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中方火箭軍在戈壁訓練場從事實戰化訓練,發射實彈的資料照。(新華社)

另一種凝視:
楊渡》兩岸的「新戰爭論」

2020/06/09 中國時報 楊渡(作者為作家)

1991年波斯灣戰爭之後,未來學家艾文.托佛勒(Alvin Toffler)在1994年出版了一本《新戰爭論》,從波灣戰爭分析未來的戰爭型態,主要是資訊戰、電子戰、飛彈戰(從空中與海上),以及現場直播的視覺宣傳戰,會取代傳統戰爭,其中最有名的一句話是:「每一個戰士,都拖著長長的尾巴。一個前方戰士的背後是一大隊的後勤支援力量。」

1995年,兩岸還未有飛彈危機,戰爭話題還不敏感,我曾在北京訪問過一個電子方面的軍事專家。印象非常深刻,因為我們就坐在清河「二炮指揮樓」前面的餐廳裡。二炮就是大陸的導彈部隊,當年的東海演習,最高指揮中心就在這裡。二炮現在已改名為「火箭軍」,為了顯示其重要性,獨立在陸海空三軍之外,自成一軍。由此可見中共重視的程度。

當時,這位從事電子電腦武器的軍事專家曾經笑著說:「你們台灣的軍事專家都在胡說八道。什麼中共如果武力攻台會『萬船齊發』,用登陸部隊去進行地面戰,而後台灣要如何如何防禦。真是笑話!太看不起現代科技了。這都是不懂現代戰爭的古代戰爭專家。」

他指著二炮指揮樓的方向說:「想一想波斯灣戰爭,你們就會明白中共會有什麼手段。飛彈演習還說得不夠明白嗎?這不是中共的發明,是美國開頭的,也是現代戰爭的必然規律。」

中共如果要武力攻台,當然不會用最原始的登陸戰,而是由飛彈開始。現代戰爭的目的在於取得勝利,而不是古代的全面摧毀。中共對台灣的企圖也一樣,只要攻占,取得政權,全面摧毀反而是全力要避免的。

在大陸軍事研究者的評估中,中共的武力攻台將分為三階段進行:第一階段是心理戰,第二階段是實際飛彈電子戰、封鎖戰,第三階段是飛彈全面重點攻擊,包括軍事設施、政府機構、軍事機場、港口、發電廠等。而後台灣將進入全面心理崩潰,這時抵抗與反擊能力已消失,中共才真正派軍隊攻打本島,以最小的損失,取得最後的勝利。

在第一階段,如果台灣走向台獨,而中共必須使用武力時,中共可能由外圍的演習,施以恫嚇,以東海岸的港口或南北港口、外海為目標,進行飛彈演習,其目的在於讓台灣認識中共的飛彈武力有能力攻打到台灣任何地方,並讓台灣處於心理崩潰邊緣。

這時台灣有財力、物力、外國護照的人,大概會開始攜家帶眷撤走,避免戰火。台灣經濟陷入危機,同時,產業供應與社會運作會開始失序。而美國當然也會開始介入。但怎麼介入,得視情況而定。如果台灣公然宣告台獨,而不理會美國的警告,則美國的干預就會有限。但如果是美國所發動,情況有所不同。然而,美國要如何介入台海戰爭呢?是像八二三炮戰?還是韓戰時期的第七艦隊協防?這些都需要再評估。

中共的第二階段,即進入實際攻擊。中共將可能宣告在一定時間內(例如一星期內),攻擊台灣的無人定點,如無人的山上或海邊。提前宣告,是要台灣民眾走避。由於中共飛彈攻擊的來源不定,台灣很難防備。這是包括美國、日本在內的國家都有的同樣困擾。而在南斯拉夫大使館攻擊事件後,任人皆知,定點定向的精密飛彈已不是電影的情節,而是戰爭的現實。

問題是:台灣有多少反擊的能力?美國會介入多深?國家安危繫在別人手上,從古至今,這都是國之大忌。

最大的問題,還是在動用武力之後,如何收拾民心。因而中共一定會以飛彈先行擊潰抵抗的軍事重點,而後用提前宣告的方式要台灣民眾走避,而後進攻台灣。等到這一步,大概戰爭已到尾聲。

以上所述只是從《新戰爭論》的戰略觀,試著分析一下兩岸可能的新戰爭型態。從這個觀點看,那些買來的美式坦克、那些想搞街頭巷戰的想法,那些以為會碰上大陸登陸艇的戰爭設想,會不會有點太古典了一點?

21世紀的兩岸戰爭,肯定不是敦克爾克大撤退。《新戰爭論》都是25年前的舊書了,我們是不是該更新觀念了。

★ ★ ★ ★

photo.jpg

新戰爭論

War & Anti-War

作者: 艾文‧托佛勒 海蒂‧托佛勒  追蹤作者 新功能介紹

原文作者: Alvin & Heidi Toffler

譯者: 傅凌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1994/01/15

內容簡介

遠在達文西還沒開始幻想飛行機器、火箭、戰車,以及火焰鎗等等點子之前,許多創意豐沛的心靈已經在幻想未來的武器了。的軍事支出都遭到刪減(當然也不可能是所有國家都如此),軍中的想像力仍然在飛躍。如果我們問問軍中善於思考的人士,未來的歲月他們有何需求,你會看到他們從抽屜裡拿出一長串「夢幻武器」的清單。其中會成真的沒有幾項,但也有一些會當真登場,並在第三波戰爭中佔有一席之地。

今天,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想要更聰明的武器,第一步就是要更聰明的感應器。美國的軍事規劃者,汲汲於尋求下一代的感應器,以偵測遠在五百到一千哩之外的固定物體和移動動物。這種感應器可以裝在飛機、無人飛機,或太空飛行器上,更重要的是:這些感應器不再由中央集中控制,而由各戰區的指揮官控制:他們可以隨需要予以調動,並調整自己所需的情報性質。不久的將來,這種聰明的感應器將可以把各種不同的精細數據集合在一起,或是予以「熔合」、「合成,並且和許多資料庫加以比對。結果,我們就可以獲得更好的早期預警,更精準的瞄準能力,與更精確的戰果評估。

地面上,陸軍希望有一種聰明的地雷,能取代目前這種愚笨又遲鈍的地雷,非等敵方的戰車輾過不可。這種「夢中地雷」,會以音波掃射週近的區域,把發動機的聲音和地面震動的狀況和內存的載具性能表比對,辨認出目標後,利用紅外線感應器予以定位,然後奉送一顆訂做的地雷。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