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統派人士對郝柏村的不滿有三點,一是他沒有利用手中還掌握兵權的時候發動軍事政變。二是他太過度堅持中華民國抗戰史觀,不利於國共的和解。至於第三點,則是郝柏村主張的「緩統」,看在很多深藍人士眼中其實就等於是「不統」。

 

許劍虹
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博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統派人士對郝柏村
「出言不遜」背後的三點不滿

2020/04/10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此次郝柏村院長逝世,整體而言藍綠紅三方高層對他都抱持了肯定的立場。藍的肯定他民主開放,綠的肯定他反共保台,紅的則肯定他抗拒台獨。但是來自三方的基層網民,仍有不少對郝院長出言不遜。

綠色網民譴責郝柏村的反台灣立場,認為他是鎮壓民主運動的「軍頭」,大陸網民則對郝柏村在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迫害福建漁民的歷史耿耿於懷。

有趣的是,基層泛藍支持者也並非如鐵板一塊的肯定郝柏村,包括在筆者版面上,攻擊郝院長的深藍或者統派網友其實所在多有。

統派人士對郝柏村的不滿主要有三點,一是他沒有利用手中還掌握兵權的時候發動軍事政變,從李登輝手中搶奪政權,把「本土政權」扼殺於搖籃之中。二是他太過度堅持中華民國抗戰史觀,不利於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和解,凝聚兩岸共同反台獨的能量。

至於第三點,則是郝柏村雖然是統派,主張的卻是兩岸可以談個150年到200年的「緩統」,看在很多深藍人士眼中其實就等於是「不統」。而且郝柏村以「統派大老」的身分,出面阻止退役將領和深藍政要不得與中共發展過於緊密的關係,更讓深藍人士覺得他的「威脅性」其實不下於民進黨。堅決捍衛中華民國法統的郝柏村,其實是被部分統派人士定義為「華獨」,甚至於「獨台」的。

1.jp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沒有以武力推翻李登輝

郝柏村的死訊一傳出,率先對他口出惡言的台灣名人並不是來自獨派或者本土陣營。反而包括蘇貞昌、蔡英文、施明德與林濁水等民進黨人,都願意暫時放下與郝柏村的意識形態之爭,肯定他保衛台灣的貢獻。

反而是統派色彩濃厚的中國時報發行人王丰,第一時間就在他的Facebook個人版面上大罵郝柏村「有勇無謀」,成為深藍陣營中第一個向郝柏村開槍的深藍人士。

何以批評郝柏村「有勇無謀」?王丰如此評價道:

郝柏村這人可謂「有勇無謀」!他怎能輕信李登輝一句「肝膽相照」就對這廝掏肝掏肺?更笨的是既無「杯酒」就傻乎乎「自釋兵權」棄總長就院長。傻呀!對郝柏村「肝膽相照」的是誰?蔣經國呀!蔣經國糖尿病重苦於失眠,三天兩頭急召郝柏村去官邸夜談。蔣家兩代交情才是「肝膽相照」。

過了30分鐘後,王丰繼續發文批判郝柏村:

為什麼我說郝柏村「有勇無謀」?大家知道李登輝最崇拜誰?德川家康!德川家康是日本最陰狠的軍閥,先後背叛了今川、織田信長,最後又背叛了豐臣秀吉,斬殺其滿門。李登輝崇拜這種敗德殘暴的德川家康,又豈會真的和郝柏村「肝膽相照」呢?別傻了!天真的國民黨「高級外省人」貴族!

從王丰的發言來看,顯然他是在譴責郝柏村不應該上李登輝的當,放棄參謀總長職務擔任行政院長,把三軍的指揮大權奉送給了李登輝。

意即他認為,郝柏村就算不發動兵變推翻李登輝,也應該永久掌握軍權來牽制本土勢力,好永遠維持對他真正「肝膽相照」的兩蔣政權。顯見對於部分經歷過「二月政爭」的外省二代而言,他們認為郝柏村的退讓剝奪了他們傳承自父輩的「特權」。

許多外省深藍人士認為,郝柏村如同南非末代白人總統戴克拉克(F. W. de Klerk),解除了種族隔離制度,並把手中大權交還給黑人,換來的是白人在南非被當成「二等公民」看待。最後南非也因為剝奪了白人特權,讓「不懂治國」的曼德拉(Nelson Mandela)上台,變成一個經濟發展遲緩又民生凋敝的國家,許多白人為此移居海外,同樣的故事也在台灣上演。

2.jp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南非末代白人總統戴克拉克

他們認為郝柏村應該效法的對象,是在1980年奪權上台,並且以武力手段鎮壓光州民主運動的大韓民國軍事強人全斗煥。新加坡的李光耀、南韓的朴正熙與全斗煥等東亞威權領袖,一直都是台灣深藍人士所崇拜的對象。對於蔣經國去世後,外省族群當中不再有這樣的強人,老一輩深藍人士不免在閒聊中透露出遺憾之情。

迷信槍桿子出政權,一直是許多深藍人士的通病。1980年9月3日,時任國民黨中央委員的段宏俊,就發表了一篇社論讚揚南韓的威權統治者,並且為靠軍事政變上台的全斗煥辯護:

大韓民國在朴正熙18年輝煌政績之下,民眾政治意識普遍提高,政治知識水準不讓世界一流民主國家,他們選出的總統,必然是當前韓國唯一最佳的領導者。

在南韓政府因鎮壓光州抗暴而遭到全球抵制的同時,段宏俊還如此這般的為全斗煥的行為開脫:

全斗煥在國家危難中首先舉起義師安定政局,消除野心政客,其次大舉整肅貪污,從政壇權貴金鍾泌以下,肅汙行動逮捕了8,000官員,可為震驚全世界之舉。光州暴動平定之後,私通北韓的反對派野心政客一一就逮,軍法審判。

大陸也有社論批評郝柏村的魄力不如南韓這幾位軍事強人:

相比為了把握國家方向先後建立好幾個共和國的南朝鮮軍頭們,郝柏村雖然代表了台灣軍隊巨大的權力,但所作所為其實令人失望,既沒有在任上用好這一權力擺正台灣的發展方向,反而是在卸任軍職之後留戀軍權,以至於其政治信譽被李登輝借著所謂「體制外軍事會議」的機會嚴重挫敗。

幸運的是,蔣經國還真的不是朴正熙,郝柏村也不是全斗煥。早在經國先生去世以前,他就已經下定決心要終結蔣家的「槍桿子」政權,並交由郝柏村來執行。郝柏村支持李登輝的民主化政策,其實不是來自於別人,就是王丰所謂對郝柏村「肝膽相照」的兩蔣父子。因為在中美斷交的情況下,失去法統地位的中華民國只有民主化才有可能繼續存在於台澎金馬地區。

3.jpg
照片右側為發動光州事件的全斗煥正在接受審判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王丰與段宏俊等人,雖然總是東一句蔣家,西一句蔣家,但他們其實根本不在乎蔣家真實的想法。這些外省人真正在乎的,還是民主化之後他們身為「優勢族群」所失去的黨國特權。

過去他們跟著蔣家喊反共抗俄口號,並不是因為他們真的忠誠於蔣氏父子,而是他們如果不喊可能隨時送出小命,喊了卻能得到比台灣人還有其他外省人更多的特權。

只要能保住這些特權,不要提反對蔣家了,就算要他們高呼「毛主席萬歲」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眼見李登輝上台已經是不可挽回的局勢,段宏俊索性「不演了」,於1994年10月1日跑到北京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45周年的「建國大典」,為1949年將蔣氏父子驅逐到台灣的中國共產黨歡呼。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與王丰都稱不上是蔣家或者中華民國的捍衛者。

堅持「不合時宜」的抗戰史觀

其次則是郝柏村堅持的「蔣委員長領導抗戰」史觀,對於許多台灣主張「第三次國共合作」的深藍人士而言,確實也已經是「上一代的產物」。深藍人士認為如果泛藍陣營想要對抗民進黨的「皇民史觀」或「二二八史觀」,就必須要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建立一套有別於以往蔣家的「兩岸抗日史觀」,意即一套國民黨與共產黨都能接受的抗戰論述。

在這套論述中,「誰領導了對日抗戰」或者「誰抗日的貢獻比較大」等問題都必須要讓位於「國共聯合反台獨」的目標。

由於深藍人士時常在有意無意間把台獨等同或者塑造成所謂「皇民餘孽」,所以強調「國共合作抗日」的歷史就比爭論「誰領導了對日抗戰」與「誰抗日的貢獻比較大」更為重要。因為在深藍人士眼中,台獨就是二戰日本帝國的延續,光靠國民黨的力量是抵擋不過的。

中共自鄧小平上台以來,將抗日戰爭「正面戰場」功勞讓給國民黨,只堅持「敵後戰場」由共產黨領導的論述,看在深藍人士眼中已經很有誠意了,實在沒有必要再去為了爭奪那另外50%的領導權跟中共翻臉。

郝柏村堅持「蔣委員長領導抗戰」的原則,讓這些平常把自己打扮成「蔣家遺老遺少」,卻想要與中共謀皮的深藍人士無地自容,對他當然也就是恨之入骨。

4.jpg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前右)7日在金門歷史民俗博物館出席「抗戰歷史真相–民族正氣.永垂丹青 盧溝橋抗戰油畫展」揭幕活動並欣賞展出作品,在畫作「中國戰區受降典禮」前駐足良久。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7年7月7日

其中郝柏村曾經力挺的新黨,居然還是最早就此議題嚴詞批判郝柏村的統派政黨。當然譴責郝柏村的新黨人士,並不是身為老外省人的黨魁郁慕明。

郁慕明與段宏俊、王丰一樣,都是蔣經國系統出身的老國民黨員,都曾間接或者直接受過郝柏村照顧,自然不會違反中國人的倫理去批判這位經歷過抗戰和國共內戰的長輩。

率先對郝柏村嚴厲批判的,是敢於在網路上高喊「林北就是紅」的新黨青年委員林明正。或許因為他並非出自1949年被中共趕到台灣來的外省家庭,林明正向來毫不遮掩鼓吹自己親共的立場。而且林明正支持的還不是只是1979年後「改革開放」的中共,就算是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他也是給予正面多於負面的評價。

肯定毛澤東的中共,其實就是徹底否定掉了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統治中華民國的正當性,這在現階段對於老一代的深藍人士而言都還是一個跨不過的心理門檻,但林明正卻輕易做到了。

他不只否定蔣中正領導國家的正當性,更否定蔣中正是對日抗戰的領導者,在抗日戰爭的歷史論述上完全與中國共產黨,甚至於毛澤東時代的共產黨口徑一致。

林明正雖然不是外省人,但是卻娶了來自山東的外省人後代,而且他岳父還曾經是跟著高芳先,也就是前國防部長高華柱的父親在嶗山打游擊的青島保安隊老兵。所以對抗日戰爭的歷史,他雖然採用中共的價值觀,但卻也不是毫無所本的。

青島保安隊雖然是國民黨的抗日游擊隊,但是卻不是人人都認同蔣中正的領導,相信林明正光是從岳父那裡,就已經聽到許多不利於國府的故事。

5.jpg
台北地方法院26日開庭審理新科台北市議員侯漢廷、新黨青年軍林明正(圖)等人涉違國安法案件,林明正於庭訊後離開。中央社記者劉世怡攝 107年12月26日

而透過比對兩岸對山東與河北地區的抗戰一手資料後,即便是像筆者這樣的反共人士,也很難不做出華北戰場到了抗戰末期只剩下8路軍在與「日偽」對峙的局面。國民政府為了確保戰後能夠接收華北淪陷區,默許了許多國民黨游擊隊投效汪精衛政權,讓中國共產黨對蔣中正「不抗戰」的指控得到了某種層面上的「合理性」。

然而郝柏村在2015年接受國內外媒體訪問時,仍強調抗戰時沒有任何一位國軍將領投靠汪精衛政權,讓林明正感到非常火大。他在投稿給《祖國文摘》的文章中以「無恥」形容郝柏村「在八年抗戰期間沒有一位國民黨將領向日本人投降,也沒有國民黨軍隊被日軍俘虜,有的只是全體陣亡」的言論。從新黨與郝柏村深厚的歷史淵源來看,這是非常讓人難以想像的。

絕大多數筆者接觸到的深藍人士,雖然沒有像林明正那般激烈,但是在抗戰史觀方面確實也沒有郝柏村那般堅持。他們大多數的態度是「過去的歷史就讓它過去了,現在我們應該要向前看」。

甚至也有部分年輕世代統派認為,如今日本已經「改邪歸正」,出現與祖國大陸站在同一陣線抗擊「美帝」的徵兆,再去強調75年前中美聯合抗日的歷史亦無必要。

無論是面對今天的中共還是日本,越來越多兩岸大中華甚至大亞洲主義者主張「向前看」的立場,更讓郝柏村成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態勢下的一位「老派軍人」。當然對於這些統派而言,郝柏村給他們帶來的困擾還不是只有對抗戰史觀的堅持而已,還有他對延續中華民國法統的堅持,更被視為兩岸統一的「絆腳石」。

推遲兩岸統一的「統派大老」

站在林明正與王炳忠等年輕世代統派而言,他們身處在中國大陸崛起快速的年代,又沒有國共內戰的仇恨,更沒有親人在文革時代被中共鬥爭的經驗,自然會希望兩岸快速統一,好分享對岸的「和平紅利」。但是對於郝柏村等參與過抗戰和國共內戰的老一代而言,國民政府就是跟中共打打談談輸了大陸,讓他們對共產黨存有更多的懷疑和警惕。

尤其郝柏村是陸軍官校第12期畢業的黃埔系將領,又在美國受訓時接受民主思想的洗禮,自然不可能相信「統一」就能解決中國的所有問題。根據時任軍情局局長的黃世忠老將軍回憶,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變的時候,郝柏村就非常關心大陸民主化運動的走向,並要求軍情局提供適度的援助。郝柏村也在中共出兵鎮壓學生後,表達了強力譴責的立場。

6.jp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於兩岸該如何統一,怎麼統一,郝柏村的立場始終是反對「強統弱」和「大統小」,而堅持「是統非」。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體制併吞台灣,消滅中華民國在郝柏村看來就是「強統弱」和「大統小」,所以是他堅決反對的。只有代表民主的自由中國統一專制獨裁的紅色中國才是「是統非」,顯見在郝柏村的心目中,「是」是指中華民國,「非」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

兩岸必須要在中華民國已經實施的民主體制下統一,才是郝柏村所樂見的統一。不過郝柏村並非不顧現實的妄想主義者,知道兩岸實力相距甚大,現階段沒有可能出現中華民國統一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局面。

就連經濟實力與傳統武力遠勝於北韓的大韓民國,都沒有辦法統一整個朝鮮半島了,講中華民國統一整個中國無論是在大陸還是台灣都會被視為笑話一件。

所以郝柏村不會愚蠢到公開去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但這並不代表他放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而是他在手段上做了一些調整,希望打造一個有利於「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長久環境。

而要創造這樣的環境,首先就是要確保中華民國體制繼續存在於台灣,所以他堅決反對台灣走上法理台獨道路,因為這將使台灣共和國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前滅亡中華民國。

其次則是郝柏村經歷過對日抗戰與國共內戰,知道中華民族主義被煽動起來以後的恐怖力量。一旦13億大陸人萬眾一心支持共產黨「解放台灣」,只怕就算美國趕來馳援,中華民國也只會落得比越南共和國還要悲慘的下場。

畢竟台灣是在1945年抗戰勝利後才重新回歸中華世界的,台灣的法理獨立對大陸人的民族情緒具有太大的煽動力,這點是郝柏村院長非常明白的。

郝柏村將兩岸關係定義為「具國際因素的內政關係」,並以《中華民國憲法》來將台灣與大陸都套用到中華民國體制下的「一個中國」架構之內,既否定前者走上法理台獨的道路,也讓後者找不到理由武力犯台。只要中華民國不主動脫離「中國」的範疇,解放軍鷹派就無法挑起大陸的民族情緒支持自己以優勢兵力拿下台灣。

如沒有大陸民眾萬眾一心的支持,中共是絕對不敢冒著可能與美國開戰的風險主動攻打台灣。畢竟中共對大陸的統治也不是那麼具合法性,也遭受不少大陸民眾的質疑,不具正當性的戰爭很可能在對岸引起類似越戰時代美國那樣的反戰浪潮,導致共產黨自己先被推翻。郝柏村相信只要台灣堅守《中華民國憲法》就能立於不敗之地,但只強調「不獨」對他而言還過於消極。

7.jp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他認為中華民國政府可以更為積極,以「緩統」和中共爭奪民族主義的話語權。如果台灣積極主動爭取談判,會讓大陸人民相信台灣有「爭取統一」的積極性,從而可能對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政府產生更多好感。

但是與中共展開統一談判,是不是就是要馬上統一?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南韓早從朴正熙時代就展開了與北韓的接觸,但是到了今天都還沒有統一。

對郝柏村而言,其實他的統一時間表是150年到200年,而且最起碼還要是從2017年他提出的時候開始算起。由於兩岸到現在為止還沒真正就如何統一進行過談判,所以到他在2020年3月20日去世以前,這個150年到200年談判期限的第一年都還沒有開始。換言之,其實郝柏村並不希望在他有生之年看到兩岸真正走向統一。

光是從150年開始算,兩岸其實就可以過了五個到六個世代的領導人。而且兩岸如果分治了那麼久,到了那個世代的大陸人是否還那麼堅持統一,其實也是可以打上問號的。

所以看在深藍人士眼中,郝柏村雖然是「統派大老」,但實際行為根本上就是「以統促獨」,是不折不扣的「獨台」人士。為此林明正與王炳忠等年輕世代新黨人士,對郝柏村的評價其實是負面大於正面的。

事實上,林明正早就對郝柏村開過不只一次的火。尤其是2015年9月,郝柏村以「軍系大老」身分阻止退役將領到大陸參加抗戰勝利閱兵,更被林明正批評為「中華民族罪人」。

有這樣阻止深藍靠攏中共的「統派大老」,對新黨青年軍而言實在是比民進黨還要更嚴重的「絆腳石」。所以對於郝柏村的去世,其實深藍和新黨人士並沒有太多的難過。

王炳忠更是直接指出,代表抗日反共世代的「正藍」統派已經隨著郝柏村的去世走入歷史。新世代的統派將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的代理人,代表真正的紅色與綠色進入直球對決的時代。

隨著中華民國的招牌為民進黨所拿去,未來統派人士將與傳統國民黨體系人馬越來越脫鉤,從深藍再進一步轉化連中華民國體制跟著台獨一起反對的「紅統」。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