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莎拉‧羅絲所著的D-day女孩,講述二戰期間,在法國奮戰的女英雄們。(圖/亞馬遜)

D-day女孩:諾曼第登陸的女性英雄

2019/06/06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75年前的6月6日,15萬盟軍登陸法國西北部諾曼第,從海岸以及天空,揭開收復歐洲的關鍵戰。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在這場代號「大君主作戰」期間,其實也有女英雄貢獻了心力以及生命,記者莎拉‧羅絲(Sarah Rose)發現了3位不為人知的女兵,她們分別是:安蒂‧博蕾爾(AndréeBrorel)、莉莎‧戴‧拜西卡(Lise de Baissac)和歐丹蒂‧桑珊(Odette Sansom)。

我們很強(We are the mighty)報導,參與諾曼第作戰的女性英雄,大多是秘密特工,隷屬英國特別行動執行組(SOE),這是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在1940年成立的情報機構,直屬首相府管轄,在特別行動執行組當中,有39名是女性特工。

1.jpg
電影「美國隊長」當中的女探員卡特,可以說是有所本,在二戰期間,確實有許多女特工在為盟軍的諾曼第登陸做準備工作。(圖/漫威)

75年前的6月6日,15萬盟軍登陸法國西北部諾曼第,從海岸以及天空,揭開收復歐洲的關鍵戰。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在這場代號「大君主作戰」期間,其實也有女英雄貢獻了心力以及生命,記者莎拉‧羅絲(Sarah Rose)發現了3位不為人知的女兵,她們分別是:安蒂‧博蕾爾(AndréeBrorel)、莉莎‧戴‧拜西卡(Lise de Baissac)和歐丹蒂‧桑珊(Odette Sansom)。

我們很強(We are the mighty)報導,參與諾曼第作戰的女性英雄,大多是秘密特工,隷屬英國特別行動執行組(SOE),這是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在1940年成立的情報機構,直屬首相府管轄,在特別行動執行組當中,有39名是女性特工。

羅絲的新書《D日女孩》(D-Day Girls: The Spies Who Armed the Resistance, Sabotaged the Nazis, and Helped Win World War II)寫道:「女性是D-day的隱藏人物,她們在這場大戰的貢獻絕不只是秘書、文書員而已,有些女性做了比男人更困難的工作,有些女性帶領男人打贏戰爭。 」

3.jpg
安蒂‧博蕾爾是第一位可查說考的女性傘兵,據說她有徒手格鬥的訓練,還表示能用鉛筆殺敵。(圖/ SOE)

1.安蒂‧博蕾爾 (AndréeBrorel):博蕾爾是第一位女性戰鬥傘兵,為解放法國而戰,直到納粹在D-day後一個月處死她。

博雷爾出生在1919年,是巴黎郊區的一個工人階級家庭,14歲時離開學校,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1938年)前,她在巴黎的一家麵包店工作。當戰爭開始後,博雷爾離開巴黎,參加了紅十字會的護理速成班,成為醫護員,治療與德軍作戰負傷的盟軍士兵。在法國投降後,她加群法國抵抗運動組織,主要負責救出淪陷區裡的盟軍士兵,主要是遭擊落的英國皇家空軍飛行員。據統計,她至少65名盟軍逃亡,路線是從法國越過庇里牛斯山,前往西班牙。

然而當西班牙也開始傾向納粹以後,她先是逃到葡萄牙的里斯本,然後轉往倫敦。雖然如此,她仍希望繼續為法國的解放而戰。到了1942年春天,SOE招募了她,成為盟軍特工,在她訓練包括跳傘、監視、破壞和徒手暗殺,不過主要任務仍以聯絡法國地下組織為主。

在她受訓期間,曾被問及「如果妳手邊沒有武器,妳要怎麼殺死一個納粹分子?」 據說她的回應是:「我至少會帶鉛筆,可以用鉛筆刺穿他的頭。」

她的指揮官曾形容她是「我們所有人中最傑出的。」

博雷爾於1942年9月跳傘進入法國,是目前可考的第一位女性空降戰鬥員。她擔任代號「繁榮隊」(Prosper)的地下情報組織的聯絡員,繁榮隊在法國北部組建游擊隊,對納粹進行游擊戰。她一直往來在巴黎和鄉村之間,協調空投資源,也招募、武裝和訓練的反抗軍成員。

然而,納粹的蓋世太保在1943年6月逮捕了博雷與其他3名女性成員,並將她送往納特茲維萊-史圖道夫集中營 (Natzweiler-Struthof),在D-day之後的一個月將她處決,她沒能看到戰爭勝利,年僅24歲。

據說,即使博雷爾在集中營的那段日子,她還試著在寫給妹妹的幾封信中,暗藏蓋世太保的密碼,也就她仍然繼續戰鬥著。

4.jpg
第二位女性傘兵莉莎‧戴‧拜西卡,她參與了D-day的前期準備工作,以及眼鏡蛇作戰的準備工作。(圖/SOE)

2.莉莎‧戴‧拜西卡(Lise de Baissac):與博雷爾一樣,拜西卡也是女性傘兵,她的傘命經歷比博雷爾稍晚一點。她兩次跳傘進入法國,成為法國抵抗組織在諾曼第戰役期間,與納粹戰鬥的第二號指揮官。

拜西卡家世不錯,她的家族是英國殖民地模里西斯的富裕家庭。1940年,當希特勒的軍隊進入巴黎時,她選擇為法國而戰,在法國投降後逃往倫敦,並接受SOE的招募。

她與博蕾爾情同姐妹,兩人是一起跳傘進入法國中部,拜西卡在法國西部普瓦捷鎮(Poitiers ),蓋世太保總部附近選擇了一套公寓,做為地下抵抗組織的基地,俗稱「安全屋」,她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騎自行車往來法國佔領區,工作是聯絡各地反抗軍,將情報與收音機交給他們。她經常每天要騎60~70公里的路,但她體力很好,不成問題。有一次,納粹攔住了她與她身後的無線電操作員,並且被搜身。當時她們沒有攜帶槍支,所以納粹沒找到什麼,也就讓他她們走了。然而她回憶說,那時候特別驚險,因為一枚礦石收音機的水晶從她的裙子上掉了下來,但她立即把水晶踩進土裡,沒有被發現。

1943年8月,她在普瓦捷的安全屋被被查獲時,所幸當時她不在,英國派出韋斯蘭德-利山德(Westland Lysander)飛機將她送返英國,她繼續在蘇格蘭培訓了新的女性SOE新兵。1944年4月,她回了被佔領的法國,前往諾曼第加入了當地反抗軍,主要工作是破壞諾曼第的通訊與交通線,戰略性地切斷了電話線、炸毀了公路、鐵路和橋樑,為2個月後的諾曼第登陸做出先導工作。

https://youtu.be/4kAFlWz6BYk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莉莎‧戴‧拜西卡晚年受訪的影片。

1944年6月5日,拜西卡從巴黎騎了三天的腳踏車,累了就在路邊溝渠中睡覺,終於到達諾曼第的抵抗組織總部,就是為了執行盟軍在登陸之後的情報收集工作。

隨著血腥的諾曼第戰役打響,拜西卡繼續領導間諜活動和破壞行動。收集了有關敵方陣地的情報,並傳回盟軍總部,是盟軍「眼鏡蛇行動」(Operation Cobra )的重要基礎,這場戰役美國陸軍部隊突破了希特勒的防線,打通前往巴黎的道路。

戰爭結束後,拜西卡在BBC工作,仍然擔任對敵廣播。她於2004年去世,享年98歲。SOE紀念館有她的紀念胸像。

5.jpg
歐丹蒂‧桑珊與她的三個女兒,桑珊是三位女英雄當中,唯一有後代的。(圖/網路)

3.歐丹蒂‧桑珊(Odette Sansom):桑珊生於1912年,在二戰爆發時,她是英國薩默塞特(Somerset)的一名28歲家庭主婦,此時已育有3名女兒,然而她有著熱忱的愛國心,另一方面她也對法國有感情,這與她出生在法國亞眠有關,因此當希特勒已經佔據了她的老家(法國),並且威脅到她的新家(英國)時,她覺得有必要加入戰鬥。

雖然她堅強、堅定、堅持不懈,不過28歲加入軍旅的她,比較難以適應高強度的傘訓,在一次傘訓中撞到頭而腦震盪,使她無法與前兩名女英雄那樣以跳傘進入法國時,而是偽裝成沙丁魚漁船的船員,偷渡進入法國。1942年11月,她抵達法國東南部,並且與自由法國游擊隊聯絡上,此時她認識了SOE的聯絡官彼得‧邱吉爾中尉(Capt.Peter Churchill),兩人在工作上相輔相乘、合作無間,邱吉爾相當仰賴她建立秘密無線電網路,用以協調降落傘降落,以及聯絡在隆河-阿爾卑斯區(Rhône-Alpes )的反抗軍,為D-day做準備。

6.jpg
歐丹蒂‧桑珊與傑克邱吉爾,他們是法國地下組織的情報搭檔。(圖/SOE)

7.jpg
以歐丹蒂‧桑珊與傑克邱吉爾的事蹟為藍本的電影,在1950年是票房名片。(圖/網路)

工作上的合作,使她與邱吉爾墜入愛河,不過兩人都沒有說破,因為在戰爭前,她已有自己的家庭。然而1943年4月,蓋世太保逮捕他們。她知道兩人都有可能因間諜而被處決,她設法說服蓋世太保,她的指揮官是彼得邱吉爾中尉,就是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的親戚,而自己是他的妻子。事實上,彼得邱吉爾與英國首相沒有任何親戚關係,但是桑珊成功的欺騙德國人,兩人確實沒被處決,但是肉體的折磨卻避免不了。

桑珊被關押在德國境內的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Ravensbrück),而彼得則關在法國的福雷斯監獄(Fresnes Prison)。桑珊忍受著單獨監禁,並遭遇10~14級酷刑,直到1945年春天,當地被盟軍收復,當她被盟軍找到時,桑珊的背部已經被打了無數次、腳趾甲被拔出、身體有烙痕,然而她堅持什麼都沒透露。

在戰爭結束後幾年裡,桑珊的證詞,證實了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的虐待事件,指揮官弗雷‧舒倫(Fritz Suhren)與其他SS軍官被判定戰爭罪。

戰後,這對特工搭擋在1947年結婚,不過維持時間不長,1956年兩人離婚,改嫁給另一名SOE的成員。桑珊在1995年辭世,享年82歲。1950年,英國製作了以歐丹蒂為名的電影,就以他倆人事蹟為藍本,是當年英國票房第4高的電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