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不能吃苦,別當軍人!】2017.2.17

兩年前我所寫的一篇文章,今天不經意在南非榮光週刊第一卷第五期裡看到,再重新讀之,仍然感慨,如今國軍變革,兵役制度已全面改成志願役募兵制,軍校生以往被認定成國軍部隊各階層幹部訓練的搖籃與標竿,未來台海防衛需要這些優秀幹部領軍領導,是否仍能一如既往勇猛精強?軍校生的榮譽,還能永續?……以下是全文,再饗讀者。

一、既是軍人,怎能嬌貴?

一個退學的軍校生爆料說在陸官「馬桶大便用手摳」,引發輿論,說有一些軍校傳統管理上的學長、學弟制,階級劃分,很不人性,一堆人拍手叫好,似是而非。

台灣的教育變了質,讓我們的年輕人好逸惡勞,嬌寵到自以為是的地步,政府官員、政客帶頭違法,捨本逐末,年金改革鴨霸到天理都難容,也都「自以為是」的欺凌、貪瀆與不尊重任何人,上行下俲,太陽花無罪,家長們對孩子更是嬌生慣養,寵愛到無以復加。

我的感受,以我自己歷經士校、官校教育,服務軍旅三十多年的老軍人而言,「既是軍人,你怎能嬌貴?」如果部隊裡凡事都要求人性,每個人都嬌寵如公子哥或小公主,那還了得,部隊本來就有階級制度之分,軍紀是由外而內,整理內務,疊棉被,擦皮鞋,衣冠打理,打掃房間、廁所,都是很平常的事。

軍校生當然不同於大學生,連這些細瑣的日常保養勤務、灑掃庭除都怨聲載道,如何在與敵作戰中求生存、打勝仗?

我曾參加過一個軍校的懇親會,竟有家長質疑校方,說:「我的孩子是來讀書的,為什麼要他們出公差勤務?割草?掃廁所?……」

我的天啊,那你要孩子來讀軍校幹什麼?讓他去讀外面大學啊,這些連小學生都會做的事,軍校生怎不做?如果所有軍校生竟都如此不能吃苦耐勞,那將來當了軍官幹部,如何帶兵?

二、布萊德雷將軍的西點鍛鍊:

即使連強調人權至上的美國人,西點軍校也是一樣注重學生的日常生活教育,那是一種訓練,一種「服從意識」的基本訓練。

吳華/于青所著「布萊德雷」乙書,敘述二次大戰的美國名將布萊德雷五星上將(Omar Nelson Bradley)的故事,第二章寫到【西點鍛鍊】提到學長學弟制的軍校生:

「【大平原(著名的西點軍校閱兵場)】訓練的目的是向學員灌輸軍事生活的準則。近似野蠻的訓練,從基本的野戰訓練開始,學員們住在帳篷裡,每天進行隊列訓練、背包行軍、站崗放哨以及布置射擊場等科目的訓練。」

「教官們和高年級學員常用粗暴生硬的方法來訓練新學員:“挺胸!收腹!再挺一些!再挺一些!頭抬高!下巴往裡收!”這些口令,不容任何一個人反應遲鈍,要求每一個人都做得百分之百的準確。」

「在【大平原】無論你是出色的運動員,還是考試的尖子;不管你是嬌生慣養的寵兒,還是恃強凌弱的惡棍,都得規規矩矩,服服貼貼,稍有閃失,就會招致一頓臭罵。」

「教官們經常用“渾蛋約翰先生”、“混蛋加德先生”這一類的稱呼代替學員的名字。學員們在此必須告別平民生活,甚至也告別了原來的名字。」

「高年級學員戲弄低年級學員的做法在這時十分風行。他們經常要低年級學員長時間地伸臂平舉体操棒,或者雙腿在桌下伸直,還經常處罰新學員俯身在一根柱子上做出游泳的姿勢,如此等等。新學員不得違抗命令,他們能說的唯一一句話是:“是,長官”! 」

「在日常的訓練中,新學員要學會如何舖床疊被、打掃衛生、整理內務和放置步槍,連何時刮臉、擦鞋等都有明確規定。 」

這些訓練,在以我們歷經數十年軍旅生涯當中,真都已不算是什麼了,甚至比這書中描述的,還更艱苦許多,陸官有一種打野外訓練,半夜到學校後方墳墓堆裡亂葬崗夜戰,睡躺在棺材板上,跟死人骨頭對話,海軍官校有武裝游泳,各官校國慶閱兵踢正步……,如今想來,那辛苦的歷練,是有它實質意義的。

三、大陸人看西點軍校:

今日新聞(Now News)2015.11有篇「世界萬象」,講的是大陸清華大學到西點軍校訪問【清華國防生在西點軍校看到了什麼?】,有一段也提到:

「初到西點,讓這些清華學生覺得新鮮的是,飯前主持人還會宣布重要消息,比如西點終於有女生通關最難的體能測試。全體學員鼓掌歡呼後,一起拉開椅子開始用餐,彷彿每次吃飯都是一次慶祝之宴。」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同一連隊的12個人在一個大桌子上吃飯,「桌長」會向低年級學生提問,如果回答不上來,就會用推遲開飯時間來作為懲罰。吃飯時,低年級的學員要給高年級的學員主動遞調料。』清華大學電腦系的周界說。」

「相對於課堂上的自由,西點軍校在培養學生服從意識上『毫不手軟』。比如,高年級的學生不能和低年級學生談戀愛,以此顯示高年級學生的優越性;走在校園裡,低年級的學生必須走直線,而高年級的卻不用;如果低年級的學生做得不對,高年級的學生可以隨時批評他們。」

「『正是透過這種方式,來培養學員的服從意識。』殷明打聽之後才知道其中的奧秘。『服從意識』在各國軍校裡,都是一項重要的學習項目。」

沒錯,除了吃苦耐勞,就是要灌輸軍校生的【服從】意識,掃個廁所也叫苦,這種軍校生不要也罷。

萬丈高樓平地起,美國名將,我們中華民國的高階將領,不也都經歷過軍校生嚴格的洗禮,那種苦比這位爆料的軍校生,還更苦上數百倍,即使畢業,在部隊演習作戰,各種狀況的處置因應,比你掃廁所、清馬桶還辛苦不知凡幾,腦力的激盪,體力的消耗,品德的培養,耐力的持續,沒有軍校生的意志磨練,絕難承當大任。

四、海軍嚴格的保養維護概念:

三十多年前我在海軍官校,有種制度叫「三級保養」,無論教室、寢室,窗戶玻璃、地板、桌椅、廁所、浴室……,任何角落都必須一塵不染,這種嚴格訓練,才能讓你在船上維護所有裝備機械,因此為什麼我們海軍驅逐艦陽字號,能用逾六、七十年?更懂得如何惜物愛物,維持壯大的海軍國防武力,艦艇常規更律定每週五裝備保養校閱,每天早上07:30各裝備要開機暖機,每週六人員服裝校閱……,事事皆有定規,這就是軍紀。

那些年,我們也常因為馬桶沒擦乾淨,學長戴上白手套摸馬桶,甚至也是摳到裡面挑毛病,讓我在整容鏡面前罰站兩小時,跑操場10圈,也有人棉被沒疊好,出棉被操……,現在軍校生訓練已沒以前嚴格,輕鬆太多,受了一點氣或委屈,就有人拿來鼓吹大家別讀軍校,盡都是怨,未免也本末倒置。

五、美國對軍人的尊崇與省思:

我們的軍人老受鄙夷,這不是好事,有個部落格文章【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摘其小段:

「美國人的簡歷中,若有過一段軍旅服務,代表他曾用行動來效忠這個國家,在專業領域中會受到極大的肯定與尊重。」

申請過美國大學的人都知道,當過兵的話,托福/GRE補習班裡,熟悉美國國情的代辦人員,都會提醒學生在簡歷上特別註明:(舉例) 1985-1987, military physician of 2nd lieutenant in ROC Army (1985-1987 年在中華民國陸軍擔任少尉軍醫),有人更誇張的把 "步兵OO師OO旅" 都寫上去,刻意強調服役的事實,同時也向美國人表達曾用行動來效忠自己的國家。」

「在美國,你的上司會開飛機,並不稀奇,有私人飛機的,比比皆是,但開過戰鬥機的,就有如鳳毛麟角。我任職在一外商 High-Tech 公司,總部在加州矽谷,公司習於任用專業經理人。」

「有一年,上司新官上任履新,大夥就聚集在他的辦公室寒暄、自我介紹,他理著一個小平頭,衣服稜線分明,在他辦公桌上,有一架非常醒目的 F14 戰鬥機模型;他眼神有力的說,他自 TOP GUN 退役,他曾是 F14 飛行官,在波斯灣出過任務。」

「當時公司產品在草創初期,常需要業務、行銷、研發、品管各部門,即時有效溝通,他的軍人背景,也的確為新產品開發,帶來了一番新氣象。」

美國人重視軍人,更感謝軍人對國家的付出。

六、大便算什麼:

前幾天,去參加海軍官校校友會,有位老學長起來講話,他說:「我已88歲了,幾十年軍人下來,好苦啊!誰能瞭解?……一般老百姓能瞭解嗎?政府居然不放過我們,還要給我們凌遲……。」

摳馬桶有什麼苦?軍人的苦,是失去自由、綁約幾十年穿老虎皮,各種不自在,要受軍法軍紀制約,要離鄉背井、無法與親人常相伴、成天海上、空中、高山、離外島戍守警戒、演訓戰備,隨時必須犧牲生命……,摳馬桶,對我來說,太輕鬆了,我手機掉過馬桶兩次,不也這樣摳出來?

國軍救難的時候,是要撈、要抱、要抬那腐爛的長蛆的死人屍體的,作戰的時候,你的同袍的鮮血會濺到你身上,踩著他們的屍體往前進,敵人也會殘暴地刺殺攻擊你……,大便,算什麼?

既是軍人,怎能嬌貴如公子哥、小公主?還到處告狀取暖,國防部更離譜附和,唉,時代真不一樣了,聽說有些營區連打掃割草油漆的基本生活勤務都外包給廠商做了……,灑掃庭除,不是每一位軍校生最基本該做的事嗎?

孩子啊,不能吃苦,請別當軍人。

1.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photo.jpg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黃河 :你適合「軍職」嗎?

黎樵:《不能吃苦,別幹軍人》《半桶水的軍事專家》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