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登上中啟艦的越南難民。 圖/海軍艦隊指揮部

眼見華裔難民船一艘艘沉沒
憶海軍越南撤僑任務

2020-05-19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1975年4月19日星期六,北越人民軍贏得決定性的春祿戰役,西貢門戶洞開。身為越南共和國最重要盟邦的美國,福特總統宣布,拒絕提供兩億美元的緊急軍援。

你有沒有種去越南?

這天上午,海軍總部後勤署的李鳴皋上校被叫到參謀長陳東海中將辦公室。陳東海劈頭說:「你有沒有種,敢去越南出任務?」還不等他接腔又問一次:「怎麼樣,有沒有種去幹?」

李鳴皋傻勁發作,大聲回答:「報告,有種,我去!」陳東海要他立刻辦出國手續,其他沒多解釋,「到了越南你就清楚了。」

李鳴皋回家前,到西門町的算命攤上卜了一卦。「你近日要遠行,而且是向南走。」河南籍的算命先生說:「這一趟會有兵災,不過有驚無險。」儘管如此,他還是決定騙太太,自己只是「去菲律賓參加中美聯合演習」。

星期一,他搭上華航飛往西貢。航空公司的人還奇怪:「大家都往外跑,你怎麼現在進去?」

photo.jpg
45年後,李鳴皋(右)、郭延平(左)回憶越南撤退舊事。記者程嘉文/攝影

同濟演習 半途接到緊急「Z報」

國軍協助越南難民撤運的行動,代號「同濟演習」。3月28日,「中萬」、「中邦」兩艘登陸艦出發。中萬艦的艦務官郭延平中尉記得,兩艘船帶了30萬份野戰口糧,據說把南部所有庫存都用上了。出發當天,總司令宋長志親自南下相送,看到碼頭上整排穿著軍常服敬禮的高階長官,郭延平突然覺得,第一次對「風蕭蕭兮易水寒」感同身受。

4月6日,已經離越南不遠的支隊,突然接到一則俗稱「Z報」的最急電。「Z報」典出日本名將東鄉平八郎在對馬海峽之役升起Z字信號旗的故事,象徵已到最後關頭,將士要全力奮戰。郭延平以往只曾聽說,還是第一次看到。

電報內容很簡單,只寫著「全國部隊加強戰備」,透過中廣的海外廣播,才知道蔣中正總統去世了。支隊決定打破無線電靜默,發電回台灣:「任務是否繼續執行?」

回電馬上就到:「繼續!」

photo.jpg
同濟支隊在富國島的難民營開設義診。圖/郭延平提供

入夜後 水中傳來爆炸聲

艦隊抵達西貢河口的頭頓,停留1、2天後便順河上行,9日靠泊西貢的新港碼頭。

郭延平回憶,當時越南的電視新聞,都在介紹各前線的戰況;但一到廣告時段,却還是餐廳酒樓或赴美留學等內容,呈現非常不搭調的風格。

到了晚上,水中突然傳來爆炸聲,把眾人嚇了一跳。原來是南越士兵為免越共「水鬼」破壞,因應之道就是定期往水裡丟手榴彈。

首都還沒失守,外國軍艦就已經開來準備撤僑,當然讓越南政府不大開心。在雙方折衝後,兩艦載上大量食米,開往越南西南部、與高棉交界處的富國島。當地原本是關押北越戰俘的集中營,如今湧入數萬名由北方南逃的難民。

「中萬」、「中邦」離開西貢,郭延平卻訝異發現,自己的艙房裡住了一位陌生人。原來是當地的華僑,被大使館安排搭上軍艦逃命。

兩艘船花了一天開到富國島,此時4月3日派出的第二梯次「中建」、「中啟」艦也已抵達。各艦在富國島搶灘,將船上物資送進難民營,17日回到頭頓外海待命。

photo.jpg
當年的中華民國駐越南大使館,如今成為大陸駐胡志明市總領事館。記者程嘉文/攝影

為任務 他放棄最後一班華航機票  

就在此時,海軍派駐越南的同濟計劃聯絡官回報,因為急病必須返國醫療,海軍只好緊急把李鳴皋派往西貢。

李鳴皋飛抵新山一機場,前任和他簡單作了交接,就急忙趕搭同一架飛機回台。他這才第一次聽到,同濟計劃的內容

接下來幾天,李鳴皋都與越南海軍部、美方撤離管制中心(ECC)等各單位協商。考慮到危險性,各國艦艇決定不再進入西貢河,而停在頭頓外海,接駁由直升機或小船撤出的難民。

4月25日,許紹昌大使告訴李鳴皋,共軍已經打到西貢市外的邊和,大使館明晚要搭最後一班華航撤出,也已替他準備好機票。李鳴皋表示,既然奉命擔任同濟支隊協調官,就必須留下來跟船一起走。大使聽了很感動,特意留了一輛車給他,囑咐他注意安全。

在美國大使館協助下,李鳴皋當天下午搭乘一輛防彈轎車,開到新山一機場,由美軍直升機送到頭頓,再搭小艇登上中啟艦,向支隊長張宗仰上校報到。

考慮到許多難民可能搭直升機逃出,當時我國派出的4艘登陸艦中,中建、中萬兩艘的甲板無法讓直升機降落,因此海軍決定讓她們先返航。兩艘船上載運了部分大使館的財產,並且「夾帶」了10位僑胞,於5月2日抵台。

photo.jpg
登上中啟艦的越南難民。圖/海軍艦隊指揮部

大量浮屍 被河水帶入大海

28日下午,中啟艦發現,大量搭載難民的漁船駛出西貢河口。中啟艦與中邦艦在兩舷放下繩網,讓難民攀爬登船。船上出發前就配屬了全副武裝的陸戰隊官兵,全程荷槍實彈監視現場狀況。

我方兩艘軍艦原本錨泊在最接近海岸的位置,但因共軍開始砲擊岸邊的燈塔。因而被迫後撤,停在美國軍艦前方。

由於先前曾盡量通知僑界,國軍的登陸艦在頭頓外海的位置,因此許多華裔難民逃出海,都特意對著我方兩艘軍艦駛來。有些船距離軍艦尚遠,船上的華僑就拿起中華民國國旗揮動。

不過不是所有人都成功逃出生天:李鳴皋站在中啟艦的駕駛台上,眼見許多漁船出海不久就起火沉沒,還有大量浮屍被河水帶入大海,幾乎清一色男子面朝上、女子面朝下。眼中看到的悽慘場景,令他心中備感沉重。

5月1日上午,同濟支隊救上最後一艘漁船,總計救起1574人。他們隨即跟隨美軍艦隊駛向菲律賓,5日進入蘇比克灣,將非華裔的難民留在菲國,另外搭上其他美艦所救的26名華僑,8日下午返抵高雄港。總共有827名難胞,住進高雄縣九曲堂營區的臨時收容所。

photo.jpg
難民在中啟艦甲板上。圖/海軍艦隊指揮部

遭批不成功撤僑 主因是越南政策

越南共和國共有華僑150萬人,其中住在西貢就高達60萬。但在西貢政府瓦解時,卻只有極少數幸運兒得以逃出。許多反共立場鮮明的僑領,以及當地的中文媒體工作者、華校教職員,都在越南赤化後飽遭迫害。為此,監察院還曾對外交部、駐越大使館進行調查,認為撤僑不力。

最大問題出在「僑胞」的定義:早年的華人即使長居海外,都還繼續保持中華民國籍。但二次大戰後東南亞各國獨立,政府紛紛要求實施「土斷」,要求華裔人口入籍。因此越南雖然有150萬華僑,但在1950年代末期吳廷琰政府時代,就都已經入了越南國籍。他們在法理上已經不是中華民國國民,加上越南政府對人民出境的管制相當嚴格,使得我方想要「撤僑」也不容易。即使在最後階段,我國大使館大發中華民國護照與華裔證明,仍然是杯水車薪。直到南越政府已經失去控制力,華僑才能包漁船出逃。

真正被政府撤回台灣的,總數還不到1000人:除了海軍同濟支隊載回800餘人,另外在西貢失守前,在美方協調的撤退行動下,我方爭取到128個名額搭乘美國軍機飛到菲律賓,再由國軍派飛機接回。

瞞妻出任務 聽到孩子住院一急說溜嘴

5月8日,同濟支隊回到高雄。任務完成的李鳴皋,搭上平快火車北返。不料到了永和家中,卻發現空無一人,原來兒子罹患腦膜炎,住院去了。

李鳴皋為怕太太擔心,不但要求相熟的同事務必封口,在越南期間還請華航帶口信回家,宣稱自己「在菲律賓一切都好」。不過聽到兒子生病,他早就把一切安排都忘光,急急忙忙趕到醫院,開口就說:「我剛從越南回來......」

李太太瞪著他,當場哭了出來。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