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圖:網路分享

2.jpg
前警總陳守山總司令私章拓印

Ching Tsai Lin

陸軍官校 68 年班

旬月前瞥見某學長所PO「英雄歲月」,前警總陳守山總司令所贈乙幀私章落款大合照;復中秋節將屆,想起當時某司令,藉由渠妻代筆回謝總司令秋節餽贈,實欲求官更上層樓,最後仍依現役限齡規定辦退事。

漢光演習(後稱1號)進駐陸總半年,寫警備狀況想定、兵推、參與演習統裁、過完中秋節,73年9月我以一介素人,承荐逕調警總人二組,承辦軍官人事與重要軍職任免、總司令交辦人事私函處理…等業務,在人事處可謂重中之重,到任我也頗感訝異,為毋負所託唯戮力以赴,初始案牘勞形宵衣旰食那是常事,我以勤補拙幸未辱命。

在戒嚴年代,警總自詡打的是没有砲聲的戰爭,特業單位多,人事具軍事、政治、社會等特性,學經歷經管歷練等自成一格。我二進二出都同在一個職務打轉,僅二進時短期調任人三組,承辦國家安全情報工作優秀幹部選拔…等業務,旋即命我回籠重操舊業。

人事請託鑽營關說亙古恒存,以個人經辦期間所見,警總人事尚能依規定循序經管歷練遷調,大致説來還稱公允。我承辦業務量多且雜,但不以為苦,傷腦筋的是總司令交辦人事私函的處理、代擬回函,那信封繕寫款式、稱謂、提稱語、頌候敬辭、信封啟封詞…,全是八股骨董玩藝兒,不經一番寒澈骨融會於心,你是無法得心應手的,私函擬稿呈奉核可後,才能以毛筆楷書繕正,最後用上私印,所以30有餘年悠悠歲月,那一方紅泥私章就是讓我印象深刻。

那時一般來說,有上下直接隸屬關係的長官,是不會給下屬寫信的,可以直接下條子吧?!因我所見時任參謀總長郝一級上將柏村,就未曾給總司令陳上將守山寫過信,常見的是立委,其次是監委或達官顯要,也曾見時任總政戰部主任王上將昇、聯勤總司令蔣上將緯國…等人私函。就記憶所及擇幾則列舉如下:

開頭所言,某司令藉中秋節總司令餽贈月餅、文旦機會,由其妻署名具函總司令致謝,略以:「敬謝總司令秋節餽贈,外子若未再向上派職,將屆齡解甲,枉以學經歷完整體魄猶健,不能再戮力報效國家,每思及此常床頭搔首,夜不成眠…」,求官意圖明顯,總司令未予回函,批示「依規定辦理」。查該司令候選名簿績序未在前,約半年達現役限齡即行退伍,這是我所見毛遂自薦未為錄用的首例。

詩人鍾雷曾以:「蓬瀛到處動絃歌,慷慨激昂鼓舞多,大漢天聲傳海宇,何人不唱***。」以讚揚名作曲家***,*子曾商調國安局,並蒙警總俞允,惟事經國防部查覺,以違反郝總長人事禁止鑽營請託關說禁令,要求撤銷該員國安局徵調案,並核予記過乙次。那是軍政、軍令分隸年代,總長說了算,我相信郝總長也是玩真的,但無礙,該員憑著自己的能力表現,後來也晉升了少將。

79年是國民大會代表,投票選舉總統的最後一次間接選舉權行使,視為蔣經國逝世後的接班選舉,關係主流、非主流權力分配,郝柏村、李登輝勢力消長、新黨出走…之指標,時任總政戰部主任王昇上將,積極為李登輝輔選,致函警總陳總司令略以:「**省國大代表***之子***上校任職貴部,來函希調佔上階缺,適值國大代表行使選舉總統、副總統職權期間,請能慎予妥處並覆。」陳總司令旋覆函*國代、副知王主任,略以:「貴子弟***上校學經歷完整,已納入培養計畫,遇有適缺,當優予調整。」俟選舉後則不了了之,*上校渠即另謀出路,外職停役調任**部,退休後遊走兩岸,現仍活躍於各社團。

某任職檢察體系逾30年,素有「**天」、「司法**」美譽者,於出任監察委員後為其內弟說項,也得同上內容函覆,但不同的是其內弟真的佔缺晉了少將,退伍後繼轉入退輔會任主管職,但因渠為人內斂謙和,倒也没給他這監委姊夫招來啥困擾非議。我觀察要論人事關說,監委這尚方寶劍是比立委利多了,立委還要看大小牌、看那個委員會來掂斤稱兩。

蔣緯國上將任職聯勤總司令時,致函陳總司令,姑隱其內容,覆函時陳極盡謙卑畢極恭敬,為稱謂、提稱語擬函被退稿多次,最後以《緯公上將軍總司令吾師鈞鑒:》定稿,緣以依序取中字稱公、軍階、職銜,至「吾師」據悉是蔣任陸軍指揮參謀大學校長時,陳刻受陸軍參大正規班訓,故以此相稱,「鈞鑒」則是最尊重的提稱語了。這麼落落長一串是屬空前,我見所未見,在不時興繁文縟節的現在,看來該也可能絕後。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身家健康是青山,功名利祿是夕陽,有人汲汲營營,有人孜孜矻矻,但盡了人事,最終還是要聽天命,命中有時終是有,命中無時莫強求,人生夕陽很快下山,若魚與熊掌不能兼得,那就虛懷看待,選擇留得青山在吧!

上文承蒙 Ching Tsai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圖文,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