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作為立院菜鳥,每天都準時7點到立院報到,準備質詢資料。(圖/鄭清元攝)

【解密吳斯懷1】
沒有殺父奪妻之仇 
吳:網軍可以不認同我 但不要羞辱我 

04月05日, 2020 CTWANT 記者 / 李承值 

國民黨立委吳思懷從被推上不分區名單那刻起,就成為泛綠陣營的靶心,進到立法院更被外界點名是民進黨的「政治提款機」。即使泛綠政治人物「監督」吳斯懷,遠比執政部門積極,甚至國民黨內也將他視為「毒藥」,黨主席江啟臣還要求黨內建立考核評鑑辦法,吳斯懷依舊坦然面對指教。

面對黨內外風風雨雨,從軍44年的吳斯懷不動如山,心若止水。進到立法院一個月後,採取積極公關策略,接受媒體專訪,文字、電子或廣播等,他來者不拒;專訪內容也葷素不忌,暢談他的人生哲學。本刊約吳斯懷專訪那天,一進到他辦公室,吳斯懷開朗地笑說,「我沒有迴避媒體,都很歡迎,過去也遇過有一網紅直說對我印象不好,但後來一聊,翻轉對方印象。」專訪前,吳斯懷十足把握,今天會翻轉記者印象。

對於成為綠營提款機是否會在意?吳斯懷淡然地說,「這正常,我接受,這就是民主國家。」只是這老將軍不懂的是,他和這些網友沒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為何要用惡毒的言語羞辱他?「可以不認同我的論點、批評我,但不用羞辱我,因為我也不會刻意回應。」他面帶困惑地說。

photo.jpg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進到立法院後,話題不斷、聲量不減,儼然成為政壇內的焦點人物。(圖/鄭清元攝) 

這位政壇新手、立院菜鳥頗有感觸地談論,「從事公共活動的過程中,發現台灣真正的危機,並不在於統獨,而是台灣沒有理性思辯的空間。」吳斯懷也自我反省指出,其實不只年輕人,屬於他這一輩的中老年人也是,藍綠劃分清楚,只要非我族類,就其心必異。「政治立場不同,不聽對方說什麼,就直接對罵,一開口就罵對方舔共、親中,這才是台灣真正的危機。」他感嘆地說。

或許是幾年前的反年改衝撞形象太過深刻,進到立法院後的吳斯懷「彬彬有禮」,令記者印象深刻。面對泛綠陣營的尖銳挑戰,吳斯懷總是平心靜氣面對鏡頭,這是什麼人生哲學?這位老將軍面帶笑容地吐出中華文人一貫的內容,「重要的三方面,包括教養、修養和素養。教養就是家庭教育,從小就讀論語,學習待人接物,媒體面前從沒口出惡言、講粗話,這就是家庭教育;修養在於從軍44年的涵養,晉升上校後,就開始反省,決心不再罵人、專心養望;素養則是知識的累積,媒體報導我很多,但我都不去批評,我問政有沒有內涵,就讓社會公論。」

「我是很平凡的人,我在軍中都是幹最辛苦的工作,24小時、半夜即時回應,很高興軍中的訓練,塑造出來這樣的我。抗壓力夠,這在從政路上很受用。」從軍44年後進到政壇,吳斯懷不像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反而像是準備十足的獵人,耐心屏息等待著出擊那一刻。

photo.jpg
面對綠營的「鎖定」消費,國民黨立委吳斯懷坦然面對,並積極開拓臉書、IG等社群發言管道。(圖/鄭清元攝)

【解密吳斯懷2】
「同仁的恨一輩子記得」 
他終生為同袍爭福利

04月05日, 2020 CTWANT 記者 / 李承值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考核評鑑辦法」尚未建立,黨內同志的劍一時半刻還無法架在吳斯懷頭上。立院新生的吳斯懷表示,他有國防軍事專業,建軍備戰等問政,不談枝枝節節,直接找出關鍵因素;現在主責委員會是社福衛環,醫療、勞工和環保等議題,「我請教專業,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前環保副署長邱文彥都是老師,很努力學習,扮演好角色,問政的東西要有深度,更要接地氣。」

這位近70歲的立院菜鳥很有幹勁,他每天6點起床、7點到立院,每天閱讀四大報紙,跟部會要資料,跟助理一起研讀,有種大一新鮮人的感覺。吳斯懷話鋒一轉繼續說,「中火議題,我從國家能源政策出發,2025燃氣發電真的能佔比50%嗎?台灣的儲氣量能撐多久?假如兩岸戰爭,一定會遭遇海上封鎖,台灣怎麼辦?綠能夠穩定當基載電力嗎?這些都是科學數據,經濟部卻無法精準回答。」老將軍不吐不快似地一口氣說完。

「我不懂政治,也不懂得交換利益。」訪談中,吳斯懷冒出這句話。反年改戰將到立院菜鳥,吳斯懷總是被台灣社會貼著負面標籤,但抽絲剝繭後,會發現他關心同袍權益、民生議題的軸線不變,其實他不太思考政治問題,而是特別注重「個人權益」。

photo.jpg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出身自革命家庭,對中華民國有特別的情感,中華民國不只是國家名稱,更是家族記憶。(圖/鄭清元攝)

吳斯懷宏亮的聲音說著,「部隊44年,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很少有部屬離開後來罵我的。我從很早期就注重基層的福利,跟同仁一起救災,歷經賀伯颱風、921大地震等,我和弟兄無役不與,跟基層同甘共苦。」他還提到在金門當兵的日子,「我當師長時,旅長、營長的假,我一天都沒少給過;若有問題,就去跟司令官爭取,自己擔。師長、旅長不能同時休假,我就給旅長先休。」

問老將軍為何重視同袍福利?吳斯懷停頓一會吐出,「很多悲慘例子,我一輩子記得。」當時在馬祖當初級軍官時,有位同袍太太生產,電報來說難產、很危險,要求我同仁是否可以回家陪產?但上頭竟說,軍人跟難產何干,回去也救不了,不准假。當時都是搭軍機、軍艦回本島,需要提前申請;結果不到一周,第二通電報就接到「太太難產死了。」

訪問進行到此刻,吳斯懷眼神中似乎照映出那位同袍的表情。他說,「那個同仁見不到太太最後一面的恨,我一輩子記得。其他故事,還包括遇到父母親病危,同袍卻因為部隊演習無法休假,結果演習結束,人還沒上船回本島,親屬就走了。」這些血淚反而讓這位熱血軍官成為一個「有能力照顧部屬就扛責任的長官」,並持續到現在。

photo.jpg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回想起從軍44年,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基層同袍不幸遭遇,也強化他為軍人爭取福利的決心。(圖/鄭清元攝) 

【解密吳斯懷3】
革命血統闖政壇 
自助哲學過難關

04月05日, 2020 CTWANT 記者 / 李承值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身為中華民國退伍軍人,最受到爭議應該是到中國大陸聆聽習近平「訓示」,對於網傳他出席論壇的照片,吳斯懷平淡地說,「赴陸參加很多論壇,我都會提到中華民國,有一場習近平場合的前一天有個論壇,我發表了22分鐘20秒談話,有老學長幫我錄影為證。我提了中華民國就8、9次,堂堂正正講,藍綠政治人物誰在中國大陸做得到。」

赴陸議題講開了,吳斯懷順勢切入他的兩岸論述,「統獨根本不值得去吵,和平發展是兩岸人民公約數,台獨就是假議題。我也知道台灣絕大多數人不想被對岸的制度統一,我也認同,本人也不想被對岸現在的制度統一,台獨是美國、日本都不贊成。要認知的是,仇中、恐中都不是好事。」

吳斯懷說,天安門事變、二二八事件,為社會留下多少仇恨,一百年都洗不掉。「所以我常告訴對岸,千萬不要使用武力、台灣拒絕武統,這也是我有關於兩岸的所有質詢稿初衷,兩邊都不要互相挑釁。」立院菜鳥似乎在回應外界對他質詢稿文字的誤解。

談到兩岸議題,吳斯懷對中華民國的熱情也湧現在記者面前。「我祖父是廣東人移居南洋,參加同盟會支持孫中山;父親投筆從戎,黃埔軍校16期,挨了子彈退休。外公的弟弟史堅如,則是追隨著陸皓東一起為革命犧牲。」吳斯懷身上流著是革命血統,所以會向體制、政府對抗,就不太讓人意外。他說,「我是很反叛的人,只要是不對的事情,我就敢挑戰,為基層民眾爭取權益。」

photo.jpg
國民黨立委吳斯懷最享受的人生時光,莫過於是與家人相處的時刻,感情好到女兒會隨身帶著吳斯懷年輕的帥照。(圖/鄭清元攝)

一陣革命熱血過後,吳斯懷笑著對記者說,「我其實也很想理解年輕人,常請教年輕人意見,自己心態隨時調整。軍人退休後,歷經紅十字會秘書長、帶著弟兄反軍改,有幸進入立法院。我人生夠了,也無所求,只求做出一個正道形象,不只對得起自己,也要做對人民有幫助的事。」

說出「人生無所求」的吳斯懷,展現出一種近乎宗教情懷的使命感。對於頻上媒體,他說最近有朋友捎來一段話,「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人若精彩,天自安排。」人生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體悟,面對各種遭遇,吳斯懷決心要先自助。

政治人物專訪必問的題目:外界負面評價這麼多,家庭有受影響嗎?令記者意外的,吳斯懷馬上迸出,「很融洽,我回到家都是扮演耍寶。」吳斯懷談到家人真的很開心,他和太太、孩子,甚至是岳家的感情深厚,政界紛爭、社會議論都無法打擾吳斯懷的家人時光,那是快樂的世外桃源。

談到家庭,吳斯懷笑得開懷。他說,「一定要教你們幾個字,對太太,就是要回『好、可以、沒問題』,保你一輩子平安。人生苦短,一定跟家人要好好相處。」邊說邊拿出自己年輕時照片,笑說家人都會把他放在皮夾裡,談到家人,吳斯懷很得意。

一個多小時的面對面訪談結束後,記者要求吳斯懷委員一起到院區走走拍照。一出辦公室大門,負責打掃清潔的阿姨就像鄰居一樣跟他打招呼,並直接問說要去哪裡?這在立法院並不常見,吳斯懷真的是一個特別的立法委員,未來4年很值得期待。

延伸閱讀:

吳斯懷立院質詢時質疑:軍事訓練役士兵役期間總共只射擊過56發子彈,無法成有效戰鬥員與後備兵源
photo.jpg

吳斯懷立院質詢:《提恢復軍審法,讓基層部隊有蘿蔔也有棒子》《燃氣配比將占50%,中國若封鎖海運,台灣能源存量恐出問題》
photo.jp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