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翻攝自黃聖航哥哥臉書

黃聖航肉身護總長
下身毀大體沾泥濘

2020年1月3日 上午 三立新聞網 記者陳佳鈴

黑鷹直升機失事罹難的參謀少校黃聖航,遺體今天凌晨被送回苗栗家中。親友哀慟指出,黃聖航擔任參謀總長沈一鳴的侍從官,生前最後一刻仍盡忠職守,雙手緊緊抱著守護總長。

photo.jpg
連夜接回黃聖航遺體見母最後一面,兩姪女跪地迎接。(圖/翻攝畫面)

家屬表示第一時間接到噩耗,母親焦急擔心想要趕快北上,不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讓她癱軟一度無法行走。後來才由黃聖航哥哥與其他家人北上把黃聖航接回老家。凌晨一點,在警車的開道下,載運黃聖航遺體的廂型車緩緩駛進他位於苗栗頭份住家街道,一看到黃聖航回到家門前,親友長輩放聲痛哭,黃聖航的兩名姪女跪地迎接,黃聖航的哥哥手捧著弟弟的牌位,與孩子們淚眼相擁,場面哀戚令人鼻酸。

photo.jpg
「我們接你回家」黃聖航哥哥與親友北上接黃聖航。(圖/翻攝自黃聖航親友臉書)

與黃聖航哥哥宛如親兄弟的苗栗縣議員徐功凡表示,母親難過到無法親自北上,他答應黃母無論如何今天一定會把黃聖航帶回家,讓她見最後一面。徐功凡說,「在台北等待過程真的很難熬」,尤其看到失事現場照片,擔任參謀總長沈一鳴侍從官的黃聖航被尋獲時,雙手緊緊抱著總長,可以想見他生前奮力守護,「最後一刻仍在盡忠職守」,實在感到無比欽佩與不捨。

黃聖航的大體下半身毀損,全身沾滿泥巴和油污,大體昨天先由軍方找專業人士清洗後,再交給家屬,凌晨由黃聖航的哥哥親自接回苗栗。媽媽見到兒子的那一刻,十指連心撕心裂肺的痛完全崩潰。一旁的親友說,黃聖航上周五(12/29)回家,還特別叮嚀母親要多多注意身體,最近比較忙尤其接下來要過年,可能沒辦法每個禮拜都回家。沒想到這句叮嚀竟成了遺言,母親的悲痛不捨難以言喻。

★ ★ ★ ★

photo.jpg
在黑鷹墜機意外中罹難的參謀總長少校侍從官黃聖航的遺體,今天凌晨返抵苗栗頭份家中。圖/記者胡蓬生翻攝

最後一刻還雙手護衛著總長
侍從官黃聖航遺體返回老家

2020-01-03 聯合報 記者胡蓬生

「最後一刻他還抱著總長不放!」在黑鷹墜機意外中罹難的參謀總長少校侍從官黃聖航的遺體,今天凌晨在哥哥黃聖裕、苗栗縣議員徐功凡等人的護送下返回苗栗縣頭份市田寮里的家中,2名姪女持香跪地迎接,場面哀戚;黃聖航的遺體在直升機殘骸中被發現,當時還雙手環抱在下方的總長,家人為他不捨,但也為他盡忠職守的表現感到驕傲和光榮。

黑鷹直升機昨天傳出意外後,黃聖裕就悄悄趕往台北,等待救援的時間他不敢告訴母親弟弟出事的狀況,直到黃聖航確定罹難;昨天黃母堅持要見兒子一面,取得軍方同意後,昨天深夜11點多黃聖航的遺體從台北三總出發,今天凌晨0點40多分由警車開道返回頭份住家。

「聖航,到家了!」黃聖裕捧著弟弟的牌位、好友縣議員徐功凡捧著黃聖航的遺照下車,親友傷心不捨的呼喊,場面讓人感傷。

黃聖裕和前兩年過世的黃父都從事禮儀業,今天凌晨接回弟弟遺體,由同業好友協助修復黃聖航的遺體,直到今天清晨5點才忙完;靈堂擺設完畢,上午不斷有親友及縣內人士來拈香致意。

「媽媽妳放心,弟弟的面容還是一樣帥氣!」黃聖裕說,他昨天在台北松指部等待救援狀況的消息,生為兄長「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這段等待時間是難以承受的煎熬,見到弟弟遺體,他的面容都完整漂亮,傷勢多集中在下半身,他趕緊打電話安慰母親。

他說,黃聖航生前已有論及婚嫁的女友,昨天出勤前還跟女友通了最後一通電話,雙方並計畫拜訪家長,他也為弟弟準備了新房,沒想到會發生如此意外。

1.jpg
在黑鷹墜機意外中罹難的參謀總長少校侍從官黃聖航的遺體,今天凌晨返抵苗栗頭份家中。圖/記者胡蓬生翻攝

2.jpg
黃聖航的遺體凌晨運返頭份住家,靈堂上擺設他生前的軍帽,上午陸續有親友、地方人士來拈香致哀。記者胡蓬生/攝影

3.jpg
黃聖航的哥哥黃聖裕為弟弟不捨,但也對弟弟的表現感到光榮。記者胡蓬生/攝影

4.jpg
在黑鷹墜機意外中罹難的參謀總長少校侍從官黃聖航的遺體,今天凌晨返抵苗栗頭份家中。圖/記者胡蓬生翻攝

5.jpg
黃聖航的遺體凌晨運返頭份住家,靈堂上擺設他生前的軍帽。記者胡蓬生/攝影

https://youtu.be/VL11b1NJ0To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 ★ ★ ★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忠勇侍從,是真軍人!】2020/01/03

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的少校侍從官黃聖航,在飛機罹難時雙手仍U形緊緊環抱著總長,守護到最後一刻,這一幕令人動容,鼻酸淚崩。

我們以前在軍旅生涯裡,常看到高階將領的侍從官或秘書、辦公室主任等,對於他們的主子,絕對都是忠心耿耿的,他們之間的感情與一般袍澤的革命情感不同,甚至可以說與父子、親情間的情感來形容,會是更貼切一些。

我因為工作關係,最常看到這些高階將領與侍從官們的親切互動,以往我在海總部,每天必須向總司令進行晨報,某次天冷,有位長官提前進到會場,他的侍從官立刻從樓上幫他取來一件夾克外套,在會議室門口走道上幫他披上,拉好拉鍊,再掛上調整好領帶,那看似嚴肅的長官與部屬的互動,狀竟溫馨,一位高階老長官,一位年輕侍從,那畫面讓我看了快掉下淚來。

侍從官這工作其實並不輕鬆,我的一位參謀,也曾是某總司令的侍從官,負責打理長官的所有行政庶務與生活細節,他說:「我們就像父子一樣,甚至比父子還親,他兒子女兒也沒像我那樣,他不能沒有我,舉凡要理髮、要看病、要派車、要開會,要去哪裡?要送禮給誰?要包紅、白帖,慰問賀卡,即使住院,還得擔任看護,幫提點滴、尿袋扶著上廁所、幫洗澡……,沒有我,長官全身都不自在,退伍了也是。」

畢竟軍人,特別是高階將領,除了日常開會、視察部隊(海軍尚須至高山站台、外離島、海上艦艇慰問官兵或親臨演習視導)、接受校閱、例行督導、演訓、看公文、後勤、建軍、外交軍事交流、兩岸對峙、危機狀況處置、應酬……等等,每天行程滿滿,完全沒有了自我,全心全力都在國防安全與軍事事務工作上,現在的將軍真不是人幹的,必須有狀況極佳的體能,清晰的頭腦,還有反應快速、靈光的侍從參謀照應一切。

黃聖航少校,盡忠職守,當搜尋救難人員抵達時,他雙手環抱總長到最後一刻,夾縮於飛機凌亂的殘骸之間,英勇殉職,是真軍人,看那畫面,與往年我在海軍總部看到那年輕侍從官的畫面,這次更激動了,淚已盈眶,這是忠勇軍人的表率,國家真該頒給他「忠勇」勳章。

護主之心,至死不渝,激昂臣子忠勇風,一棺忠勇骨,好樣的男兒,黃聖航少校,您是真軍人,向您致最敬禮!RIP……。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隨員工作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