況,三十多年軍旅,帶兵練兵,多所難免,我在服士官役學的是電子作戰,有一部機器叫ARGO-681電子截收機,經常會收到比如老共船艦、飛彈等危險信號參數,尤其在過了海峽中線、運補護航,偶會發出緊急警報,我們都會特別緊張,又怕往上通報會被指責,那時電戰官,甚至艦長就很英明,凡是有警報聲響,就表示有威脅,一律都必須向駕駛台通報,別怕,也是一種「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以防萬一」的心理,海上值勤戰備,本該如此,必須有警覺心。

這次台鐵普悠瑪脫軌事件,死傷慘重,官僚們幾乎將責任全推給司機員,然而這麼長列的火車,緊急處置的SOP一定會有,怎可能只有一名司機?遇緊急狀況一個人能夠處置?他的上司在做甚麼?如何指揮?行控中心就如同軍方的戰情中心,那是指揮管制的最重要中樞核心,指導第一線的司機員危機處理,難道全都停擺?事後全都推卸責任?

著名墨菲定律(Murphy's Law):「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 」亦即「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錯,那就一定會出錯。」墨菲定律緣於美國一位名叫墨菲的上尉。他認為他的某位同事是個倒霉蛋,不經意說了句笑話:「如果一件事情有可能被弄糟,讓他去做就一定會弄糟。」所以別不信邪。

我們對危機處理的觀念與驚覺性是不夠的,就像那些關起門來呼呼大睡的住戶一樣,這年頭有關處事的態度也比較隨便,包括軍方都可能難免,以前人當學徒,木工也好,水泥工也好,土水師、水電工、油漆、裁縫、女工,百業百工都是一步一腳印,台灣人說「照起工來」、「照起工做」,很嚴格的,我的二哥42年次,民國50幾年當電影戲院畫房看板學徒,一個月75元薪水,三年不准碰畫筆,全在打雜,看老師傅學畫畫,幫忙調顏料,受氣受罵,體力勞動與心理壓力極大,無非都是要你一步步按部就班,能夠成材,而非一步登天,現代人則「隨便」習慣了,年輕人也難承受,不懂也不願吃苦耐勞。

第一線執勤人員SOP很重要,管理及指導、指揮階層,包括行控(戰情)中心,這是一個整體環節,一步都不能疏失,否則可能一個年輕人的大意,造成老師傅一輩子的遺憾,「行船走馬三分險」,以往我在台北上班,幾乎每個禮拜都會坐客運車南北往返,有些客運公司會在發車前,找一名工程人員,穿著工作服打扮,手拿扳手,到車後方查看引擎,這舉動看似很好,但每次都讓我想發笑,那根本是虛晃一招,草草了事,不如不做,也只是做秀做給乘客看的。再看行政院又要成立一個「運輸安全委員會」,有必要嗎?不過又是疊床架屋,那還要交通部做甚麼?國家組織架構難道還不完整?多個委員會,一樣虛晃,一樣做秀而已。

在現代人做事襯採(台語,隨便之意),不照起工的狀況下,SOP不能馬虎,不能少,監督單位更不能形同虛設,昨晚我們大樓的管理員很稱職,做得極好,住戶們都能體諒,也不為難,沒人怪責,寒冷的夜,突有一股暖意,來自這盡職的管理員和溫馨住戶,如同孤獨的台鐵普悠瑪司機到罹難者公祭現場痛哭懺悔,家屬說:「不怪你」,那樣的慈悲大度,都是溫暖的人心人性,比起官僚殺人、卸責的高官,這些基層小民的行舉、互動和情操,偉大而令人動容。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