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圖片來源:中央社

【Yahoo論壇】
平凡中的偉大
許歷農校長

2020年4月29日  Yahoo奇摩新聞

廖念漢(國民黨黃復興副主委)

軍旅生涯40載,長官多如流星忽焉即過,腦海記憶體中,只存取最尊敬的長官-許歷農上將。

67年,我從陸幼畢業後(中正預校前身),直升陸官51期,2年級轉至政戰學校28期就讀,黃埔湖與復興崗各讀一半。

歲月如白駒過隙,瞬間已屆「不忍卒睹」畢業照之齡。然51期同學見面時,至今共同的話題必是圍繞暑訓500公里的行軍訓練,尤其是「北大武山」之行,更是讓人畢生難忘(包括黃奕炳中將等長官在內)。

彼時,每位同學均全副武裝加土木工具,火力班肩57機槍、砲組扛60迫砲更是苦不堪言。由於是首次實施,幹部欠缺經驗致險象叢生,中暑的同學多到救護站都擠不下。攀繩進入山地後,只能吃乾糧,一天只補給一次飲水,有些同學看到山澗水有蝌蚪判定無毒,用鋼盔外盔舀來喝,非常清涼解渴,大家有樣學樣,再吞幾粒蒜瓣也都相安無事。

記憶中,最驚險的一天是尖兵連連長帶錯路,在霧氣重重的夜色下,400餘人在山區演出迷途驚魂記,摔到山溝草叢的人比比皆是,所以各連幹部不停的用「報數」來清查人數。俟迷途知返後,我們這個連進入宿營地已是2300的深夜。

拖著疲憊飢渴的身軀,乍見「瑪家村」就在前方,路口暗淡燈光下,有士兵在發飲料麵包,校長就站在旁邊,不停親切的問候同學們辛苦了,我們既驚訝又感動,也用盡餘力高喊著-謝謝校長。

第二天我才了解,最後一個連出來時,校長依然挺立在濃霧寒氣中向同學問好,同學王安國(國安局上校)的手錶作了最佳見證,時間是凌晨0115。惟沒有最感動,只有更感動,真相是,校長從昨天下午1730就在宿營地迎接我們,準備與我們共度「乾糧晚餐」,直到凌晨2點多才安心離去。

成功的領導者:盛怒之下,不做決定。

77年。我在三重憲兵隊任職少校輔導長,有一次中校隊長法辦一位「作假帳」的上兵,就在移送當天早上,把他從拘留室押解出來時,這位手軟腳軟的士兵,已經二天二夜沒闔眼。就在集合場隊長突然宣布改採「行政罰-關禁閉」,讓這位上兵當場感動落淚。

數天後,在三重後憲的餐敘上,隊長在酒後向我吐了真言,除了我多次向他建議,避免在他人生留下汙點外,真正影響他抉擇的人,竟是他軍旅生涯最難忘的貴人-許歷農校長。我洗耳恭聽。

話說官校48期「反共復國」教育前夕的周末,隊長與兩位同學捨棄中正堂的電影,一起翻牆外出至夜市吃消夜,恰巧被「黃埔老師」發現並打電話通知高勤官,學指部指揮官王少將立刻緊急集合清查人數。

按校規可予開除,隊長說他那時真的懊悔到想撞牆,就在含淚打包之際,校長突然召見這三位命懸一線的准中尉。在肅穆的校長室內,隊長與同學忐忑不安,只見校長以和緩的口氣說,開除呈文已經擺在我桌上兩天,我第一時間在盛怒下批了甲案-開除,但還沒簽署。

今天氣消了些想聽聽你們為何翻牆?結果三人的答案是:「報告校長,沒有理由,只是純粹好奇,懇請校長原諒,給我們報國的機會」。就是一句「盛怒之下不做決定」,讓隊長軍旅生涯得以重生。那晚,我與隊長吳鴻源中校都敬了校長三杯高粱。(吳最後任職於湯曜明部長辦公室處長)

偉大與平凡間,只有一步之遙

翻開政戰史,在歷任15位上將編階的總政戰部主任(局長)中,除蔣經國外,我不知道40年來能讓軍事與政戰幹部,共同敬佩的有幾位?但我相信許歷農校長絕對是其中一位。因為他真的是踐履-「表裡一致、淡薄名利、堅持中華民族大是大非的將領」

他對李登輝媚日不假顏色,同樣對陳水扁的台獨不稍妥協,因為他從不求名求利。而中共當局對他敬重是基於他從不打高爾夫球,不在酒桌上吹噓,不會媒攬生意,只會無私無我,殫精竭慮的構思兩岸如何能在「民主」制度下和平統一。

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莊子

許曾任政戰學校校長、陸官校長、六軍團司令、金防部司令官、及退輔會主委等要職。在任內均能做到《曾胡治兵語錄》中的「公明勤廉」。沒有「許家班」,沒有「夫人幫」,更無涉嫌工程標案等情事發生。

家居生活簡樸到媲美「彭淮南」,連他的「敵人」李敖大師都為文讚譽他:「許歷農是他所見過最清廉的上將」。當年以他的職位,想搞棟「有產權」且最精華地段的眷宅,易如反掌,但他沒做。

1983年,王昇突然無預警的被蔣經國外放大使,許奉命擔負總政戰部主任這個重責大任。四年間,沒有整肅過前朝任一人馬,沒有新官上任的烽火燎原,讓惶惶惴慄不安的政戰體系安然度過,是以校長前後與復興崗子弟「結善緣」六載,此乃其備受政戰幹部愛戴的主要原因。

眾所皆知,許校長於2017年93軍人節前夕發表不再反中共言論,震驚政壇。想當然耳,謾罵之聲不絕於耳,尤其是王定宇、段宜康等人攻訐特為狠毒,然校長以99耄耋之齡的「高見」,又豈會在意其「活化石」等低俗妄語。誠所謂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夏蟲又怎可語冰!

最廉價的愛台灣 把「雙標牌」烙印在國民黨身上

「太陽花」攻佔立法院時,說ECFA是黑箱賣台,但民進黨全面執政後卻裝傻不願取消,陳水扁吐槽酸的好:「反對很簡單,批判也很容易…」。試問那些在大陸開銀行做生意,大賺人民幣的綠營大老小將們,怎麼個反共愛台法?給個說帖如何?

另林飛帆、何志偉到底要不要台獨?每年賺「敵國」800億美金的順差,還要不要反共?還是繼續「通敵」?就因為校長的「洞見」,戳破了民進黨的謊言,所以發動1450群起而攻之。有關校長不再反共之理由,因已散見各報章媒體,包括《觀察》雜誌發行人法學博士紀欣的-《許歷農的大是大非》等,故不再贅述。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蘇軾《江城子》

現僅敘其因內戰造成的家庭破碎,造成許校長心中永遠的痛,尤其在闊別50年後,終於見到自己親生的女兒那一刻,其內心的悸動與抽痛可想而知。但他並沒有去見結縭的髮妻,因為一對「緣淺情深」的男女皆早已各自成家,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又何必呢?

那種不見的掙扎與矛盾,互相糾結交織,最是人世間椎心之痛。2017年一個清晨,一通電話告知髮妻已辭逝,校長大悲無淚,哽咽無語,僅請女兒代獻鮮花一束,說句「爸爸這輩子最對不起你她…」。這是九十九歲老兵的家國人生,寫下戰爭最無情的一面。

在戰場上存活的戰士,都只有一個卑微的心願--回家。〜《敦克爾克大撤退》

許校長親身經歷的戰火悲劇,與黑貓中隊U2飛官張立義-「衣冠塚外的我,不是英雄,是倖存者」,一樣充滿著人世間的煎熬與無奈。在香港,其妻張家淇在17年後與張立義再次重逢時,恍如隔世,相擁而泣的第一句話就問,你結婚沒?張簡潔答覆:「沒有」。

其妻頓時痛哭失聲地說:「如果你有結婚我心裡反而會好過些…」(最後其妻改嫁之何姓陸軍上校,信守當初追求其的承諾,二話不說就搬去了榮家。)以上都是戰爭造成的人倫悲劇,許歷農了解,張立義也了解;但是王定宇、段宜康都不了解。

真正有智慧的領導者,是避免戰爭的發生。

三本五十六

馬基維利曾言:「戰爭在你願意時開始,卻並不在你樂意時結束」。1941年12月,日本在偷襲珍珠港前夕,聯合艦隊參謀長宇垣纏中將以非常崇拜的口吻對山本五十六大將說:「長官您真是個有智慧的領導者,策劃了這麼縝密的作戰計畫,日本必勝」。

山本緩緩摘下軍帽,若有所思的對他說了一句千古名言:「真正有智慧的領導者是『避免戰爭的發生」,兩年後,三本與參謀長雙雙命喪索羅門群島;再過兩年,天皇無條件投降。所以三本大將的「金玉良言」,許校長的「苦口婆心」,希望三軍統帥蔡英文聽得進;「找香港人當傭兵」的3Q哥-陳柏惟聽得懂。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猶記前年《823砲戰》70周年紀念日時,當時曾在金門擔任副團長的許校長,於「百歲壽辰」上許下的願望,必然如同我虔誠的盼望一樣-《823砲戰》是國共的最後一仗,如果砲聲再響,那將是徐佳青口中的「台灣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戰,復興崗上與黃埔湖畔,已無英雄與懦夫。

最後摘錄范仲淹-《岳陽樓記》獻給最敬愛的許校長!祝福「黃復興之光」-許老爹百歲晉二誌慶: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